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未来之镜–推荐图书

51xm0tabl-_sx380_bo1204203200_

点击上图可直接购买

本书是谷歌(Google)集团重组后官方指定的首个图书合作项目,由《明镜周刊》驻硅谷首席记者托马斯•舒尔茨撰写。作者采访了谷歌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投资人贝希托尔斯海姆、最神秘的X实验室负责人阿斯特罗•泰勒,以及数十位核心工程师,与诸多内部人士展开深度对话,用最原汁原味的方式呈现了谷歌的发展历程以及对人类未来的规划,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说:“在探索人类科技边界这件事上,谷歌还没有遇到过对手。”本书则对谷歌如何探索人类的科技边界进行了最全面、最深入的展示,可谓“一本书展示谷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作者简介

托马斯•舒尔茨(Thomas Schulz)
《明镜周刊》驻硅谷首席记者
具前瞻性的“谷歌观察者”
自2001年起,舒尔茨开始担任《明镜周刊》财经记者,以对全球领先科技企业的高水准分析而闻名。多年来,舒尔茨致力于研究科技革命的发展及其对社会、政治和文化带来的影响。
书舒尔茨卓越的新闻视野和令人瞩目的成就为他先后赢得亨利纳南奖、霍尔茨布林克财经新闻奖及年度记者等荣誉。

目录

前 言 数字时代的银河战舰 1
第1章 根基:从学生宿舍到数字帝国1
比尔•盖茨没有想到,在他出资兴建的教学楼里培养出了微软历史上最强劲的对手;贝希托尔斯海姆没有想到,自己签发的10 万美元支票竟成了经济史上回报率最高的一笔投资。一切看似偶然,却成就了互联网时代谷歌必然的霸主地位。

规划中的意外,历史上的必然 9
比尔•盖茨帮谷歌做“梦” 12
车库起家的互联网传奇 18
奇异博士的取财之道 20
要工程师,也要生意人 22
任性而强势的IPO 26
拳打雅虎,脚踢微软 32
告别成人监管 36

第2章 创始人:性格迥异,野心如一39
一个热衷社交、魅力超凡的现实版钢铁侠,加一个羞涩内敛、精于发明的硅谷版特斯拉,这是打造一家科技巨头的完美组合吗?选择埃里克?施密特帮助谷歌扭转千万亏损、实现百亿盈利,是创始人的深思熟虑还是仅因为三人意趣相投?

现实版托尼•史塔克 42
“温柔”的野心家 47
蒙台梭利双子星 56
谷歌四大金刚 57
重掌大权,全面整顿 60
数码嬉皮士的乌托邦 63
火人节与登月文化 69

第3 章 登月文化:谷歌的创新永动机73
苹果公司除了iPhone 和Macbook 外鲜有新品发布,而谷歌却涉足各个商业领域,VR 眼镜、Wi-Fi 热气球、涡轮发电风筝、无人机包裹派送,为什么苹果不去思考这些?是谷歌模式不容易复制,还是谷歌文化难以挑战?

10倍哲学:战略的“理想过滤器” 76
赚钱机器Plus未来机器 86
无人驾驶汽车:射向月亮的第一支箭 91
创新的最大难题:获取人类的信任 99
智能驾驶市场的蓝海争夺战 104
要登月,就要准备好随时坠落 108

第4 章 X实验室:谷歌送给世界的“大礼”111
X 实验室的机密程度堪比CIA,从Wi-Fi 气球到纳米粒子, 从微小卫星到快递无人机,它的每一项发明瞄准的都是全人类。X 实验室究竟将成为为人类未来提供无限宝藏的百宝箱,还是监控人类一切活动的硅谷情报局?

硅谷里的普罗米修斯 116
Wi-Fi气球:让全世界联网 119
发射卫星,扫描全球 125
纳米粒子:随血液流动的人体监测仪 129
行走的智能机器人:现实版《机械公敌》 137
无人机,快递的新未来? 144
用风筝发电 147
量子计算机:把地球装进果壳里 148
烧钱机器,也是时代标杆 155

第5 章 谷歌搜索:丈量世界159
2011 ~ 2015 年,谷歌在超过6 亿个地点、人物、物品之间建立了500 多亿条联系。过去,利用搜索引擎在互联网上寻找一个新文件需要6 周,如今只需要不到1 秒。从谷歌大脑到翻译机再到街景地图,谷歌在虚拟网络中探索着现实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谷歌终将互联一切 164
开启语音搜索时代 167
谷歌大脑与人工神经网络 171
翻译机,终结人类“混乱”的语言 181
街景地图,拍摄世界每个角落 187

第6 章 谷歌工作模式:重新定义一切195
今日的谷歌是全球最具标志性的企业,不仅因为谷歌人追求技术的极限,还因为他们拥有一套能完美适应商业规则的“另类”经营机制。从文化、战略、人才, 到决策、沟通以及创新之道,谷歌的管理秘密能否转化为人人可用的经验?

