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基于学生人口统计分析美国游戏人才获取渠道

不管你是否认同,游戏产业的多样性的确是现在最炙手可热的话题。无论是关于种族,性别,或者一些较不热门的政治或宗教倾向话题,每一方都持有自己所坚持的看法。作为一种社交问题,我们在利润和回报占首位的游戏产业中似乎很少听到对于多样性的呼唤。但是许多产业都发现,扩展市场并提高市场份额的关键便是在过程中包含各种各样的设计师和开发者,这仍是不可辩驳的事实。

关于这一看法的证据仍在不断堆积着。根据2008年的福布斯观察报告,“重视多样性的公司相比同一产业中的其它公司总是拥有更高的利润率以及净资产收益率。”2009年关于多样性效率对于公司性能的研究表明,“带有种族和性别多样性的公司在销量,收益,用户数以及市场份额上都能取得较好的成绩。”2010年McKinsey的报告发现,“女性员工占据较大比例的公司团队总是会胜过没有女性员工的团队,即占据着41%的净资产收益率以及56%的经营结果。”

也许这也是某些领域的市场份额不断提升,探索全新收益增长变得更加重要的一大原因,所以这一话题在游戏产业中变得更加热门。2005年,IGDA有关多样性调查的报告指出,典型游戏开发专业是关于“白种人,男性,异性恋,身体健全,而认同劳动力多元化才是未来游戏产业成功的关键。”该报告还陈述了“相信多样性将对游戏产业以及我们所创造的产品带来重要影响—-即通过更广阔的市场或吸引未来人才的方式。”

吸引未来的人才。对此我们产生了一些疑问,即我们将吸引怎样的未来人才?未来的人才库是否不同于当前游戏产业中的雇员?或者我们还会吸引更多一样的人才,并陷入Anna Anthropy所谓的“白人开发者创造的游戏将获得白人评论者的评价并传递给白人玩家,而最终这个白人玩家将成为新的白人开发者以及评论者”循环中。

美国大学中的游戏学位课程一直在发展与壮大着。随着竞争的提高以及质量的完善,这些课程将变成培养未来游戏产业人才的可行渠道。如果整个游戏产业都相信(就像世界上许多公司所意识到的那样)多样性的重要性以及对于市场份额的影响,那么他们便会注意到大学中那些充满抱负的游戏开发者们。

为此我们在2012年开展了一项研究,并发现了一些正在学习游戏创造的大学生们所具有的特征。我们主要着眼于性别,种族,身心障碍,性取向,政治倾向,宗教信仰,并发现有些领域出现了显著改善,但是有些领域却仍止步不前。

游戏产业雇员渠道调查

我们开展了游戏产业雇员渠道调查,并且许多问题都是源自2005年IGDA调查“游戏开发者人口统计统计:探索劳动力多元化”以及2011年关于产业许可的调查。这些调查都包含了人口统计问题,宗教倾向,性别倾向,政治倾向以及身心障碍。调查还引出了有关学生对于游戏产业多样性认知的信息。

我们在最近的期刊文章《United States: A comparison of Computer Science students and the General Population》(注:发表于《Computer Science Education》)中详细解释了研究中所使用的方法。我们的研究数据是源自对美国四所知名大学的261名学生的调查。我们将该数据与美国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进行比较。而当人口统计局所提供的美国人口数据并不可行时,我们将参考同行的数据报告。

年级,学习范围以及职业理想

在美国,主要的参与者(95.8%)是18至24岁的传统学生,并且有97.7%属于全日制学生。一年级学生占33.3%,二年级占26.8%,三年级占19.5%,而四年级则占20.3%。

受访者可以从一个广泛的学习范围中做出选择:游戏设计,游戏软件开发,游戏制作,游戏图像,游戏声音,或者还未做决定。最受欢迎的前三种学习范围分别是游戏设计(41.0%),游戏软件开发(31.8%)以及游戏制作(16.2%)。7%的学生选择了游戏图像,而不足3%的学生选择了游戏声音。还有一些参与者(12.3%)表示还未作出决定。

性别,种族和民族

研究结果显示,87.4%的受访者是男性,12.6%为女性。根据美国2011年的人口普查,美国男女比例已经接近1:1,即男性占49.1%,女性占51.9%,如此便明显看出了该研究中女性代表的缺失。

图1:美国游戏学生以及美国人口的性别图

Figure 1. Sex of game students in the US and the US population

sex(from gamasutra)

95.8%的受访者是以英语为母语的人。有259人回应了种族问题,而71.6%的参与者属于白种人,10.2%来自亚洲,6.5%属于黑种人,还有2.7%是西班牙裔/拉丁美洲人。

