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2018年印度创投十大收购案盘点

  • 2018年,印度创投圈共完成了118笔收购交易。
  • 在这118笔交易中,企业服务领域收购案的占比最多。

2018年,印度初创企业的发展可谓如火如荼。去年,美国的软件服务公司 Ebix 以1.23亿美元收购了金融科技公司 Itzcash,当时是印度创投圈最大的一笔交易。今年,美国零售巨头 Walmart 以160亿美元投资控股了印度电商独角兽 Flipkart,打破了之前的记录。

这两笔交易之间的差距太大,大到相差130倍!然而两者的共同之处在于,这两笔收购都对当时行业态势的整体格局带来了颠覆性影响。

与此同时,从21世纪之初早期的盲目投资,到2016年的融资寒冬,再到2017-18年谨慎而乐观的投资态度,创投圈在经历各种起起伏伏之后,也变得更加成熟。

同样,当出现市场调整时,投资者在决定是否退出上也保持着谨慎的态度,不求取得超高盈利,只求有利可图。结果便是,与前几年相比,印度今年的初创企业收购案数量有所下降(基于截至2018年11月的数据)。2018年,印度创投圈共完成了118笔收购交易,而之前一年是129笔。

在这118笔交易中,企业服务收购案的占比最多,这可能要得益于该行业明确的盈利能力和产品创新能力,能使各企业和各行业之间实现更好的协同作用。

2019年即将到来,现在我们来快速回顾一下今年印度创投圈中的10大初创企业收购案。

Walmart 将 Flipkart 收入“袋”中

这笔交易从规模、投资者回报、以及引发的轰动和争议等各方面来讲都十分巨大。一方面,Flipkart 联合创始人 Sachin Bansal 和Biny Bansal 的(被迫)退出让整个业界陷入绝望。另一方面,本次交易将让 Walmart 和 Amazon 的电商之战从美国打到了印度——预计到2026年,印度的市场价值将达到2000亿美元。

印度人民对这次收购的反应各不相同,有人啧啧称赞,也有人批评指责,还有人愤怒不已。线下零售商将该交易称为“印度零售业的丧钟”,但税务当局却从投资者的获利中征收了大量税款。

此次交易完成后大家没高兴几天,联合创始人就被踢出了局,这也让印度的企业家们得到了教训。为了避免重蹈 Flipkart 的覆辙,Ola 创始人 Bhavish Aggarwal 已经采取了相应措施来阻止让自己苦苦经营10年的企业听命于主要投资者。可以预见,创业者们,不管是新手还是老手,在2019年都会更加小心行事。

Capital Float 押宝 Walnut

金融科技公司 Capital Float 要想在竞争激烈的数字借贷领域一展拳脚,除了要降低客户获取成本外,还得保持创新。而收购 Walnut 可谓一举两得。

首先,它帮助 Capital Float 完成了客户获取——Walnut 有700万次应用下载,100万个月活跃用户,30万个日活跃用户。

其次,Capital Float 在技术方面也有收获,这体现在两方面:一是 Walnut Prime,用户通过 Walnut Prime 能够获得最高10万卢比(1386美元)的消费贷款,这些贷款可以直接存入用户的银行账户,二是 Walnut Prime 的信用评估模型(该模型从其他渠道获取数据)。Capital Float 自然想通过这些收购得来的优势在竞争激烈的金融科技领域迎头赶上。

然而,由于 Paytm 和 Flipkart 等实力玩家在金融科技领域展遥遥领先,仅仅依靠收购就想实现财源广进并不现实。有了 Walnut 的35人团队、用户基础和技术支持,Capital Float 能否充分利用好这次收购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Zomato 吞并 TongueStun

在被 Swiggy 甩开之后,Zomato 如今又高调回归。今年,Zomato 的 GMV 超过了10亿美元,这主要归功于其2017年对快递公司 Runnr 的收购。因此,也就不难理解 Zomato 为何会在2018年再次斥资收购外卖和电商平台 TongueStun。Zomato 在两轮(首轮和第二轮)融资中总共筹集了4.1亿美元,此后不久便完成了 TongueStun 的收购。

据报道,Zomato 之所以收购 TongueStun,是因为想帮助用户在 Zomato 应用程序上实现外卖自取这一点餐服务,从而增加用户使用该应用的频率。

虽然已完成交易,但 Zomato 允许 TongueStun 自主运营,因为后者深谙提高其用户留存之道。正如 Zomato 发言人所说,“TongueStun 的用户粘性非常好,因为他们每个月会在上面下20多单。”

