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FT:自由市场经济并不能独霸创新

U5404P31DT20150601155407

  英国《金融时报》 艾玛-雅各布斯

  商界领袖应该把黑客、海盗、骗子而非有远见的首席执行官当作自己的灵感之源。这是亚历克莎-克莱(Alexa Clay)与凯拉-马娅-菲利普斯(Kyra Maya Phillips)合著的《另类经济》(The Misfit Economy)一书所表达的观点。

该书主要的论点是,“自由市场经济对创新并不拥有独占权”。她们给出五个关键标准来帮你发现你“内在的另类”:打拼(“发现一个点子并努力实现它”);抄袭(她们称之为“集体创新”);破拆(挑战既得利益,设法“熟悉一个体系以便更有效地破拆它”);挑衅(引发对话);换活法(上演“人生旅程中的戏剧性变化,以追求更大的成就和灵感”)。

两位作者写道:“虽然许多伟大的创新实践出自并且未来还将出自谷歌,eBay和丰田(Toyota)之类的世界级企业,但我们的研究揭示出,人们没有注意到地下创新是经济的重要推动力之一,另外地下创新还可向人们提供它特有的宝贵洞见。”

对此我不敢全然认同。去年,欧盟裁定,各成员国应将非法活动(如卖淫和毒品交易)纳入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官方数据统计将“犯罪行业”的贡献计入经济中,这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两位作者所称的开创性。

她们继续写道:“虽然其他有关创新的书籍正确地记录了快速成长的初创企业、公司战略以及富有远见的首席执行官的创造力和聪明才智,但本书跳出传统视野,展现了对世界经济更广泛的理解。正规市场只是整个市场的一部分。我们将展现其余部分的某些方面。”

市面上有大量关于守法企业家可从罪犯那里学到些什么的书籍。路易斯-费兰特(Louis Ferrante)的《大佬管理学》(Mob Rules: What the Mafia Can Teach the Legitimate Businessman)就是一例。另外还有瑞安-布莱尔(Ryan Blair)的《只要你能豁出去: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Nothing to Lose, Everything to Gain: How I Went from Gang Member to Multimillionaire Entrepreneur),以及米夏埃尔-弗兰泽塞(Michael Franzese)的《黑道商学院》(I’ll Make You an Offer You Can’t Refuse: Insider Business Tips from a Former Mob Boss)。很少有人认为大企业在创新方面具有优势。更常见的是,它们因行动迟缓而成为人们批评的对象,而且饱受官僚作风困扰。

克莱与菲利普斯把商界两个知名的特立独行者当作例子,他们是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但人们对特立独行创业家的膜拜早已形成。很少有书会聚焦那些负责确保业务稳定的乏味会计师——不止是因为这类书读起来很枯燥。毕竟,颠覆才是当今的商界热词。

不过,上面这些话属于吹毛求疵。该书给出了关于主流之外创新者的恰当而有趣的例子:与养骆驼的阿米什农户合作卖驼奶的沙特创业家;一个由法国叛逆艺术家组成的、名为UX的秘密组织,其成员闯入巴黎先贤祠(Panthéon),修复了一座被人遗忘的19世纪座钟。然而,有时她们的建议落入了“跳出框框思考”的俗套。

该书也包含一些耐人寻味的内容,例如描写当“占领运动”(Occupy movement)的参与者回来工作时,他们是多么吃惊于自己工作场所的等级森严——尽管读者不太清楚他们是否就此做了什么。不过,对那些想从全新视角观察商业实践或职场生活的人来说,这本书是通向一种新思维方式的快速入门。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