重新定义管理 202
重新定义人才 205
重新定义团队 210
重新定义创新 215
重新定义文化 219

第7 章 安卓: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操作系统229
安卓是世界上应用最广泛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超过10 亿部手机在使用安卓。如果谷歌能让安卓将一切物品——拥有视觉的电脑,使用同一系统、能彼此交流的机器人,以及所有服务消费者的终端设备——连接起来,那么它不但将主导数字世界,还将全面进入现实生活。

安卓车载,汽车与手机的无缝连接 236
安卓电视,统一智能电视平台 241
群雄逐鹿智能穿戴市场 242
借助智能家居全面超越苹果? 246
邮箱支付:数字货币的新战场 252
纸板VR,让每个人拥有一间3D影院 257
模块手机:自己动手,个性定制 262

第8 章 战争:数据隐私保护的外患内忧265
谷歌搜集用户的各类信息的能力强于任何企业,但一直以来, 谷歌都没有清楚地向用户解释它如何处理这些数据。用户对谷歌的忌惮甚至超过了黑客和钓鱼软件。谷歌真的是一条罔顾人权、与情报部门合作、出卖用户信息的“数据章鱼”吗?

数据章鱼,众矢之的 274
即将爆发的平台之争 285
欧盟制裁 293
同室操戈 299
视频与智能手机市场的拼杀 303
从公众之敌到安全卫士的距离 307

结 语 未来:智能机器的熊市还是互联网巨头的暮年? 309
致 谢 327

序言

前 言 数字时代的银河战舰
谷歌总部位于美国加州旧金山以南的山景城,距旧金山约有一个小时车程的距离。创始人和开拓者之一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办公室就隐藏在总部4楼长廊的尽头。这是一间很容易被忽略的房间,它缺少作为数字帝国领导者办公室的任何象征——十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接待员,优雅昂贵的家具,富丽的室内装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足25平方米的简单房间,深灰色地板上放着一张浅色木制写字台,只有一个大小不及CD封套的白色名牌标示出主人的身份。
从门口看去,这间办公室就像个未打扫的学生宿舍:屋子中间立着挂满衣服的移动衣架;一辆黑色公路自行车架在墙边,地上还有三个机车头盔;为来访者准备的沙发已经严重磨损,似乎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一直用到现在。几米之外,谷歌CFO(首席财务官)、YouTube总裁以及其他管理人员都在同样的玻璃隔断里办公,整栋楼格外安静。
拉里的脸略显苍白,40岁出头已是满头白发,和他接触后你会发现他是一个安静有礼的人。作为谷歌集团的指挥者、数字化革命的卓越领导者、业界最重要的科技思想者,拉里说话却轻声细语、不急不缓,毫不显露他在世界范围内叱咤风云的锋芒。
要见到拉里并不容易,因为他极力回避公众的视线,一年只接受2~3次采访,几乎不在电视上露面。自从患上较罕见的声带麻痹症,他便不再参加谷歌的年度大会。他拒绝回答私人问题,比如最珍惜的人是谁、有什么兴趣爱好、会为何事高兴、如何生活和度过休闲时光,等等。人们只知道他和一位生物信息学家结婚,并育有两个孩子,却未曾知晓他们的姓名——夫妻俩在互联网上没有留下一丁点关于孩子们的信息。有人以认识世界并传播更多知识为人生目标,而拉里想的却是如何将这些知识精简。
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比拉里•佩奇更应该被我们知晓并了解。在过去这些年里,他带领谷歌成长为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集团,成为数字时代的超级王国。然而他并不满足于这些成就,他有更大的抱负。

