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2015年 旧的互联网寿终正寝

989809

199IT数据中心微信账户:i199IT

译者: betty00402

那个老的博客圈已经被冉冉上升的社交媒体和移动网络给活吞了。

这里有5个故事,他们看上去各不相同,但都基于同一个基本的恐惧心理。

高客网的管理合伙人发布了一个媒体公司高管被敲诈的帖子而备受嘲弄,敲诈者是他买春的卖家。 出版方的两个资深编辑和很多其他写手,都因为害怕编辑业务过多受到公司的生意的影响而辞职了。

影评网站建立刚满两年,就在2015年7月中旬停止运营。 这个结果甚至对未来的影评职业形成了阴影。

华盛顿邮报发表一篇文章,声明喜剧演员艾米 舒默关于拉丁裔的笑话是种族主义的。 几天以后, 惊叹号网揭露说, 该篇文章的作者根本就没看过舒默的电视脱口秀。

在线聚合网站维拉诺瓦以1亿美元价格卖给了发烧友网络。

Reddit公司的过渡CEO艾伦 保,因为与雇员被骚扰以及被解雇的事情有牵连,在经过了长时间反对她的呼声之后,辞职了。 这些反对者总是使用种族主义或性别歧视语言对她进行攻击。 她离开后几天,可靠消息称她其实与解雇的事情无关,而且也于事无补。

这些看上去没什么关系的事情的共同之处在于基本的恐惧 – 我们当前了解的互联网,5年10年甚至20年前的互联网,都跟纸质媒体一样处于消亡之中,即将被新的互联网所取代。 这个新的互联网不是站在寻求信息或思考的角度,而是出于对情绪震荡的需求,将个人身份作为商品进行重新想象。

这个互联网不是由人类驱动的,而是由内容驱动,而且不计代价。 我们之中没有人,无论是媒体专业人员还是读者, 能够阻止这一点。 实际上我们每一个人, 每一天都在建造它。

所有媒体如何成为了聚合服务

101101010

如果你正在计算机上读这篇文章,请看一下你的浏览器选项。 肯定有一些东西你已经有好几周甚至好几个月打算读而一直没有读。 而且这些东西很可能被归为详细长文,需要花些时间才能读完。 (我就有一篇,自从10月到现在还没开始读: GQ 特稿 – 最后的真正隐士)你们中的很多人很可能只是把文章标记一下,就再也不打开它了。

这些详细长文是我们这些网站的作者花了很多很多精力写出来的心血之作。 很多还得过奖。 这些文章得到了其他记者的注意。 而这往往是我们进入这个领域的开始。 甚至BuzzFeed的调查记者都使用这些无聊小视频作为特洛伊木马。

即使是无意的,我也并不想说这些文章没有读者。 一篇写得好的详细长文就像其他任何事一样, 有可能脱颖而出,就像高客网的那篇颇具影响力的9千多字长文‘关于奉承话’。

但问题在于规模。 一个很大的,大众娱乐网址不可能只做长文章,因为长文章做起来费时间,费时间写也费时间读。 因此,BuzzFeed和高客都早就认识到这一点,长文章可以是牛排,但不能算是一顿饭。

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一个网站的品牌形象已经越来越不重要了。

很大程度上,这是由于互联网提供给出版人关于什么人,在他们的网站上都读写什么的信息。 报纸可能会估计,没人读市议会的报告或舞蹈评论; 有了互联网,我们就确切地知道,真没人读。 互联网明确地告诉我们,人们想读的也就是些酷酷的东西。 这东西可以是长文章, 也可以是把一些速成的,不起眼的小东西按照时髦的形式包装一下。 如果长文章太费时间,那么七拼八凑就很省时间。 几分钟就可以凑出一篇非常有潜力流行起来的东西。 (虽然人们会说, 成为大灾难的潜力也很大,毕竟事情进行得太快了。)

