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IT数据社群:超1.6万会员的选择,超3000个数据主题,仅199元/年。
点击加入
关闭

九号公司财报:2022年上半年小米定制产品分销收入同比下滑59%

九号公司曾被雷军誉为“小米生态链中最有激情的公司”,也是小米生态链投资额最大的一个项目,早期该公司在小米渠道支持下快速成长起来。但随着自身实力壮大,九号等小米生态链公司“去小米化”的意味日渐浓厚,而小米对生态链公司的持续减持则被市场看作可能是“双向解绑”。

8月16日披露的财报显示,九号公司今年上半年来自小米定制产品的分销收入同比下滑59%,占比大幅下滑至15.19%,五年前这一数字曾高达73.76%。尽管小米渠道收入的大幅下滑对毛利率提升有帮助,但同时也明显拖累了九号公司的业绩,上半年该公司营收净利润增速骤降。有产业链观察人士告诉观察者网,近些年小米追求性价比对利润的挤压,让成长起来的小米生态链公司不断在思考一个问题:“小米”标签继续贴下去是不是还有利于公司发展?考虑再三,部分小米生态链公司开始谋求独立发展,有意无意地与小米切割。刚开始转型时营收必定受到影响,收入下滑难免会发生。至于雷军持续减持生态链企业,则有投资变现的意味。

尽管外界众说纷纭,但九号公司方面并不认可与小米进行“解绑”的说法。该公司向观察者网表示,小米在九号公司的营收构成中,一直处于稳定状态,只是该公司整体发展速度更快,所以并非小米对该公司产品的采购规模下降,而是九号公司整体经营的盘子变的更大,推动这个盘子变大的因素则来自于该公司自主品牌及ToB端业务,以及机器人业务等。

半年报披露后的两个交易日里,九号公司分别收跌1.7%和2.1%,目前股价较去年历史高点下滑53.4%,最新市值为370亿元。

小米集团董事长雷军体验九号卡丁车

上半年增速“刹车”

九号公司成立于2012年,最初以平衡车产品起家。刚成立三年多,九号公司便在小米、红杉、顺为等资本的助推下,以“蛇吞象”的形式全资收购了被成为“世界平衡车鼻祖”的美国赛格威公司(Segway),后者当时已拥有15年的历史。

经过长达十年发展,如今的九号公司深耕智能短交通和服务类机器人领域,旗下拥有Ninebot九号和Segway赛格威两大品牌,产品线涵盖电动平衡车&电动滑板车、电动两轮车、服务机器人、全地形车等。

在生产方面,九号公司以自主生产和OEM(俗称“代工”)相结合,自有工厂以生产多型号小批量电动平衡车、电动滑板车、移动机器人、电动两轮车、全地形车为主;OEM工厂以生产少型号大批量电动平衡车、电动滑板车、自行车等产品为主。

财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九号公司实现营收48.20亿元,同比增长2.16%;实现归母净利润2.56亿元,同比增长0.63%;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2.36亿元,同比增长7.56%。

尽管主要业绩指标仍维持增长,但九号公司的增速与上年同期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回顾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公司营收同比大幅增长135.72%,归母净利润也大幅度扭亏。

九号公司2022年半年报截图

在本期财报中,九号公司没有披露上半年增速刹车的具体原因。

但有接近九号公司的知情人士向观察者网分析了一些宏观方面的因素,一季度末开始的俄乌冲突对九号公司在俄罗斯的销售造成一些影响,同时二季度国内疫情反复造成的供应链中断、线下门店关门,以及全球通胀造成的原材料价格上涨,也难免对九号公司业绩造成负面影响。

拆分单季度来看,2022年一季度,九号公司实现营收19.17亿元,同比增长7.80%;实现归母净利润0.38亿元,同比增长51.32%;二季度,该公司实现营收29.03亿元,同比下滑1.26%;实现归母净利润2.18亿元,同比下滑5.00%。

可见,各种负面因素对九号公司业绩的冲击主要体现在二季度。不过,若以环比口径来看,九号公司二季度营收环比增长51.43%;归母净利润环比增长473.68%。

前述知情人士告诉观察者网,对九号公司来说,二季度也是往年的旺季,春末夏初的季节更适合平衡车和滑板车等产品的销售。与此同时,国内外的电商平台也在二季度进行了力度较大的促销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九号公司产品的销售。不过,这些利好因素并没有帮助九号公司二季度的业绩达到去年同期的水平。

