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经济新常态 | 消费升级、产业升级用时间换取空间 有质量的经济增长正在路上

697171635

199IT数据中心微信账户:i199IT

目前我国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根据国外发展的经验,以我国当前的经济规模而言,潜在经济增速的下滑将难以避免。现实的统计数据也显示,我国正处于由过去的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转变的阶段,也就是经济新常态时期。2014年以来,经济成分中较优表现集中于消费升级、技术创新、服务兴起等领域,在制造业、非制造业都有分布。新的平衡点终究会到来,新投资带来的增量终将替代旧投资的收缩量。有质量的增长,正在路上。

评价三季度GDP增速6.9%,可以借用我们2014年5月的报告标题--《同门异户此7非彼7》。其意为总体数据中包含了不同趋势的部门数据,同样是7%的增速所包含的行业成分,2014年以来与2012年之前已经绝不相同,仅仅关注增速,难以把握经济发展的状态,捕捉投资机会。本文着重分析经济结构转型中所出现的积极变化。

结构调整的结果得益于政策支持,更来源于市场内生的转型动力。2012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长模式从外向型转为内需型,内需动力也从投资驱动转变为消费驱动。未来,增速中枢将不断下移,最终停留于与人口增长、可支配收入增长匹配的位置。因为PMI调查良好的行业和地域分布,可以清楚地体现产业领域的转型进程,各行业数据经历了同升同降、差别上升、反差加剧等变化。今年以来,景气度与周期性成反比的势态形成,新投资代表的领域景气度仍然居高,消费升级、产业升级成为趋势,过剩行业持续低迷,但个别领域出现出清完毕信号。

远观未来,消费贡献绝大部分增量、GDP下移至5%左右将达到新的平衡点。但目前由于旧投资体量仍然庞大,过快收缩有可能导致债务链条断裂、城镇隐性失业显性化等极端问题。因此,在当前调整期内,给予积极财政政策、灵活货币政策支持,大力推动消费升级、产业升级与创新活动,用时间换取空间是较佳选择。

一、“危”:经济增速中枢不断下移的历史趋势

目前我国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根据国外发展的经验,以我国当前的经济规模而言,潜在经济增速的下滑将难以避免。现实的统计数据也显示,我国正处于由过去的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转变的阶段,也就是经济新常态时期。

与此相对应的是,PMI制造业12月移动平均值与GDP的走势呈现了完全随动的趋势,增长的两个阶段:一是从2005年的53.8升至2007年的55.0,二是从2008年的50.2升至2010年的53.8。其余年限我国PMI同样为下滑趋势,近期这段是从2010年持续下滑至现在的50.1。

之所以出现GDP增速持续下滑的现象,首先是由于当前我国经济面临产能过剩这个突出问题。随着对该问题的逐步治理,代表过剩产能的重化工业陆续出清,其对GDP增长的贡献减少,必然导致GDP中枢不断下移,并且未来仍有中枢下移的趋势。其次,由于中国社会结构的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人口数量下降,人口红利带来的增长减弱,也必然体现为经济增速中枢不断下移。

二、“机”:结构分化与新投资兴起的全新格局

虽然经济形势出现了总体增速不佳的状况,但通过PMI细分行业数据观察可见,整体数据下滑的事实并不是经济体系所有行业相伴相随的萧条,而是出现了各行业间非常明显的结构分化。同时,在任何一个子领域内部也都是收缩与扩张同时并存。尤其是2014年以来,经济成分中较优表现集中于消费升级、技术创新、服务兴起等领域,在制造业、非制造业都有分布。这种情况已经无法再以产业或者行业归纳,为此我们以”新投资”称之。这种结构分化的实质可以从三个层次、两个升级和一个格局来加以诠释。

