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京东:4Q20财报电话会议实录 已清理很多低质商家 社区团购只是初期测试

2021年3月11日,京东集团今天发布了其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未经审计的2020财年第四季度和全年业绩。

2020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2,243亿元人民币(约344亿美元),同比增长31.4%。2020年第四季度净服务收入为321亿元人民币(约49亿美元),同比增长53.2%。2020年全年净收入为7,458亿元人民币(约1,143亿美元),同比增长29.3%。2020年全年净服务收入为939亿元人民币(约144亿美元),同比增长42.0%。

财报发布后,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京东物流CEO王振辉, 京东集团CFO许冉,京东集团CSO廖建文等高管参加分析师电话会议并回答了提问。

京东发布最新业绩

美国美林银行分析师:四季度公司的用户增长十分强劲,请问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可以看到去年用户转化率是高于预期的,主要的驱动有哪些?之前管理层提到,四季度较去年有更多的商家进驻平台,那么随着浏览率的提高,新增商户的速度?

许冉:关于净利润,我们需要将1P(指满足多场景的品质产品)和3P(包括满足多场景的优质产品、最低的价格以及个性化服务)分开来看。如果单单就四季度B2C业务(企业对消费者)的毛利率来讲,是有所收紧的,但是如果我们在此基础上加上广告营收,那么1P业务实际上是有轻微上涨的,这也是我们内部计算的方式。上个季度的电话会议中,我提到我们计划将2020年前九个月获得的额外营收进一步投资在提升用户体验和优化物流基础设施上。

可以说的是,1P四季度的毛利率较去年同比是有所增长的,全年较去年也迎来20个百分点的上涨。这主要是得益于很多品类毛利率的迅猛增长,包括京东超市等等。社会福利的减轻并没有给我们全年毛利率的增长带来影响,因为2019年我们已经获得了一次性增值税的优惠,这个数额是差不多的。

四季度3P的毛利率有轻微下滑,尽管3P在四季度较去年同期创造了更高的商品交易总额。我们的商业模式在整个市场环境中还是十分有优势的,但是一些商品品类的组合在这种模式下发生了些许改变。比如健康医疗、生鲜超市、电子家电等品类比服装等品类表现的要好,在我们的市场商业模式下转化率低的品类其实往往比转化率高的品类增长要快。我们坚信这是一种比较健康的变化,也从侧面反映出我们在构建一个稳健的市场环境和持续的生态环境上所做出的努力。

徐雷:京东十分在意消费者的体验和服务,在去年全年我们的商家数量是在稳步的提升。就像我刚才提到的消费者对我们商家有很高的要求,所以对商家的服务能力和产品能力是十分看重的。所以在去年我们将一些低质和低效的商家进行了清理,从平台的总数来说是稳步增长的,但是新引进商家的绝对值还是非常高的,它们一般在质量和经营能力上有很大的提升。所以说我们以后会更关注商家的内部和效率,这样一来整个开放平台转化的效率是较去年有显著提升的,商家经营店铺的效率也得以提升,除此之外商家的满意度也有了大幅的上涨。

高盛银行分析师:管理层提到很多新增业务,包括京喜等,那么请管理层分享一下为什么要进行这些投资?因为本身公司在电商方面就十分强劲了。公司将会主要关注什么因素来决定投资重点?时间人力等成本还是项目规模?

许冉:在四季度我们主要对京喜业务进行了一些调整来提升整个生态系统的协同作用。我们看到在团购业务领域存在着非常大的机遇,巨大的市场规模以及高度零散的供应链,同时整个行业还存在着可以通过科技和创新商业模式提升运营效率的空间。我们还发现团购业务在一些小规模的城市尤其是不易保存的小商品方面有更大的潜力,这种商业模式可以极大的提升运营效率、缩短物流链,同时还可以优化库存和市场营销效率以及提高用户的购物体验。

尽管目前很多市场中的团购平台主要是采取通过流量带动销量的商业模式,但是我们坚信在以后团购还是会回归到基础零售。因此对此我们应该尽早作出一个长期的规划,最终的目标还是不断提升供应链的运营效率,利用先进的平台技术提供给较小城市消费者优质的批发以及零售用户体验,从而提高生活质量。

京东京喜就是这一战略部署重要的一环,我们会采取不同于市场其他平台的模式,着重关注供应链以及物流网络,同时充分利用我们已有的基础设施。从今年一月我们已经开始在国内一些城市推广京东京喜,目前还处在一个非常初期的阶段。现在我们已经成功的开拓了自己的团购业务,但是还需要逐步建立当地的供应链、物流网络以及提升平台技术才能支持这些业务的高效运营。除此之外,我们还会聘请专业的管理人员以及研发团队,并在各个城市获取新的用户群体。这样以来,在很多方面都需要投资。

