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国家体育总局:预计2025年滑雪产业市场总规模达1万亿元

根据上周四亚太雪地产业论坛上发布的《2016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6年中国共有646家雪场,比上年增加了近80家,全国滑雪人次达到1510万人,相比2015年的1250万人增长了20.8%。

相比于1996年前后国内大众滑雪刚刚兴起的时候,上述数字是惊人的。资料表明,20年前国内只有9个滑雪场,会滑雪的人数不到1000。而此后滑雪产业在中国已经从冷门运动逐渐发展成新兴的大众玩乐项目,尤其是2010年后,滑雪产业发展的增速变快。

今年的春节旅游高峰,滑雪成为旅游中的热门,加上2022年北京与张家口联合举办冬奥会的刺激,滑雪成为新的旅游热词。未来将作为冬奥会场地的崇礼云顶雪场,2016年的客流量比上年同期增长了20%,并预计2020年的雪季访客将有100万,这将会是崇礼区人口的约9倍。

就滑雪产业的线上交易规模来说,《2016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给出的数据是,滑雪票、滑雪教学、冬令营、酒店等的线上交易总值达2730万元,是2015年的5倍多。按照国家体育总局去年发布的规划,中国在2025年被带动参与到冰雪运动中的人数将达到3亿,市场进入成熟期,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万亿元。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

就目前的数据来看,全球最大的滑雪市场在法国,占全球市场的18.5%,其次是奥地利,再往后是美国、德国、日本。中国的市场占比排名在全球第15位。这一数据可能忽略了中国正在把滑雪视为流行的初级滑雪者,这些滑雪者可能刚尝试过滑雪,一年体验一两次。

根据“白皮书”的统计结果,中国滑雪人次最多的是北京、黑龙江、吉林、山东、河北、新疆等地,其中北京的滑雪场数量虽为黑龙江的1/5左右,但滑雪人次最多,达到171万人。2016年男性滑雪者以53.82%的占比略高于女性。

不过有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估算,2016年的1133万滑雪人数中,只有20%至30%可以算作真正的滑雪人群,也就是两三百万人,因为按照国际惯例,一年平均滑雪4次以上才被认可为真正的滑雪人群。

“白皮书”统计,2016年中国的滑雪人数为1133万人,而滑雪人次是1510万人,也就是说人均滑雪次数为1.33次。统计结果称,全部滑雪人数中3/4为旅游观光游客,其中九成以上是一次性体验的客户,大部分都是初级滑雪者。这样的情况可能带来滑雪者缺乏安全意识的积累,需要专业人士指导,需要有规范的市场环境。

易观国际分析师朱正煜对界面新闻表示,国内滑雪产业发展历史还比较短,还存在诸如教练、救援设施配备欠缺,或者管理不完善等问题,滑雪场中还存在不少没有得到评级的不规范雪场。

“白皮书”统计,中国的滑雪场已经遍布全国27个省市自治区,主要集中在北部,包括华北、东北、西北,黑龙江拥有最多的滑雪场。与此同时受限于外部环境而经营室内滑雪场的情况也在增加。

从事滑雪教练培训考核的郝世花滑雪联合创始人马驰告诉界面新闻,正常来说,有架空式缆车才可以称之为滑雪场,如果只有传送滑雪者上坡的“魔毯”,只能称之为“嬉雪乐园”。“白皮书”中统计中国目前有646家雪场,而架空式缆车在全国却不到300条,再加上一些排名靠前的大型滑雪场每家拥有3条以上的架空式缆车,实际拥有架空式缆车的正规滑雪场只有200多家,其余均为针对于嬉雪人群所设。

滑雪场投入成本较高,又是季节性经营,虽然全国滑雪场数量增长快速,但盈利状况并不喜人。崇礼最早、价位高档的万龙滑雪场,连续11年亏损后才首次实现盈利。据户外资料网2015年的调查,全国各省市中,如北京、吉林、河北这三个滑雪热门城市,滑雪场总体都处于亏损。