创始人的雄心壮志

作为《明镜周刊》(Der Spiegel)驻美记者,我对谷歌进行了长年的观察,并从数年前开始和它有了更近的接触。随着数字革命的进程不断加速, 2012年年末,我和《明镜周刊》一致决定将我们的工作站从纽约搬到这次革命的核心地带——硅谷。这里汇集了许多诸如苹果、Facebook以及Uber在内的前沿企业。也许人们听到过它们的各种传闻,却几乎不了解它们是怎样被观察、被诠释,甚至被质疑的。然而以上企业都没能像谷歌一样,站上这个瞬息万变时代的风口浪尖。
深入了解后我们发现,谷歌的野心越来越大,决策越来越睿智,也招致越来越多的非议。我担任经济记者已有15年。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我几乎每周都会拜访山景城谷歌总部,以及旧金山分部。我对谷歌工程师、项目经理、昔日的员工和劲敌们进行了多次深入采访和背景调查,因此对谷歌的了解程度远超其他企业。此外,我也得到了为数不多的能与拉里深入交流的机会。每次会面我都能洞悉他的创意、雄心以及对谷歌、对世界的规划,因为他确实就是在思考这些事情——不仅仅是人类,而是整个星球的文明。拉里从未隐藏他要改变世界的想法。“未来应该是什么样子,我致力去发现它、实现它。”2015年在拉里办公室的一次会面中,他如是说。

惧怕谷歌?原因何在?

成立不到20年,谷歌已经在大多数人的生活中占据了重要位置,这是其他企业无法企及的。谷歌随时随地等待着我们上线,而我们没有哪一天不在用问题轰炸它。谷歌搜索引擎平均每月执行超过千亿次的搜索,Gmail是世界上用户最多的电子邮箱,安卓(Android)是最流行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没有一家公司能让人有如此多截然相反的感受:钦佩与敬意,愤怒与恐惧。这些感受(尤其是负面感受)在谷歌不断壮大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强烈,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原因何在?
虽然美国人几乎已经默认了谷歌的霸权,但欧洲却不买账,他们提出了拆分谷歌的构想。在巴黎和柏林的政府部门里,一直充斥着将谷歌拆分成多个不同单元的声音。
这不能不让人想起,垄断集团在现代西方经济史上并不多见。但这里仍有三个让人难以忽略的例子:由约翰•洛克菲勒(John Rockefeller)创办的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是全球首家,也是曾经最大的石油集团,曾一度发展成为行业巨头,几乎可以随意控制全球石油供应;完全占有美国市场的AT&T通讯公司;曾经是纳粹“第三帝国”统治工具的法本公司(IG Farben)。这些公司都滥用了它们的垄断权力,部分还违反了法律。某些人现在也想把谷歌放入垄断企业的行列中吗?由两个“奇异博士”开发的信息系统怎么会面临被拆分的境遇?
可以确定的是:谷歌不是一家普通企业。它并非建立在传统商业模式基础之上,也没有为了赚快钱而向传统商业模式转型。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早认识到:数据是虚拟世界的最大财富。从很早开始,谷歌就开始关注用户体验,同时专注于将数据收集及处理做到尽善尽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谷歌开始改变它的形象——减少标志性彩色Logo的曝光率,逐渐淡化自己不可或缺的互联网先锋身份。1994年它喊出“不作恶”的口号,这在当时听起来很狭隘,而在今天则更像个冷笑话。人们更愿意把谷歌想象成一条贪婪的数据大章鱼——它深入世界的每个角落,控制所有(包括极度隐秘的)信息,以此牟利。不过这个不友善的形象也行将消失。认真观察谷歌,我们会发现这家企业正在所有事情上加快脚步。问题是:它要往哪个方向去?这对人类意味着什么?因为谷歌一旦行动起来,整个世界都能感受到震动。

用技术统治世界?

