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福布斯:2019年中国慈善榜 许家印杨国强马云位列前三

要避免在传承中衰落,家族企业不仅要有雄厚的经济实力,还要有稳固的社会影响力。关注企业社会责任的影响力投资将成为中国慈善发展的方向之一。2019 年福布斯中国慈善榜发布,站在家族传承的视角来看今年上榜的100 位企业家,笔者发现今年的榜单上以家族名义进行捐赠、或者两代人一起捐赠的情况陆续增多,有些家族二代也开始以自己的名义独立进行捐赠。

今年福布斯中国慈善榜上,以家族名义进行捐赠、或者两代人一起捐赠的情况陆续增多。图片来源:DR

虽然基金会仍是捐赠的主流形式,但慈善信托这一新的捐赠方式也在被越来越多的家族所采纳。从参与深度来看,以个人或所在企业命名的教育基金成为更深度参与慈善的方式。展望未来,关注企业社会责任的影响力投资将成为中国慈善发展的方向之一。

站在家族传承的视角来看今年的榜单,笔者发现在今年的慈善榜单有如下特点:

1、 一代开始带着二代参加家族慈善活动,以家族名义进行捐赠、或者两代人一起捐赠的情况陆续增多。

比如碧桂园的杨国强家族、世纪金源的黄如论、黄涛父子、恒安集团的许连捷家族、安踏集团的丁世忠家族都出现在了今年的榜单里。以碧桂园为例,2018年杨国强家族的现金捐赠高达16.5亿元,名列慈善榜单第二。去年杨国强曾携女儿杨惠妍及女婿陈翀亮相清华大学,以其名下的广东省国强公益基金会宣布未来 10年内向清华大学捐赠22 亿人民币,由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女婿陈翀负责。杨国强及其女儿杨惠妍先后八次被授予“中华慈善奖”,杨惠妍也已设立多项以“惠妍” 命名的专项基金、支持教育、医疗等慈善项目。

还有些家族二代开始以自己的名义独立进行捐赠。在2019福布斯慈善榜单上位列第58位的心里程集团董事长彭国远曾经跟笔者分享过他的传承故事。

本着传承不等于接班的精神,他不但另起炉灶创办了自己的企业,还收购了父亲的企业。他认为创业就是要回馈社会,财富只有在更多的人之间流动才能创造更大的价值,为此他专门设立了青年发展基金会,用于扶持青年创业者教育,并采用点对点捐赠方式,支援学校、贫困地区、灾区的建设。彭国远曾到过海内外各大城市,为了改变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现状,他在云计算技术基础上发展移动互联网教育,通过资本的力量实现产业扶贫。

2、从捐赠方式来看,虽然基金会仍是捐赠的主流形式,但慈善信托这一新的捐赠方式也在被越来越多的家族所采纳。

在国内,家族基金会和慈善信托结合得最好的当属美的集团何享健了。何享健早在2013年就成立了以他本人命名的“何享健慈善基金会”,后来在2017 年更名为“和的慈善基金会”。不同于将美的完全放手,交由一支职业化团队打理,何享健把基金会视为家族慈善事业的里程碑,不但将接力棒交给儿子何剑锋,让其担任基金会主席,还让他的两个女儿也分别担任基金会的理事长,希望基金会成为能够传承的家族事业。何享健的儿子何剑锋还创建了专注于教育的盈峰慈善基金会,该基金会成为了佛山首个非公募基金会,他曾表示:“价值观才是最好的传承,美德才是最大的财富。” 何享健出资4.92亿现金成立的慈善信托是在现金捐赠领域规模最大的慈善信托,走出了“慈善信托+ 基金会”的双轨模式,在国内也属首创。

