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欢聚时代:3Q19财报电话会议实录 李学凌称明年重点发力做短视频

划重点:

  • 1欢聚时代CEO李学凌称,视频社交平台BIGO的三大产品Likee、IMO和BIGO LIVE拥有非常强大的协同作用,该公司将继续探索三个平台的整合,助力国际业务快速发展。
  • 2欢聚时代CFO金秉表示,BIGO平台的大部分收入来自BIGO LIVE。尽管IMO每季度增长25%,但以绝对美元计算,它仍然比BIGO LIVE的直播收入要少得多。
  • 3李学凌称,在明年甚至更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的重点以及主要的资源分配将会进入短视频领域。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美国当地时间周二,欢聚时代(纳斯达克证券代码:YY)盘后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欢聚时代第三季度净营收为9.63亿美元,同比增长67.8%;归属欢聚时代控股权益的净利润为154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下滑83.1%。

财报发布后,欢聚时代首席执行官李学凌、首席财务官金秉以及首席运营官李婷等高管出席了随后召开的分析师电话会议,解读财报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欢聚时代第三季度营收68.82亿元 同比增长67.8%

以下是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Jefferies分析师:感谢管理层回答我的提问,并祝贺你取得了诸多喜人的成果。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海外视频社交平台BIGO的。鉴于BIGO展示了非常强劲的用户增长以及地缘扩张进展,管理层能否从用户和收入方面谈论KPI(关键绩效指标),它们如何在2020继续支持你们提供的不同产品,包括Bigo live、IMO和Hago?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人工智能(AI)的。

鉴于你们的AI能力目前在吸引用户、留住用户和提供个性化内容方面变得如此强大,管理层能否分享其他领域的信息,或者如何在2020年进一步加强AI能力,以跟踪国内外市场的用户增长和留住情况?谢谢!

李学凌:谢谢你的问题。首先,在国际战略方面,我们现在的国际战略实际上已经实施了大约两年。所以如果你看看我们的全球产品地图,会发现我们实际上有三款主要产品,它们分别是Likee、IMO和BIGO LIVE。

因此,如果你看看第三季度的业绩,它已经证明了三个不同平台之间具有非常强大的协同作用。所以展望明年,我们相当有信心。首先,鉴于IMO对Likee发布的短视频内容的大力支持,我们想到了IMO这个平台。同时,IMO内部的社交关系也将极大地帮助我们在不同平台上进一步发布内容。另一方面,来自BIGO LIVE的货币化经验也将继续帮助IMO和Likee进一步探索货币化机会。

因此,总而言之,我们确实相信,所有这三个平台之间的协同作用,我们将进一步探索三个平台内用户的社会关系,这无疑将继续帮助我们在未来发展我们的国际业务。谢谢。

至于第二个问题,是就AI的发展而言。究其主要原因,是为何公司真正专注于开发短视频内容,因为如果你看短视频平台的本质,它实际上已经嵌入了所有不同类型的AI相关技术在其中。它可以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相对传统的,我们称之为推荐系统。因此,我们继续发展我们的个性化推荐能力,以进一步向用户推荐更有针对性的内容。

第二部分是内容引擎。如何更好地识别、探索以及添加不同类型的内容正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我们真的相信部分技术将继续发展,我们将在这些领域内有更多的竞争,尤其是所有的同行都在”如何提供更好的内容搜索引擎“、”如何深入理解内容以及这些内容的相关性和逻辑“方面相互竞争,我们真的相信我们也是业界最好的领先者之一。

然后是第三部分,这也是最重要的部分,AI和搜索引擎也会继续进化。我们真的相信,未来几年的发展趋势就是如此。到目前为止,视频内容正成为人们在收集教育和信息方面的主要内容格式。

所以在未来,很多不同类型的信息和知识都会以短视频产品的形式保留下来,并被加以编辑和搜索。我们真的相信,十年后,这将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Z一代或年轻人,他们将主要使用视频作为获取信息和接受教育的主要途径。我们仍然对未来的发展感到非常兴奋。谢谢。

