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8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研究:伴侣之间如何才能有更多的性?

报告显示,虽然如今社交网络流行,似乎为发生性行为提供了便利条件,但是在美国,年轻人比起他们的父辈,性生活的次数有所下降:同样在20岁~24岁的阶段,1990~1994年出生的年轻人中,15%的年轻人没有过性伴侣;而在1965年~1969年出生的群体中,这个数字仅仅是6%。年轻人越来越少发生性行为的趋势下,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如何与伴侣拥有更多的性。

1475589906-8595-7rQAcZAlkamSLeenWjBhqd4kXibA

如今的伴侣们,平时性生活的频率如何?

很多人以为,大多数伴侣们的性频率应该是一周一次,但是根据David Schnarch (2011)的研究发现,伴侣们平均性的频率比人们想象的要低:只有26%的伴侣的性频率达到了一周一次而更大多数的伴侣(67%),他们的性频率是一个月1~2次、一年几次甚至是整整一年没有性生活。而有7%的伴侣,他们的性频率达到了一周几次。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哪些人会和自己伴侣有更高的性频率呢?

哪些伴侣会有更多的性?

1. 性的次数与平等关系有关。研究表明,如果一对伴侣越是平分家务,他们之间性行为的次数就会越高,对性生活也更满意(Johnson, 2016)。从事历史与家庭研究的Stephanie Coontz认为,这是由于人们对关系的看法发生了改变。在过去,人们认为伴侣应该各司其职,伴侣们会被对方身上和自己性别不同的特质所吸引;但现在,人们更推崇因为相似的兴趣爱好相结合,“平等渐渐变得更性感(equality is increasingly becoming erotic)”(Moss, 2016)。

2. 性的次数与依恋类型有关。Bartholomew(1998)用两个维度来区分依恋类型:“回避亲密”与“焦虑被弃”。研究发现,如果一个人“焦虑被弃”的程度较高,TA和伴侣发生性行为的次数会越多。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用性的次数来衡量伴侣爱自己的程度,他们会认为性行为的次数越多,伴侣对自己爱得更深,于是他们倾向于更多地与爱人发生性行为,来获得被爱的肯定;另一方面,当他们在关系中感到不安、担心被抛弃时,他们会通过性去取悦自己的伴侣、来增进双方的亲密感(Davis, 2004; Stefanou, 2012)。

3. 利他性强的人性生活多。Arnocky等(2016)发现,一个越倾向于利他的人,和TA伴侣发生的性行为次数越多,也更容易在和他人约会的时候受到青睐,性伴侣的数量也更多。这可能是因为人们普遍觉得如果一个人慷慨好施,意味着TA本身拥有许多资源,因此显得TA很有魅力(Arnocky et al., 2016)。(想要性生活?还不快去做好事!

4. 性的次数与妻子的人格特质有关。除此之外,研究显示,一对异性伴侣的性生活次数与妻子的人格特质有关,但和丈夫的人格特质不存在统计学上的显著关联。如果妻子的开放性(openness)与宜人性(agreeableness)越高,伴侣间性的次数就更多(Meltzer & McNulty, 2016)。其中,开放性和宜人性属于大五人格模型的两个维度。如果一个人开放性越高,意味着这个人可能更具有创造性,更好奇,更愿意接触新的信息;而如果宜人性越高,TA会更乐意与他人协作(John et al., 2008)。

Meltzer和McNulty(2016)认为,之所以性的次数只与妻子的人格特质体现出统计学上的相关性,可能是因为在关系中,丈夫普遍是性行为的发起者,而女性一般被认为是性的“守门人(gatekeeper)”,所以妻子是否同意和丈夫发生性行为是性次数的决定因素。因此,如果妻子的开放性更高,意味着更乐于尝试性行为;且她的宜人性越高,越愿意配合丈夫的性意愿的话,他们就会有更多的性(Meltzer & McNulty, 2016)。

(尽管这是个很新的研究,我们对它还是表示一定的怀疑,传统性别刻板印象的色彩很浓厚,当然,也有可能因为这种传统性别刻板印象仍真实地存在于当下的伴侣关系中。)

1475589905-2892-Sdn3ZBR9IEH1GCA30SXdSuC12vKg

如何获得更多的性?

