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刘强东:与FT共进午餐

绘图:李伟

与刘强东午餐前几天,我先在京东商城订了一套书,测试它能否限时送达;还给一位和他相熟的企业家通了个电话。他说,老刘看上去强悍,凭直觉做事,其实内心谨慎,有很强的不安全感。

北京。“鸟巢”边上的北辰世纪中心,正对着“盘古”大厦,这里是刘强东的京东大本营,也是他选定的午餐地。依照FT的规矩,午餐由客人选一家他中意的餐馆,由FT埋单。老刘办公室回复说,现在他很少外出午餐,多由家里厨师准备简餐,带到公司,建议在办公室用餐。办公室与美食,从来水火不容。电脑注目、左右怀抱文件,牺牲的只能是食欲。但恭敬不如从命。最后的约定是,先喝茶,再午餐。

刘强东的办公室, 足有二百平米。在我见过的中外CEO办公室中,它属特大号。浅米色地毯,棕红屏风,黄色落地窗帘,衬着红木的色调,透出规矩与传统。据说,刘强东节俭出名。但不多的享受中,超大办公室要算一件。他有在办公室踱步的习惯。局促的空间,他无法思考。

沙发区,刘强东坐在斜对角。我聊起京东的限时投递服务。

“咱们中国人,从前穷,资源紧缺,养成的习惯就是急!上食堂、坐公交地铁,都得挤都得抢。乘飞机,大家都有座,也拼命挤。在英国或美国,你若在亚马逊购物,五、六天后送货,很正常。在中国就不行。如果你让我们中国人等上五到七天,大多数人就取消订单了!如果第三天货还没到,80%的客户要投诉了!既然中国的消费者喜欢快,我们就让他们快!”

我问他,“8.15”那样的价格战,还会再打吗?

“价格战是常态。但去年那种价格战,完全没有理智,但没有选择,只是直接消耗现金,每日过亿,伤亡惨重。这种价格战,以后大概不会再有了。当时国美苏宁都不愿意看到一个新的竞争对手,以为用价格战就可以打死京东!” 言语间,对去年这场恶战,他是矛盾的。“去年的价格战,时间仓促,战术上不怎么好。当时,苏宁就是要挤京东出局。而我们要告诉竞争对手,京东不会出局。你必须接受一个新的竞争对手!”

刘强东的思路,从反省开始。在我等待他继续自我批评时,他却一扭头,绕回到自己行动的正当性。

在中国电商界,刘强东有诸多绰号,如“搅局者”、“价格杀手”,“电商007”,还有“打不死的小强”。江湖上的这些名声,与他去年八月发动一轮惨烈的价格突袭战直接相关。当时,他通过私人微博宣布:三年内,京东大家电零毛利,并承诺比国美苏宁等竞争对手便宜10%以上。此战撼动中国电商江山,刘强东霸气直露。

红木茶几上,有紫砂茶具,电水壶突突地开了。他边听,边沏着功夫茶。
老刘穿着一身咖啡色西服,灯芯绒的,白衬衣,未系领带,黑皮鞋擦得油亮。白发已见鬓角。他称得上是浓眉,但长着一张很容易给人造成错觉的娃娃脸。

去年的价格大战,你说了不少很刺激的话?

电水壶,又突突开了。老刘给我沏上茶:“如果你觉得一场商战不可避免,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地激怒对方,不要无谓地耗着。耗着对任何一方都不是好事。要想在最短时间内结束这场战争,就得用最能激怒对方的语言!”