JPMorgan分析师:我的问题与BIGO的收入有关,这项业务本季度增长非常强劲,比上季度增长了35%。其中有多少真正来自BIGO LIVE?还有多少来自Likee和IMO这样的其他产品?驱动因素有哪些?是来自发达国家还是来自发展中国家?我们应该如何看待BIGO未来几个季度的收入增长轨迹?谢谢。

金秉:谢谢你的提问,让我来回答这些问题。对于BIGO LIVE和IMO以及Likee的货币化,大部分收入来自BIGO LIVE。正如此前提及的某些来自广告的收入,IMO每季度增长25%。但以绝对美元计算,它仍然比BIGO LIVE的直播收入要少得多。Likee依然处于非常早期的货币化阶段。因此,Likee将继续从广告和流媒体直播两方面探索货币化途径。但就广告收入而言,它占比非常小。有鉴于此,BIGO平台的大部分收入当然是来自BIGO LIVE。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国家的细分而言,我们显然看到来自发达国家的增长速度更快。正如我们在电话会议中提到的,26%的收入来自发达国家,包括美国、欧洲、韩国和日本等,而上个季度为21%。发达国家的增速如此明显,他们将贡献越来越多的收入。同时,中东和东南亚市场目前仍然是主流货币化地区。然后对于未来的预测,我认为这与我们在分析师和投资者报告中讨论的内容是一致的。所以我不再详述,但我们相信BIGO将继续保持这种收入增长趋势。显然,更多的收入将来自IMO和Likee的进一步协同作用。

中金公司分析师: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关于Likee的。首先,祝贺Likee取得的成就,其移动月活跃用户(MAU)超过1亿人。我想知道,在Likee表现最好的前五个城市中,移动互联网用户最高渗透率是多少?你认为什么是Likee在同一地区爆炸性增长的转折点?第二个问题请李学凌回答,我想知道明年你如何分配资源或时间?谢谢。

金秉:谢谢你的提问,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然后李学凌回答第二个问题。在Likee的MAU方面,你是对的,我们的MAU超过1亿。在表现最好的前五个国家中,正如我们之前所说的,这些国家是印度、印尼、俄罗斯和其他一些发达和新兴市场。

你问的是渗透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如果我们看看全球市场中的行业格局或短片市场,除了中国之外,我会说,渗透率相对较低。我的看法是,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渗透率不到10%。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在所有新兴市场发达国家都看到了巨大的机会和潜力。正如李学凌此前提到的,我们真的相信短片刚刚开始在全球流行起来。因此,就未来市场潜力的渗透而言,我们感到非常兴奋。

李学凌:让我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在明年甚至更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的重点以及主要的资源分配将会进入短视频领域。因为根据我们的理解,这些短片肯定会进一步提高我们整个公司的综合能力。这也是为何我们把短片作为公司关键战略之一的主要原因。

如果我们从短视频内容的国际发展来看,我们相信它将来会和中国的情况类似,这意味着每个人都会使用短视频应用程序。因此,我们对短片的最终渗透率将与社交媒体,甚至社交网络产品非常相似。这种趋势实际上已经在中国发生了。但我们,实际上是我在担心,对于世界其他地方来说,可能仍有很多人在担忧短片的未来发展趋势。因此,根据我们的理解,我们认为这对公司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机遇。所以在接下来的一到两年里,我们将继续开发我们的短视频应用程序,以抓住这些巨大的市场机遇。这是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在我们有了短视频内容之后,这些内容也将支持培训我们的AI能力和培训我们的团队,因为正如我前面提到的,短视频实际上已经使用了市场上大多数的AI能力。如果我们看一看短片的本质,会发现它实际上已经和现实世界非常相似了。唯一的区别就是摄像头,对吧?因此,对短形式视频的理解也将代表通过AR功能对现实世界的理解。所以一旦我们建立起行业领先的AI技术能力,这实际上给了我们更多的机会去抓住这个行业内未来的机会。因此。我们会将大部分精力集中在未来的短片开发上。谢谢。