小米渠道收入骤降近六成

九号公司成立初期,小米订单曾是该公司的营收支柱。招股书披露,2017年,九号公司与小米集团发生关联销售金额10.19亿元,占当期营收比重为73.76%。在小米订单的支撑下,九号公司规模快速增长,并在2020年10月成功登陆科创板。

对于和小米的合作模式,九号公司曾在招股书中这样介绍:小米向九号公司定制电动平衡车、电动滑板车等相关产品,而且九号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只通过小米或其授权相关渠道进行分销,两家的合作以成本价采购/利润分成模式为主,以供货价直接采购的模式为辅。

但与小米关联交易的规模过大,也让九号公司有些“左右为难”。一方面,小米产品的毛利率低于九号公司自有品牌。例如2019年,九号公司自主品牌毛利率为42.58%,而来自小米渠道的毛利率为15.11%。但另一方面,九号公司的营收规模一时也离不开小米订单的支撑。

考虑到小米订单“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九号公司决定一方面稳定小米订单的销售额,另一方面则不断通过发展自有品牌、拓展新品类,降低对小米的依赖。

2018年-2021年,九号公司来自小米的订单金额有小幅增长,分别为24.34亿元、24亿元、27.56亿元、29.53亿元;同时营收占比持续下滑,四年分别为57.31%、 52.33%、45.91%和32.29%。

进入2022年,小米订单对九号公司业绩的贡献度下降更加剧烈。财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小米定制产品为九号公司贡献分销收入7.32亿元,同比下降59.18%(一季度同比下滑62%),营收占比降至15.19%。

九号公司2022年半年报截图

九号公司财报对此没有具体解释。不过该公司告诉观察者网,九号与小米的合作产品主要为部分型号的电动滑板车、电动平衡车及部分周边配件,因此小米采购的公司产品,仅为九号公司部分产品,并非全部。随着全球化业务的持续拓展,九号公司自主品牌及以智能共享电动滑板车等为主的ToB端业务和机器人业务实现快速发展,推动该公司整体营收规模逐年增长。

财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九号公司自主品牌销售收入26.33亿元,同比增长43.41%,营收占比达到54.62%;ToB产品销售收入14.55 亿元,同比增长33.66%,营收占比达30.18%。

在自主品牌销售中,九号公司电动两轮车销量30.7万台,收入9.3亿元,同比增长81%;全地形车销量8627台,收入3.7亿元,同比增长172%;自主品牌零售滑板车销量47.8 万台,收入9.8亿元,同比增长14%。ToB产品则主要是向全球共享运营商提供产品和服务。

九号公司透露,2022年二季度,中国及亚太地区的电动滑板车和电动两轮车因新冠疫情和地区冲突,出货受到影响,但欧洲、美国地区的零售和ToB业务以及终端需求在上半年始终保持了良好的同比增长。

在半年报中,九号公司没有披露各项产品的毛利率水平。不过,太平洋证券在业绩点评报告中提到,九号公司自主品牌和ToB收入快速增长,合计占总收入比例达到85%,与小米逐渐解绑,提升毛利率水平,上半年该公司毛利率为24.84%,同比去年提升2.11个百分点。

浙商证券则在业绩点评中指出,小米渠道收入增长下滑,短期对九号公司收入有一定压力,但长期市场规模大,也给该公司自主品牌渠道发展留下较大空间,预计未来伴随产品+渠道结构进一步优化,以及两轮车业务稳态后开店补贴的减少,九号公司毛利率仍有提升空间。

但想要发展好自有品牌并有那么容易。有产业观察人士指出,小米生态链企业发力自有品牌是其成长壮大的必由之路。但发展新品类比单纯依赖小米要复杂得多,从产品研发、市场推广、建立渠道等都需要企业自己再走一遍。而新品类的创造、新应用场景的探索、市场的培育都需要时间。

财报显示,九号公司2022年上半年的销售费用达3.16亿元,同比增长28.60%,在各项费用中增幅最高;据该公司披露,销售费用上涨主要是由于期内加大业务宣传力度,宣传与广告费、人工成本、折旧、房租及物业费相应上涨导致。