(一)结构分化的三个层次

  • 第一层次:从总量构成看,经济内生动力从外向型转为内需型。由于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各国制造业回归浪潮不断兴起,最近几年大幅减少了对中国产品的需求。在我国经济总量构成中,出口贡献率不断下降,PMI出口订单低于新订单的情况长期存续。从长远看,出口固然可以提振工业,但严重依赖外需的局面不改观,则经济增长的基础不能稳固,这方面,内需的稳健性显然更胜一筹。
  • 第二层次:从产业构成看,投资型经济转化为消费型经济,第三产业超越第一、二产业。2009年开始的大规模投资实为”救急”之举,但其透支了多年基建需求,进一步恶化了经济结构。在过量投资引发效益低下、债务率居高难下的困境中,政府推动的促民生举措以及市场内生的转型动力,将消费型经济推上历史台前。制造业与非制造业此消彼长,2008年至2014年,两者在总量中的份额完成了对调。
  • 第三层次:从行业分化看,景气度与周期性成反比。PMI各行业数据经历了同升同降、差别上升、反差加剧等变化,今年以来,景气度与周期性成反比的势态形成。我们将制造业PMI行业按生产阶段分为四个大类,今年一直持续的景气度排序为:生活消费品制造业-中间品制造业-生产用制成品制造业-原材料与能源制造业。这种排序,在2013年和2014年还仅有两个月出现,今年已经持续6个月之久,周期越强、景气越弱。长此以往,消费相关行业目前的小体量有望在持续扩张中占据更大份额,最终引领总量走势。由于反差巨大,投资中的行业取舍变得尤为关键。据我们模型计算,一个良好的行业配置模型,在过去8年里可以取得超越上证综合指数数倍的超额收益,这种情形,估计在未来将持续存在。

(二)结构分化的两个升级:产业升级、消费升级

1、产业升级:生产方式转变,不同行业不同升级阶段

由于重化工业等过剩产能体量庞大,企业负债往往连接着地方政府负债和银行资产,快速出清有可能引发局部链条断裂,导致局部债务危机。因此,各级政府和企业都投鼠忌器,不同程度地维持过剩。其实,在过剩产能调整的过程中,出清是主要路径,升级也是企业和市场自救之途。市场已经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首先,生产方式升级基本成型。

制造业发展,一般要经历四个阶段:工厂化生产、批量化生产(2.0)、精益化生产(3.0)、柔性化生产(4.0),发达国家多数进入精益化生产,少数已经升级到柔性化生产,而我国制造业正在实现从批量化 2.0向精益化3.0的转变,生产方式的转变有利于企业降低成本、提高产品质量,从而实现利润提升。

零库存管理、按需生产是精益化生产超越批量化生产方式最突出的特征。从数据看,PMI体系中,产成品库存的变化很好地表达了这一转变进程。2009年下半年开始,由于大规模投资,PMI数据显示了产成品库存领先于订单的现象,其领先订单2个月的相关系数从2008年的0.46突升到2009年6月的0.81,由此,我们提出去库存概念。2012年12月,这一数据表现达到峰值,库存领先订单的相关系数达到0.95,库存状况成为全社会生产的重要指引。度过这一顶峰后,库存数据的重要性重新下降,到2013年中该相关系数逐渐回落到0.65左右,2015年回到0.45左右。其中缘由一是库存本身收缩到了底部,但结合企业调查的开放性问题回复我们认为,更重要的因素是工业化进程从制造业2.0逐步走入3.0,零库存管理成为主流。

其次,效益升级成为主流。

此前,规模效益是扩大投资的广告语,求大不求好是地方政府的通病。随着过剩问题的凸显,倒逼企业与管理部门转向效益经营。在各行业的分化中,效益高低与行业扩张速度成正比。国家统计局利润增速数据中,制造业41个行业中,有31个行业增速为正,10个为负,待出清行业体量较大是整体利润数据不佳的直接因素。PMI体系中,(新订单-生产量)是供需比指标,反映供求关系的对比和企业效益趋势,近年来,该指标领先于全国PMI综合指标发生变化。自2013年以来,供需比的中枢位置波动中缓慢爬升,接近2006年的低水平。可以看到,我国经济增长的效益和质量正表现出趋好的迹象,虽仍有反复,但我们希望在市场、政策双驱动下,供需对比状况能够恢复到较佳的水平,经济质量效益可以得到持续提升。

