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jeffinberlin:游戏设计师是否应该玩其他设计师的游戏?

在Spielwiese,我们的每周测试小组是面向公众开放,所以不管是游戏测试者还是设计师,任何人都可以参加,我们也从中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原型。有些新进设计师提出了一些具有创造性的新理念,并因此启发了我们的核心小组。通常情况下,“新进”设计师对游戏已经拥有了一些不同的看法,但是他们却不一定发现了自己的这种“创造性”。

所以我会建议这些设计师去“玩别人的游戏。我们的身边总是堆叠着各种类型的游戏。如果你并未拥有一个稳定的游戏小组去尝试这些游戏,那就上网去了解它们,或者观看视频评论去掌握这些游戏开发者所使用的方法。”

我所了解的许多游戏设计师都采用相类似的方法。但是也有一个较为突出的设计师持反对意见。

Reiner Knizia,作为游戏产业中最多产的游戏设计师之一,他不仅一次表明了自己从未玩过其他设计师的游戏的事实。显然,一大原因便是他自己便拥有许多可以进行测试的原型,并且他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去推广自己的设计,所以没有多余时间去玩别人的游戏。从这方面来看是可以理解的。但是Knizia也表示这么做给自己带来了一个优势,就像他在采访中所说的:

“对我来说不了解其它游戏是一个很大的竞争优势。我知道,许多游戏设计师不能有效地克制自己而去玩别人的游戏。当然了,这是一种娱乐消遣。但是如此他们的任何行动便会遭到其他设计师的理念的影响。我相信,人类大脑的进化并不能完全控制游戏设计:设计师们需要在设计过程中做出大大小小的决策,明确如何处理或解决各种棘手的游戏情境。如今,人类的大脑已经进化到能够从经验中吸取教训。而在游戏设计中,这便意味着如果你知道其他设计师在面对相同情境所使用的解决方法,那么你的大脑便会自然地采纳这一方法。而如果我不知道任何解决方法,我的大脑便能够自由地创造属于自己的方法。”

我能理解他的想法,但是我却不能认同他的断言(即使这适用于他自己的工作中),我认为这种评价对于他的竞争者来说太过谦卑了。

受任何可能事物的启发和挑战

首先,观看并尝试其他设计师的游戏能够让我们明确各种可能性。如果工程师从未看过飞机起飞,他们又该如何创建火箭?而对于创新者来说,看看之前人们所做的是一种启发,而非限制。

此外,我不能想象禁止年轻的作者阅读别人的书籍,或者年轻的画家踏进博物馆或画廊会是何种情况。书籍能够启发新一代的作者,而博物馆能够带给新生艺术家更多灵感。

当然了,在游戏设计领域中玩别人的游戏将诱惑设计师去使用其它游戏中的机制,但是真正优秀的设计师总能将利用竞争者的理念当成一种挑战,并且会设立特有的原则去发挥自己的创造性。

顺便一提的是,创造性是一种相对的术语,它通常意味着“为现有的元素找到全新使用方法”—-特别是在桌面游戏设计中。

Lord of the Rings The Confrontation(from tcgplayer)

Lord of the Rings The Confrontation(from tcgplayer)

当然了,Knizia也曾使用过早前游戏的机制。因为他不再有时间去玩最新的游戏—-尽管早前的游戏机制有点过时了。例如他的《魔戒圣战:冲突》便很明显是建立在《西洋陆军棋》的基础上。而他的双人玩家游戏《Carcassone: The City》也是基于Klaus Jürgen-Wrede旗下著名的游戏品牌。《Blue Moon》是受到纸牌收集类游戏的启发,如《万智牌》。他在自己的网站上宣称,希望借由《Pickomino》创造出比《Yahtzee》更棒的游戏,同时他也提到想要更新《Monopoly》。

我个人很欣赏Knizia对于现有机制的创造性使用,我也相信很多人都希望看到更多的这种创造。就像有谁会不愿意看到他对于大热的“桥牌建造”机制的创新?

但是不幸的是,在过去几年里Knizia一直在从自己身上挖掘内容(而不是他人的作品中)。限制自己只能玩自己的游戏将不利于设计师的创造性发展。他向我们呈现出了基于自己大受欢迎的机制能够衍生出各种主题,但是我们却发现这种变量最多不会超过6种,就像他在1999年于《Lost Cities》中第一次使用的“纸牌提升次序或递减次序”。最近,当他宣称将推出一款以《霍比特人》为主题的“全新”纸牌游戏时,我们不用想也知道它便是2001年的《指环王》的新版再现。

Knizia最近所推出的内容证明了避免其他人的游戏并不是保持大脑自由的有效方法,也不利于推动创造性方法的诞生。

避免别人所做过的

Reiner Knizia在采访中曾说过:“我知道有许多人一直想尽办法希望在我拥有某一想法前‘窃取’它们。”

几年前当Knizia于某一大会上呈现出他的新游戏原型时,便有一名游戏测试者表示该原型与自己几年前所测试的一款游戏极为相似。这款游戏便是《Qwirkle》,而Knizia也意识到自己花了大量时间而创造出别人已经尝试过的内容(游戏邦住:并且后者即将获得“Spiel des Jahres”奖)。

为了不破坏自己的信用,他联系了《Qwirkle》的设计师Susan McKinley Ross,但是他却并未表示与Susan展开合作,而是将游戏当成是单独的设计进行销售。此外,《Big Five》还是在《Qwirkle》获得奖项的那年所发行。从他在某次访问中的回答我们可以清楚他的观点:在落实行动前他便想出了游戏理念,而《Qwirkle》只是其中一款“窃取”了该理念的游戏。

似乎,Knizia的游戏设计和销售策略非常适合他的创作。我并不喜欢在玩游戏时旁边有人指指点点,告诉我该如何玩。也没有其他设计师有权利告诉Knizia该如何运行他的业务。他已经拥有很棒的事业,在我眼中,他所创造的许多游戏(即使是10年以前)都堪称经典。

尽管如此,我并不同意他所说的避开其他设计师的游戏的观点,很显然他也并未完全做到这一点。此外,他后来的一些设计也缺少了其竞争者所具有的创造性,这是他需要注意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游戏设计归根到底就是一种纪律。设计师可以受到各种优秀事物的启发,不管是渗透于我们日常生活和历史中的主题和机制,还是前人的创造性。我们都需要灵感,但是真正优秀的设计师是那些能够专注于灵感,并略过简单的答案而在现有的创造性领域中寻找新方法的人。

via:游戏邦/gamerboom.com编译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