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Instagram是如何在两年内重新发明Stories,拯救FB的

“我想每个人会犯的错误是把Stories(快拍)当作摄影产品”,Instagram的CEO Kevin Systrom指出。“如果你观察我们所添加的所有互动功能,我们已经让Stories变得完全不同。我们真的在创新并独树一帜。”

他的转瞬即逝的幻灯片格式现在已经有两岁了。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Instagram stories 每天有4亿用户,而开创Stories的Snapchat则有1.91亿用户。虽然第一年两者的目标都是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滤镜和贴图,但后来两家公司分道扬镳。Instagram选择了病毒路径。

互动>Photoshop

Snapchat越来越像Photoshop,有去除物体的神奇橡皮擦,绿色屏幕式的背景改变器,剪切粘贴的剪刀,还有填充的油漆桶。这些工具对一个以青少年为中心的消费者APP而言是非常强大的。但是这些艺术概念中的很多都太复杂了,不适合日常使用。人们甚至没有想过在可能的时候使用它们。当他们制作的东西很漂亮时,幻灯片就会像其他照片或视频一样被点击,然后消失。

Instagram也可以变成Photoshop。它的早期照片信息流提供编辑过滤器和亮度滑块指向那个方向。然而,它选择不关注视觉,而是关注交流。Instagram越来越多地将故事视为创作者和粉丝之间或朋友之间的双向联系。它不只是一对多,它也是多对一的。

Instagram上的Stories功能比Snapchat上的功能晚了三年,但这是第一个让你打上朋友标签,让他们收到通知的应用。现在,这些朋友可以转发你给他们贴上标签的Stories,或者是他们想要评论的公开帖子。你终于可以在其他的推特上灌篮了,就像你在推特上灌篮一样。它建立了幻灯片式的调研,可以让朋友滑动或移动给你们反馈诸如“我今天的服装是多么荒谬?”音乐贴纸可以让你给一个老掉牙的笑话配上老掉牙的原声音乐,也可以让你在欣赏美丽风景的同时分享你在脑海中听到的史诗歌曲。最近,它推出了问题贴纸,你可以通过你的Stories来询问朋友,然后在那里分享他们的答案。突然间,任何人都可以在自己的星球上发起“问我任何问题”。

这些Instagram工具都不要求更高的“技巧”。他们不是为设计师设计的,而是为试图表达他们对周围世界感受的普通人设计的。由于我们是社会性的动物,这种感知在很大程度上被某些人的朋友或观众所影响。Instagram让你把它们变成Stories的一部分。其结果是,这款产品吸引了非用户或不常使用的用户,让他们更深入地进入Instagram的世界,让人们享受到创造某种东西的乐趣,这种会持续到明天,而非永远的乐趣。

Snap也一直在尝试增强交互性,比如添加标签。它还有一款叫做Snappables的新型多人滤镜游戏,玩家可以在游戏中对自己的脸进行处理,然后将视频上传至Stories中。但同样,他们觉得太过度参与了,因此没有Instagram那么受欢迎。

Stories展示了Instagram狂野的一面

模仿Photoshop强化所有东西都必须看起来光洁的想法。这与Systrom在Instagram上发布Stories功能的初衷恰恰相反。Systrom解释说,“在任何公共广播系统中,总有炫耀的成分。但我看到的是它向另一个方向移动。GIF贴纸让你看起来比以前更有信息含量。输入模式意味着现在人们只是想表达想法而不是拍照。诸如电视效果的超级变焦,或者节拍——这事关打磨,事关搞笑。数量可观的人觉得发比消费stories舒服。”

Systrom即将要休陪产假,他一直在用有孩子的朋友们的Stories来收集他自己怎么做的想法。当被问及他是否认为Stories在我们被动消费的社交媒体中产生了较少的危险嫉妒时,Systrom告诉我,“就个人而言,它鼓舞了我,而不是制造我正在错过任何的感觉。“当然,这可能与他参加Met Gala和骑自行车穿越欧洲的生活并不让人羡慕的事实有关。

增强现实过滤器已经成为Stories的筹码。(左边,Instagram。右边,Snapchat。)

Instagram有目的性地推动Stories与优雅的内容相分离,这种舒适感让它不仅在Stories上大受欢迎,在整个Instagram上也大受欢迎。该公司目前拥有逾10亿用户,部分原因是该公司向发展中国家推出Stories,而Snapchat从未渗透进来。

“还记得在Stories发布的时候,我说过这是一种我们想让它具有原创性的格式吗?我们周围有很多人批评我们采用这种形式?”Systrom斥责道,知道很多这样的批评来自我。“我的回答是,这是一种形式,我们要创新,让它成为我们自己的东西。这里的整个想法不仅是关于摄影,而是关于表达。这是你表达自己的画布。”

当时,Systrom还告诉我,关于抄袭Snapchat,“他们应该得到所有的赞誉。”但后来,Stories也以Instagram的方式呈现出来,让它摆脱了feed的刻板和完美,变成了更傻傻的东西。

这一成功鼓舞了它去尝试一些真正的新事物。IGTV可以让人们分享长达一小时的长视频,而Stories的视频只有15秒,其长视频模式只有在横向模式下才存在。

“我最自豪的是,Instagram采取了立场,尝试一种全新的东西,坦率地说,这种东西很难实现。这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存在”。Systrom指出,“所以问题是我们能不能把它做好,早期的反馈真的很好”。我们将会看到它的数据是不是真的很好。Stories受益于早期采用者,感谢Snapchat,这些人一看就知道应该怎么用。IGTV为创意付出的代价是一条陡峭的学习曲线。

放下骄傲拯救Facebook

上周当FB发布了营收增速下滑的消息,因为用户的注意力从信息流转向它们仍在教育广告主的Stories上,其股价下跌,市值针法超过1200亿美金。但是想象一下股票还会怎么跌,如果Systrom过去没有把骄傲放在一边,采用Snapchat的Stories样式,做出Instagram的版本?相反,它引领了Facebook的发展,现在它的APP每天有超过11亿(未去重)Stories用户。这让Facebook和Instagram可以从中赚了一大笔钱。

“有很长一段时间,PC广告真的,真的很好,但我们知道未来是移动的,我们必须去那里,会有一些短期的阵痛。”Systrom回忆到,“每个人都担心我们不能赚钱。我们相信,未来将是feed和story的结合,Stories达到同样的水平甚至超过feed只是时间的问题。”

那么,他是否会欣慰,这个一度被嘲笑的,认为故事不是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的专利,而是一种人人都有的媒介的决定是对的?“我并不每天早上醒来都想证明自己是对的。我每天早上醒来,都在努力确保我们的10亿用户有神奇的东西可以使用。我只是觉得很幸运,他们喜欢我们生产的东西。”Systrom笑着说。“我不知道这是否符合你对证明是正确的定义。”

via:编译自TECHCRUNCH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