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日本行业研发投资差异测度分析及启示

214214021

199IT数据中心微信账户:i199IT

日本作为世界科技重要经济体,其科技进步必有世界各国学习之处,作为发达国家,产业上的科技差异化发展可能对日本经济的腾飞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文章通过对日本行业科研投资强度的分析,比较了各行业间及行业内部各子行业间研发差异,并对我国行业科技企业发展提出了相关建议,旨在促进我国科技企业总体战略得到进一步提升。

从二战结束后至1980年前后,日本经历了由技术引进一科技立国一科技创新立国的科技战略发展历程,在这其中《科学技术基本计划》的制定及实施为日本各地的科学政策提供了良好导向,该计划从1995年开始起草,至今已有四期,每五年更新一次,由CSTP通过负责组织或委托科技研究所对前几期科技规划调查及评价,来确定当期的科技基本计划,其执行基本由各省厅根据国家的这一计划制定适应自身发展的具体战略,而每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的内容侧重点有所不同,通过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可以充分了解到日本科技基本战略特点。

数据显示,日本平均每年在企业、大学、公共组织及非营利机构科研经费投入比为50:40:5:1,其中内部研发支出最多的也集中在企业,可见政府在企业及大学上的科技重视度更高,“产学官”的科技体制逐渐形成。此外,企业间也会因政府的这种科研支持加强共同研究合作的力度,不断扩宽日本企业的市场空间,加快日本企业间技术信息转移及资源共享,促进企业技术革新。而日本对科技人才的培养也极度重视,他们注重从业人员的创造性,尤其关注汇集更多研究人员、研究助手及技师的企业及大学,给他们定期制定科技人才的专门培养计划,并很大程度上鼓励本国科技人才的国际流动及外国科技人才的引进。

一、评价体系指标体系的建立

文章拟针对日本36个不同行业建立相关系统指标体系,进行行业分异研究(表1)。

216216021

表1:日本行业研发投入测度指标体系

资料来源:日本总务省统计局《2013年(平成25年)日本统计年鉴》及日本总务省统计局统计调查部《2013年(平成25年)科学技术研究调查报告》等统计资料。

二、实证研究

在运用相关分析法之前,通过无量钢化(标准化)处理将研究体系中的各指标数据进行统一,并做了KMO及Bartlett的球形度检验,KMO值达0.646,巴特利特球度检验通过了0.01的显著性水平,说明所建立的研究体系中各指标之间相关性较强,适合做因子分析,通过提取主成分,三主成分因子解释原始变量总方差比例达780%,够很好地代表整个指标水平且不会损失过多信息,通过5次最大正交旋转得到各指标主成分因子载荷矩阵,主成分F1、F2、.F3累积贡献率为选取

第k个主成分的方差贡献度为

V/CV即各主成分因子贡献度的权重来计算日本科技企业各行业的研发强度得分并进行排名(见表2)。

由表2日本企业所在36个行业科研投入整体得分来看,日本企业在此行业的科研人员及经费的综合投入力度要高于其他35个行业科研投入力度,且其2.15的得分与排名第二的电气机械制造业的0.93得分相差较大,说明日本处于运输机械器具制造业的企业科研强度远领先于其他行业的企业研发强度,而其他35个行业的因子综合得分差距并不大。而从整个制造业得分来看,除个别制造业外,几乎所有处于制造业的日本企业科研投入强度排在前列,说明日本企业在制造业中各子行业的科研投入力度要明显高于情报通讯业、专业技术服务业范围的科研投入,而相关数据也显示,世界制造业100强中日本居首位,这与其整体制造业的科技投入强度有很大关联。

215215021

表2:日本行业研发强度得分及排名

从总从业人员经费规模因子来看,运输机械器具制造业、医药品制造业及情报通讯机械制造业3个行业的科技企业科研投入强度最高,在这3个行业中科技企业的从业人数及内外经费总额支出是很大的,且在运输机械器具制造业上的强度最高,大量的从业人员可能选择在此行业的科技企业工作,其用在科研方面内外总经费较其他35个行业要大得多,日本将大部分经费用于运输器具的更新换代及创新研发上,其技术性能及环保性能是值得全世界肯定的,相关信息显示运输器具二氧化碳排放量仅为全国总二氧化碳排放量的19%,且逐年降低,这是大多数国家所不能做到的,此外,新能源汽车的问世也是日本汽车发展的又一突破。除了运输机械器具制造业以外,医药品制造业及情报通讯机械制造业得分与其他33个行业比较发现,这两个行业的科技企业中也具有很多从业者及科研经费的投入,可见日本自身在医疗及情报设备的制造上花了很多功夫,这也为日本当前医疗设备的先进水平及较高的情报事业奠定了相当大的基础。

