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IT数据社群:超1.6万会员的选择,超3000个数据主题,仅199元/年。
点击加入
关闭

2022年Q1 Klarna净亏损25亿瑞典克朗(2.54 亿美元) 是去年同期的四倍

Klarna估值暴跌,是整个金融科技市场溃败的缩影。据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称,欧洲分期付款服务提供商Klarna将以65亿美元的估值进行新一轮融资。Klarna正在与包括红杉资本和阿布达比(Abu Dhabi)政府主权财富基金Mubadala在内的投资者敲定这项融资,融资金额为6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65亿美元意味着Klarna的估值在短短一年内缩水了86%。

受益于疫情期间电子商务的的蓬勃发展,去年6月,Klarna获得软银愿景基金、红杉资本、银湖等机构的注资,估值翻了一番至456亿美元。这项融资巩固了Klarna作为欧洲顶级金融科技独角兽的地位,一度成为全球第二大金融科技初创公司。

据知情人士透露,新的估值将成为Klarna自2019年8月以来的最低估值,当时它的估值为55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Klarna的最新估值还是其今年以来努力筹集资金的结果。

据知情人士称,今年5月,该公司曾以250亿美元的估值寻求融资,但并没有获得投资人的支持。一个月后,一些投资者接到了以低于200亿美元的估值进行投资的邀约。

金融科技市场溃败的缩影

Klarna估值暴跌,背后隐藏的是投资者对大手笔、追逐增长的初创企业的态度反转,以及投资者对Klarna等提供短期信贷形式的“先买后付”公司的厌恶。

Klarna成立于2005年,是最先推出“先买后付”业务的金融服务提供商之一,这项服务使人们可以每月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购物。自疫情开始以来,这项服务越来越受欢迎消费者欢迎。

然而,其40%的交易现在通过“立即付款”方式全额支付,Klarna正在逐渐被消费者抛弃。

估值暴跌也反映了整个金融科技市场的溃败。通胀飙升、美联储加息导致投资者更加谨慎,阻碍了资金流动,使金融科技企业严重承压。

“先付后买”的服务提供商受到的影响尤其严重,这是因为可自由支配的支出减少、违约率上升以及利率上升挤压了原本就不可观的利润。

今年一季度,Klarna报告净亏损25亿瑞典克朗(2.54 亿美元),是去年同期的四倍,而一年内现金流从流入76亿瑞典克朗降至流出73亿瑞典克朗。

同行的日子也不好过,在美上市的“先买后付”公司Affirm股价较去年11月的高点下跌了近90%,澳大利亚的Zip股价自去年2月的峰值跌去了95%以上。

在估值不断缩水的同时,“先付后买”领域正在涌现新的竞争对手。比如,全球科技巨头苹果正在美国推出自己的“先付后买”服务Apple Pay Later。

此外,该行业正在面临更多监管审查,去年英国政府表示将开始监管“先付后买” 产品以保护消费者。今年6月,英国政府加强行业监管,要求贷方进行负担能力审查,并允许消费者向金融督察服务机构投诉。

华尔街见闻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