1. 避免错误假设,大胆询问

一个普遍的现象是,人们会误以为伴侣缺乏性欲望,而不开口询问或索取。这件事发生的频率远比你以为的还要高。这和人们担心自己开口而被拒绝有关。在性的索取上遭到拒绝似乎是一件格外令人难以忍受的事,即便是在亲密伴侣间。在Muise等(2016)的研究中,人们被要求每天评估自己担心被伴侣拒绝的程度、伴侣的性欲以及自己的性欲。结果显示,当人们不怎么担心被伴侣拒绝的时候,人们不会高估或者低估伴侣的性欲;但是一旦人们觉得自己会被伴侣拒绝,就会大大地低估伴侣的性需求。

另一方面,男性更容易低估女性的性欲,这可能和女性普遍被定义为被动与缺乏性欲有关。事实上,不少学者都提出,女性比社会常规所认为的要更喜欢性。只是相对而言,女性对性的态度更容易受到身边社会环境的影响,更少地表达自己的性需求(Muise et al., 2016; Sine, 2009)。

2. 多锻炼

White等(1990)发现,有氧运动可以显著提升男性和自己同居伴侣的性频率与性唤起次数。研究者们将被试分为两组,第一组的男性在接下来九个月中,平均一周3.5天里进行有氧运动,每次运动60分钟;另一组男性每周散步4.1天,每次散步60分钟。9个月后,有氧运动男性的性行为次数,比起只是散步的男性,要高出将近30%;同时,研究者用“与伴侣深吻”作为性唤起的指标,研究发现运动者和伴侣进行深吻的次数,比起9个月前,提升了20%。

锻炼对女性的性生活也有帮助。经常锻炼的女性对自己的身材更自信、感到自己更有性吸引力(Young & Penhollow, 2004)。而对自己的身体满意与否会影响女性与伴侣发生性行为的意愿。调查发现,52%的女性会因为对自己的身材不满意于是拒绝和伴侣发生性行为,即使当时她们对伴侣有性的需求(Alvear, 2013)。

除了自己锻炼外,和伴侣一起跑步也有提升性频率的作用。调查发现,对于每周至少跑一次的人群,66%的人感到当他们与自己的伴侣一起跑步时,他们会有更多的性行为。而且,跑得越远,越有助于性生活的质量。在每次跑步超过6英里(约9.7公里)的夫妇中,将近一半的人表示跑步帮助他们获得了更好的性生活(Wash, 2013)。下次跑步的时候,可以考虑叫上伴侣一起跑。

3. 好好地回复伴侣短信

研究发现,在日常的沟通中体现出积极响应(responsiveness)可以提升伴侣对自己的欲望(Birnbaum, 2016)。所谓的积极响应,是一种会在交流中让伴侣感到被理解、肯定和关心的能力(Reis, 2014)。一个积极响应者会有这样的一些表现:

  • TA会让伴侣觉得自己的需求和想法被准确地理解了,并且,TA会通过问问题的方式来收集更多的信息,确保自己真正理解了伴侣的意图,比如积极响应者会问:“你的意思是……?”“你是不是感到……?”
  • TA会让伴侣感到自己的需求和想法被尊重了。尽管在两人产生分歧的情况下,TA依然能让伴侣觉得,TA有仔细地考虑过伴侣的意见,比如积极响应者会说:“我知道去我父母家路程很远、会比较麻烦,所以非常理解你为什么不想去,但这次是过节,如果我们不回去的话他们可能会伤心的”;而不是“我们反正就是要去”。
  • TA会让伴侣觉得,如果自己遇到了困难,是可以向TA寻求帮助的。积极响应者会让伴侣感到TA真的在意伴侣过得好不好。