关于种族划分,数据表明,比起性别比例,与美国人口做比较的种族划分较为公平。在与美国人口进行比较时,黑人和西班牙裔/拉丁美洲人的数量明显较少,而亚洲人却超出了总人口中的比例。

图2:游戏学生,计算机学生以及美国人口的种族划分。

Figure 2. Ethnicity of game students, computing students, and US population

ethnicity(from gamasutra)

宗教信仰

255名受访者回应了宗教信仰问题,而31人拒绝回答。41.6%受访者未具有宗教倾向。13.0%的人认为自己信仰天主教,39.6%的人认为自己是基督教徒,1.5%的人是伊斯兰教,还有2.3%的人属于犹太教。

比较Pew Forum关于宗教和公共生活的研究数据,美国人口中的宗教背景具有很大的差异性。比起只有16.1%没有宗教信仰的美国人口,表示自己没有宗教信仰的游戏学生超过40%。

图3:游戏学生和美国人口的宗教背景

Figure 3. Religious affiliation of game students and U.S. population

religious(from gamasutra)

政治倾向

27.4%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是自由派(游戏邦注:是个美国名词,和保守派对应),26.4%的人则表示自己没有政治倾向。还有24.1%的人是带着中庸思想。只有4.5%的人认为自己带有保守意识形态。7名受访者发表了其它陈述,其中四名(4.5%)表示自己是自由主义者(比如芝加哥学派、奥地利学派,比如哈耶克和弗里德曼,主张小政府,少管制,自由市场),而剩下的3人则是基于不同问题发表不同看法。

图4:游戏学生的政治倾向。

Figure 4. Political preferences of game students.

political(from gamasutra)

比起2012年1月的Gallup Politics民意调查,游戏学生与美国人口在政治观点上具有很大的差异。

图5.政治倾向比较

Figure 5. Political preference comparison.

political comparison(from gamasutra)

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以及变性人(LGBT)

255名参与者回应了LGBT的问题,其中有15人(5.9%)拒绝回答(表6)。而在做出回应的人中,87.1%的人表示自己是异性恋。5.5%的人承认自己是双性恋,只有4人(1.6%)表示自己是同性恋。尽管未在表格中呈现出来,但是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2名参与者(0.8)是变性人。

根据Williams Institute,96.2%的美国人口是异性恋,1.7%是同性恋,1.8%的是双性恋。与游戏学生人口相比较时会发现,同性恋人口非常接近,但是比起同性恋,有更多学生承认自己是双性恋,从而拉低了异性恋比例。

图6:游戏学生和美国人口的性取向

Figure 6. Sexual orientation of game students and US population

sexual(from gamasutra)

身心障碍

参与者需要回答是否患身心障碍。这是一个必要领域,261名受访者至少需要选择一个答案。74.3%的参与者表示并未患有任何疾病。而在剩下的参与者中,8.4%的人表示患有心理疾病(游戏邦注:如忧虑,爱分神,强迫症,创伤后紧张中,两极化,抑郁,精神分裂症等等),7.3%的人表示患有认知障碍(如难语症,ADD/HD,特殊学习障碍,孤独症,阿斯伯格综合症等)。还有1.1%的人表示具有听觉障碍以及0.4%的人具有行动障碍。

承认具有认知障碍的参与者需要回答的第二个问题是,说出他们所具有的认知问题。5.7%的人表示具有注意力缺陷/多动症,1.1%则表示具有学习障碍。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78.7%的美国人口未患有任何身心障碍,与之相比游戏学生的比例为74.3%,而6.3%的美国人患有心理疾病,参与者的比例则为8.4%。

失明以及视力障碍之人在游戏学生中的比例是3.1%,在美国人口中为3.3%。聋人/重听症在美国人口中有3.1%,而在游戏学生中只有1.1%。不幸的是,在美国人口普查局所提供的数据中,类别并不符合调查中的类别,所以这些数据并不能作为真正的比较。

总结

这些研究结果能够帮助我们从一些新角度去看待游戏产业的人才获取渠道。从许多方面看来,我们的研究结果与2005年IGDA关于游戏产业雇员的调查结果(即包含理工科职员以及计算机职员的相关信息)相类似。在理工科,计算机以及游戏职员中,女性,黑人,西班牙裔/拉丁美洲人所占的比例过低,而亚洲人在总人口中的比例则相对更高。

这对于游戏产业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在短时期内人才获取渠道中将充满与当前产业中的职员一样的人才。如果我们想要改变产业中的人口构成,我们就需要立马开始寻求改变。如果不齐心协力,游戏产业中便不可能出现包含技能型毕业生的多样群组,并且产业现状也将不可能发生改变。只有真正做出改变才有可能在前进道路上前进。

via:游戏邦/gamerboom.com编译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