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Snapchat的野心:在数字世界重现真实对话

 打破常规

  无论怎么看,Snapchat过去一年都很忙。

  23岁的CEO伊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先是拒绝了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3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又经历了460万用户名的泄密事件,还目睹了不计其数的“阅后即焚”应用争相与他分食蛋糕。与此同时,从某些指标来看,Snapchat每天的照片上传数已经超过Facebook。在接受我采访的那天晚上,斯皮格尔与他的创业伙伴鲍比·墨菲(Bobby Murphy)共同入选《时代》年度百大影响力人物。

  但斯皮格尔却完全不想谈论这些事情。当我询问能否给他拍张照时,他拒绝了。他或许身处世界之巅,但他更希望人们关注他的应用,而不是他本人——他更愿意谈论“对话”。具体来说,就是我们如何让数字对话更好地反映真实对话。这正是最新版Snapchat所秉承的理念。面向iPhone和Android推出的这个新版应用,是这家创立两年的公司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升级。

  这款新应用首次允许用户插入文本,但在意料之中的是,一旦你离开一段对话,所有文本都将消失——这确实符合Snapchat一贯的作风。更重要的是,新的Snapchat允许你与好友展开视频通话。但与Snapchat的多数功能一样,这些服务完全不走寻常路。他们希望让视频聊天感觉像是偶然发生的一样,就像在街头偶遇好友,而不是Skype那种事先约好的对话模式。

  在斯皮格尔看来,他的朋友们之所以没有每天拨打视频电话,是因为“通话”诞生于一个软件需要模拟现实工具的时代。“没有铃声的电话是什么样子?”他问道。斯皮格尔表示,“拟物”始终都是计算行业的一部分,因为我们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学习电脑的。“然而,”他说,“计算行业今后100年面临的最大局限就是这种拟物思维。”他说这话时俨然在诵读古典哲学名著。

  但在总结自己的观点时,他显得更接地气。“对Snapchat来说,我们越是能接近‘我想跟你聊聊’的状态——先是有了想见你的想法,然后就见到你了——我们的产品和我们的世界观就会变得越好。”对斯皮格尔来说,通讯的未来并不是重构或升级Skype那样的通话服务,Hangouts已经做到了,关键是要把模仿电话的想法完全抛在脑后。

  大约一年前,斯皮格尔和他的团队开始思考如何开展Snapchat风格的文本服务——既要融合“阅后即焚”的理念,又不能感觉太蹩脚。“我最喜欢的文本对话是什么样子?”斯皮格尔回忆道,“我们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着,而且都很专注。”作为一个曾在高中时期迷恋即时通讯产品的大男孩儿,斯皮格尔希望文本通讯更像是一场真正的对话,而不是“事务处理”。即使有了WhatsApp和iMessage这样优秀的工具,他还是感觉文本没有再现他与好友聊天的真实状态。

  Snapchat先是从去掉传统文本应用的各种功能开始,比如阅读收条、输入指示器、在线状态和照片附件。“输入和阅读收条太像写信了。”斯皮格尔说,“你写一封信,然后放进信封,再寄给好友,之后便想知道他们何时收到。这就像联邦快递——他们会告诉你包裹何时送达。”但现代化的聊天应用应该让人感觉与沟通对象同处一室。

  功能介绍

  “我们希望跳出这些怪圈,直击对话的本质。”斯皮格尔说,“对话的本质不在于我们选择通过哪种媒体彼此交谈,所以我们不会对照片和聊天加以区分。只是有人想跟你聊聊而已。”这款新应用也会推送通知,但不会告诉你收到的是一张照片还是一个聊天,它只会显示出对方的名字,告诉对方希望得到你的关注。

  Snapchat已经找到了一种独特的方案来摆脱消息应用常见的局限,但其工作模式或许与你的想象完全不同。例如,虽然没有阅读收条功能,但你仍然可以知道一条消息已经被阅读过,因为它会从你的对话中消失。(不过,你也可以点击独立的文本信息,逐一将其保存。)

  斯皮格尔通过名为“Here”的功能来处理在线状态——这也是新Snapchat的关键所在。一个蓝色圆形泡泡随时都会出现在聊天窗口下方,它会有规律地轻轻跳动,让你知道你的朋友也处在这个聊天中。“所有聊天服务中都有一种已经被广泛接受的在线状态指示器,这其实很负面。”斯皮格尔说,“它的意思是说,‘我的朋友在线,但不想跟我聊天。’而Snapchat的理念则是,‘我的朋友在这里,他在全身心地关注你。’”只有双方都在一段聊天中时,才能按住蓝色按钮启动视频聊天。

  但视频聊天未必是双向的。当你按住蓝色按钮时,几秒钟内,你的脸就会出现在朋友的手机屏幕上。没有铃声,也没有“接听”按钮。只要你的朋友愿意听,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如果你想向朋友展示一些东西,可以把手指向上拖动,这样就能激活后置摄像头。如果对方希望参与进来,也可以按住屏幕向你发送视频。这里同样没有“挂断”按钮,只要把手指移开就能结束。