谷歌的转变始于拉里再次接管公司大权的那个春天。为了谷歌的发展以及推动其成功上市,10年来这家企业一直由经验丰富的经理人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管理。在过去的10年里,拉里和谢尔盖两位创始人虽然会出现在公司,但管理权属于施密特——直到公司的发展速度放缓,不再像以前一样充满冒险精神。2011年5月初,拉里接任了总裁的位置,谢尔盖则作为首席专家管理谷歌X实验室。
在那以后,拉里还重组了公司的基本架构。一直以来,谷歌都以对未来下的赌注而闻名:拍摄全球街道实景、制造一台翻译计算机、将地球数字化。“我们从始至终都是一个充满雄心壮志的企业,”谷歌资深工程师、元老级员工阿密特•辛格尔(Amit Singhal)说,“但是在拉里的手下我们的雄心壮志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变得更大、更有冒险精神。”
拉里接任总裁职位以来,许多谷歌高管常说出和辛格尔类似的话,这不仅不会在内部引起质疑,反而相当于给所有人打了一剂强心针。在谷歌的内部计划里,经常出现“人类”“世界每个角落”“10亿用户”等概念。思维局限的人会被同事或直接上级指出:“这太微不足道了!请想得更宏大点!要更有雄心壮志!”拉里将他的“10倍”哲学解释为公司的最高目标:做任何事情都要比过去的伟大10倍、优秀10倍、敏捷10倍,公司的终极目的是为了改变世界。他会向公司每个部门的每一名员工陈述他的想法,目的是为了告诉大家:“这不是陈腔滥调,我很认真。”这是一个伟大的愿景还是严重的妄想?众所周知,谷歌已不再是过去那个纯粹的互联网企业,它已发展为一家全球化的高科技集团。除了开发出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霸主——安卓,他们还发展了包括铺设光缆、设计研发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及各种软件在内的其他业务。2014年谷歌年收入为660亿美元,利润为140亿美元。2015年谷歌的股价每股达660美元,公司市值达到了4700亿美元。毫无疑问,谷歌是21世纪最大的“独角兽公司”。
苹果公司虽然市值比谷歌更高,但它已经30岁了,谷歌是它目前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同时,Facebook、微软、亚马逊等行业佼佼者以及无数不知名的小科技公司都把谷歌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另外,西门子、博世和奔驰等企业也纷纷插足商业科技领域。然而,已成为世界级科技企业的谷歌并没有将竞争作为终极目标。拉里正着手将谷歌打造成一台未来机器,这让外界感到无比担忧:谷歌是想以某种方式统治世界吗?
最初,当谷歌宣布要开发无人驾驶汽车时,汽车行业的大佬们觉得这只是个笑话。随着时间的推移,荒诞的笑话却变成了现实。谷歌研发的汽车不需要人类驾驶员,只需具有学习能力的计算机控制就能在交通最密集的城市中安全穿行。无人驾驶汽车的量产只是时间问题。在谷歌工程师们的推动下,所有重要汽车厂商都启动了自己的无人汽车方案。
仔细想想,传统汽车也算是一种移动计算机:导航定位、音乐娱乐、车载电器,所有功能的实现都由软件驱动,而所有软件都可以附着在智能操作系统中。汽车厂商与谷歌的合作很早就已开始,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自己在这个领域越来越难以跟上数字时代的步伐。继谷歌汽车之后,洗衣机、冰箱、电视机、取暖器甚至整栋住宅也将实现联网。互联网产品、网络化以及智能设备的开发一直排在谷歌集团计划表的最前面。谷歌甚至想为全世界开发一套全方位的操作系统,但这套系统真的会像谷歌希望的那样让我们的生活更轻松吗?还是只会让谷歌更轻松地控制我们的生活?
除了一些在不断推进中,很快就要以某种方式实现的计划之外,在极为神秘的谷歌X实验室里也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某些非常不可思议的项目。很多项目如科幻电影般荒诞,已为人所知的谷歌眼镜(Google Glass)和能够测血糖的隐形眼镜只是开端——在某个新部门里,最优秀的谷歌工程师们正在打造智能机器人;同时,谷歌对无人机的研究也越来越深入,它将成为自动飞行的邮差,或许还可以作为数据收集器;谷歌大脑(Google Brain)项目开发的计算机可以模拟人类大脑;谷歌和NASA共同测试了一台量子计算机,这台计算机能以比传统超级计算机快几千倍的速度进行运算;此外,谷歌设计的空中风力涡轮机在成本和产量上都比太阳能设备更具优势;谷歌搜索引擎的工程师们建立了庞大的数据库,将世界上所有的知识收入其中,用户甚至可以通过语音输入进行搜索;谷歌旗下的子公司有的正在研究延长寿命的方法,有的则专注于癌症治疗。拉里重掌谷歌后,公司的研究经费翻了不止一倍。2014年已经接近100亿美元。
自己不能开发的东西,谷歌就会买下能开发它的公司或者相应专利。谷歌已有650亿美元现金资产,完全足够将每一个雄心勃勃且与谷歌战略相符的初创公司纳入麾下。只要拉里愿意,他可以轻松收购几十家知名的德国中型企业、机器制造商以及电气公司,这在谷歌的资产负债表上将是毫不起眼的一笔。比如2014年年初,谷歌用32亿美元收购了iPod之父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的公司Nest。相对于开发智能恒温器等智能设备的Nest公司而言,32亿美元可谓天价,但谷歌并非以经济角度来计算预期收益,而是从战略层面来衡量价值。公司还不惜重金招来了各个研究领域最优秀的科学家,这其中包括基因学家、脑科学家、电气工程师、机械制造专家以及化学家。
最重要的是,无论是开发项目、收购新兴企业还是招募优秀科学家,谷歌的目标都只有一个:让智能设备遍布生活的各个角落。谷歌为人类开发功能扩展设备,为居家或出行、工作或游玩中的人们提供帮助,而且还要照顾到所有人对设备的接受和适应程度。
在奥斯卡获奖电影《她》(Her)中,女星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声音出演了一套可以与人类成为好朋友、无处不在的智能系统。虽然《她》被归为科幻题材,但要将电影中的场景搬进现实只是时间问题。谷歌工程师正进行电脑拟人化的研究,让电脑系统可以自动运行,可以学习并以“真实”的方式和人类互动。如果研究成功,人类将向人工智能迈进一大步,我们离永远改变历史已经不远。
拉里在2015年秋天向外界展示了一个全新的谷歌,每个人都清楚地看到了谷歌在飞速发展中的转变:新的项目(如无人驾驶汽车和医学研究)与此前的谷歌业务(搜索引擎、地图、YouTube、安卓等)互相分离,被划归到新成立的Alphabet公司旗下,由拉里担任CEO。本书介绍的主要计划和战略虽然都来自Alphabet公司,但谁都知道Alphabet只是谷歌的一个分身,所以为了便于理解,我仍在全文中应用“谷歌”来指代它旗下的所有子公司。
现在看来,谷歌的下一步自然是从根本上对公司进行改造,两位创始人几年前就开始推动这项计划。他们想通过建立新的组织结构以从日常事务中抽身,将更多注意力放到未来战略上。

