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Damon Brown:进行独立游戏开发所需要掌握的9大原则

本篇文章主要是为了帮助那些游戏开发新手(特别是独立开发者)牢记优秀游戏设计所需要掌握的基本元素。虽然设置各不相同,但是这9大原则就像烹饪技巧一样——既各不相同,但又相互影响。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掌握了这9大原则就足够了,我们还有许多需要学习之处。

就像我在其它文章中提到过的,作为一名独立游戏开发者我最头疼的便是角色转换了(包括向录音师,关卡设计师,首席程序员以及美工人员等角色的转变),特别是在涉及到游戏编程和游戏设计时。甚至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将游戏编程和游戏设计看成同一回事。

“我可以通过编程让一个男人在屏幕上穿越?太好了,那么现在我就可以创造《塞尔达传说》了!”事实并非如此。

游戏编程需要分析技巧,逻辑创造以及耐性。而游戏设计则更多与心理学相关——如此简单。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种心理状态,我们可以引用Shiny总裁Dave Perry对任天堂游戏设计师宫本茂(游戏邦注:《马里奥》系列以及《塞尔达传说》等游戏开发者)的描述。他说道:“任何时候宫本茂都知道你的想法。包括你何时觉得自己非常聪明或者你何时做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甚至你何时采取了错误的方法等,就好象他随时都在你身边观察似的。”

为了更好地进行设计,你便需先变成用户。也就是你必须清楚玩家的想法。你可以尝试着玩一款游戏几次并说道“如果能……这款游戏也许会变得更加有趣?”这也是很多游戏设计师屡次错过的扩展游戏的机会。所以千万不要成为这种类型的设计师。

indie game developer(from mygaming.co.za)

indie game developer(from mygaming.co.za)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们永远不可能做到最完美,但是我仍然希望我所列出的指南能够帮助你尽己所能而创造出最棒的作品。

1.尽早获得材料

2.确保材料有效的整合在一起

3.腌制所有的材料

4.如果味道对了,那就尽情地散发这种味道

5.进行尝试——如果感觉糟糕那就重新开始调配

6.人多反误事

7.调味品很重要

8.保持长时间且适度的烹煮

9.享用

尽早获得材料

这一点非常重要。我认为大多数开发过游戏,特别是独立创造游戏的人都能够清楚将所有材料整合在一起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将游戏理念转变成真正的游戏。特别是对于独立开发者来说这一点就更重要了,因为如果在较大的开发团队中所有人都能关注游戏的发展,但是如果你只是个人开发游戏,你自己便需要代表整个团队。

在编程和设计前我们总是没有耐心去等待并规划游戏。关于这一点已经出现了多种解决方法,而最受欢迎的应该就是“设计文档”。设计文档是指在制作游戏前勾勒出游戏的基本轮廓。

设计文档总是涵括了各种内容,包括图像,情节,控制以及团队的游戏开发等等。较为复杂的文档还包括了目标用户,计划开发时间,预算等内容。

商业游戏的设计文档可能多达数百页。但是作为游戏开发新手或独立开发者,你不需要如此繁杂的内容。实际上你可能根本不需要任何设计文档。就像我现在创造的游戏中便没有设计文档,因为我之前已经经历了4次类似的过程(基于不同编程语言)。我非常了解游戏,知道游戏的一切相关内容,所以我并不需要设计文档。

但是我的情况是个例外,而我也在开始游戏创造的数个月后意识到:游戏非常糟糕,它没有情节,也缺少乐趣,我甚至不知道我还能做些什么,我的所有想法都被拧干了。我的建议是:事先做些规划,即使只是列出一个大纲。就像我之前一款游戏便拥有20页的设计文档以及3张规划图,所以它最后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我们可以从一些相关网站中找到游戏文档的相关描述。而作为一名游戏设计师我们至少需要浏览这些内容并理解设计文档背后的相关逻辑。

确保材料有效地整合在一起

“为什么我们不创造《雷神之锤》的游戏?”

