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IT数据社群:超1.6万会员的选择,超3000个数据主题,仅199元/年。
点击加入
关闭

2022上海团长白皮书

团长个人档案

女性成为团长性别组成中的主力军,有两方面原因几乎可以作证这个现象。一是在如今的中国家庭消费环境中,超过 60% 以女性为主导(波士顿咨询公司(BCG)研究显示)。另一个原因是在整个社区团购过程中(包含对接资源、管理志愿者团队、负责居民售后服务等环节),沟通担当着非常重要的角色。10 年前英国曼切斯特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女性的沟通能力普遍高于男性,而且与男性相比,她们通常可以用更少的词句进行清晰表达。

调研问卷中最年轻的团长年仅 16 岁,年纪最大的 54 岁。团长年龄主要集中在 25 至 50 岁,其中 31 至 40 岁的团长人数最多,占总数的 54.3%。紧随其后的是 41 至 50 岁的团长,人数占比为 28.0%,25 至 30 岁的团长占总人数的 26.3%。

担当团长一职的受访者中,超过 89.1% 都有本职工作,从事贸易 / 消费 / 制造行业和服务 / 零售的人数最多,两类各占总比 16.0%。我们推测,团长工作中的部分内容与他们的本职工作具有共通点。

在本次调研中我们认识了 Bella,一位承担起徐汇某街道近 30 个小型社区团购活动的 90 后女孩。平时,她的本职工作是零售行业运营部门的一名员工。Bella 认为,在团购流程中常常会用到工作中使用过的的技能和体系。比如,每到年末她所在的部门需要及时制定商品库存的清理计划,如何与其他门店对接、调配货物等工作内容,与团购过程中对接供货商,将货物分配到街道中不同的小区内,有异曲同工之处。

受访者中,超过 85.7% 的团长学历在本科、硕士及以上,其余 10.9% 是大学专科学历,大学专科以下则为 3.4%。

浦东新区的团长人数最多,仅次于它的是闵行区和普陀区。

造成该结果的一个原因与封控周期、封控开始时间有关。3 月 27 日晚,上海发布公布了浦东浦西分区封控的消息,浦东地区居民只有一晚上(不到 9 小时)的时间囤积物资,而相比较下,浦西地区的居民们则有 4 天缓冲时间进行采购。更短的准备时间、更久的封控时间,让浦东新区的居民更需要依靠团长来维持正常生活。

另一个原因可能与常住人口人数有关。从 2021 年统计的各行政区常驻人口来看,浦东新区的常住人口为全市最多,共 568.15 万人,紧随其后的闵行区为 265.35 万人,团长人数也位居第二。

81.7% 的团长主要在为自己所居住的小区组织团购活动,但也有 18.3% 的团长在为整个街道的小区服务。依旧以前文提到的 Bella 为例,她居住的社区由多条马路组成,分别是:高安路、安亭路、永嘉路、建国西路和乌鲁木齐南路,这些马路上 90% 的小区人数都不过百,在很多社区团购中几乎无法单独成团。所以在她的组织带领下,这些小区形成了类似于 “联盟” 性质的组织,大家一起拼单团购。

成为团长的理由

上海实行 “鸳鸯封” 的封控周期分别是:浦东 3 月 28 日 5 时至 4 月 1 日 5 时,浦西 4 月 1 日 3 时至 4 月 5 日 3 时。可惜到 4 月 5 日整座城市都没有解封迹象,居民囤的粮食却未必能撑下去。因此,有 75.4% 的团长在 4 月 10 日以前迅速作出反应,组织了第一次社区团购活动。

仅有 6.9% 的团长认为 4 月 5 日之前社区团购活动就已经火起来了。当时的团购货品主要集中在采购蔬果肉蛋等基础物资,但还未形成超大规模。41.1% 的团长认为 4 月 5 日到 4 月 10 日之间,大家的团购积极性最高,因为这段时间内大部分人都意识到无法立刻解封,采购基础物资的人变多了。等到 4 月 10 日之后,大部分人囤积了保供型物资后,开始采购更多升级型物资,有 46.9% 的团长认为这段时间的团购最为热闹。与此同时,各大品牌也开始纷纷推出社区团购服务,所以大家的需求愈加高涨,开始频繁购买起咖啡、面包烘焙、零食、泡面、炸鸡、可乐等商品。