有人会简单地将谷歌创始人的所有雄心壮志形容为疯狂,然后对此嗤之以鼻。他们认为这家公司或许是被高估了,或许只是为了掩藏“通过数据来盈利”这一真正目的而放出了几枚烟幕弹。如果你也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拉里和谢尔盖只将巨额利润视为实现目的的附属品,视为通向他们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追求的伟大目标的辅助工具。“通过科技提高生活质量,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拉里说,“所以,当谷歌深入研究许多看起来难以置信甚至是古怪的项目时,人们不应该感到吃惊。”

数字精英的掌权时代

研究谷歌之前要确立一个前提:谷歌那些看似疯狂的创意和计划不是某个人凭空编造的,它们不是简单地被拉里从大脑里揪出来,然后交给数千名工程师和程序员去实践的商业模式。相反,它们是一种理念、一种世界观,甚至是一套思想体系的组成部分。
然而,这些疯狂的创意和计划并非单纯的理念或世界观,而将成为谷歌最终形态的一种表现形式。极端进步理念与科技乐观主义在硅谷这个有着丰富资金和杰出人才的狭长地带衍生出的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
作为数字革命的中心地带,硅谷一直都不只是一个繁荣的经济区域,聚集在这里的无数工程师、程序员、创业者以及高管也并不只想当个企业家。作为全球经济加速前进的幕后操盘手,他们的目的是打造信息时代的尖端文化。就像18~19世纪的工业革命那样,今天的数字革命也正在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思考方式和生活方式。
在经济发展进程中产生强大的精英群体,这原本不是什么新鲜事。19世纪,世界经济的主宰者是工厂主与石油大亨;100年后则变成了银行家和对冲基金经理,他们严肃地称自己为“万能大师”,并觉得自己掌握着世界发展的决定权,但他们的时代似乎也将结束——硅谷的企业家和技术狂人们接过了世界经济发展的主导权。这群新时代的精英与过去的时代精英有本质上的不同:财富与权力不是他们的终极目的,他们还希望借助权力和财富做更多事。他们深信自己的工作能让人类的生活更富足,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有人对此表示钦佩,但也有人认为这值得怀疑。