“因为它就像《模拟城市》。你是一个城市的市长,你将控制城市的收益,组织城市的规划建设,而当你的市民们不愿意支付税收时,游戏便转变成第一人称模式,你将开始镇压这些市民。”

很多设计师团队将会因此展开头脑风暴讨论。头脑风暴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

重要之处不在于你获得了何种想法,而在于这种想法诞生后你采取了何种行动。玩家是否愿意在游戏中从第一人称转变成第三人称再转变成上帝视角和第二人称?也许他们乐意接受这种转变,但是就像我之前所提到的,你需要诚实地告诉玩家他们将在游戏中体验到什么(如果这种体验足够有趣的话)。

例如射击游戏(是一种让玩家通过使用枪击而射死敌人的动作类游戏)总是能够提升玩家的肾上腺素。而策略游戏则是关于玩家如何使用自己的想法。那策略射击游戏又是怎样呢?所以你必须仔细思考到底希望玩家在游戏中体验到什么。

要果断抛弃那些可能破坏游戏玩法并干扰玩家乐趣体验的游戏内容。玩家的享乐比任何内容都重要:删除某个游戏内容而创造出一款优秀且集中的游戏总比坚持所有内容而最终获得一款糟糕且涣散的游戏要强得多。

腌制所有材料

就像酿酒一样,腌制时间越长风味越加。如果你并无需遵循严格的发行期限,你便可以暂且将游戏理念搁置一段时间。经过科学认证我们都知道,即使我们不再关注某一事物,我们的头脑也仍会围绕着它运行。也就是我们的头脑或自行对其进行腌制。

从我个人来看吧,就像我曾经致力于一款拥有非常出色理念的游戏——但是它的控制方式却非常糟糕。

我邀请别人帮我进行游戏测试,而他们也发现游戏中的角色控制非常蹩脚。我采用与获得游戏理念相同的方法去了解我的游戏,甚至我还听取了来自测试者的各种建议,但是我却仍然难以扭转这种糟糕的控制方式。在之后的几个月中我又创造了第二个版本的游戏,但其控制方式却仍然是个摆脱不掉的问题。

而在1年后的某天当我在看电视时,我突然意识到我应该如何设置控制方案。这个方案非常简单,但是之前我却从未想到它。

因为游戏开发并不是我的主要收入来源,所以我拥有大量的可支配时间。如果你跟我一样拥有充足的时间,那就好好把握。这时候你需要写下自己的想法然后绘制出你的角色。并问自己是否能够通过一两次熬夜而创造出一款高质量的游戏。

很多游戏记者都认为任天堂斥资数百万并汇聚了2百多名人才(包括宫本茂)而创造出的《超级马里奥64》是最优秀的一款游戏。更重要的是,即使涉及巨大的资源,任天堂也只花费了2年的时间便完成了《超级马里奥64》。你可以肯定有些时间是用于“腌制”材料,同时你还需要清楚勾勒一整个游戏世界也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而这也是你在设计游戏时需要做完成的。如果你拥有足够的时间的话,请一定要牢牢把握住它们。

如果味道对了,那就尽情地散发这种味道

我记得当我还年轻的时候我总是在思考到底怎样才算“酷”:如何做才会变“酷”,为何有些人会被认为很“酷”。不久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一个人将“酷”描写成不在乎别人想法的行为。

而酷游戏也是那些被视为经典的游戏,尽管我敢保证它们并非一开始就这般光鲜亮丽。当你向一些不熟悉游戏的人描写《俄罗斯方块》时,你可能会遭到嘲笑,即使这一直都是一款最受欢迎的电子游戏。创造出一款最优秀的游戏总是需要面临一定的风险——包括失败风险和被嘲笑的风险。而你也可能因此获得经典酷游戏的称号作为奖励。

Capcom的《出击飞龙》(发行于1989年的街机游戏)便是我一直都很喜欢的一款电子游戏,这是一款快速操作的街机游戏,玩家需要在游戏中控制一个拥有特技的剑客进入俄罗斯。游戏并没有深层次的相关机制,其情节就像Bruce Willis(游戏邦注:来自美国的著名演员)所演的电影那样。而因为这款游戏最先出现在街机上,所以我玩了这款游戏超过了1千次。

为什么这款游戏对我来说如此特别呢?更重要的是为何直到现在我还愿意再次回到游戏中?