恍惚间,我眼前的紫砂茶具变成了前线作战室的沙盘演练。言谈中,老刘喜欢用军事术语或者比喻:战争、战役、战术、战场、军令状。京东内部,他习惯把全国六大营运中心统称为“六大军区”。当然,他是无可争辩的京东最高统帅。

中国的电商大佬中,刘强东的背景有些另类。1996年,他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读的社会学系,旁门学电脑编程。在校时,他投资过一家餐馆,被骗蚀了本,最后关张。毕业后,在一家日资企业做担当。98年在中关村创立京东公司,卖磁盘,赚下第一桶金。2004年,他正式涉足电子商务。

我问他,当年报考有“第二党校”之称的人大,想日后从政?他笑着,点点头。不过,等到大学三年级,他就彻底断了官场念头。他回忆说,一天他骑自行车外出办事,带红袖章的管理员向他收停车费,若你要发票,缴五毛;不要票,只需两毛。“不要票,管理员可把钱揣进自己兜里,要票就得上缴国家。当时,收停车费的多是下岗工人。一个下岗职工,一旦有了些权力,照样会贪污。我接受不了。”

刘强东忙着续茶。我向来喝茶快,他有些赶不上。我说,过去三十多年,中国社会对企业家的原罪很包容。难道就没有过任何诱惑?大学毕业后,他打的第一份工是在中关村当个体户,摆摊卖磁盘。他说:“我卖磁盘,都是真货,都开发票。当时在中关村买东西,如果要发票,都要算税点。不管客户要不要,我每一份订单都有发票。”

老刘呷口茶:“从创业起,我就定下目标,要做一个有价值的人。一个人靠作假、水货、逃税来赚钱,企业还有什么意义,是没有价值的!”这段话,听起来有些标语,好像在他从前的采访中读到过,几乎一字不差。在中国,成功的企业家多半不愿将自己晒在道德高地上。刘强东是少数。

今年39岁的刘强东,1974年出生在江苏宿迁县,一个极贫瘠的中国乡村地带。毛泽东去世那年,他三岁。听说老刘恋旧, 家乡情结重。我换了个话题,问及他的老家。

“小时候,宿迁很穷。 我在村里上的小学。四年级班主任,对我一生影响很大。他是个农民代课老师。课堂上,他鼓励我们,一定要走出农村,到外面看大世界。不要只想着盖瓦房、娶媳妇和生娃。那时,村里女孩少,最难的是娶媳妇。父母辛苦一辈子。就是攒钱给儿子娶媳妇。我们那里,修个瓦房,得盘算十几年:何时能存满两千块钱,每年得养几头猪、多少只鸡。这位老师,才二十多岁,但说话有煽动力,课堂上,能把我们学生都讲得哭,哭得一塌糊涂。我们觉得应该改变自己命运, 不再过父母同样的日子。”

对当年赤贫而卑微的乡村生活,刘强东已很淡然。这是一种“打不死的小强”的力量源泉与性格锤炼。“那时,农村教育资源匮乏。不到八岁,不让上小学。想提前上学,就只能虚报年龄。我上学时六周岁多,报的也是假年龄。”老刘嘿嘿一笑:“考初中时,我们班近六十个孩子,只五个名额。考试分数从高往下,录取前五名。镇上把所有孩子的考试成绩排成队。六个班, 共360学生, 每班只取五名。剩下的,就都又变成农民,直接回家了。”

说到此处,他苦苦一笑,无奈,好像辜负了谁。

老刘的助理走近,提醒可以用餐。

老刘的办公室,辟成三块:办公、会客和会议。他领我从沙发区,转移到办公室尽头一张大会议长桌上。背景上,有一幅颇大的中国山水画,镶在玻璃镜框里,坐视硕大办公室。背靠山山水水,不知有无风水的考虑。在中国做生意,不能没有运气的照拂。

他坐主人位,我坐他斜角。餐垫上,每人跟前放着三个透明便当盒:玉米、红薯各一小块,素炒白菜,山药片炒丝瓜,一份粥;中间两碟,草莓和小圣女果,是餐后水果。这可能是1994年4月“与FT共进午餐”栏目问世后,800多顿午餐中最精简的素食。

