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IT数据社群:超1.6万会员的选择,超3000个数据主题,仅199元/年。
点击加入
关闭

2022路透数字新闻报告:全球媒体出现了哪些新趋势?

更多人钟爱在线阅读新闻报道

在互联网发展初期,人们在新闻网站和应用程序看新闻时,主要是阅读新闻报道的文字。但社交媒体的视频形式发展起来后,新闻视频的数量增多,这个趋势开始发生变化。

但令人惊讶的是,纵观各个年龄段,喜欢在线阅读新闻的人还是比喜欢看新闻视频的人更多。不过,年轻用户更喜欢刷新闻视频,可能是因为他们经常使用FacebookInstagram这样的社交媒体。

注:全球范围内,不同年龄段群体对在线新闻文字和新闻视频的偏好

以地区划分的话,像芬兰和日本这些在历史上报纸消费量高的国家,当地人会更喜欢在线阅读新闻。与此相反,在泰国和巴西这种报纸发行量低的国家,阅读新闻成为少数人的选择。

人们会阅读新闻文字还是刷新闻视频,这个选择的背后,除了受报纸发行量的影响,其他因素也可能发挥作用,如社交媒体使用率。在拉丁美洲和亚太部分地区,当地人的社交媒体使用率相对较高,这会导致他们更喜欢看新闻视频。

总的来说,那些喜欢在线阅读新闻的受访者给出的理由如下:在线阅读能更快获取信息、比看视频更方便(如避开视频开头的广告)、可控性更强。

注:与刷新闻视频相比,人们更愿意阅读文字的主要原因

注:为什么人们喜欢观看视频而不是阅读文字的主要原因

一名24岁的巴西男性用户说:我更喜欢阅读文字,因为打开网站和了解我需要的内容,这比看视频更快。另一名受访的美国女性(22岁)则批评某些粗制滥造的视频:我不喜欢某些明显不需要做成视频的视频。这些视频就是随便摆几张图,随便强调一些已经说过的内容。

喜欢刷新闻视频的部分用户则认为,看视频更方便,更容易投入;另外有一些人喜欢看到人们制作或播报新闻的视频,因为他们感觉,这种形式让故事变得生动;还有人认为视频叙事更完整,更容易理解;以及还有一种情况是,许多人之所以倾向看新闻视频,是因为他们在使用社交媒体时,平台上视频形式的内容频繁出现。

社交媒体成为新闻业重要玩家

2014年开始,研究者就开始调查12个新闻业市场的社交媒体使用情况。今年,Facebook的使用率达到60%,与YouTube并驾齐驱,而Instagram40%)、TikTok16%)和Telegram11%)则紧随其后。

就新闻使用量级而言,Facebook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占据头把交椅。尽管Twitter在过去十年里对记者仍然有巨大的影响力,但其用户增长基本在停滞不前,即使在埃隆·马斯克收购Twitter后,Twitter的未来方向仍不明朗。而Instagram被更广泛地运用于新闻传播之中。

TikTok用户增长速度快,尤其是在非洲、亚洲、拉丁美洲以及东欧各地。TikTok的用户大多数不足25岁。但在TikTok风靡的国家,如肯尼亚、南非、泰国、印度尼西亚、巴西和秘鲁,其用户正在拓展到全年龄段。

一名来自巴西的24岁男性说:TikTok刚出现的时候,上面的视频主要是关于跳舞和编舞的;但如今,虽然上面的视频时长更短,但这些视频能带来更多新鲜资讯。

FacebookTwitter不同,TikTok的主要内容更多受到算法的影响。因为算法会思考用户喜欢什么内容,以及其他用户在看什么内容。因此,一名22岁的美国女性表示,TikTok会让人上瘾,她使用该平台主要是为了获取新闻资讯,而平台正在源源不断地为她推荐这一类型的内容。

播客的发展势头良好

在过去几年里,媒体大力投资播客。通过智能手机,播客能接触到广大年轻群体。因此很多媒体希望借助播客来扩大用户量。例如,《纽约时报》推出了播客栏目The Daily,以此吸引年轻用户。

今年,在研究范围中的过半新闻业市场,播客都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其中爱尔兰和瑞典的播客发展势头最好。爱尔兰本身就有深厚的声音媒体发展基础,当地人喜欢收听无线电广播;而瑞典是著名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的发源地。

