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FRR:研究称性爱机器人或将提高社会犯罪率

据机器人责任基金会FRR的消息,国外一些养老机构正在考虑引入性爱机器人,满足丧偶老年人、异地夫妻的基本生理需求,此举遭到了包括心理医生在内的多方群众反对。试想一下,如果让一个人通过虐待、羞辱棕色机器人来改变原有的种族歧视偏见,这会有效吗?

FRR曾进行过一项调查,在调查对象中,约有三分之二的男性赞同使用性爱机器人,而女性的比例是30%。目前全球范围内只有4家大型仿真机器人娃娃(性爱机器人)制造商,虽然这些公司并没有透露具体销售细节,社会上也并没有给予它们太多关注,但是一个现实是,它们的出货量很可观。这些机器人的售价在4000欧元到12000欧元不等(3万—9万人民币),可根据客户需求定制性别、身高、肤色、虹膜颜色甚至个性。一部分高端娃娃也紧跟潮流,采用人工智能技术,能较为自然地回应人类情感。

在韩国、日本和西班牙,已经有人开始经营性爱机器人妓院,去年,英国伦敦也新开了一家性爱咖啡馆。随着VR技术的日渐成熟,不少人开始畅想拥有一个硅胶制造的VR性伴侣,机器人不仅能在视野中展现人类姿态,还能说话,让用户体验到实感。

近日,性爱机器人制造商正在和一些养老机构谈判,指出机器人不仅能作为恋物癖患者的心理慰藉,将来还能为孤寡老人排解孤独。但有一些专家对此表示不满,他们认为性爱机器人的普及势必会带来严重的道德伦理问题,且机器人能否帮助治疗心理疾病还是个未知数。对此,谢菲尔德大学机器人与人工智能荣誉教授、FRR联合创始人之一的Noel Sharkey表示:是时候让政府和民众对娱乐机器人制定规范了。

FRR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了养老机构不宜引入性爱机器人的四个因素:

对老年人中的特殊群体,如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症)患者来说,他们根本无法分清机器人和人的区别,这可能造成感情创伤;

老人可能会沉迷机器人而拒绝和人沟通,甚至导致与社会隔离;

人对机器人的感情是一种单向投入,机器人连同它们的回应都是假的,这会使老人产生失落感;

制造商把“害羞”“不情愿”等情绪写入机器人程序,当人们“强迫”机器人与之发生关系时,会让人产生罪恶感,或诱发黑暗心理。

这不是危言耸听。日本性爱机器人制造商Trottla专为恋童癖患者开发了一系列产品,这些机器人大多都被塑造成未成年女童的形象。尽管该公司的创始人Shin Takagi——一名恋童癖患者,声称自己从未伤害过任何一个儿童,因为他制造的机器人让他获得了满足,但这还是引发了社会性的恐慌和排斥。

加州理工学院的哲学教授、机器人伦理学家Patrick Lin愤怒地表示:“用儿童外形的性爱机器人来治疗恋童癖,这本身就是件荒唐的事情。试想一下,如果让一个人通过虐待、羞辱棕色机器人来改变原有的种族歧视偏见,这会有效吗?”如今,也有越来越多的专家相信,比起降低强奸、虐童犯罪率,若不及时制定相关法规,性爱机器人的普及将会加剧社会犯罪。性爱机器人涉及的道德、法律问题数不胜数,但这两股“歪风”必须立即严打:

把性爱机器人的外观塑造成未成年人;

对性爱机器人实施性暴力(可通过在机器人上安装简易传感器和警报装置实现,不少专家建议将“强奸机器人”定性为刑事犯罪)。

对此,FRR认为,面对机器人发展普及的时代趋势,一味抵制机器人是行不通的,我们缺少的是对机器人“社会容忍度”的界定,而这需要政府、学界、科技界、市民群众的共同努力。不久前,FRR在网站上挂出了一个相关的民意调查问卷(概率性出现),问卷的截止时间是明年。到2018年,FRR将组织全球机器人协会共赴海牙国际法庭商讨机器人立法事宜,基金会的专家组希望届时能出现一份最终决议。

自 机器人网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