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Vizards 27:阐述成为游戏设计师的积极与消极作用

这是我在最近几个月真正涉入游戏设计领域之后的感受。

首先,我会表示,自己并不后悔学习了游戏及其相关理论。我一直喜爱游戏,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然而,也有一些情况发生了变化。

the life of a game designer(from rocketowl.com)

the life of a game designer(from rocketowl.com)

以下是充分了解游戏机制、界面设计、故事编写与游戏设计的正面作用

*我可以在具备简单模式的游戏中轻而易举地战胜他人,而且能够比一般玩家更加快速地了解这款游戏。

*我能够更加深入地探究游戏机制与设计理论。

*我能为游戏的负面评论进行有力辩解,这些评论通常来自那些不了解现状的玩家。

*我更擅长游戏分类,而且能够说服玩家去体验游戏(我已经说服我妈妈体验了一些游戏)。

接下来是令人烦恼的部分,即像游戏设计师那样思考问题所带来的负面作用。或者说这更像是具体化了我在过去几个月历经的变化。

*我不会再局限于单纯地玩游戏。我发现自己总会下意识地去分析游戏进程,思考自己碰到的机制与动态,被一些拖沓的故事情况而弄得昏昏欲睡,并对许多AAA游戏感到厌烦(尤其是射击类游戏)。

*我无法在许多游戏中获得沉浸感。可能是因为我长大了,但我觉得自己并不像一年前那样容易沉浸于游戏体验中。当然,有些游戏(游戏邦注:比如《Terraria》、《天际》以及今年的其它一些作品)仍旧深深地吸引着我,因为它们具备惊人的出色游戏机制。

*我发现,许多自己喜爱的游戏都存在一些瑕疵。甚至是我钟爱的游戏也难免如此。

*我常常发现,自己每天生活的并不快乐。事实确实这样。我常看到许多游戏存在单调的界面、粗糙的机制,以及老式的设计风格等问题。有时,我很想对这些游戏的设计师泄愤。

*我会以新方式接触用户。我会深入思考他们的感受,虽然常常是自我对话。有时,我不能只是讨论自己的感受,只是需要知道同伴的游戏体验和想法,因此我很困扰。

*我会在特定条件下预测用户的下个行动。

*我会以全新角度观察玩家。这听起来有点恐怖,但我确实会更加关注周边人群。通过观察,思考他们正在体验的游戏类型。

*我以游戏视角思考了大量问题。这有点难以解释,只是有时我会停下来思考:“我完全可以将目前的手头事项引入到游戏中!”或者是相反情况,但这比较罕见。

*我体验过太多游戏,以至于游戏变成了我的工作。

*由于我见识了大量游戏,因此我的品味也发生了改变。先前,我是一个硬核MMO玩家,FPS与RPG粉丝,现在,我再也没空体验MMO游戏,也完全失去对射击游戏的热情,甚至没有时间真正体验一个长时的RPG回合。目前,我体验的基本上是容易上手的独立游戏。

*没人理解我所从事的工作。这确实让人抓狂。我热爱游戏,我知道不少人也有相同爱好。但他们并没有看过我所涉略的书籍,便认为可以执行我所从事的事项。而告知实情则有一定困难。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制作那些有趣的游戏”背后应付出的艰辛。

除此以外,我认为游戏领域还存在低工资、频繁加班,以及最近烦扰我的人事变动这些弊端。

这是作为游戏设计师的两面性,但我只是列出自己对行业变化的感受。也许这只是一些偏执言语,但上述内容均来自我的切身体会。

via:游戏邦/gamerboom.com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