美国银行分析师:感谢管理层回答我的问题,并恭喜你们取得了如此好的业绩。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海外竞争的,也许是关于TikTok,你们发布年度管理层对竞争动态的最新看法以及你们最近的用户渠道,而不是关于收购和去年短视频业务海外支出的细节?第二个问题是关于Likee或短视频价格较低的。不过,你们可以通过TikTok看到发生了什么。谢谢。

李学凌:让我回答你的问题。就短视频竞争而言,我们必须同意,2019年对我们来说是最困难的一年。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如果你看看我们短视频平台的历史,我们进入这个领域的时间实际上比其他主要同行短得多。与过去五年市场上已经存在的其他同行相比,我们可能只努力了大约两年。同时,就短视频平台背后的推荐能力而言,我们的同行甚至有过八年多的经验。

同时,就2018年全年的销售和营销支出而言,我们主要同行的销售和营销支出也是去年的5倍左右。把所有这些因素放在一起,我想说,对于我们的短视频平台开发来说,2019年是最困难的一年。

但是,在我们面临着这些困难的同时,Likee的市场份额依然在继续增加。在今年第三季度,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我们在国外的短视频MAU总量已经达到1.5亿,这对于短视频用户群来说已经是惊人的规模了。所以,我们真的相信,特别是我们的AI以及其他技术能力会继续提高的情况下,展望2020年,我们的竞争压力将会大大缓解。

除此之外,我还想谈谈IMO,以及我们的IM产品。对于IM产品来说,目前我们只允许用户观看短视频,但是将来,一旦我们开始允许和鼓励用户在IMO内制作和上传更多的短视频内容,我们绝对可以利用IMO非常强大的社会关系来进一步推广活动,并提高IM产品内的短视频收视率。

总而言之,今年我们实际上专注于不断巩固我们的基本能力,特别是AI能力。所以,明年,一旦我们看到更多的用户增长,我们肯定会看到这种能力将继续帮助我们发展短视频平台。谢谢。

金秉:第二个问题涉及海外风险。我们的短视频平台与其他同行相比的差异很可能从第一天就出现了,毕竟我们是一家全球性公司。与我们的大多数同行相比,我们真正专注于了解全球用户的需求,而他们的短视频业务导向来自中国。所以,这是非常不同的。

因为我们实际上是从一家全球性公司开始的,所以从那时开始,我们真正关注的是营收增长,以及对当地监管以及当地政府要求的深入了解。所以,这就是背后的原因,这可能有助于建立更成熟的政策和技术行动,以更好地保护用户隐私以及数据。总而言之,就全球监管风险而言,我们相信比大多数同行做得都要好。谢谢。

华兴资本分析师:首先,我们看到这个季度你们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出现了下滑。我想知道,这种趋势会出现在2019年第四季度吗?是否会持续到2020年?然后,考虑到你们在BIGO平台上有多个不同的产品,即IMO、Likee和BIGO LIVE,管理层目前是否会在不同产品的用户获取成本方面共享些信息?

金秉:好的,让我谈谈这些问题。首先是关于BIGO的销售边际费用问题。我们确实看到,与第二季度相比,第三季度的销售利润率费用相对较低,因为我们看到了非常健康的用户留存模式。正如李学凌提到的,我们从很小的基础开始。我们看到,在更多成熟市场和发达国家,进展更快。因此,我们将继续监控我们的用户保留率,以及用户基础的增长和营销支出之间的平衡。

在2020年,李学凌确实提到我们的压力将会减少。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我们将在销售营销上花费更少的钱,这只是意味着我们看到了更多的机会。一旦我们看到这种模式,意味着用户保留模式继续保持健康,我们就有信心花更多的钱来吸引更多的用户来构建更大的生态系统。