在我玩过的数百款游戏中没有哪一款像《出击飞龙》这样让我感到舒坦的。

这就是一款行动类游戏,没有其它虚伪做作的修饰。

换句话说,《出击飞龙》便是一款酷游戏。

而如果你的游戏也这般名副其实,它便拥有属于自己的灵魂。而你的工作便是找到并保护你的游戏灵魂。你需要问自己:游戏的乐趣是什么?我的游戏能提供哪些其它游戏没有的内容?

我想要突出哪些游戏体验,为什么?

经历冒险并自我批评(或接受批评)自己的工作是一个痛苦的过程,那些真正熟悉我的工作的人能够证明我一直在经历各种起起落落。同时他们也最清楚我将创造出一些具有创造性且与众不同的内容——如果你的游戏非常平凡,你又何须为此而努力?

进行尝试——而如果感觉糟糕那就重新开始调配

我拥有的最佳游戏设计经历应该是在我的第一款“大型”游戏中,它共花费了4个多月的时间。并不是因为它是我的第一款大型游戏才显得与众不同——而是因为它拥有令人激动的游戏理念。

游戏突出了一颗漂浮在海上的球,它将从一次冒险飘向下一次冒险。之前我从未遇到过类似的游戏理念,而我也很自豪自己能够想出这个理念。并且在开发过程中围绕着这一简单的理念我也获得了更多正能量并想出了更多有趣的想法。

我们在使用“可替代”理念的自由总是受限于我们所处的情境(包括收入,团队等影响),我们应该正视机遇并尝试各种不同的内容。

对于大型游戏来说,技术便是最主要的区别因素。一般来说那些走在前沿的公司总是会使用最新且最好的引擎并以此赢得竞争优势。

而对于那些缺少物质优势的小型开发者来说,他们就只能更加努力地工作了。他们必须想办法吸引用户的注意。并且必须具有创造性。

也没有其它方法能够凸显你的游戏了。

我们需要记得,在《太空入侵者》出现之前并没有其它《太空入侵者》,在《命令与征服》出现前也没有其它《命令与征服》。而在这些游戏广受欢迎前它们也只是一些“怪异”的理念而已。

人多反误事

我参加了一个关于最新街机游戏冲击市场的贸易展。其中我发现了一款非常酷的游戏,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第一次看到它时我真的被其控制方式吓了一跳。

它拥有一个操纵杆,一颗轨迹球,3个按钮以及一个全尺寸键盘。虽然这款游戏还处在测试阶段,但是如此控制难道不可怕吗?

尽管普通的游戏不遭人待见,但是做得太过火的游戏(如在街机上安置一个键盘)也存在种种危险。对于游戏的发展方向我们总是拥有一个伟大的蓝图。但是市场中已经存在着许多过度复杂,过度“坚持现实世界”,过度追求“空气动力学上的准确性”的游戏,如此便导致玩家很难再从中感受到游戏玩法。

我们都玩过一些会花费15分钟的时间去阐述游戏指南,调用提示热线并让玩家通过操纵杆去控制游戏角色穿越屏幕的游戏。但是这种游戏是否真的有趣呢?

你必须想办法过滤自己的想法,从而让玩家更好地进行理解。如果美工人员被误解那有可能是因为他们的作品过于复杂,而如果是游戏设计师的工作被误解,那便只能说他们不够合格了。

调味品很重要

这一点听起来也许很疯狂,但是在我定期玩的游戏中便有一款只是一种单级演示版本。我非常喜欢SCI制作Interplay发行的《疯狂飚车》这款游戏。

我并不是在为这款游戏做宣传。我只是想说,我甚至从未购买这款游戏的完整版,但是当1997年这款游戏发行后我便尝试了它的演示版不下1千次。

简单地来说,在这款游戏中玩家需要驾驶改装后的高速汽车穿越城市,并与其他对手在撞车大赛中相互竞争。玩家可以在整个城市的任何地方进行探索,包括屋顶和隧道等,而只有当他们到达了所有的检查点或耗尽了时间,游戏才会结束。玩家可以通过撞击敌人和旁观者(游戏邦注:如普通的人或吃草的牛)而获得更多时间。

