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IVD新冠检测试剂带量采购来临 罗氏等跨国企业为何不愿降价?

5月13日,贵州省医药集中采购平台发布《关于开展贵州省新型冠状病毒相关检测试剂集中采购竞价议价工作的通知》,成为继湖北、黑龙江、福建之后第四个开展新冠检测试剂集中采购的省份。根据前面三个省份的拟中标结果,中标企业均为国内企业,中标价格降幅超过8成。

在新一轮医改里,“医保控费”是最大的主题,从带量采购到全国最低价格联动,几乎所有改革政策都紧紧围绕着价格调控展开。但总体来说,国内企业对“降价”的响应热情要高于跨国企业,这是为什么呢?

国产企业降价意愿更强

5月13日,浙江药械采购中心发布通知称,在此前医用耗材在线交易产品全国最低价联动工作中,部分产品因价格等原因被投诉。

根据省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工作有关文件要求,经核查等程序,对未按要求填报全国最低价格信息,且同意在全国最低价基础上按规定降幅降价的产品,拟调整在线交易价格。

而两款需要调整价格的产品都来自于国际医械巨头美敦力,产品名称分别是Sprinter Legend和NC Sprinter(快速交换球囊扩张导管)。

近日,南京地区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集中采购联盟拟开展体外诊断产品带量采购,“第一枪”就瞄准了行业龙头罗氏诊断。

集中采购文件还限定企业全部谈判产品的整体降幅不低于30%。不过,根据体外诊断网,罗氏诊断并未出席5月10号的邀约,由此可以推断罗氏大概率不会降价30%。

此前,湖北、黑龙江、福建省都相继完成了新冠检测试剂的集中采购,中标企业均为国内企业,其中湖北的核酸检测试剂中标价格降幅高达81%,抗体检测试剂中标价格降幅为72%。

“连中三元”的迈克生物在湖北、黑龙江的中标价格都为16.78元,为中标新冠核酸检测试剂产品的最低价。福建省没有公开1人份的中标价格,不过推测迈克生物的报价仍是全场最低。

跨国企业“藏牌”或是更好选择

对于政府而言,医用耗材降至地板价有利于调整医保结算制度,控制医保开销;对企业而言,愿意以价换量,看中的是抢占市场份额的机会。

也就是说,在企业眼里,带量采购也好,全国价格联动也好,本质都是一场市场争夺战。

为何国内企业和跨国企业在降价意愿上表现出较大的差异?

首先在于,在这场战争中,国内企业是发起攻势的一方,而跨国企业则是防守的一方。

长期以来,国内的医用耗材市场,尤其是高值耗材的市场,都被跨国企业把持,国内企业的优势一般集中在技术含量较低的中低端市场。

近年来,在国内企业奋起直追下,核心技术竞争力不断提升,但在心脏起搏器、药物洗脱支架的金属骨架、心脏瓣膜、切割球囊等部分产品上,进口优势仍然十分突出。

以“价低者得”为唯一准则的集中采购,在降价的同时,也给予了70%的市场份额保证。这对于急着攻占市场,替代进口的国产企业来说,是一个好机会。

但跨国企业也许并不着急亮出自己的“底牌”,因为与创新药相比,医疗器械的替代难度更加大,不仅是因为高端器械的核心技术和设计复制难度更大,而且经过多年的用户教育,跨国企业已经培养起了用户的使用习惯,这时候如果想要用户放弃已经熟悉的产品转投另一种新产品,要花费的成本会更多。

另一方面,在产品的质量和稳定性上,进口产品仍然具有优势。所以,在核心技术的优势还没有受到威胁之前,跨国企业选择不暴露的价格底线,也能保留更大的谈判空间。

其次,与跨国企业相比,国内企业有渠道和销售的优势,价格处理更加灵活。

从产品覆盖区域来讲,跨国企业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尤其集中在大城市的三甲医院里。

在一线城市已经被进口牢牢占据的情况下,很多国内企业选择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策略,深耕二三线甚至是县级市场,再进入一线城市。

以乐普医疗为例,2017年底,乐普实现了全国所有省份的全覆盖。为了压缩中间流通环节,有的企业还会采取直销策略,打造闭环销售渠道,通过与基层医院的合作,直接提供设备耗材等,将竞品隔绝在壁垒之外。

谨防器械耗材领域重演“降价死”

过去的一年里,在一系列政策和措施下,医用器械耗材的降价效果显著。在去年耗材带量采购中,最高降幅达95%。

来源:众成医械研究院整理

4月22日,云南省医保局发布了《关于公开征求云南省药品和高值医用耗材动态挂网暂行方案修改意见的公告》,对高值耗材挂网及带量采购实施规则做出了详细的规定。

规定表明,医保局将根据省采购平台高值耗材采购情况,每年选择部分采购金额较大的高值耗材实行带量采购。

中选产品直接列入带量和谈判采购目录。在带量采购目录中,产品按照国家和省级招采或谈判统一价格采购,不再议价。

在当前的议价模式中,医保局居于绝对的强势地位,当带量采购和全国最低价格联动直接结合,其议价的优势还会进一步被放大,企业只能不断突破价格底线。

此前,曾经出现过高价药“降价死”的局面。

利润空间的缩小,导致研发成本回收周期变长,企业可能会转而选择其他回收成本更快的市场。

与此同时,价格的下降却带来了更大的市场需求。在未来,要警惕这种“降价死”的情况在器械耗材领域重演。

产品的价格与当地的经济水平有关联,如果排除掉其他干预因素,“一城一价”的情况是正常的。

而且企业之所以愿意为了带量采购开出超低价格,是因为有了足够大的采购量作保证。无视采购量的差异,要将最低价格全国联动,企业只可能会提高最低价格的阈值,或者直接放弃价格洼地。

对于医保控费来说,压低采购价格的效果立竿见影。但是在进行降价控费的同时,首先需要建立科学的定价机制,不仅要以量换价,还要以量换质,在减轻医保负担和患者经济负担的同时,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本文来源:众成医械


如有需要乐普试剂盒,长峰812A、谊安VG70,510s,请联系:微信7281670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