在Birnbaum等(2016)的研究中,伴侣们被安排在不同的房间,双方通过IM(即时文字通信工具,类似QQ或者微信)发信息交流。被试会和对方诉说自己最近生活中遭遇到的困难和麻烦,或者聊一聊最近发生的开心的事,而处于另一个房间里的伴侣会按照研究者的指示,用积极回应(比如“哇!听起来太棒了”或“这听起来真的很糟糕”)或者不积极回应(比如“好吧,听起来还不错”或者“就这样?这有什么难过的”)的方式回答。结束后,被试会评价伴侣的积极回应程度、以及自己与伴侣发生性行为的意愿。

研究发现,当被试感到自己的伴侣积极响应程度较高时,他们与之发生性行为的意愿会显著上升。这是因为,积极响应让被试感到“自己很特别”,这种特别感会让人觉得追求自己积极响应的伴侣是有价值的,并且更希望与伴侣增进亲密感,而性行为是增进亲密感的一种方式。所以,想要有更多的性,从好好地回答微信消息开始吧。

1475589906-2320-V89TrKMoADibqXv10dziclSFmFDA

4、多多性幻想

Esther Perel是性幻想的拥护者,她将性幻想视作一座沟通现实与陌生的桥梁,是长期关系的粘合剂。她认为当一对情侣失去了欲望,他们其实失去了在想象中用新的视角看待同一个人的能力。

Esther Perel说,性和情感上的亲密是两种不同的语言:亲密是来自“having”的状态,而欲望是来自“wanting”的状态。更诗意地说,亲密是一种在家“home”的感觉,而欲望则指向某个未知的彼岸“somewhere unknown”。她认为,亲密和欲望这对关系中必不可少、看似亲缘的伙伴,实际从最源头就包含着水火不容的敌意。

欲望是一种和神秘相关的体验。欲望的关键词是:“未知的”、“陌生的”、危险的——正因为不可预测,它才显得诱人。我们虽然呆在伴侣的身边,却在自己的头脑中和对方隔着舒适的距离,重新审视我们的伴侣。在那些场景里,我们熟悉的人重新变得神秘又陌生,而这种新鲜感正是欲望的源泉(PersonalLife Media, n.d.)。

同时,Esther Perel认为性幻想在日常生活的限制之外,开辟了一处转化的空间。在现实中,出于失去伴侣的恐惧,我们会约束自己,不敢彻底表达真实的自我。而在这片想象的空间中,我们突破了自己在亲密关系中的习惯与限制,在幻想中TA可以为所欲为,而不用担心会伤到对方(Perel, 2015; Perel, 2013; PersonalLife Media, n.d.)。

如果有种性幻想让你感到格外的刺激,你还可以尝试和伴侣沟通,看伴侣是否愿意和你一起把性幻想变成现实。但你不必把每一处性幻想的细节都告诉对方。保留一点私密的想法,保留一些神秘感。

1475589906-9339-qKfPwtk7aLEkgQOiawibSMf7UZwQ

你也并不一定需要更多的性才会快乐

在人们的概念里,一对伴侣的性次数会和这对伴侣的感情程度挂钩。但是更多的性真的意味着这段关系会更快乐吗?

数据显示,对伴侣而言,比起收入,性频率确实更会影响伴侣的快乐程度。性频率一周一次与一月一次的人在快乐感上的差异,比起年收入5~7.5万美金的人与年收入1.5~2.5万美金的人在快乐感上的差距要更大。

但是,有更多的性,并不代表一定会更快乐。一旦超过一周一次后,伴侣们的生活满意度就不会再随着性频率的上升而提升。而研究者Amy Muise博士表示,他们做这个研究的目的并不是要逼着人们去追求一周一次的性频率,而是希望人们可以因为这个研究开始和自己的伴侣讨论,他们目前的性频率是否满足了他们的需求(Society for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15)。

确实,一对伴侣究竟需要多少的性,不必去遵循一个确切的数字,而是由这对伴侣在沟通后共同决定的。对于一些伴侣,一周两次也远远不够;而另一些伴侣,即使频率较低,他们依然用其他方式维系着关系中的亲密。总之,长假来了,你们准备好在这一周里有更多的性了么?