理论上说,BuzzFeed不可能都是无聊动图类的东西,因为很快人们就会厌倦的。 但是这个理论在一个关键点上错了 – 因为社交网络的崛起,一个网站的品牌形象越来越无所谓。 高客对于我们这些做媒体的人来说很重要,因为它是高客,因为它的强有力的机构话语权。 但是对于那些没有盘踞在媒体世界的人们(而这些人占大多数), 高客只是另一个脸书内容提供者而已。 社交媒体从根本上把每一个内容提供者都变成了聚合者。Vox自己的伊瑟拉 克莱因也持有非常相似的观点。

最好的聚合者总是那些能够得到最能取悦于人的东西并且吸引尽可能多的眼球。 你只要想想那些连环漫画或者建议专栏,读起来有趣,随手丢弃。 这就是那些诸如维拉诺瓦的网站的哲学,这些网站就是收集些有趣的小东西,重新包装一下,然后就运营起来。 而这些网站的成长是巨大的,并且成功避开了摧毁内容提供商Upworthy的那种瀑布式下跌。

如果你为在线媒体工作,这是非常可怕的。

2005年的互联网是如此的不同

100100010

如果你还记得10年前的互联网。 那时候不是一个文章作为独立实体的世界,而是具有强有力的,中心身份的博客的世界。 那时候想高客这样的网站蓬勃发展,因为那时的世界是建立在话语上的,无论这个话语来自一个人还是一个仔细打造的编辑实体。 高客是一个不乱来的网站,这个网站揭露秘密,报道八卦并且成为一个机智,琐碎的小报,并且骄傲地昂着头站在那些浮华的旧媒体面前。

2005年的互联网上存在着无边无际的办公室室内剧,作者与评论融合在一起,感觉几乎成为一体。 来到高客或者其他可爱的博客,你可以与朋友在一起,还能得到资讯。

高客创始人尼克 丹顿似乎也认识到这一点。 据纽约杂志报道, 他在写给乔丹 萨金特的一封邮件中说‘你没做错什么。’( 乔丹 萨金特就是那个触发了公司倒闭的作者。) ‘ 这是我们曾经做过的事,但时代变了。

那时候的互联网也更加有局限。 没有那么多读者,而读者群中有更多白人,年轻人,更多男性。那个互联网的最大敌人是旧媒体的死板的传统 – 一堆闭塞且号称‘客观’ 的言论,其实既不闭塞也不客观。 在那个经济环境下,读者只有聚合的能力,你只要有了足够多的读者,就可以有个网站。 如果读者太少,你就得消失。

在社交媒体上, 你分享一篇关于你自己的文章。

两件事把这些都改变了: 手机的崛起和社交网络的崛起。 手机把言辞的重要性降低了。 实际是,言辞越少越好。 (如果你在正在手机上读这篇文章,让神保佑你吧。)图片和视频成为王者。 尼莱 帕特在我们的姐妹网站 The Verge 上有精彩的相关文章。

随着社交网站的兴起,旧的作者与读者平衡被打破,读者掌握的更多权力。 在社交网站上, 你分享一篇文章的原因是因为你同意其中的观点,而且还因为其中说到你自己。可能是你对一个政治问题感到愤怒,或者是你喜欢可爱的小兔子,或是是你喜欢电影‘回到未来’。 你的社交媒体订阅是一个筛网,只允许你想要知道的事情进入。 那些难以忽视的真相,相反的观点,或者任何黑暗的事情都被推到一边了。

这当然有好的一面 – 比如我们的读者更多样化,而且现在有足够多的读者可以靠社交媒体谋生。 尤其是,这个产生很大争议的高客的故事可以很容易地发表出来,如果在2005年,这就会受到很大阻力。 我有时候想,对2015年的这些指责是不是不太对。 Reddit正在进行一场公共‘战争’,这场战争是关于反对一个社区被什么言论自由的空洞想法所驱动,被倒行逆施的和充满憎恨的观点所引发的,而这场战争所吸引的注意力,曝光率是有好处的,说明互联网上并不都是20,30岁的白人男性。