同时,我们也关注于Likee的货币化问题。正如我上面提到的,我们通过直播流媒体和广告赚钱,以释放不同产品之间的协同效应。所以,我想说,这是我可以预见的BIGO销售营销趋势。对于用户获取成本,不同产品的用户获取成本是不同的。但对于IMO来说,我们目前的重点是提高IMO内容的质量,而不是通过扩大销售营销来吸引更多用户。因此,我认为近期我们将专注于IMO的内容质量增强努力。

就像我说的那样,Likee在不同国家的情况是不同的,也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因此,我们无法提供Likee用户获取成本的具体数字。对于BIGO LIVE来说,我们推出这项服务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所以我认为这是个相对稳定的业务。我们将继续为BIGO LIVE用户做销售营销,但与Likee相比规模并不大。

Nomura分析师: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YY Live的,能提供些关于这项直播业务的细节吗?以及其明年可能实现的潜在增长率?另外,我想知道,管理层是否看到了中国直播业务的竞争格局发生了任何变化,这是否由新进入者,如斗鱼和快手造成的?我的第二个问题与各种关系有关,比如欢聚时代与直播子公司虎牙的关系,腾讯可能会成为虎牙的大股东。

因此,我想知道,在撤资前后,我们是否会看到欢聚时代与虎牙之间的关系会发生变化,因为虎牙也在谈论扩展到一个广泛的非游戏娱乐内容类别,这可能会使其成为欢聚时代在中国和海外市场的竞争对手。我还想知道,欢聚时代目前是否已经或将会在撤资后与虎牙签署一份非竞争协议?谢谢。

李婷:让我回答你的问题。首先,就中国短片的竞争格局而言,我们都认为短视频产品是个综合性产品,可以同时对不同部分的服务或产品产生影响。这是多数公司拥有海外短片业务的主要原因。

但对于中国部分,我们已经注意到了这一趋势,例如在新的音乐发行方面,短视频等已经成为主流平台,这已经受到传统音乐发行渠道的冲击。另一个很好的例子是,由于短视频占用了大量用户时间以及交互功能,为此它对陌生人社交网络也产生了影响。但相比之下,由于直播业务,我们的直播流媒体平台具有非常粘性的用户功能以及身临其境的用户体验。因此虽然我们面临来自短视频对手的竞争,但我们实际上保持了YY Live整体收入的稳定增长。而我们预计明年也会有类似的情况。

同时,今年YY Live的付费用户数也得到了显著提高,显示出整个平台以非常健康的趋势发展。 所以,总而言之,在未来,就我们在中国的直播业务而言,特别是因为我们继续专注于创造更加多样化的内容,以及创造不同类型的互动功能,我们对未来YY Live的发展仍然非常有信心。谢谢。

金秉:我来回答第二个问题,关于与虎牙的关系。首先,我们仍然非常看好虎牙作为中国领先游戏平台的潜力,以及巨大电子竞技市场蕴含的机会。因此,我们将继续支持虎牙,并与虎牙合并,直到腾讯可以激活选项,从明年3月到2021年3月。如果他们退出竞拍,我们显然可以考虑将虎牙的部分股份出售给腾讯。

关于虎牙的非游戏许可竞争问题,我认为这不是个大问题。正如我之前解释的那样,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海外,娱乐直播从来都不是一个”零和游戏“市场。无论是从供给方还是从需求方,市场机会都是巨大的。 在供应方面,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成为受欢迎的在线直播明星。因此,供应将继续推动越来越多的主播进入不同的刺激平台。在需求方面,即使在中国,面对如此巨大的竞争,正如你所问的那样,YY Live将继续增长。而在海外,娱乐直播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所以我不认为竞争会是个大问题。

Nomura分析师:还有个后续问题,那么你们打算如何使用出售虎牙股票所获得的现金收益?

金秉:我们有一系列的选择,这取决于不同备选方案的ROI。我认为我们现在的策略是保持灵活性。我们需要确保股东的利益,同时也在努力寻找新的方式,以便为我们自己推出高ROI项目。(金鹿)

via:腾讯科技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