尝到了收购的甜头后,Zomato 又开始蠢蠢欲动。就在几天前,Zomato 以未披露的价格收购了无人机递送初创企业 TechEagle,以此来加强其配送服务。看来 Zomato 自信订单马上就将大幅增加。

Amazon 希望收购 Tapzo 能有所回报

印度金融科技行业的繁荣让人难以忽视。Google Pay、PhonePe 和 Paytm 等公司的主导地位日益明显,而 Amazon 则正在探索自己的支付产品——Amazon Pay。Amazon 的这次探索以收购 Tapzo 告终。Tapzo 是一款“一体化”应用程序,上面聚集了打车、外卖、充值、账单支付、新闻、板球、星座等35+个不同的程序。

据分析师称,Amazon 可能要花两年以上才能构建出 Tapzo 上的一整套服务,所以此次收购为 Amazon 节省了大量的研发时间。Tapzo 的相关数据绝对令人印象深刻:日活用户达14,000人、日均交易达55,000次,以及全年 GMV 达2915万美元。

收购完成后,整个 Tapzo 团队被合并到了 Amazon Pay 之中,并将在后端运作。那么,押宝 Tapzo 能让 Amazon 在印度金融科技领域的腥风血雨中出奇制胜吗?这是2019年值得关注的事情。

Mercer 收购 Mettl:一家人进了一家门

美国人力资源科技公司 Mercer 收购在线评估平台 Mettl 从两个角度来看都很重要。首先,这是印度软件即服务(SaaS)领域的第一笔重大外资收购。其次,据计算,收购价格几乎是 Mettl 自2010年成立以来所筹集资金的7倍。

Mettl 为全球80多个国家的2000多家国际企业、24个行业技能委员会和15所教育机构提供职业技能在线评估服务,为其员工的招聘、培训和发展提供支持。显然,印度的初创企业生态系统还需要更多这样的玩家——能在勒紧钱袋子的同时不断成长,打造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扩大企业规模,并在机会来临之际急流勇退。

此次收购标志着人力资源咨询巨头 Mercer 已正式进入印度的评估服务市场,而该市场预计到2021年将突破7.5亿美元。

Foodpanda 携手 HolaChef 齐头并进

Holachef 是将顾客和全城餐厅对接的一个聚合平台,每天会根据餐厅网站的更新提供菜单选择。由于资金短缺,这家初创公司于2018年5月关闭。Foodpanda 抓住了这个机会,廉价收购了 HolaChef——据说这笔交易并没有让 HolaChef 的投资者赚到什么钱。对于 Foodpanda 来说,此次收购是为了试水云厨房,而实力更为强劲的竞争对手 Swiggy 和 Zomato 早已在这一领域展开了探索。

尽管拥有先发优势,但随着其他外卖平台的加入,Foodpanda 还是被逼到了失败的边缘。在被打车平台 Ola 于2017年12月收购后,Foodpanda 才重获新生。Ola 想借此机会抢在竞争对手 UberEats (Uber 的外卖配送服务)之前开拓一个新领域。

在关停几个月后,Foodpanda 如今正在大肆扩张,目前在印度的100个城市中都有业务。此外,Foodpanda 现在还可以利用 Ola 的1.5亿客户群,这使它在竞争对手面前又多了一个优势。

PhonePE 把赌注压在 Zopper Retail 上

Zopper Retail 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典型的创业故事:失败、回归,最后卖钱走人。Zopper Retail 在2015年成立之初是一个超级本地化的电子商务平台,但推出后却连连亏损。在 Flipkart 联合创始人 Binny Bansal 的建议下,这家初创公司转向了销售点系统 SaaS 模式。

经过三年的发展后,Zopper Retail 已能够实现营收,减少亏损,然后 Zopper 被 PhonePe 收购,创始人拿钱走人。

作为 Flipkart 的数字支付子公司,PhonePe 当时迫切希望占领线下零售市场,想通过提供 POS 设备来促进商家采用数字支付。2017年11月,PhonePe 推出了自己的 POS 设备,并设定了2018年在印度50个城市安装100万台 POS 设备的目标。而收购 Zopper Retail 对 PhonePe 来说意义非凡,因为前者的团队和 PhonePe 的现有产品能相辅相成。

在后去货币时代,金融科技已经成为最热门的行业之一,几乎每一家公司都希望从中分得一杯羹。PhonePe 希望通过提供 POS 设备等增值服务保持其在行业的领先地位,而收购了 Zopper 之后,其优势也更加明显。

Truecaller Pay 收购 Chillr 后能称霸一方吗?