但是在线新闻被读者的接受方式可能正产生个灾难性的变化。 10年前的互联网已经变成了当初它所反抗的旧媒体,我们中的很多人在这场变化中也正经历着职业生存斗争。

离奇的特色网站的终结

979709

溶解网的创建人是AV俱乐部的前雇员,一个流行文化出版人。 最初这个网站是作为洋葱杂志所印发的傻傻的但是严肃的艺术和娱乐内容的网上版本出现的。 (很快你就能看出,我也曾在AV俱乐部工作,而且我要感谢Dissolve创始人吉斯 菲浦斯对我的职业生涯的帮助) Dissolve的创始核心就是一个2005年的AV俱乐部和现在的AV俱乐部的分裂故事,跟高客的故事有些类似,只是不那么公开,也不那么辛辣。

实际上那次分裂是这样的: Dissolve打赌2005年的互联网会一直平静地生存道2015年。 他们还打赌有足够的影迷会每天点击他们书签中的Dissolve链接,去阅读一堆冗长的,跟电影有关的文章,而不会去毒一些短短的,拼凑起来的新闻。 在宏观层面,他们赌那个朝着纯社交网络发展的趋势是错误的。 其实在脸书上, 你用不着挖掘很多内容就能知道人们已经开始迷恋什么了。 虽然还有不少网站死忠让网站能维持下去。 而只要你活着, 你就能东山再起。

未来属于飞速的,迅捷的,即时收集起来的热辣内容。

AV俱乐部把这个比率反转了。 详细长文是你必须做的,但是最终只是为了支撑那些能吸引从谷歌或脸书那边带来的寻乐子的家伙的东西。 而真说到详细长文,传统评论是无法通过脸书病毒营销的,而一篇有深度的基于社会政治学读物的影评就可以。

当前,那场分裂之后两年,很明显像Dissolve那样的,曾经在2005年兴旺发达的离奇特色网站, 在2015年已经几近衰亡了。 在理想的世界里, Dissolve本可以在白天工作之余,从业余博客做起,把自己从卑微的起点打造成功。但它永远也不可能付给员工能够养家糊口的工作,或者能产生出曾经的高质量作品。

未来属于飞速,迅捷的,即时收集的热辣内容。 ,在很多情况下,只要你可以做出可以符合大多数人的内心实质的,能透他们过滤网的东西,思想深度就不是重点。

我们在寻找中间地带

999909

当然,有很多网站在寻找中间地带。 我认为AV俱乐部就找到了它的栖身之处,而且你也不会惊讶我最近还写了一篇,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VOX对围绕着高客的剧情这么感兴趣。

高客不是害怕因为我们本质上是邪恶的,我们会变成Vox(至少我希望不是这样),高客害怕的是不管新世界是个啥样儿,Vox是新世界中一个明显的样板,而这个新世界要求我们抛弃很多2005年的互联网所相信的东西。

尤其是,它要求我们相信在这个新互联网上挣钱就要做大规模,如果你需要不停地做大规模,你就不能排斥读者,尤其是那些从社交渠道过来的读者。2015年的高客为了这个原因,不能对读者严厉。 但是2005年的高客不能不严厉。 到底发生了什么,将一个网站言论的核心给冲刷掉了呢?

老的互联网其实终究是一个社区的世界

我也很想念那个老的互联网。达拉哈斯汉在Medium上深情地写道,那是一个终究是社区的世界。一个超链接就可以在几天之内将一个初出茅庐的网站推高。那是一个有很多很多缺点的世界,但是那个世界是建立在一个理念的基础上的,这个理念就是如果你能创造一个地方,让人们因为共同的兴趣而聚集起来,那么人们就会聚集过来。这就是最初互联网的理念,创建一个真实的虚拟网络,将触手伸遍整个世界。

而现在呢。我们的文章越来越像一个个躲在自己的小网络中的昆虫。互联网具有了与其他媒介完全相同的问题。 不是从为大众的普遍的东西到一个大型系列超专业领域,我们在滔滔海浪中航行,曾经在群岛上站着,而后就逐渐就成了一个大陆。 经过那么多曾经使它与众不同的东西,随着电视,音乐,甚至出版都成为网络的一部分,互联网已经成为了所有其他的一切。

摘自:Vox

http://www.vox.com/2015/8/6/9099357/internet-dead-end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