今年7月,易烊千玺成九号品牌全球代言人

同期,九号公司的研发投入为2.61亿元,同比增长17.47%,占营收的比重为5.43%,同比增加0.71个百分点。据财报披露,九号公司已经掌握自平衡控制技术、高精度低成本永磁同步电机驱动技术、ORV串联式混合动力平台、自主导航技术、智能骑行辅助系统等一系列国际或国内领先的核心技术。

尽管在外界看来九号公司的电动摩托车、全地形车部分技术与新能源汽车有相通之处,甚至去年已经有传闻称该公司正入局制造新能源汽车,但接近九号公司的知情人士向观察者网透露,九号公司暂时并没有造汽车的计划,“造汽车毕竟投入太大,大多数公司都不会轻易入局”。

以九号的合作伙伴为例,小米集团2021年宣布未来10年计划投入100亿美元进军造车。而2021年,小米集团营收3283亿元,九号公司营收91.46亿元,二者在体量上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强行入局造车无疑会给九号公司的现金流带来巨大压力。

雷军、沈南鹏轮番减持

在生态链公司试图降低对小米依赖的同时,小米和红杉等资本也在持续减持小米生态链公司。

今年6月20日晚上,九号公司公告披露,Sequoia、People Better和Shunwei等三名存托凭证持有人,拟在6个月内减持九号公司存托凭证数量占该公司存托凭证总数的比例合计不超过11.00%。而当时三者所持有的九号公司存托凭证比例合计为22.94%,减持幅度差不多一半。

九号公司公告截图

根据公开资料,Sequoia是红杉美元基金的全资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红杉中国创始人沈南鹏;People Better的间接股东为小米集团,其实际控制人为小米集团董事长雷军;Shunwei由投资行业和互联网行业资深人士组成,雷军为创始合伙人/董事长。

就在此次公告不久前,九号公司刚被减持过一轮。6月6日晚间的公告显示,Sequoia和People Better自2021年11月18日到今年6月5日期间,合计减持九号公司近6.5%的股份,累计套现金额约24亿元。

彼时有媒体评论称,上市超过三年解禁后,沈南鹏和雷军一起套现九号,减持价格在32元到70元之间。这个减持价格跨度之大,让人觉得沈南鹏和雷军甚至没有太在意具体减持的价格,只是一心抓紧时间套现。

实际上,观察者网梳理发现,沈南鹏和雷军往往是刚减持完一轮九号公司,马上就抛出另一个减持计划。

早在2021年10月底,九号公司刚上市满一年,小米、红杉即着手减持兑现投资收益。彼时包括Sequoia、People Better、Shunwei等在内的十名存托凭证持有人,以57元/份存托凭证的价格,合计转让1760万份存托凭证,最终交易金额约10亿元。

九号公司也并不是唯一一家被小米旗下投资机构减持的生态链企业。

今年5月26日,曾为小米代工扫地机器人的石头科技宣布,Shunwei计划在6个月内减持其不超过6%的股份。事实上,自去年至今年5月,Shunwei和雷军实控的天津金米已多次减持石头科技。去年12月,小米还退出曾为其代工充电宝的企业紫米科技的股东行列。

市场上有产业观察人士指出,小米及其部分生态链企业正处于相互解绑的阶段。小米生态链企业尤其是龙头企业,自主品牌发展的意识非常强,在部分品类上会与小米形成直接竞争。而小米经过多年发展,对需要重点发展的品类也逐步具备了自己设计、研发的能力,其对生态链企业的依赖性也在下降。

耐人寻味的是,尽管雷军把九号公司的上市称为“小米生态模式的又一次印证”,但九号公司早就强调过该公司“并不属于小米定义的典型生态链企业”:公司与小米之间的合作关系,只包括小米财务性投资和小米作为公司主要渠道之一销售定制产品。

所谓“相互解绑”之外,独立行业分析人士刘步尘则向观察者网提到了另一个观点:近期不少小米生态链企业IPO受挫。他认为,这是因为资本市场的价值判断发生了变化,过去但凡贴上“互联网模式”“小米生态链”标签的企业,都受资本追捧,但是现在资本市场的风向变了,转向追捧像华为这样的科技公司了,于是互联网模式及互联网公司的价值开始极速坠落。

自 观察者网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