2017年4月,HDFC Bank 在初创公司 Chillr 的 P2P 支付应用程序上推出了统一支付接口(UPI),Chillr 也因此登上了头条。Chillr 彼时在与33家银行联合提供即时支付服务(IMPS),且截至2017年12月,其活跃交易用户将突破1000万。

但是考虑到其他 UPI 应用的增长速度,以及 Amazon 和 Google 等全球玩家的进入,Chillr 在和 Truecaller(Truecaller 当时正打算推出自己的支付服务)达成收购意向后,便早早地退出了竞争。

Chillr 创始人 Sony Joy 如今在 Truecaller Pay 担任副总裁。Truecaller Pay 计划在2019年3月前吸纳2500万用户,要有条不紊地实现这一宏大目标可谓任重而道远。Truecaller Pay 目前仅在印度可用,每天有10万新用户加入。

TicketNew 嫁入 Paytm,未来可期

Vijay Shekhar Sharma 创建的数字支付公司 Paytm 是阿里巴巴在印度最大的投资之一。Paytm 在后去货币化时代迅速取得成功,受此鼓舞,阿里巴巴向新细分市场的初创公司敞开了资金大门。

去年,阿里巴巴以3000万美元收购了在线订票平台 TicketNew。然而,不同于其在杂货(BigBasket)、物流(XpressBees)等领域的操作(向被收购企业提供合作机会),阿里巴巴将 TicketNew 卖给了 Paytm,并在一年内迅速撤资。

既然已经把 TicketNew 收入麾下,Paytm 也打算好好地开发一下。除了将其3亿多用户与 TicketNew 的合作影院进行对接外,Paytm 还计划对 TicketNew 追加投资,帮助后者提高占有率和营收。TicketNew 目前在660多个城市均有运营。

Ridlr 搭车 Ola,老司机想飙出新速度

在新领域开疆拓土的印度初创企业纷纷受到外国投资者的垂青,而在此过程中,这些企业的创始人也逐渐被边缘化或被踢出局,但印度领先的本土打车平台 Ola 却恰恰相反,公司的方向盘仍然牢牢掌握在创始人 Bhavish Aggarwal 的手中。不仅如此,他还在通过不断创新、海外扩张和采用新技术等策略来继续增强 Ola 这家独角兽企业的实力。

收购公共交通和票务应用 Ridlr 便是进一步加强 Ola 技术实力的重要举措。其目的是将 Ridlr 的公共交通创新与 Ola 的移动产品结合起来,为 Ola 的大规模用户提供真正的多模式交通出行解决方案。

不仅如此,Ridlr 还可以通过其 GPS 传感器提供关于路障、改道、取消等的实时导航信息。将这项技术集成到其打车应用中,势必会让 Ola 在提高司机和乘客的安全以及沟通方面再添优势。

收购完成后,联合创始人 Brijraj Vaghani 将继续领导 Ridlr 的64名员工团队,他们都将加入 Ola。

上面是今年最大的几笔收购交易,以下是一些其他重要收购案的清单

  • 健康管理公司 CureFit 收购了健身连锁公司 Fitness First,以扩大其在德里和孟买的业务
  • Paytm 收购了科技初创公司 Cube26,为 Paytm 的产品和服务增加了更多社交互动功能
  • Samara Capital 和 Xponentia Fund 以7848万美元联合收购了物流初创公司 Spoton。
  • Times Internet 以1.44亿美元收购了韩国的视频播放工具 MX Player
  • Swiggy 以全现金交易方式收购了按需交付平台 Scootsy,在实现其为消费者提供最全面餐厅选择的愿景上又进一步

在我们即将向2018年告别之际,印度企业家们会记得今年的教训:

无论数十亿美元的支票看起来多么有吸引力,股权融资都会带来负累。真正能实现功成身退的唯一方法是在创业时要以赚钱为目的,这样你就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套现走人。

希望印度的初创企业也能通过这一教训变得更明智、更强大、更优秀。

编译来自:36kr 原文:inc42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