来自欧洲的利箭

过去10年里,科学技术突破了线性规律,呈指数级发展,但这种进步仍处于初级阶段,在未来,科技发展的进程会像雪崩一样呈现爆炸式的增长态势。无人驾驶汽车曾被认为很荒唐,而现在不再有人觉得它奇怪。
在过去这些年里我不断思考:是什么成就了谷歌在当今时代的领先地位?为什么没有德国谷歌的存在?答案与谷歌的两条原则有关:第一,为了实现宏伟目标,他们从不妥协、勇于冒险。拉里•佩奇说:“在探索科技边界这件事上我们还没有遇到对手。”没错,根本没有人会疯狂到去尝试谷歌正在做的事。例如谷歌开展了一项有计划地培养员工创新精神和创造力的项目。每年都有数千名员工接受培训。而和其他许多震惊世界的重要项目一样,这个项目也由一位德国人负责。
除了冒险精神,谷歌的第二条原则是保持迅捷与机敏。因为行动缓慢的人会被这个时代迅速淘汰,对企业而言淘汰时限为6个月。像微软、思爱普等公司一直努力保持每3个月就对产品进行一次更新。谷歌在这方面更胜一筹,他们不会花太多时间讨论创意,而是让创意在尝试和检验中不断改善。无效的创意会被马上抛弃,没有人为此感到遗憾。而德国人素来推崇的严谨作风难以适应这种变化速度。

数字时代推崇乌托邦式的目标、先人一步的反应速度以及有条不紊的冒险精神,很多企业受此影响,愿意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也勇往直前。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谷歌和硅谷的精神,那就是:一切皆有可能。立志改变世界的人无须适应现存的所有规则;想要创造新事物的人不会被旧思想阻拦;要想在21世纪领先就不能使用20世纪的手工工具。大多数人会认为变革者们无法无天,但可以肯定的是,突破界限正是变革的必经之路。
美国人向来敢想敢做,硅谷的意识形态则包含了对规则更开放的态度以及对界限的激进式探索。这是深植于信息产业和硅谷精英阶层的一种新思想,与欧洲式世界观完全相反,因此引发了巨大的冲突。几年来,反对谷歌的声音在全球日益高涨,欧洲许多国家都纷纷表达不满,尤其是德国。目前看来,没有哪个国家和地区对谷歌霸权的研究比德国更深入、更具批判性,也更感情用事。
德国之所以对谷歌怀有如此敌意,一方面源于德国的历史:德国人民在过去数百年里经历了两次极权式统治,每一个角落都被搜查并监视。所以再次遇到收集数据这种事情,这个国家自然极度敏感。而谷歌的商业模式偏偏是这样:它知道我们是谁,在做什么,与谁交谈,谈了什么。谷歌知道的太多,自然成了德国人的头号公敌。
另一方面,至少从用户数量来推测,谷歌似乎没有在另一个国家和地区比在德国更受欢迎,这真是自相矛盾。谷歌的在线搜索业务在德国的市场份额超过90%(在美国才达到79%)。对谷歌的其他产品,德国人也报以同样的欢迎程度,他们几乎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人都更频繁地使用谷歌的服务。
针对谷歌本身、谷歌的业务和计划,在德国的头号反对者是施普林格出版集团(Springer Group)董事长马塞亚斯•多夫纳(Mathias Döpfner)。作为德国第三大出版公司,施普林格出版集团在全球反谷歌运动中也处于带头地位。而德国联邦经济部长及副总理西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作为德国社会民主党(SPD)的一员,也主张拆分谷歌。然而这些反对谷歌的人真的是出于自由权利和数据保护的考虑吗?其中有没有夹杂对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的担忧?
谷歌的反对者向我们生活的、以谷歌为标志的全新信息世界提出了一个大问题:一切将会像硅谷乐观主义者认为的那样变好,还是像永远悲观、不断告诫世人的批评家认为的那样变糟?对此我们无法给出准确的判断,也无法将所有人的看法统一起来。作为个体,我们注重隐私权;作为集体的一员,我们可能拒绝对集体有利的东西。而人的天性就是这样——毫无逻辑,有时甚至毫无效率。其实,数字革命中出现的机会非常有吸引力,未来也可以真的比现在好很多。至少对于谷歌某个专注癌症研究的子公司而言,每挽救一条生命都是一场伟大的胜利。此外,在一个庞大的资料库中汲取历史知识和经验,早已成为公认的扩大个人优势的最好方法。