参与调研的团长中,几乎 100% 组织了两次及两次以上社区团购,大家出于不同的目的把这项活动持续了将近一个月。其中有一个数据让人觉得很暖心——88.0% 的人认为组织团购主要是为了帮助小区其他居民。紧随其后的两个高票理由分别是 “满足自己对某种物资的需要” 和“帮助自己的家庭”,同时有 30.9% 的人认为如果不组织团购,就会失去基础口粮来源,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有许多居住在商业公寓的人群,无法接收到政府和保供商户的物资。还有少数人想借此机会研究社区团购模式,以便未来使用。

在社区团购活动出现以前,64.6% 的人选择自己蹲点在各大买菜 app 上抢购。但是经历过魔都抢菜的人们肯定都深谙抢菜的痛苦,即使掐着秒表点进了购物车,也依然会被告知 “运力不足” 或者 “库存不够” 而买不到菜。还有 48.6% 的人依靠社区发放的物资过活,但由于各个街道、社区的情况不同,所以我们常常在新闻中看到,某某社区连着五天发放物资,但某行政区封控 10 天仍然没有发放任何物资等信息。还有 26.9% 的人和 21.7% 的人依靠单位供应商发放物资和亲友寄送的物资度日。让人担忧的是,竟有 10.9% 的人没有任何渠道可以买到物资。因此团购应运而生,可以说是一条救命之路。

团长的综合能力

我们在问卷中归类了三类物资,分别是保供型物资(蔬果、肉蛋、米面、粮油、酒精等)、升级型保供物资(牛排、海鲜、面包、蛋糕、炸鸡、零食、乳饮、咖啡、可乐、泡面、自热米饭等)和升级型改善物资(高级餐厅、品牌餐厅的外卖等)。

大部分社区和街道会分发保供型物资,虽然部分社区也会分发面包烘焙、乳饮等物资,但是每个人对于升级型物资都有自己的品牌喜好,消费需求也更为广泛,仅靠社区发放显然是供不应求的。因此,64.0% 的团长主要组织的是升级型保供物资的团购,30.9% 参与的是保供型物资团购。后来随着各大品牌餐厅也推出了社区团购服务,有 5.1% 的团长主要组织的是购买此类商品。

这里值得提到的一点在于,基于我们先前对魔都多位团长的深入采访,每个小区,甚至每个人对于物品的评定与分类都不同。有人认为除了蔬果肉蛋、米面粮油之外都是非必需品,不必团购,主要考量是想要降低物资带来病毒传播风险。但对于部分人来说,牛排、牛奶、咖啡等商品也是平日生活的必需品。因此如何平衡好不同居民对于物品的判断和需要,对团长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团长获得货源的途径较为丰富,其中主要途径有四种,分别是加入团长群获取消息(70.3%)、通过媒体平台获得团购信息(62.9%)、联系现有供应商(自己单位的,或平时认识的)(59.4%)和联系政府消保委公布的保供单位(40.0%)。

96.6% 的团长在团购过程中会使用软件或工具辅助工作,其中 60.6% 使用快团团,29.7% 使用群接龙,还有部分人使用腾讯文档、石墨文档、群投票、问卷星、Excel 等工具。

使用率最高的快团团是拼多多旗下的一款小程序,它最显著的优点就是操作方便和手续费低,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入驻流程方便,不需要花钱就可以自己当团长,上架商品后直接开团;界面使用方便,用手机就能上传商品图片、文字信息,还有一键生成表单的功能;结算提现方便,后台到账后可以直接提现。快团团本身不收取佣金,只收取提现手续费。他们原先会收取千分之六的服务费,但由于本次上海疫情,4 月的服务费承诺将在 5 月份返还,这个行为让人觉得非常暖心。