以上,假期快乐。

1475589906-5027-wy9Tggughm5lMpIOPFAOjUyiah8A

Reference

Anderson, R. M. (2013). Positive sexuality and its impact on overall well-being. Bundesgesundheitsblatt-Gesundheitsforschung-Gesundheitsschutz,56(2), 208-214.

Arnocky, S., Piché, T., Albert, G., Ouellette, D., & Barclay, P. (2016). Altruism predicts mating success in humans.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

Bartholomew, K., & Shaver, P. R. (1998). Methods of assessing adult attachment. Attachment theory and close relationships, 25-45.

Birnbaum, G. E., Reis, H. T., Mizrahi, M., Kanat-Maymon, Y., Sass, O., & Granovski-Milner, C. (2016). Intimately Connected: The Importance of Partner Responsiveness for Experiencing Sexual Desire.

Davis, D., Shaver, P. R., & Vernon, M. L. (2004). Attachment style and subjective motivations for sex.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0(8), 1076-1090.

John, O. P., Naumann, L. P., & Soto, C. J. (2008). Paradigm Shift to the Integrative Big-Five Trait Taxonomy: History, Measurement, and Conceptual Issues. In O. P. John, R. W. Robins, & L. A. Pervin (Eds.), Handbook of personality: Theory and research (pp. 114-158). New York, NY: Guilford Press.

Johnson, M. D., Galambos, N. L., & Anderson, J. R. (2016). Skip the dishes? Not so fast! Sex and housework revisited. 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 30(2), 203.

Meltzer, A. L., & McNulty, J. K. (2016). Who is having more and better sex? The Big Five as predictors of sex in marriage.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63, 62-66.

Moss, R. (2016). Couples who share housework equally have more sex, study finds. The Huffington Post UK.

Muise, A., Stanton, S. C., Kim, J. J., & Impett, E. A. (2016). Not in the mood? Men under-(not over-) perceive their partner’s sexual desire in established intimat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0(5), 725.

Muise, A., Schimmack, U., & Impett, E. A. (2016). Sexual frequency predicts greater well-being, but more is not always better.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 7(4), 295-302.

PersonalLife Media. (n.d). Episode 28: Esther Perel: Reconciling the erotic and the domestic.

Reis, H. T. (2014). Responsiveness: Affective interdependence in close relationships. Mechanisms of social connection: From brain to group, 255-271.

Sine, R. (2009). Sex drive: How do men and women compare? WebMD.

Society for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15). Couples who have sex weekly are happiest: More sex may not always make you happier, according to new research. ScienceDaily.

Stefanou, C., & McCabe, M. P. (2012). Adult attachment and sexual functioning: A review of past research. 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9(10), 2499-2507.

Twenge, J. M., Sherman, R. A., & Wells, B. E. (2016). Sexual inactivity during young adulthood is more common among us millennials and igen: Age, period, and cohort effects on having no sexual partners after age 18.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1-8.

Wash, B. (2013). Can running be racy? Brooks running survey finds majority believe running as a couple steps up sex life. Brooks.

White, J. R., Case, D. A., McWhirter, D., & Mattison, A. M. (1990). Enhanced sexual behavior in exercising men.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19(3), 193-209.

Young, M., & Penhollow, T. (2004). Sexual desirability and sexual performance: Does exercise and fitness really matter. Electronic Journal of Human Sexuality, 7.

来自:KnowYourself  微信公众账号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