此外,过剩产能主动升级,开拓新兴产业市场也成为企业的选择。

从行业数据看,比较突出的是化学、有色等领域。在调查中发现,这些领域的企业在面临市场不景气、需求弱的情况下,主动转产,由于贴近新材料产业,转型相对容易。2013年以来,化学行业的PMI值告别50以下、提升到50附近,2014年二季度以来,更是从50附近提升到52左右的中枢位置,成为原材料大类最先转好的行业。有色金属也是这样, 2014年以来相对2011-2013年景气度明显回升。

在产业升级方面比较困难的是黑色、石油炼焦、煤炭等原材料行业,尤其是钢铁行业,由于产能收缩牵涉到设备报废、就业问题突出等困难,目前难以看到缓解的迹象,相对乐观的是某些底部特征已经出现。其一,生产用制成品所涉及的行业,今年以来持续下滑,更为接近出清状态。其二,国际原材料价格处于筑底过程中。以原油为例,纽约原油期货近日跌破2009年低点后短线上扬,下行空间极为有限。其三,国内原材料购进价格底部呈平底式徘徊,很难继续下跌。其四,过剩产能中最早进行出清的纺织业,5年来首次随服装出现季节回升,行业效益数据也见好转,提示出清完毕的信号。

2、消费升级:从低端到中高端,从基础型到质量型、健康型

由于人均收入的增长,居民消费状态与5年前表现已经大不相同,体现了从低端到中高端消费,从基础型到质量型消费的转变。从数据看,2014年以来变化尤其明显,在国家提高社保待遇、扶持文化健康产业政策的背景下,相关产业数据明显改善。从PMI数据来观察,在消费制造业和中间品制造业中部分行业的数据,体现我国经济中出现的消费升级趋势,比较典型的有饮料、文教体育制造业等。在国民收入低下的发展阶段,中低收入人群对于基础消费的边际贡献比较高,但国民收入提高到温饱需求解决后,消费升级已经成为普遍需求。

2014年后期,文教体育制造业的PMI指标异军突起,达到60以上的高位,并且打破了原有的季节性规律,指数连续高企,提示居民对体育、教育的需求已经触发。饮料行业PMI在2012年至2014年之间,一般保持居中位置,只有个别旺季月份会有突出表现,但2014年年底直至2015年年中,呈现淡季不淡的特征。调查中,受调企业反映,市场对饮料的需求逐渐呈现健康、绿色特征,产品更新迭代加快,传统饮料市场收缩,而新型饮料份额渐次扩大。医药制造业PMI,更是从2013年底以来连续23个月排名前列。非制造业中,餐饮、住宿、零售、公用设施管理行业(旅游景点相关管理)的经营活动状况表现均比较稳健。

(三)结构分化的一个格局:新兴旺起,研发活跃程度与扩张速度成正比

新兴产业是国家针对经济结构调整而制定的重要发展战略,自2010年发布七大战略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后,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得到了政府和社会的高度关注。在经济数量数据尚未形成的背景下,新兴产业景气调查于2014年初开展,观测社会和企业创新活动的成效。

数据显示,新兴产业保持高速扩张增长态势,从2014年数据情况看,新兴产业的数据均值为54.8,高于制造业的50.7,也高于非制造业中服务业53.1的均值。PMI显示,服务业经营活动指标年平均高于制造业PMI3个百分点,这7年的均值为54.6.对应年度增速数据比例为3.62:1。因为服务业价格因素与新兴产业价格因素不尽相同,因此采用不扣除价格因素的对比计算;且为了能够通过有效对比估算未来总量收入数据,也应排除价格影响。据此测算,新兴产业在2014年很可能保持了超过15%的增速(按照制造业系数则该预估增速为12.6%)。进入2015年以来,新兴产业景气度相对2014年有所回落,但指数仍然保持了54以上的均值,提示新兴产业的扩张程度继续超越第三产业。同时,2015年,七大新兴产业逐渐表现出不甚相同的扩张速度,值得关注。