郝世花滑雪联合创始人马驰介绍,当下市场中的从业滑雪教练来源有:退役的运动员;经过职业机构培训的职业教练;滑雪场雪季初短期培训的入门教练;滑雪俱乐部创立者或其他滑雪发烧友临时兼职的野战兵教练;滑雪场专门从国外聘请的职业教练等。其中滑雪场短期培训上岗的教练占到最大的比例。

“雪场短期培训因为时间短和流动性大的原因,只会针对滑雪基础及滑行技术做粗略培训,然后重点对本雪场的服务理念进行培训。所以绝大多数滑雪教练仅仅能完成安全保护的教练基本职能,以旅游服务为主要职能,而没有强化教学职能,对于扩大滑雪人群市场是没有实质性作用的。”马驰评价说。

对于雪场来说,并不会聘请大量专业级有执业证明的滑雪教练,一方面是正规执业教练太少,一方是滑雪场更多的需求是初级服务型的人员。并且聘请专业教练的成本会更高。据了解,正规执证教练一般从业超过两三年,能留住老客户,对薪资的期望较高,月薪预期在8000至1万元,而初级教练的薪资在2000至4000元。

“一般发达国家业内认可的滑雪人群与职业教练的配比应该在100:1左右。”马驰告诉界面新闻,“全国现有的持证教练只有不到一万名,远不能满足需求。若算上没有持证的,从事滑雪教学的专职教练不到2万名,即便算上临时的兼职教练,数量也远不能满足市场所需。”

一方面,国内有资质对滑雪教练进行培训认证的机构本身就屈指可数,并且培训市场比较混乱,难有较好的市场发展前景;另一方面,行业的规范尚未建立,雪场聘用教练的专业素质没有恒定统一的标准,滑雪教练的从业环境并不理想。

国内的滑雪教练认定是由体育局制定相关标准,职业鉴定中心来执行方案,确定如何进行考核和培训,还有人力资源部进行监督和辅导。这一体系相当于美国的PSIA国际证书,加拿大有CASI滑雪教练考核体系,欧洲的滑雪教练考核据称则更为严格,这些国外认证体系多为民间发起的行业规范组织,由大众监督,面向市场。更为关键的一点是,国外的认证标准被滑雪场普遍认可,教练去滑雪场工作需要相应的资格证明,而国内的滑雪场则不会把官方认证的教练资格作为必要标准。

一位在崇礼滑雪场工作过三年的滑雪教练告诉界面新闻,自己初中毕业,一直会滑雪,经过简单培训后上岗担任滑雪教练,没有考教练证。考取教练证(官方称“滑雪社会指导员证书”)需要几千元,而国内的滑雪场并不看重教练是否有证。并且他觉得,“做雪场教练没有保障,现在只是当做一份兼职来做。”

国内目前滑雪教练的学历普遍较低。“白皮书”的调查显示,滑雪教练中高中以下学历占比35% ,高中或中专学历50%,大专及以上学历15%。雪季结束后,这些教练或将去短期从事一些较基础的工作。“国外滑雪教练的个人素质和能力普遍较高,他们在春、夏、秋季从事其他的职业,冬天从事滑雪教学往往因为兴趣而不是收入。”马驰说。

一份与滑雪相关的研究论文指出,现代的大众滑雪产业在欧美一些国家的兴起与发展已经超过百年,在亚洲的日本、韩国等国家也发展了近60年。中国开展专业滑雪训练也有近60年,但能称为大众滑雪运动的产生与兴起,至今仅有20多年。

目前国内有国家旅游局公布的《旅游滑雪场质量等级划分》,中国滑雪协会审定出台的《中国滑雪场所管理规范》、《中国滑雪运动安全规范》,强有力的行业规范的文件仍然较少,在大众对滑雪的兴趣与日俱增的同时,行业规范尚待建立。

自 界面新闻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