喝粥,我尝了白菜和丝瓜山药片,清淡,几乎无盐。我对老刘说,他比照片上瘦了不少。他笑笑说,到了我这个年纪,得注意了。我笑了,这个年纪,还不到四十。

其实,刘强东的第一次创业与吃有关,还在大学毕业前。开餐馆,潜意识里或许与补偿童年的饥饿感有关。贫瘠的年代,吃上一口肉, 要等上大半年。食物令他满足、充满安全感。

老刘指着最小的一碟:“这是我老家的小鱼,宿迁来的。”我夹起一条小鱼响应,尝了尝,味同我浙江老家的小咸鱼干,就粥最好。

粥盘已见底。我将话题引回京东。我告诉老刘,前些时候有用户在网上抱怨京东的投递服务。采访前,我在京东上订了套书,测试“211限时达服务”(中午11点前下单,当天送达;晚上11点前下单,隔天上午送达。)我晚上6点多下的单,次日上午9点多就收到了书。老刘听着,没说什么,神色是满足的。据说老刘经常在上午10点58分最后极限下单,看京东物流能否扛得过去。

中国电商圈内,刘强东有霸气的名声,不惜与同行近身格斗。不过,在老刘看,他有霸气的资本。连续九年,京东保持了年均200%的极速增长。现有员工3万多人,其中配送员1万多人。去年,京东商城经手入库的商品,已超过200万种;在中国各地的仓储规模,已超过100万平方米。若以央视新大楼“大裤衩”打比方,其总建筑面积47万平米,京东的仓储空间比两个“大裤衩”还大。

“去年,京东平台交易额超过600亿人民币。今年应超过1100亿。”老刘说。

我问,淘宝全年交易额多少。老刘答,他们自己说,1.1万亿。

对京东,刘强东有自己的“五年计划”:“五年后,我相信京东会成为中国最大的零售集团,不管是线下还是线上; 五年后,我们的物流和技术平台将带来巨大收益;五年后,我们会提供基于物流和电子商务平台的金融服务。”

老刘吃得慢,我已进入玉米与红薯阶段,并不时抓草莓往嘴里送。与常规的“FT午餐”不同,我们的对话几乎不涉及美食。我问老刘,仓储库存能准确预测吗?老刘答,京东的预测精准度已很高,超过90%。不过,因季节、商品生命周期,还有环境变化等因素,“也有测不准的时候,前一时期,北京严重雾霾,大家抢购空气净化器,我们就跟不上了。京东的库存周转率只有30多天。这在全球零售物流行业中,都是一流的,和亚马逊和沃尔玛同一个水平线上。苏宁、国美、当当的库存周转率都在60-70天,几乎是京东的一倍!”与大多数中国企业家不同,刘强东似乎并不介意直接议论竞争对手。

去年6月18日,京东促销日,当天的下单量超过150万。 我问老刘,你自己网购吗?

“至少90%通过网购!我自己下单。过去7、8年,我在网上累计的消费有100多万吧。最大件的,是台电视机。前些时候,给父母在老家买了个房子。客厅较大,我化了79996元买了台80英寸大电视机。”老刘网购大部分在京东下单,偶尔也去竞争对手那里体验一下。

办公室很静,老刘低着头,啃玉米。我知道,老刘每年必须当一回送货员。他说,今年他送货那天,有高管发微博,事先透露了消息,最后就没去成。去年那次,送了一下午,20多个包裹。“我们的配送员,绝大部分是外地的,一半以上来自农村,多来自四川安徽湖南河南河北。配送员这活,城里人不愿意做。你问,人手够吗?当然不够。到2017年,也就是下一个五年计划,我们的员工应超过10万人,配送员应在5万人以上。”

这顿午餐,虽跳过了最精彩的点菜环节,倒省出很多说话的时间。我清空眼前所有的餐盒,等待老刘完成他的工作。

中国企业家是中国最折腾也最累的一拨。我问老刘,平时如何放松?“晚上如果没应酬,就去游个泳;周末若没安排,去钓个鱼。如果双休日都有空,就开着车去沙漠,周五晚上走,周日回来。”

应酬多吗?