科技创新是创新的核心,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企业普遍非常重视研发活动的投入。调查中发现,相当数量的企业即使是在生产的淡季也会增加研发方面的投入,以确保企业的技术优势和产品竞争力。从数据看,企业研发活动水平明显高于订单、产量等指标,研发活动的年均值为61.71,订单和产量的年均值为56.76和57.42。对比制造业同类指标,新兴产业研发以及新品上线活动明显活跃于制造业,新兴产业的扩张程度高与研发活动更活跃正向相关。

鉴于战略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态势,中央提出的在2020年战略新兴产业达到全国工业增加值15%的目标,应该说是完全有把握实现的。

三、“危”“机”的未来:消费升级,迎接新GDP中枢

旧投资部分下拉的增量,等待新投资领域的扩张补足,而且需要比较漫长的时间,但如果目标可以实现,就应保持定力看增速。所以在忽略GDP的同时,我们关注新领域的投资,关注其发展的速度与规模,关注其取代旧投资地位的时间表,并可由此来决定”删除”旧投资的速度。过去用于国民收入计算的三大需求,在创新格局下正在此消彼长,出于对平稳过渡的”刚需”,计算消费替代投资的时间表就显得极为必要。

为了能更直观地估计转型进程的时间表,我们可以按照历史表现,估算消费需求升级所带来的增量,何时能够替代投资需求的贡献率--这里以劳动力人口逐年下降影响GDP为前提。1999年到2006年,第二产业与第三产业增加值总量之比,一直稳定保持在1.1:1左右变化不大,2008年开始,这一比例逐渐变化。至2013年三季度,第三产业在整体经济中所占比重已经与制造业持平,2014年一季度则超过了制造业比重。7年中,第三产业增加值复合增速为15.07%(扣除价格因素后复合增速为8.76%);第二产业增加值复合增速为11%左右,近年每年递减1%左右。期间,非制造业经营活动指标每月高于制造业PMI2个以上百分点;服务业经营活动指标年平均高于制造业PMI3个百分点,这7年的均值为54.6。非制造业的扩张速度高于制造业,与增加值数据表现一致,可估算出增速比。

而消费驱动类产业的综合PMI近年继续保持53以上的中枢值,即其增速能够保持在10%-11%区间;投资驱动类行业PMI均值50左右,递减趋势变弱。由此,按照较差情况估算,可设计投资增速每年以1%速度递减,而消费保持在10%左右。若照此匀速发展,转型的未来可能是:未来6-8年内,GDP增速回落至5%上下,消费需求对总量的贡献率达到90%以上。

按照以上理想估算,既然过剩的出清随投资回落、市场转移等可以藉由解决,那么观察政策,从需求侧稳增长、稳消费而非稳投资将成为主流。既然消费超过投资是大趋势,政策亦将顺势而发,以积极的针对性财政政策鼓励相应领域发展。既然需要鼓励需求,宏观调控的着力点,也应进一步积极解决收入分配机制问题。若产业升级、服务升级、产品迭代加快,高收入阶层的消费升级可以有大幅增量;中低收入人群边际贡献高、总量较大,且同样有消费升级需求,消费时代可以开启。

保增长也好、稳增长也罢,唯一原因是三期叠加状态下,负债链条与就业形势存在一定隐忧。在不引发大规模连锁债务危机的前提下,过剩产能尽快出清是必须的选择。新的平衡点终究会到来,新投资带来的增量终将替代旧投资的收缩量。有质量的增长,正在路上。

《上海证券报》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