从总规模单位因子来看,情报信息服务业、化学工业及生产用机械器具制造业在此主成分因子上得分最高,表明日本科技企业在这3个行业中具有较高数量且单位专业研究者所承担的科研投入很大,而从此因子的36个行业来看,各行业间的因子得分差距也较大,但与第一主成分因子来比,排名第一的。情报信息服务业与其他各行业的情况差距并不大。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日本一直处于少有的世界情报服务发达的国家行列,为了有效发展科技情报服务业,日本政府给予企业一系列的政策支持,使得官方与民间情报机构共同发展,斥巨资用于情报的收集及分析工作上,以图书情报服务工作为例,每年的投入以20%的速度增长,规模及单位人员科研量不容小视。

从专业规模及外部支持因子来看,科技发展研究业、采石采矿业及纺织工业在此因子的得分居于前三位,得分分别为4.4、2.11、0.69,该因子一方面对人员的专业能力具有很高要求,另一方面体现了政府、社会对行业的科研投入强度,说明在科技发展研究、采石采矿及纺织工业三大行业的日本科技企业中专职研究人员的投人数量最多,且接受到外部科研经费的投入是最为显著的,尤其是科技发展研究业及采石采矿业,数值反映两个行业与其他34个行业间差距较大,这也间接地说明了整个社会对行业科研的较高要求及足够重视。

三、启示

基于日本各行业科技企业的科研投入强度分析,作为发展经济体,我国目前与日本的科技发展尚存较大差距,但我国在科技发展策略上可以进行更为深入的思考。

制定国家层面的科技战略计划,实行整体与差异化科技均衡发展。有数据显示,我国企业在电气、机械生产等行业上较日本生产率几乎相差10倍左右,而目前虽然我国制造业的成就很显著,但其中的关键性技术还是处于“洋为中用”的状态,日本在制造业尤其是处于科技型制造业(汽车、PC等)的科研投入是很大的,核心技术的研发标志着一个国家科研水平的真正实力,所以,我国在追求单纯的GDP提升时,应该充分考虑到相关核心科技的研发,尤其是作为我国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技术研发。一方面能够为自身重点产业发展提供技术支撑;另一方面,能够掌握相关技术前沿,为我国在世界水平范围上的科技战略发展奠定基础。此外,在实现这种差异化科技战略的同时,也需要重视对弱势产业科技水平应用程度的提升,就如日本一样,虽然其印刷、传媒、互联网等相关行业确实落后于其他行业的科研应用水平,但其偏离所有行业科研的均值却不远,所以如何在实行差异化科技战略时提高对弱势行业的扶持力度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加强国际间科技交流与分工合作。一方面加强科学技术水平的交流,同样作为制造业生产大国,我国可以日本制造业科技企业发展中吸收一些经验或者尽可能从一定程度上与外国先进行业发展进行技术成果交流,例如日本在其支柱产业--汽车制造业上可谓花了大量“心血”,从电动汽车到燃料汽车再到如今的信息电子技术与汽车的结合,已经使日本引领着国际汽车行业动向,而我国的汽车行业完全有可能去与日企进行相关合作分工,促进中日汽车制造业科技互动。另一方面,促进科技人才间的交流,这里的人才最好是具有领军行业优势的相关国家专业人才,我国可通过一些文化等方面的优惠政策吸引更多的外国科研人才人驻我国科技企业中,为提升我国科研水平提供更多指导,使其融人到中国行业科技的发展中。

加大对科技人才的培养力度。目前我国的科研投入总量在1.5%左右,与日本相比还有一段差距,从以上分析的结果来看,日本对自身相对较弱的纺织工业等弱项领域投入了更多的专职研究人员,带动不同科技发展程度的产业领域共同进步,而我国也需要建立良好的人才选拔及教育体制,以培养本国科技人才为主,重视本国专业人员的科技素质提升,并针对区域产业的科技发展特点制定人才培养计划,促进弱势产业的科技进步及科技人才的流动交融。

作者,许汝俊,武汉轻工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摘自:《改革与战略》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