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中国二次元化人群调查报告 年纪越大越能花钱

640

199IT数据中心微信账户:i199IT

作者:团支书

数据来源:滴滴大数据研究中心、TalkingData、ACG爱好者匿名社会调查

算法支持:城市数据团

“二次元”是指ACG(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文化中对虚构世界的一种称呼。由于早期ACG都是以二维图像构成,所以被称为是“二次元世界”,简称“二次元”;而与之相对的是“三次元”,即“我们所存在的这个次元”,也就是现实世界。二次元爱好者一般指动漫爱好者和游戏爱好者。

——整理自度娘百科

那么,二次元爱好者都是什么人呢?

引用中国2013年度《ACG爱好者匿名社会调查》的公开数据,我们的分析从性别、年龄和社会角色开始吧。

在被调查的样本中,二次元爱好者男女比例为56:44,男女比例十分和谐,看来二次元对于爱好者的覆盖在性比上差异较小。

从年龄上看呢?19-24岁的大学生群体占据了接近60%的比例。而中小学生占比约24%,比25-30岁的青年人比例高出近10个百分点。而30岁以上的二次元爱好者比例已经下降到了1.2%,在年龄结构上呈现明显的纺锤体形态。

那么,根据年龄特征,二次元爱好者的社会角色也非常鲜明:全日制学生占据了绝大多数,但值得注意的是:有30%的二次元爱好者已经进入了三次元的世界了。

从下面的图表可以清晰地看到以上结论:

640

在有了初步的二次元爱好者印象之后,我们就可以开始认真地挖掘他们的特点了。

总的来看,二次元爱好者有四个基本特征:

第一个基本特征:单身。

640

从统计数据中可以看到,如果“二次元嫁”也算恋人的话,二次元爱好者中的单身狗比例不过只有67%而已,考虑到爱好者的年龄结构的话,这个结果还是不错的。

但假如只考虑三次元世界的活的恋人的话,二次元爱好者的单身比例瞬间升至86%,呵呵哒。

第二个基本特征:年纪越大越能花钱。

虽然有19%的爱好者恋爱对象是二次元的,但爱TA就要为TA花钱对不对!那么,我们来看看二次元爱好者一年都要在ACG领域花多少钱呢?请看下图:

660

总体消费金额的分布还是较为平均的,没有任何一个组类占据绝大多数,这说明二次元爱好者中在ACG方面消费能力参差不齐。

但假如我们将其消费能力和年龄分组做一个交叉,就可以看到明显的规律了,请看下图:

650

我们将爱好者按照年龄合并为五组:初中生13-15岁、高中生16-18岁、大学生19-24岁、青年25-30岁、大叔30岁+。立刻可以看到:

人均消费简直和年龄成正比有木有!大多数中小学生一年在ACG领域的消费不超过1000元,而50%的大叔年花费达到2000大洋以上!

看到没,虽然大叔们(30岁+群体)在二次元爱好者中的总量占比较小,也经常遭到年轻爱好者的嘲弄和轻视。但他们依然很重要,很有可能就是因为他们用钱投票,才能支撑起了中国的ACG产业啊。

640

58%的二次元爱好者都有作为游客参加ACG同人或商业展的经历。该比例简直甩别的选项一条街。而且,学生群体比较非学生群体的参与度要高出不少的量级,请看下图:

770

看来年轻的人虽然在花钱方面显得稍微穷一点,但在行动上却更不“宅”。

为了深入进行线上分析,我们不得不调用新的数据源了。 我们从合作者那里抽样出了20万台上海移动智能设备,重整选出典型的ACG偏好者,标签包括但不局限于:动漫、漫画、动作竞技、角色扮演、网络游戏、DOTA-LOL等。然后,我们又筛选出以上二次元标签强度大于一般平均值2倍的样本,约1.4万台,并将这些移动设备的使用者也界定为二次元爱好者。

然后,我们统计出这1.4万台智能设备的使用强度,并与20万台设备在活跃时间上进行对比,画出下图:

880

从整体趋势上看,两个次元的人在活跃趋势上是一致的。在白天(早8点到晚5点),人们的活跃程度高度稳定。晚5点后(下班?下课?),活跃度一跃增加40%,并一直维持到晚9点。而超过一半的人在晚上12点已经入睡。

但细致观察的话,二次元与三次元人类还是有较为明显的差别的:

早上7点-9点,三次元普通人陆续起床,而二次元爱好者似乎还在昏睡当中。终于,在上午10点钟时,陆续觉醒的二次元爱好者终于奋起直追并与三次元人类活跃度持平,这种和谐局面将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左右。从晚上5点到10点,三次元人类的活跃程度再次领先于二次元爱好者。但不要紧,在11点过后的半夜,二次元爱好者的时刻才终于到来,他们在活跃度上对三次元人类实现了毫不留情的碾压式的反超,这个优势一直可以持续到早上6点。

这充分证明了一个定律:虽然在分配时间略有差异,但二次元和三次元人类每天的活跃能量总体守恒。

在总结完二次元爱好者的四大特征后,我们不妨从国家与城市的视角,更宏观地讨论一下这个深刻的二次元主题。

二次元爱好者们,在深深的夜里亮着灯的你们,都在哪里?

我们根据《ACG爱好者匿名社会调查》提供的爱好者所在地,画出下图:

990

可以看到,二次元爱好者数量位居状元榜眼探花的城市依次是:上海、北京、广州。但在聚集度上而言,长三角和珠三角的聚集度远高于内陆地区,甚至高于京津冀地区,大概是帝都把它穷邻居们家的爱好者们都吸走了吧。

那么就先以状元魔都为例吧,我们来仔细看看在夜间,二次元爱好者都分布在上海的哪里?