最近我们将京东便利店更名为京喜通。在国内很多地区,京东都已经建立了完善的B2B(商务对商务)物流网络以及本土化的业务拓展团队。京喜通目前已经获取到了超过一百万中小企业用户,一些便利店的经营者可以自然而然的成为我们这个项目的团队领导者。目前我们已有的中心化采购平台,即为之前提到的中心系统也可以极大在快销商品、家居用品以及其他品类的商品上提供帮助,为消费者在短时间内提供更多的商品选择。

与此同时,我们与各行各业的伙伴建立了紧密的商业合作,这样一来可以不断提高上游供应链能力、为我们的消费者创造更多价值并且为已经建立联系的供应链伙伴加速电子化改革。在一些大城市我们其实已经获取到了很多忠实用户,但是在一些小规模的城市还处在初期阶段,目前京喜到京喜拼拼的转化率非常高。在一些城市我们已有的团队以及电商能力都为京喜拼拼业务的开展打下了夯实的基础,但是还并不足以支持新业务的增长,不过我们可以充分利用已有的行业经验和先进的技术,帮助新业务稳步开展。

京喜拼拼可以极大的提高当地用户和商户的参与度,比如利用便利店为媒介吸引用户使用京喜和京喜通业务,并提升我们在当地的知名度。这也是我们将这三个业务单元整合成为一个的逻辑。最重要的是,为了更好的开展这个项目,我们派遣公司最优秀的团队,也得到了公司零售和物流业务的支持。

对于投资方面,我们需要为了新业务提前规划充足的储备金,在很多领域,我们都会仔细计算投资回报并不断根据实际市场情况进行调整。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还无法准确的对这个项目的投资数额进行准确的估算。因为这个市场是十分动荡并且竞争激烈的,我可以说的是,我们的短期战略并不是激进的获取用户以及拓展基础建设,而是真正的脚踏实地的搭建核心能力和提升技术,为了可以为用户以及合作伙伴创造长期的价值。这个与我们长期以来的运营理念也是相一致的,我们希望可以保持与投资者沟通的透明性,和他们及时汇报新的业务和计划。

徐雷:我从业务的角度补充一下。第一,我们关注的其实不仅仅是电商零售,最重要的还是人、货、场,三个因素。整个京东零售的发展历程可以说最早的时候是从品类扩张开始的,紧接着是费用和开放平台的两种模式,更多是围绕着“货”的扩张。

第二步我们进入到了“人群”,从最初小众的3C数码开始,通过品类的方式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包括下沉市场的用户以及女性用户,这是关于“人”的方面。

在“场”的方面,从对服务的中心化,我们开始去开展线上服务这一块,并逐步探索线上的去中心化,以及这两年我们开始探索线下业务以及全渠道模式,其实这是整个生意发展的逻辑,但它背后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我们认为能不能在特定的领域里,在成本、效率和体验上面去解决消费者的痛点,或者是我们可以创造一个更好的商业模式。

这一年我们从京东零售孵化出来了健康和工业品,所有考虑的出发点都围绕着是否能够为这个行业创造价值,解决行业的痛点。京东曾经在历史上有过很多公司都发生过的问题,就是只看新进入领域的市场规模,而我们现在更多的是用价值和长期去看是不是值得我们的投入,值得我们去开发这么一个创新的业务,所以说更多的是围绕刚才我上面讲到的因素。最终我想阐述的是,我们希望为整个行业,包括投资者和消费者,塑造一个持续稳定的业务发展以及业务创新。

花旗银行分析师:第四季度,公司在社区团购业务方面是否获得盈利?对于快销品类,公司是否有来自其他平台竞争者的压力?一月份由于中国新年,公司在营收数据上能否给出一些更新?今年是否较往年比比较特殊?有哪些品类受到了影响?

徐雷:关于消费品年货节的问题,目前对于社区团购行业,大家会聚焦在几个领域,其中生鲜和消费品领域应该是关注比较高的,少数还会关注带电产品品类,但是比例比较低。目前我们可以看到,消费品和生鲜这两个品类受到社区团购的影响本身并不大,因为跟消费者的购物习惯,购物心理以及销售单价有错位。可以分享的是,一些社区团购公司希望跟我们在部分产品品类答成合作。

今年的年货节跟去年相比有了非常大的变化,在销售情况和用户参与度上都是有很大提升的。可以看到,礼品、美妆、食品、家电等品类的增速都非常乐观。因为在去年二月份疫情的原因,部分品类的增速受疫情的影响较大,但是今年是完全释放出来了。当然跟清洁、健康、口罩相关的品类表现就没有去年同期那么强劲了,但我认为这是在疫情得到缓解以后一个非常好的情况。

最后分享的是,因为今年国家倡导就地过年,所以异地订单的销售额同比是增长了两倍。除此之外,由于该项政策,商家往年都会有长时间的休息,但是今年他们还会继续保持着运营或者是延长了运营时间,所以整个商家的参与度较以往要更高一些。

许冉:对于四季度社区团购业务营收,我们仅仅是在国内一两个城市进行了初期的测试,所以获得的营收可以忽略不计。

via 腾讯科技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