四面楚歌

谷歌很清楚,对他们的反对声音犹如四面楚歌,且声浪越来越强。虽然目前世界上没有其他企业像谷歌一样拥有这么多的人才、资金、权限和数据去保护自己并赢得未来,但是没有人知道谷歌的优势地位可以维持多久。这家企业并非无懈可击。
如果有人在谷歌总部待上一段时间,就会马上注意到:谷歌人看似自信,暗中却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所有聪明过人、富有创造才能的工程师和程序员一直在四处观察,时刻准备创造惊人的突破。每年都有数百个以新创意为起点成立的初创公司,它们拥有几百万美元的启动资金以及创造下一个伟大发明的雄心壮志。科技巨头间的竞争也进入白热化,没有人想像索尼公司和IBM那样,做了十几年行业霸主后迅速陨落。风投公司为硅谷中的企业提供了大量让他们始终领先对手一步的资金。Faceboook就为通讯软件WhatsApp花费了190亿美元,因为他们非常担心在10年后变成今天的微软:规模仍在,盈利仍丰,但廉颇老矣,不再是市场的领导者,对世界的影响力也在逐年降低。
除了追加投资扼住对手的咽喉,谷歌高层还将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去避开那些迟早会让大企业跌倒的陷阱:官僚主义、自大自满、失去初创激情。此外,投资者也向谷歌不断施压,他们想看到的是谷歌在实现科技愿景的同时,在未来的某一天也能创造丰厚利润。
面对重重压力,谷歌是如何反应的?拉里是通过何种尝试,始终延续着谷歌的创新推动力?“改变世界是我和谢尔盖的主要目标,”拉里说,“我们也一直希望谷歌以此为目标,并向世界清楚地传达我们的想法。”无论世人是否相信拉里,可以确定的是,谷歌在这几年的变化中取得了公众的理解,而且这家公司也越来越愿意倾听并接受批评。谷歌走到今天经历了很多,拉里也认识到谷歌是他实现自己伟大愿景的机会。
可以想象,作为一家重视用户体验的企业,谷歌管理层对德国的反对声音是何等敏感。在写作本书时,谷歌给我提供了许多采访工程师、程序员、产品经理以及集团领导者的机会。这是在拉里重掌谷歌领导权之后首次与图书项目进行合作,也是谷歌有史以来第一次为德国作者打开大门。研究谷歌不能忘记的一条基本前提就是:谷歌有跨文化的领导层,他们在考虑和处理事情时非常注意政治因素。因此谷歌一直努力不让自己像苹果一样成为一个黑盒,它在寻找与外界对话的机会。
但我的研究绝不只是基于谷歌展示给我的表象。在过去数年里,我创建了一个内容丰富的信息网络,从外部和内部收集谷歌的各种信息,其中部分重要信息来自谷歌的德国员工。受过良好教育的德国工程师以及信息学家在硅谷非常受欢迎,在谷歌也身居要职。他们为我从新视角研究谷歌提供了便利,因为一方面他们熟悉谷歌的日常事务,另一方面他们可能也很清楚谷歌在德国受到的质疑。
针对谷歌的争论越来越激烈,而在这些争论中许多都是事实,好像我们正朝一个极具争议的方向走,那里可以决定接下来几十年里信息世界的样子。这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政治和社会问题:科技进步最终会让人类获益吗?允许私人公司对我们的生活有多大的干涉权?但每次对谷歌的争论其影响范围都很小,还有很多人不了解这个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的企业。介绍谷歌,分析它的思想、战略以及重要成员。解析谷歌的幕后情况:如何进行研究?研究什么项目?公司高层如何思考?做决策时会有哪些道德和政治上的考虑?
我的第一步是研究谷歌的快速发展之路,即谷歌是如何走到今天的?“谷歌是为了让每个人都可以获取信息而成立的,”现任Alphabet公司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说,“这个战略的副产品就是:我们发现了投放广告的商业模式,其收益为我们进行必要的基础建设以及雇佣员工提供了保障。”这就是谷歌成立的传说,但这一说法的真实成分有待考证。
要真正了解谷歌,最直接也最有说服力的做法就是去了解公司的绝对领导者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去了解他们如何将登月计划与10倍哲学融入企业的日常管理;去探寻谷歌如何开发这些每一次进步都必须比过去的优秀10倍,每一个创意都必须比过去的伟大10倍的登月项目;去探究这些研究机器人、无人机、新型计算机和医药项目的实验室和研发部门中所发生的一切故事(有些部门很神秘,但也有方法挖掘一些信息);看看谷歌打算如何开发安卓系统,用它在未来控制汽车和各种机器。至于谷歌的组织架构、人才甄选办法、决策原则与流程,这些都值得研究。

