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2024年1月世界经济展望

政策重点必须转向修复公共财政和改善中期增长前景。

乌云开始散去。全球经济开始进入实现软着陆的最后阶段,通胀稳步下行,增长得到巩固。但经济扩张的步伐仍然缓慢,未来可能会出现动荡。

去年下半年,由于需求和供给因素支撑了主要经济体的增长,全球经济活动呈现出韧性。在需求方面,尽管货币环境紧缩,但私人和政府支出增强,维持了经济活动。在供给方面,尽管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再度加剧,但劳动力参与率的提高、供应链的修复以及能源和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都起了有益的作用。

这种韧性将延续下去。根据我们的基线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增速将稳定在3.1%,较我们去年10月的预测值上调0.2个百分点,明年增速将小幅升至3.2%。

但仍存在重要的分化。我们预计美国增长将放缓,紧缩货币政策仍在对经济产生影响;欧元区在2023年面临挑战,当时能源价格高涨和紧缩货币政策限制了需求,目前预计其经济活动将略有回升。其他很多经济体继续表现出很强的韧性,巴西、印度和东南亚主要经济体的增长正在加速。

通胀持续下降。除阿根廷外,全球总体通胀今年将降至4.9%,较我们去年10月的预测值(也不包括阿根廷)下降了0.4个百分点。核心通胀(不包括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价格)也呈下降趋势。发达经济体今年的总体和核心通胀平均约为2.6%,接近央行的通胀目标。

随着前景改善,风险已经减轻并处于平衡状态。从上行方面看:

通胀的下降速度可能比预计的更快,特别是如果劳动力市场紧张程度进一步缓解、短期通胀预期持续下降,从而使各国央行能够更早放松政策。

各国政府宣布的2024-2025年财政整顿措施可能会推迟,因为今年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全球选举年,许多国家面对的要求扩大公共支出的呼声日益高涨。这可能会提振经济活动,但也会刺激通胀,并导致今后更有可能发生扰动。

展望未来,人工智能的快速进展可能会促进投资并推动生产率快速增长,尽管这对劳动者来说构成了一个重大挑战。

从下行方面看:

地缘政治局势再次升级(尤其是中东地区),可能导致大宗商品和供应链受到新的干扰。亚欧间的运输成本因红海袭击而大幅上涨,改变了非洲周边货物的运输路线。尽管目前扰动尚属有限,但局势依然不稳定。

核心通胀有可能会持续更久。商品价格仍然维持在历史水平的高位,相对于服务价格。调整可能通过服务部门的通胀以及整体经济的通胀持续更长时间来实现。工资趋势,尤其是欧元区谈判工资仍在上涨,可能会加剧价格压力。

市场对于很快降息的前景似乎过于乐观,如果投资者重新评估他们的观点,长期利率有可能上升,给政府带来新的压力,要求政府更迅速地进行财政整顿,这可能会对经济增长产生拖累。

政策挑战

在通缩改善、经济稳定发展的背景下,现阶段正是评估现状和展望未来的时刻。我们的分析指出,最近的通缩趋势主要是受大宗商品和能源价格下降的影响,而非经济活动减缩造成的。

因为货币紧缩一般会通过抑制经济活动来产生影响,所以关键问题是,货币政策到底发挥了什么作用呢?回答是,货币政策通过另外两种途径起作用。首先,迅速收紧政策可以帮助民众和企业相信高通胀不会长时间持续。这样做可以阻止通胀预期继续上升,有助于控制工资增长的速度,并减少工资-价格螺旋上升的风险。另外,各国采取收紧政策的行动出现了罕见的同步性,这减少了全球能源需求,进而直接降低了整体通胀。

尽管存在不确定性,各国央行目前面临着双重风险。央行必须谨慎放松政策,以免损害他们辛苦建立的声誉并导致通胀加剧。然而,在建筑业等对利率敏感的行业,有迹象表明,压力正在增加,同时贷款活动也明显减少。几个经济体已经开始及时推动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因为通胀正在稳步下降。如果不能及时恢复政策常态,经济增长将受到损害,通胀可能降到目标水平以下。

据我看来,在美国,通胀似乎主要是由需求所推动,所以需重点关注第一种风险。然而在欧元区,能源价格上涨对其影响较大,所以需更多地处理第二种风险。在这两种情况下,实现软着陆可能都不容易。

我们所面对的主要难题是应对不断增加的财政风险。在经历了疫情和能源危机之后,许多国家都面临着更高的公共债务水平和借款成本。降低公共债务和赤字将为我们应对未来的冲击提供更多空间。

考虑到能源危机已经过去,各个国家应当立即开始取消目前仍在实施的旨在应对能源价格上涨的财政措施。然而,仍需要采取更多措施。面临的风险是双重的。最迫切的风险是各个国家行动不足。财政脆弱性将不断加剧,直到财政危机的风险迫使各国付出巨大代价,实施突然而破坏性的调整。一些国家已经面临这种风险,即为了让市场信任政府的财政清廉,采取了过多、过快的行动。这可能对经济增长前景造成损害,也会使应对气候转型等迫在眉睫的财政挑战变得更加艰难。

那么,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答案是,稳妥地实施财政整顿,而第一步显得十分重要。仅仅给出未来调整的承诺是不够的。在推进第一阶段整顿的同时,还应建立一个经过改进并有效执行的财政框架,以确保今后的财政整顿工作既有充足的规模又具备可信度。随着货币政策的逐步宽松和经济增长的恢复,采取更多行动将变得更加容易。我们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新兴市场一直以其韧性而闻名,增长表现超过预期,外部环境稳定,这主要归功于货币和财政框架的改善。不过,各国政策的分化可能导致资本外流和货币波动。因此,各国应根据我们的全面政策框架加强缓冲措施。

除了财政整顿之外,重点应该重新关注中期增长。根据我们的预测,明年全球经济增长仅达到3.2%,仍然远低于历史平均水平。为了应对全球面临的诸多结构性挑战,如气候转型、可持续发展和提高生活水平,各国需要加快步伐。

根据我们的研究结果,我们发现进行改革以解决经济活动面临的主要限制,例如治理、商业监管和对外事务的改革,有助于释放生产力增长的潜力。此外,各方应采取措施减轻地缘经济分裂的影响,比如消除不同地缘政治集团之间贸易壁垒,包括在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迫切需要的低碳技术领域,这也将推动更强劲的经济增长。

我们需努力促进我们的经济更大程度上的互联互通,以解决我们共同面临的重要问题。多边合作仍是解决全球性挑战的最佳途径,我们对在这方面所取得的进展表示欢迎(如最近将IMF的永久资源增加50%)。

PDF版本将分享到199IT知识星球,扫描下面二维码即可下载!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