团购热门品牌
团长的挑战与发展

问卷回答显示,有 28.0% 的团长认为分发货物是整个流程中最困难的环节,其余按照由高到低的困难程度归类,分别是:抢购想要的热门物资(18.3%)、安排物流(16.6%)、找货源(14.9%)、数据统计(7.4%)、管理志愿者团队(2.9%)和收款(1.1%)。

Bella 就是比较特殊的案例。她作为总团长分管 30 多个小区,因此在分发货物时需要对接 30 个小区的分团长。因此她制定了详细的 SOP 流程,将每个分团长、志愿者的责任分工到个人,前期的团购选品、质量把控、统计人数等都由她主要完成,各小区分团长主要负责接收货品后,给自己小区进行分发。这样无论哪一步骤出现问题,都可追溯到具体的人,也让分发货物变得更加高效。

虽然在社区团购过程中涉及的环节较多,但是问卷回答中有 77.7% 的团长表示没有和任何人吵过架。4.6% 的团长和供应商吵过架,5.7% 的团长和居委吵过架,0.6% 的人和物业吵过,4.6% 和参团成员吵过,这里的主要原因是部分参团者要求过于苛刻,比如要求志愿者必须送货到家门口(并非特殊原因,比如身体不便等)。还有一部分团长提到,和其他居民也产生了摩擦,原因之一是有的居民坚决反对团购。

团长工作很辛苦,但在魔都,每天仍然有许多人在组织着有序的团购活动。在调查问卷中,有 81.1% 的团长表示今后还愿意继续组织团购,理由主要集中在 “业余时间较多”、“可拿到性价比高的货品”、“认识新朋友”、“锻炼个人综合能力”、“有强烈的分享欲”、“借此机会增加客户粘性,成为私欲流量方面的领军人物” 等,而出现频率最多的理由是“为社区邻居服务,为家人提供长久的好物资来源”。

上海社区团购在未来会持续发展

基于本次调研结果,我们作出了以下分析与推测:

首先,社区团购活动促进了大家的联系与互动。有人说上海是超现代化城市,大家住在漂亮的高楼大厦中,但人情关系淡薄。但在 2022 年的这场疫情里,通过团长组建的团购活动,上海人民又恢复了过去更注重情感连接的里弄文化,以小区、街道为单位,形成了一种“强连接”。在多次团购中,团长、志愿者等群体帮助居民解决了基本生活需要,甚至个性化需要,在这种自治自理的社群氛围内,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也随之增加了

其次,社区团购模式在上海的可持续发展,将来可能会成为上海人的消费习惯之一。从 4 月初到 4 月下旬,团购活动经历了从不完善到日趋成熟的过程。前期,团购市场总体呈现供不应求的状态,由于价格体系不完善、信息不对等、运力不足等各方面因素,团购物价翻倍依然有人求购的情况比比皆是。

到了中后期,团购活动趋于正规化、系统化。团长能获取到更多公开的渠道信息,加上手中已有的供货资源,开团前货比三家,找到高性价比商品逐渐成为常态。随着各类品牌加入社区团购的行列、资讯信息的传播范围变大,将来会有更多品牌商家开拓出团购渠道,团长也会拿到更多改善型物资的供应权,逐渐打破早期的价格垄断体系,开辟出自由竞争的团购市场,消费者的选择面也会更加丰富广泛。

第三,团长这个 “职业” 不会消失,只会更新迭代。在 4 月初期,魔都团长这个 “职业” 是临危受命后的应运而生,但发展近一个月后,截止 4 月 26 日,我们的问卷回答中有 80% 的受访者表示愿意继续担当团长。

我们有理由认为,社区团购模式发展到后期,甚至在市场全面开放以后,“团长” 这个职业会一直存在下去,并会不断的发展变化。一部分的团长解甲归田,回归到正常的工作生活,而另一部分可能会为自己也为身边的更多人持续去寻找和分享更多更具性价比的优质生活物资。还在等待解封那一天到来的我们,可以一起拭目以待。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