其实在西方,许多知名慈善家族都是用这种“慈善信托+ 基金会” 的双轨模式进行管理的,以充分发挥信托在资产管理方面的优势和基金会在慈善项目管理方面的落地能力。以“比尔与梅琳达· 盖茨基金会” 为例:该基金会的资产管理交由“比尔与梅琳达· 盖茨基金会信托” 负责,基金会只负责施赠项目的管理和运作,与信托公司相互独立。这一双轨模式还成为巴菲特选择其作为捐赠对象的重要原因之一;一方面基金会信托交由比尔盖茨家族办公室专业管理,业绩出众;另一方面基金会参与的慈善投资以西方所谓的PRI( Program Related Investments,项目关联投资) 进行,由于PRI得到的利息、分红和资本升值属于经常性收入,而不是投资收入,无需交税。如此活跃的资本运作使盖茨基金会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私人慈善基金会。

3、从参与深度来看,以个人或所在企业命名的教育基金成为更深度参与慈善的方式,以建立从人才培养到产业发展的生态圈。

新华都陈发树设立的北京大学发树医学发展基金、药明康德李革、赵宁夫妇设立的北京大学李革赵宁教育基金,新东方俞敏洪设立的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新东方教育基金、红杉资本沈南鹏设立的红杉- 交大ACM 班教育基金奖学金都出现在今年的慈善榜单里,一批有着产业和投资背景的慈善新贵正在建立从慈善到产业发展的生态版图。

以位列第22 的敦和资管叶庆均创立的敦和慈善基金会为例,有着期货投资背景的叶庆均被大家称为在期市上能呼风唤雨的叶大户。敦和资管除了给基金会捐款之外,还为基金会做投资管理。在喜人的投资业绩的带动下,敦和基金会在慈善项目上也提出了系统性资助的战略,构建以社会组织为伙伴网络的系统性集群化项目群。比如针对传统文化领域的 “种子基金计划” 和针对慈善文化青年学者研究的“竹林计划”等,敦和基金会做了10年资助100家机构的规划,2018年还重点捐赠了西湖大学,推动教育产业的发展。这几年敦和基金会在散财和聚财双轮驱动方面都增长迅速,走出了一条特色之路。

从传承的视角对比一代和二代对慈善的参与深度,不难发现虽然一代企业家参与慈善投入的资金量很大,但大多交由基金会安排,直接参与的并不多。

但二代企业家往往会把慈善和他们所做的事业结合在一起,或者直接创立一个社会责任企业。这样的企业除了关注财务回报外,还会考虑环境(E)、社会(S)和公司治理(G)等标准,这样就构成了ESG社会责任体系,也成为全球知名高校的研究方向。今年在赴香港参加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院长PeterTufano教授的午餐会时,了解到牛津大学已经在全球范围展开了与企业社会责任相关的指数研究。

展望未来,关注企业社会责任的影响力投资将成为中国慈善发展的方向之一。影响力投资最早是在2007年由洛克菲勒基金会提出的一种创新投资概念,倡导资本通过有经济效益的投资来做公益。2010年,摩根士丹利与洛克菲勒基金会联合发布了《影响力投资:新兴的资产类别》,把影响力投资界定为资产类别的一种,由此奠定了影响力投资在投资界和公益界的地位。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站在家族传承的视角看慈善,它是家族传承的重要战略。在全球,家族企业成功传承下去的概率是很低的,波士顿家族企业研究协会的一组调查数据表明,30% 的家族企业能够成功传到第二代,10%能够传到第三代,能够传到第四代的仅剩3%。家族企业要避免在传承中衰落,不仅要有雄厚的经济实力,还要有稳固的社会影响力。从这点而言,慈善在家族财富的分散配置和家族社会资本的累计方面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培养下一代的财富价值观、社会责任感、社交领导力方面也有其特别意义。前几周笔者正好参加了清华大学社会治理与发展研究院举办的“Double70课题(新中国70周年70个亿元捐赠案例: 社会治理和家族传承)” 立项研讨会,发现慈善与家族传承已经成为中国一流高校的研究方向。虽然在全世界都有富不过三代的魔咒,但如果能把善财传承研究好,就有机会打破这一魔咒,使慈善成为家族传承的归宿。

美国的洛克菲勒家族通过慈善已经传承了七代,相信中国的家族也将借助慈善的力量走向良性传承,使家族实现由富及贵、由贵及礼的发展与进化!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