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数据科学家自曝工资单

现在有很多数据科学家跨行业跨公司的横向薪水调查,但是很少有分析展示出数据科学家的职业发展中,薪水随时间的变化。

下面这位数据科学家自述了自己25年的薪水发展变化,以及职业发展道路,为我们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信息!

我想给大家讲讲从我读博士到今天,我的薪水历史和职位头衔以及职责的所有细节。

我的职业发展道路可能并不典型,但我感觉他们对很多人依然很有价值。在我30岁的时候,我还几乎身无分文。20年以后,我现在住在美国,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1988

1988年,我在一个和我大学实验室有合作的科技公司做兼职工作,同时也是学校的一名助教。当我在比利时开始读博士的时候,他们每年给我18,000,学费全免。

1993

1993年我博士毕业,我仍然在读博的大学工作,我的薪水大概是25,000

1994-1995

我在剑桥大学的统计实验室做博士后。我的工作头衔是研究员,我的年薪是£20,000,比我的上一份工作的工资还要低。

1996

1996年的时候我搬到美国的北卡州,去完成我在美国国家统计科学研究院的博士后。我的年薪是$45,000,比我在剑桥的工资高百分之三十。在那个时候,英镑和美元的差别不像今天这么大。

1997

1997年,我转行到了现在这个行业,在新泽西的CNET做一个统计学家,CNET是一个有几百个员工的互联网公司。我的起薪是$65,000

1999

我仍然在CNET工作,我的薪水涨到了$74,000

2000

2000年,我搬到了旧金山,为NBC工作,职位是调研经理,年薪是$84,000。按照三番的标准,工资算是比较低的水平,幸亏我当时的股票走势非常好。在股市方面,1999年和2000年之间,我至少赚了$100,000

2001

2001年,我回到CNET工作,不过还是在旧金山,职位变成了高级统计员,在BI组管两个人。我的年薪变成了$95,000。旧金山的房租贵得惊人,有两个卧室的公寓每月房租是在$2,500 to $4,500之间,所以我们花了$270,000在东湾买了房子。

2002-2005

在互联网萧条以后,我开始了我的咨询生涯。先是给Visa提供咨询服务,$55每小时。几个月后客户是Wells Fargo,$45每小时,他们非常喜欢我提供的服务。

2005-2006

2005年到2006年这段时间里,我开始为Infospace做一些咨询的工作。我的薪资是$90/hour,我需要在三番和西雅图之间飞来飞去。他们最终决定雇佣我,在2005年的时候我的年薪是$120,000,2006年的年薪是$125,000。然后我以$520,000的价格卖掉了我在湾区的房子,大概赚了$250,000,然后在西雅图旁边的Issaquah 以$580,000的价格买了新房子。

2007

2007年,我加入了一家得到600万的风险投资,坐标洛杉矶的创业公司,出任首席科学官一职。我开始的年薪是$150,000,后来涨到$175,000。我又以$100,000的价格卖出了一个专利。我拒绝了一家在堪萨斯城的公司(Adknowledge)的offer,尽管他们提供给我的年薪是$250,000,但我不喜欢这家公司的地理位置。

2008-2009

2008年到2009年,Authenticlick得到的资金越来越少,我加入了他们的竞争对手Adometry,位于奥斯汀,职位依然是首席科学家。我仍然住在西雅图,年薪是$165,000

2009-2010

我开始为eBay和Microsoft提供咨询服务,eBay给我$85/hour,Microsoft给我$48/hour,附加员工福利。

2010-2012

我在Looksmart工作, 我当时的年薪是$155,000,需要在西雅图和旧金山之间往返,但是他们报销我的旅行费用,甚至包括超过$40,000的酒店费用。

2013-2016

2013年到2016年之间,我是Data Science Central的联合创始人。我的工资有一点难计算,但是到2016年年薪是超过$500,000的。我仍然住在西雅图。我的房子现在价值$900,000。我以前以$520,000的价格卖出的在湾区的房子,现在仅值$300,000。我偶尔仍然做一些有关大数据的咨询工作,每小时$100。大多数时间,我用大数据科学发展我的公司。我也有一个自己独立的,自筹资金的实验室,主要关注在自动和深度数据科学,并发表成果在 Data Science Central上面。

实际上,我也创立了Datashaping,然后是Analyticbridge(后来被收购,变成Data Science Central)。在2001年的时候,Datashaping和Analyticbridge每年给我带来$6,000的收入,2005年的时候有$12,000,2010年的时候是$60,000。 我一直给我的公司投资,我没有退休金,但有Data Science Central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期待着可以通过销售我的数据科学的书赚点钱。

我出生在比利时的一个普通家庭。在我32岁到美国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积蓄。而且当我做一个独立顾问的时候,没有医疗保险也为我节省了至少$30,000。我的健康方面的支出平均下来,每年不超过$100,甚至是现在,我已经50岁了。

原文:Vincent Granville

翻译:Matilda Wang

编辑:Matilda Wang

来源:数据应用学院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