想要掌握未来,必须了解谷歌

有人认为谷歌正在变成新的标准石油公司——像19世纪洛克菲勒的石油帝国一样肆无忌惮的垄断企业,只不过谷歌掌握的不是能源霸权而是信息霸权;另外一些人更愿意把谷歌比作传奇发明家爱迪生创立的通用电气公司,是通用成就了地球的电气时代。通用电气是一家业务广泛的工业企业,没有哪家公司能像它一样将自己的发明转化成供全世界使用的商品,并由此推动人类文明。
不管以何种态度去了解谷歌,最终人们都想探明一点:一个以改变世界为目标的企业是什么样子?谷歌过度收集信息以及跨行业竞争的行为在过去降低了公众的信任感,与此同时也增加了我们的恐惧感。一家竭尽全力探索未来的公司不但没有赢得更多喝彩,却招致种种非议。外界对谷歌的恐惧也影响到它继续顺利地实现其愿景。鉴于谷歌另类的组织结构和雄心壮志,它也能成为世界其他企业的榜样吗?它能一直保持创造力和冒险精神,实现其改变世界的愿望吗?
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想要掌握未来,必须了解谷歌。

文摘

第2章 创始人:性格迥异,野心如一
拉里强调,他很早就打算成为一名发明家,并想成立一家公司,把自己的创意转化成产品。不仅如此,他还要牢牢掌握对自己创意的控制权。这与他童年时期的一段生活经历密切相关。拉里在青少年时期阅读了关于尼古拉·特斯拉的传记。特斯拉是最优秀的天才发明家,和同时代的爱迪生不分伯仲。但他们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点:爱迪生建立了通用电气公司,将他的发明转化成产品,供全世界的人使用,同时自己获利;与此相反,特斯拉在19世纪末期移民纽约,在贫困中去世。
直到今天,拉里还对特斯拉十分着迷。他说:“特斯拉并不是一个失败者,因为我终于意识到,虽然这个人在事业上没有取得成功,却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家。”特斯拉的人生经历给拉里带来了两个重要启示:一方面,单纯依靠个人智慧也能发明对全世界有重大意义的科技产品;另一方面,如果草率地成立一家自己不能控制的企业,就很可能会一步步丧失对自己创意的控制权。
光从这点看,我们就应该知道拉里绝不会将谷歌的控制权交给股东。他反抗强硬的监事会,也拒绝投资人干涉公司发展。谷歌是他的企业,是他实现创意的工具,而不是任何人的赚钱机器。同时,拉里再次强调,他不会做一个漂亮消耗品的生产者,而是要像特斯拉一样成为真正的发明家。谷歌推出的不仅是产品,还有产品背后的强大科技。
《财富》杂志在拉里重掌谷歌后不久便将他评为“全球最有野心的CEO”。但这位CEO很清楚,自己的野心不足以建造一家他理想中的大企业。他认为,谷歌的管理团队甚至所有员工都应该像他一样充满野心,而他需要在每次会议上、在员工带来的每个创意中感受到这点。谷歌的一名高级工程师说:“拉里变得越来越挑剔。”而其他工程师也反映“为拉里工作很累”。在谷歌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话:一位工程师准备向拉里介绍一项震撼世界的发明——时间机器。当工程师想找一根延长线为他的发明接上电源时,拉里不屑地问道:“这东西还要用插头?”
和他手下那群最优秀的科学家比起来,拉里也像个外星人。当他在头脑风暴上要求大家提供天马行空的创意时,底下的员工总会说:“拉里又神游未来去了,等到他要跟我们形容未来是什么样子的时候才会回来。”
拉里和谢尔盖分别累积了约300亿美元的资产,其中大部分是公司股票。但你完全无法想象他们穿布里奥尼(Brioni)西装和普拉达(Prada)鞋子的样子。拉里是个电动汽车迷,所以你也看不到他开法拉利去公司上班。如果遇到拉里不穿牛仔裤,而是西装革履地出现在公司总部,马上会有很多员工窃窃私语:“是有什么重要会议?嗯,可能是总统要来了。”P50-51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本文标签:

欢 迎 关 注 微 信 号 :i199IT

扫描微信二维码,数据随身查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搜索添加微信公众号:i199IT
TMT最全的数据微信平台,随时随地获知有价值的数据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