也许很多玩家并不喜欢这款游戏的音效——我也是,但是如果我们再给这款游戏一次机会,我们便会清楚:

我们喜欢做坏人。我们喜欢在拳击游戏中攻击裁判。我们愿意让英雄被掉落的锤子砸中而只是想看看之后会发生些什么。我们尝试着倒回自己在电子游戏中的汽车,只是为了撞向迎面而来的汽车。

如果你的游戏中拥有更多这类型元素,那就再好不过了。因为它们能让玩家感觉游戏的特别。而如果你在玩家身上设置了更多限制,你便会剥夺了他们的游戏自由并因此破坏了游戏乐趣。

当然了,一切都需要适度。但是给予玩家一定的自由其实无伤大雅——而如果你的游戏中存在一些限制,你便需要问自己“为何要存在这些限制?”如果你找不到任何符合逻辑的答案,你就需要考虑是否删除它们了。

保持长时间且适度的烹煮

现在我暂且搁置了四五个游戏理念,包括有好几页的图纸以及带有演示版本的完整设计文档。与其他设计师一样,我也认为这些理念都非常棒。但是我暂且搁置了它们的实践,虽然有时候会痛恨这一事实,但是不管你相不相信,这都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

我曾经在周一早上想到一个游戏理念,然后在周一晚上制作出粗略的演示版本,但是在周三早上我却开始疑惑自己的真实想法。虽然一开始我激情满满,但是渐渐地我开始找不到自己的关注点。当你的体内燃烧着游戏开发的激情时,你要小心这种激情有时候也会将你燃烧殆尽。

就像我之前提到过的,我们需要在游戏中投入一定的时间。而适当的规划便能够为我们留出更多的时间。之后,也是在1998年11月我想出了一个游戏理念,并且直到1999年4月我才开始实践这一理念,随后在4月末我规划了预算,时间表,正式设计文件等内容,并思考了我是否应该继续落实这一想法。总之,现在的我更有耐性了!

我想这与别人所说的人际关系是相同道理。当你还年轻的时候你心中可能萌发了一个想法,然后你便会开始进行播种;而当它们发芽后你便可以开始落实行动了。暂且不提我起起落落的那几年,在开发严肃游戏的前两年(也就是1996年至1998年)我共创造了40多款游戏,并且大多数都属于演示版本。而现在我便可以完善它们了。

我们可以体验不同的游戏理念,但是在所有理念变得更加成熟有序之前你也只能不断地进行尝试。

享用

这也是最重要的步骤。让我们开始享受自己的工作。我最喜欢的自己的游戏便是一款极奇特的游戏。这款游戏已经出现在我的网页上有一段时间了,但是用户们却未对其多加评价。对此我感到非常困惑。

然而在投入了一个月于创造游戏但却最终意识到游戏是无效的,或者不完整的游戏理念难以发展,甚至屡次出现了相同的程序漏洞后,我平静地抛弃了我的游戏《BoB》。

我并不期待别人也能够像我一样对游戏报以相同的感觉,但是如果我们足够幸运的话我们便会拥有一个非常有效的“基础”项目。我是一名作家,我在大学一年级便写了一篇20页长的散文,并且我也仍然认为它是我最优秀的作品。

我们处在一个艰苦且费力不讨好的领域。我们有可能埋头苦干数月或数年但却只创造出一款没有任何意义或者只是获得各种负面评价的游戏——甚至更糟糕的是没人愿意予以评价。你的辛苦工作也有可能因为一家大公司(拥有实际预算)发行了一款大型游戏而被彻底埋没。你或许已经在一个游戏理念投入数周时间,不断地围绕着它进行规划——但是有可能在你真正落实行动时才会发现其中的各种漏洞。

所以当你真正创造出某些内容并完成一款游戏时,你最好为之举杯庆祝。

游戏邦注:原文发表于1999年9月7日,所涉事件和数据均以当时为准。

via:游戏邦/gamerboom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