“在中国做生意,无法脱离关系。以前公司小,不出面应酬,就得罪人。现在企业大了,对方容易理解,都找我,我也受不了,应酬都分摊到副总那里。其实,不吃饭聊天,也可以做生意。供货商为何喜欢和我们吃饭喝酒?因为他们害怕,不让你吃好喝好,你不给他资源,不推它的品牌。别的厂商请,资源就流向别处了。其实人家也不愿意陪饭,喝的晕晕乎乎,不能陪家人,浪费时间。照理来说,我得常去见董明珠、见雷军。 现在我不去见,他们也不用过来。一辈子也不用见面。不用吃饭送礼,省下时间,你做好你的产品,我踏实把品牌和用户体验做好!”

茶会加上午餐, 已过去近两个小时。刘强东是位模范的访谈者,对提出的每个问题尚未露出丝毫敷衍,有问必答。我提问时,有个坏习惯,常混入几句英文。老刘时而也配合,蹦几个英文词。

我问,京东员工心目中,你是怎样的一个老板?公开场合,你经常黑脸吗?

“我希望公司有一种家的感觉。外国人很难理解这点。我们中国的文化就是这样。你不能强迫员工把这里当作他们的家。关键在你自己有没有家的样子。你像一个家,孩子就会待在这里,否则,孩子就会离家出走。 ”老刘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在工作上, 我有些苛刻的,要求比较严。就像父母对我们要求比较严一样,但不会因为要求严格而影响家里的和谐。黑脸的时候!现在慢慢少了。原来挺多的。现在还有,但在努力减少。”

感觉上,刘老板更喜欢家长的角色。在他看,京东是家事。我毫不怀疑,若他出生在民国,在宿迁,他会是一个穿长袍马褂、坐在宗祠大堂上的乡绅。

盘中草莓和小西红柿在逐个减少。午餐的尾声。眼前的刘强东,闲适的样子,还是那个永远有危机感的“小强”吗?“其实,一个企业从欣欣向荣到走向衰败,也就是一年左右的时间。即便没有死掉,但败相已经显露,接下来就是什么时候死的问题。摩托罗拉和柯达,都是这种例子。既然只有一年的时间,企业的领导人就得每天走钢丝!”

每天走钢丝,晚上能睡好? “现在我睡得好。只有2008年睡不好。那年,是全球金融危机。第一轮融资后,我决定全部投资物流。不到一年时间,1000万美元耗完。再融资时,因各种因素,很不顺,努力了好几个月,都借不到款,睡不着了。头发白了一圈。如果四到六个月的时间内筹不到钱,京东就只有倒闭了。”

五年后的2013,素来不问盈利的刘强东告诉我,京东大概能在今年年底或明年一、二季度盈利。“不是我们设计的,是自然而成。 该是投资和运营见到效益的时候了。 ”

老刘没动桌上的草莓。我问他,京东今年会考虑上市吗?刘强东说,不考虑在2013年上市,也没有正式的上市计划。 上市,可能明年,也可能后年。对上市,他不急。京东上市,没选择,只能去海外。互连网公司在中国国内上市,须连续三年赢利,门槛高不可攀。对中国概念股在海外“走麦城”,他有情绪,声音也高了:“过去几年,中国确实有太多骗子去了美国。这不怨人家投资人,是我们企业家自己造成的。为了套现,拼命做假账,修饰自己的财报,用期权套现,完全不顾公司的长远发展。 但也是好事。 从今之后,骗子就不敢再去美国了。 ”

看着桌上的iPhone, 我想起微博来。刘强东曾是微博发烧友,粉丝超过200万。去年打价格战,微博是他烽火台上的信使。不过,去年9月24日之后,他再没有更新过。 他笑笑说, 对社交媒体,一会儿觉得上瘾,一会儿又觉得没意思了。 在他的微博多产期,几乎每一条都会被记者弄成新闻。 “我不写,还有个原因,就是我性格比较直,说话容易得罪人。 ”