而在过去几年里,Spotify、亚马逊和谷歌都一直在播客领域进行投资,试图打破苹果公司在音频领域的主导地位。

注:与2000年相比,今年多个国家和地区使用播客用户占比的增长情况,今年全球播客的渗透率达到34%(pp意为百分点,是percentage point的英文缩写)

大型科技公司对播客内容进行投资,将播客节目推广到更广泛、更主流的受众,但这给新闻媒体带来盈利、分销和数据获取方面的问题。因此,《纽约时报》在今年将推出自己的音频应用程序,来获取更多直接的流量;挪威传媒巨头Schibsted和西班牙传媒集团Prisa都在投资播客平台的发展,来获得更多的主动权。

老年人是移动数字媒体需要关注的群体

纵观全球,智能手机是人们用来看新闻的最重要电子设备。在今年的调查中,研究者继续提出这个问题:不同的群体在每天早上第一次看新闻时,使用什么样的工具?

研究显示,挪威、西班牙、芬兰和英国的受众,在过去三年里,在看新闻方面对智能手机的依赖程度越来越深。而在爱尔兰,虽然今年智能手机首次取代无线电广播,成为更重要的新闻资讯获取工具,但是收听无线电广播仍然是当地人早晨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注:自20132022年,受访国家和地区用户使用智能手机获取新闻在总人口中的占比情况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荷兰和芬兰,很多人仍在坚持阅读晨报。在美国、法国和意大利,电视仍有重要影响力。而在日本,电视甚至是当地人的首要选择。

总的来说,将近一半(47%35岁以下的人称,他们自己首先用智能手机看新闻;放眼到35岁以及更大的年龄群体,这个数字仅为28%;而65岁以及更大的人,低至15%。按这个趋势,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人口老龄化的日本,显示出的媒体使用趋势跟别的地方不一样。

那么,人们在每天早上用智能手机看新闻时,喜欢去哪些地方呢?从大体上说,从2019年开始,更多人选择去社交媒体获取新闻资讯。

年轻人成为数字新闻付费的关键

如今,广告商更愿意在谷歌、Meta(即Facebook前身)等大平台投放广告。因此,在过去几年里,许多媒体都在努力推广自家的付费数字内容服务,以减少对广告利润的依赖。

今年的数据显示,一小部分富裕国家的媒体在数字订阅量方面有明显增长,而其他地方的增长速度趋于平稳。在这次调查中,挪威人为数字新闻买单的意愿最高,达41%。其次是瑞典(33%)、芬兰和美国(19%)、澳大利亚(18%)。

值得注意的是,纵观全球,大多数选择数字新闻订阅服务的人,都是年纪比较大的读者,平均年龄是47岁。但要说服年轻人为数字新闻付费,对于未来新闻业的发展至关重要。在英国,30岁以下的数字新闻订阅者仅有8%,美国则是17%

注:英国不同年龄段用户订阅媒体类型的占比情况

一名27岁的美国男性直言:当《纽约时报》问我要不要订阅新闻时,我对此感到反感,新闻就是要免费的。

研究者询问了愿意进行数字订阅的受访者,关于他们订购了哪些新闻媒体的服务。在有些地方,研究者发现被订购的媒体高度重叠。例如,在美国,过半订阅者都选择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在芬兰,一半订阅者只选择了《赫尔辛基新闻报》。

那订阅者会订购多少个媒体的内容?纵观整个调查范围,大多数订阅者只选择一个媒体。但在美国和澳大利亚,过半读者会选择两个或以上媒体,通常是国家级和地方级媒体各一个。

社交媒体风靡  人们担心网络虚假信息

根据今年的调查结果,随着越来越多人使用社交媒体,更多人担心网络虚假信息。总的来说,过半(54%)的受访者表示,自己上网看新闻时,会担心真假信息分辨的问题,特别是以社交媒体为主要新闻渠道的人。

这并不是说,使用社交媒体会导致假消息出现,而是说使用社交媒体可能会让人们意识到这种假信息,有可能接触到假信息。例如,社交媒体给了极端人士发表极端观点的机会,这些人的声音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放在以前,这些观点不会被那么多人看见。

结语

世界充满着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因此,人们对可靠信息的需求从未像今天那么大,他们很需要能鼓舞人心、点燃内心美好希望的故事。

新闻媒体更加关注数字化的发展,积极采用新的商业模式、新的故事叙述方式和新的传播途径。但在这个经常令人感到困惑、日益复杂的媒体环境中,融合发展的道路不会只有一条。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