我们用前文提到的智能设备的夜间活跃地址的绝对密度(左)和相对密度(右)数据画出下图。其中,相对密度是指二次元爱好者相对于三次元普通人的密度,颜色为深绿的地方表示二次元爱好者密度大:

101001

从绝对密度来看,市中心>新城>其他地区,这个规律不用说大家也知道吧……但再看相对密度的话,非常明显,市中心一下就变白了。

相对密度图中,以市中心为代表的灰白区域表示二次元爱好者相对密度较低的地方,我们不妨称之为三次元空间。而相对密度较高的,则是环绕市中心的一个环,以及魔都各高校所在地。这些地区我们可以称为二次元空间。

在夜间,魔都的二次元和三次元空间泾渭分明,那么白天呢?请看下面这张二次元爱好者白天活跃地址的密度图:

111101

我们欣喜地发现,二次元和三次元空间发生了变化!

从绝对密度来看,市中心绿色的范围变小了,颜色也更深;而从相对密度来看,夜间的二次元环状空间消失了,市中心尤其是陆家嘴地区斑驳地出现了深色的点。

是的,二次元爱好者们移动了。与夜间相比,二次元爱好者在白天的分布更加极化。虽然各个高校在白天依然保持着二次元的绿色,但住在市中心以外的二次元爱好者们,都不约而同地移向了三次元空间,并把魔都的市中心逐渐染成绿色。(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市中心之外的著名程序猿集聚地张江,也很绿。)

严肃地说,魔都的二次元爱好者们的空间特征并不表现为宅在家中或学校,很可能意味着他们已经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

当然,以上这些研究,也都只是二次元爱好者的日常。那么,在日常之外呢?我们把最后一个问题留给我国ACG界的节日:

ChinaJoy。

既然前文的分析已经提到,58%的二次元爱好者有参加ACG同人或商业展览的经历。那么,当CJ来临,二次元爱好者们是不是会第一时间赶往CJ会场呢?

这里,我们用某打车软件提供的一组交通数据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首先我们通过空间算法,找出今年7月30日至8月2日上海ChinaJoy(以下简称CJ)期间在会场区域(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附近打车的人。可以看到以下一系列结果:

一,人数

打车样本总数约9000个。其中,打车来的远比打车走的多。这个可以理解,来时心痒难耐,去时依依不舍嘛。或者说,走的时候已经打不到车了……

121201

二,时间

总体来看打车来会场的人逐日递减,第一天(周四)打车来的人最多,第四天(周日)最少。

这虽然符合“第一时间赶往会场”的假设,却与事实不符(事实是,后两天参加CJ的游客数量比前两天多)。之所以产生这种矛盾,可能是因为周末不太好打车吧。

而从打车的钟点来看,9点是打车的绝对高峰。二次元爱好者们果然是一开馆就狂奔而去的呢!

然而还是晚了……坦白交待你们都排了多久的队!

三,来源地与目的地

这些打车的小伙伴都是从哪奔赴会场,看完展览又到哪去了?我们先来看看下面两张OD图:

141401

总体而言,打车遵循“就近”原则,很少有打车的目的地超出中环之外,大部分目的地都分布在会场附近或市中心;而离开会场的人大致遵从同样的规律,当然也有少数人出了展厅就直奔机场和火车站。

接下来,从打车目的地的集聚度上来看,可以得到下图:

131301

可以看到:90%打车过来的人都来自于会场附近,我们用空间算法去一一对照了这些深色的打车聚集点,得到的地理信息分别是:

喜来登酒店,温登姆酒店,证大丽笙酒店,华美达酒店、星河湾酒店……

摔,难道二次元人类来参加一个集会已经如此不计成本了吗?这些都是典型的三次元空间啊!

我想了想,大部分打车过来的人都很有可能是参展公司的三次元员工吧。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打车的主要是三次元,那么魔都真正的二次元爱好者又在哪里呢?

答案是,他们都挤在前往会场的公交车和地铁上啊!

写在最后的话:

虽然我们通过抽样研究看到了二次元爱好者的各种特征,但仍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尚未解答:

全国究竟有多少二次元爱好者呢?

假如按照我们在智能设备上的抽样比例和筛选标准来不负责任地推算的话,上海大概有150万二次元爱好者。而全中国大概有9280万二次元爱好者。

也许这个推算完全不靠谱,但是有一个靠谱的数据是:在2015年的今日中国,按照全国年龄中位数35岁计算的话,我国13亿人口中恰好有一半人是出生于1980年之后的,这里不但包括了所谓的80后,同时也包括了90、00、乃至10后。

一般而言,ACG的中国原住民(典型二次元)正是产生于这样一个时点之后,而未来将伴随着代际的更替,很可能越演越烈。

所以,我想说的是:这个世界是三次元的,也是二次元的,但归根到底终究是二次元的。在不少主流精英还以为二次元是某种方程解法的误解下,在主流媒体还在凭借自己的意愿封印各种ACG渠道的任性下,在大家还不清楚也不曾想到这奇特的二次元文化究竟会对社会产生何种影响的情况下,很可能我们的时代早已不可逆转地走向二次元化了。

END

数据来源说明:

1. 打车数据来源于滴滴大数据研究中心。有意合作者可联系滴滴媒体研究院。

2. 移动智能设备数据来源于TalkingData。TalkingData的数据收集依赖于设备使用者的授权,本文所使用的数据对设备做了匿名化处理。

3. 《ACG爱好者匿名社会调查》来源于博客“比特客栈的文艺复兴”。

本文已得到转载授权,如您有意转载(朋友圈转发请随意)至其他平台,请联系团支书(微信号:CSSJTZS)进行商议。

城市数据团

摘自:微信号:metrodatateam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