  “在理想状态下,会出现这样一种偶发情况:那就是你我二人在同一时间都愿意与彼此聊天。”斯皮格尔说。但你和你的朋友同时启动聊天窗口的频率有多高呢?恐怕比你想象得要高,这主要得益于Snapchat最有趣的一项创新——它的输入指示器,或者说,它缺少输入指示器。

  斯皮格尔描述了这样一种情形:当你开始输入iMessage时,看到好友也在输入,这时你就会停下来,对方也会停下来。这就像在走廊中偶遇某人,双方都想让对方先过,但看到对方让着自己时,又心领神会地准备先过,可每一次,双方的想法都完全一样,导致迟迟无法错身而过。Here指示器解决了这个问题。

  但如果还是想知道好友何时愿意聊天怎么办?不必使用应用内的输入指示器,Snapchat可以向你的锁屏界面推送一条通知,告诉你一个好友已经开始输入信息,准备发送给你。他们希望等到对方点击“发送”按钮时,你已经进入聊天状态,做好了回复或展开视频聊天的准备。

  Snapchat还希望借此机会消除连续不断,甚至令人不堪其扰的消息通知。在新版Snapchat应用中,无论好友发送多少内容,它都只会发出一次通知。另外,如果你在与一个好友进行视频聊天,你自己的头像最终会渐渐融入背景,避免分散精力。这些选择都是专门针对Snapchat设计的,但同样具有广泛的适应性,因此今后有望被其他应用采纳,尤其是那些希望在“阅后即焚”理念上模仿Snapchat的企业。

  愿景远大

  倘若不是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功,Snapchat这种打破传统通话、文本消息或照片发送模式的想法似乎有些天真。但这款应用已经通过改变传统多媒体信息的发送方式,说服了数千万用户相互分享照片。现在,它的用户虽然还无法与Facebook相提并论,但每天分享的照片数量却超过了Facebook。Snapchat号称每天通过该服务分享的照片已经超过7亿张,堪称全球照片分享量最大的应用,领先于Facebook、WhatsApp和其他所有应用。Snapchat的Stories功能似乎也表现极佳,每天都能吸引5亿用户观看。

  然而,与颠覆照片分享方式相比,改变人们的文本发送习惯恐怕更加困难。WhatsApp、Skype和iMessage都已经拥有数以亿计既活跃又忠实的用户,他们每天都会相互发送文本、拨打视频电话。新版Snapchat是否足以刺激他们转变对话方式?当人们想要与好友对话时,他们是会点击Snapchat,还是会启动聊天应用?“如果我们能够一直尝试和强调两人同时处在对话中有多么重要,对我们来说就是胜利——这将是我们的杀手锏。”斯皮格尔说,“这抓住了对话的核心内容,也就是你和我都在这里,我们都关注彼此,这种感觉很好。”

  谈起Snapchat的设计,斯皮格尔总是激情澎湃,就连一个图标的设计过程,他都能讲上半天。但当我问到竞争对手,问到收入和广告时,他却却沉默下来。“我不想颠覆任何事情。”他说,“我从不认为我们的产品是颠覆性的——我不会看着什么东西然后说,‘咱们颠覆它吧。’我们想的始终是进化和改善。”

  他描述了公司25年的规划,希望Snapchat最终能够为我们与亲友的所有沟通提供便利,但却不会感到压力。“我们的全部目标就是化于无形,让你自由自在地建立关系,因为我们不想成为横亘在用户之间的一块空间。”斯皮格尔说,“我不需要撮合你与某人的关系,你不需要感觉到我的存在。Snapchat并不是一个单独的空间——它只是一种对话方式,一种分享体验的方式。”

  无论你想怎么称呼它——叫网络也好,未来电话也罢——Snapchat似乎总在附近徘徊,它那种引人上瘾的性质绝非一个简单的称呼所能定义的。正是各种细致入微而又令人意外的创意集合到一起才造就了Snapchat。这些创意或许感觉有些武断,尤其是与我们早已熟悉的拟物风格相比(例如电话铃声),但Snapchat的方案对很多用户来说似乎更加自然。这些方案试图解决数字通讯领域中的一些繁琐问题,但或许也会带来新的尴尬——比如,两个朋友都“在这里”,但却相视无语。

  Snapchat借“阅后即焚”照片起家,但斯皮格尔的愿景远不只是照片这么简单。他希望创造一个数字空间,让里面的所有信息都像是现实世界的对话那样稍纵即逝、阅后即焚。智能手机已经改变了我们彼此间的沟通方式,但如果斯皮格尔能够实现他的愿景,Snapchat将会成为一款把我们“打回原形”的应用。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