老刘告诉我,他喜欢三位企业家:任正非、柳传志和王石,全是中国的。“他们人很正,不同流合污,不官商勾结,不违法犯罪,不坑蒙拐骗。王石五十多了,还去哈佛上学;柳传志,快七十了,还在为公司上市做准备;任正非,那么拼命,没什么享受。不像有些企业家稍有些钱,就玩这玩那, 变了。他们三位,三十多年都一样,本性没变。”

接下的半句,老刘没有说出来:他的三位商界偶像都是“强人”,彼此惺惺相惜。

我问,你的下属,敢质疑你的判断或决策吗?

短暂的沉默。“ …… 这也是我近几年最担心的一件事情。我没有做到这一点。这是风险,是个大问题。 如果我的决策有问题,连核心团队也不敢提出来,那就是严重的问题。你问,如何造成的?可能是因为我以前过于强势吧。但是,一个创业者,不强势不行。宁肯让一个CEO犯错误,也不能容忍一个庞大的团队不做决策。 在战略问题上,我很强势。我不觉得,战略方向是讨论出来的。我不会按照民主原则,用投票来决策。”

我仔细咀嚼老刘的话,依稀看见两个刘强东:左边是身为企业家的京东大佬、一个“专制”的管理者,右面是一个受过现代民主意识熏陶的社会学毕业生。两个版本,同是真身,矛盾地存于一体。有电商同行说,老刘有很强的控制欲,任何合作,都必须有京东控股为前提。

午餐结束。老刘见我对京东的人事管理有兴趣,邀我坐到他巨大的办公桌前,给我画一张京东人事考评图。他说, 人是要管的。京东招聘员工,看两个指标:能力和价值观,而后分类:“所谓‘铁锈’,就是有能力,但是价值观不符,这种人不能用;‘铁’,就是有相同的价值观,但是技能不够,公司会给他机会锤炼; ‘金子’,就是价值观和能力都合乎要求。”老刘指着招聘图说,有位副总,因为让秘书代打上班门卡,发现后,只能让他走人。

助理提醒老板,下个会时间到了。

我起身,问他:京东员工流失严重吗? 老刘答,不严重。他说,工龄五年以上的配送工,90%在老家买了房。有的回乡探亲,把全村年轻人带来了。仓储中心那里,很多打包工买了车,都是农村来的, 有的一字不识,把老婆孩子从乡下接来。京东工资不是最高,但稳定。每月8号准时发工资,从来不拖。逢年过节,配送员是双薪。满10年的员工能拿到公司股权。

午后的阳光透进来。这一刻,刘强东显得陶醉,脸上写满了成就感。

他说,建在老家宿迁的京东呼叫中心,员工流失挺严重, 超过20%。“ 如果是商业决定,呼叫中心不该设在宿迁,有更好选择,可以在苏州。 但是老家需要得到帮助。”

宿迁员工流失率高,我很诧异。老刘边送我出办公室,边解释:“在呼叫中心工作,压力大。打来的电话,多半是来投诉的。不像我们这代人,客人要骂,就让他骂骂。那里的孩子,多是‘90后’,骂一骂,就大哭, 明天就不来了。他们受不了!”

浓重的宿迁口音,老刘笑着,像个家长。

出门那一刻,我觉得又饿了。陪刘强东节食瘦身的代价。

————————————————–

北京,京东集团总部

菜单:

玉米、红薯各一小块;

素炒白菜、山药片炒丝瓜;

一碟小咸鱼;

一碗粥;

草莓、小圣女果;

后记:依照规矩,与FT共进午餐,应由FT买单。此次,刘强东自做便当,邀我在办公室用餐。征得京东同意,FT将向“壹基金”慈善机构捐赠餐金500元。

via:ftchinese

评论已关闭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