×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EEDAR:研究显示女性游戏开发者仍遭受薪资和发展歧视

社交和移动游戏催生了很多女性进入游戏开发领域。2009年以来,GREE等公司新雇佣的女性数量增加了3倍。1989年女性只在所有游戏开发者中占3%,今天这一比例达到11%。不过,女性开发者仍在日常工作和薪资方面受到歧视。

1980年代,布兰达(Brenda Brathwaite Romero)开始了她的游戏开发职业生涯。那个时候业内的女性是名副其实的屈指可数。今年46岁的她被公认为从业最长的女性游戏工程师之一,如今她在游戏开发者论坛上看到越来越多的新面孔。

“近年来,社交游戏和移动游戏催生了很多很多女性进入游戏开发领域。”她说。

女员工让游戏公司调整选题方向

女性在成为开发者之前,首先成为玩家。她们的加入取代了人们认为游戏玩家都是年轻男性的刻板成见。根据EEDAR调查结果,美国社交和移动游戏玩家中女性占半数,相比之下暴力游戏女玩家占30%。2009年以来,在像GREE这样的公司里,新雇佣的女性数量增加了3倍。

2009年成立的Pocket Gems公司的创始团队中有一部分女性,CEO Ben Liu 认为,这有意无意的促成了公司的成功。他们的拳头产品便是针对女性玩家的简单的手机游戏,通过点击某个对象来玩的一系列产品。他说,自己曾经和全都是男性的团队一起睡地板来研究技巧性较高的游戏,但最后他们的游戏能够面向全年龄的玩家,这得益于来自团队成员内部的提醒。

以前,能将男性玩家粘在屏幕前一动不动的一般是射击和战争类游戏。但新的休闲游戏在吸引老玩家之外同样老少咸宜,正如切水果和小鸟所表现的那样。Storm8公司的游戏内容设计师丽兹(Elizabeth Sampat)觉得“移动领域依然有待挖掘,它是基于包容性的想法之上,因为人人都有手持设备,人人都想玩。”

歧视使女性开发者面临更多坎坷

相对于给行业带来温和之风的休闲游戏开发者,目标用户为男性的游戏开发者中,女性表现的和男性差不多。比如24岁的艾琳(Erin McCarty),她从工科学校卡内基梅隆大学毕业,现在在一个7人团队中是唯一的女性,他们一起为一个多人设计游戏写代码。艾琳认为她就是一个普通程序员,尽管女性只能拿到1/5的工资。“我身边都是小伙子们,我愿意和他们一起工作。”

而布莱怀特(Brathwaite Romero)则和男性工友们一起开发了一款成人游戏,于2005年上市。“好在我没遇到讨厌女性的同事。”她说。“早前这个行业会很放纵,晚上会相约去看脱衣舞,这些情况现在已经基本不复存在了。”

这并不意味着歧视女性的行为已经绝迹。就在几周前,Gameloft开了一个假日联欢会,邀请的一个歌舞团演着演着就脱起了衣服。Gameloft事后称,演员马上被请下了舞台。

歧视还露骨的表现在薪资和发展机会上。《游戏开发者杂志》2011年调查显示,男女平均收入分别为86418美元和68062美元,女性比男性少27%。同时女性依然无法成为核心开发者或有望晋升为高管。

谢莉(Sheri Graner Ray)1989年入行,当时女性只在所有游戏开发者中占3%。今天这一比例达到11%。“用了20年达到这个比例,不算很高。”谢莉尽管这么说,但她同意未来这个比例将有更大提升。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