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iPad利润美国独占四成,中企如何在国际产业分工占优势

181801

199IT数据中心微信账户:i199IT

作者:时杰;来源:国资报告 微信号:guozibaogao

2008年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陷入债务危机,为应对危机和解决就业,提出“贸易再平衡”、“产业回归”等政策举措,力图扭转产业空心化造成的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这一背景下,中国政府提出发展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

时至今日,2015年3月2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推进实施“中国制造2025”,顺应“互联网+”的发展趋势。以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为主线,重点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农业机械装备10大领域。

新常态下,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与“中国制造2025”一起,构成了我国工业转型升级的路线图。

全球危机后的机遇与挑战

得益于上一轮全球化进程,中国充分调动本国要素资源:劳动力价格优势、资源的价格优势等等,一举成为世界制造大国,中国的工业制造能力取得了极大提高,如下表所示:

171701

从表中可以看出中国工业制造能力提升之外,还可以看出两个问题:第一,我国工业生产这么庞大的产能必须依靠国际市场才能消化,而国际市场需求的有限性要求我国工业必须进行高端突破,这是我国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必要条件。第二,中国巨大的工业产能在量的扩张上已经非常巨大,需要进行质的提升,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已经具备充分条件。

因此,2008年爆发的世界金融危机对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带来两大挑战和两大机遇。

两大挑战——世界市场需求的萎缩挑战(表现为中国外贸增速的放缓)与市场结构发生变化挑战(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即TPP,美欧自贸区谈判)。由于我国工业产能巨大,这两个挑战带来了严峻的产能过剩问题和要素资源价格上升带来的工业竞争力下降问题。世界范围内“低碳经济”的兴起,是反映挑战最为生动的案例:在中国工业崛起和欧美产业空心化的背景下,以美国前总统戈尔拍的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为标志,欧美提出了“低碳经济”的概念,试图从节能环保产业入手,寻找走出产业空心化和金融危机的出路。

两大机遇——技术后发机遇与投资效益机遇。我国的工业整体技术水平不高,但世界范围的科学技术革命目前没有新的突破,目前世界范围内工业使用的基本是二十世纪的技术,我国发展战略新兴产业可以实现后发优势,在高端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等方面有所突破。

中国工业需要重新定位

当前,世界经济仍旧处于调整动荡期,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国际产业分工的变化,某种意义上讲,从关乎国际产业分工格局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开始。在国际分工视角下,中国工业需要重新定位,在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过程中,核心问题是中国工业在国际产业分工中,如何从价值链低端的比较优势达到价值链高端绝对优势?这就需要了解国际产业分工全景和我国发展战略新兴产业的短板何在。

国际产业分工包括财富创造和分配的过程,从生产总量上看:财富创造=财富分配,财富的创造有效率高低之分,财富生产效率和生产技术有关,但财富的分配历来少有公平可言,财富分配主要和分配规则有关。

进入工业社会以后,国际产业分工发生过三次变化,这些变化从创造财富角度看以工业革命的形式表现出来,即科学技术的进步带来的财富生产效率的提升。如果把工业革命仅仅理解为是科学技术的推动,这个理解是不全面的,因为财富不仅仅包括创造过程,还包括分配过程,财富分配规则的变化某种程度决定了财富的走向,并且对财富创造有激励作用。

国际产业分工从两个方面变化观察才能得到全面的图景:一方面,新技术的应用带来的生产效率提高,是国际产业生产效率方面的变化,可以归类为产业分工变化的“硬件”,这个工业发展的硬环境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有比较优势。另一方面,主要是国际贸易规则、金融规则的变化,这些是国际产业财富分配方面的变化,可以归类为“软件”,这个工业发展的“软件”,发达国家有绝对优势。

比较而言,国际产业分工的“硬件”变化容易识别,从技术进步带动的生产效率提高角度看,经常以“工业革命”的术语表达出来,人类进入工业社会以后,三次国际产业分工“硬件”的变化用技术指标表示,如下表:

212102

相较而言,促使国际产业分工发生变化的“软件”就没有那么容易识别出来,但“软件”的变化恰恰对国际产业分工变化起着关键作用。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改变本国工业在国际产业分工中的地位,“软件”的改变必不可少。因为国际产业分工的“软环境”决定了世界范围内财富的分配规则,“软件”的公平程度决定了国际财富的流向,决定了哪个国家能在国际产业分工中处于主导地位,获得竞争优势,掌握最大份额的资源分配,取得最大份额的经济利益。历史上看,国际产业分工的“软件”如下表所示:

222202

当前发达国家的在国际产业分工中的优势地位是两方面的:充分利用本国的技术储备,利用发展中国家的生产要素相对廉价,提高财富生产效率,甚至不惜牺牲发展中国家人权和环境为代价。控制全球贸易规则的制定,控制大宗商品定价权,控制国际金融规则,尽量的取得财富分配优势,而且在规则改变方面很难让步,当初中国入世谈判之艰难,今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之艰巨从侧面注释了这个问题。

我国的工业生产能力虽然规模很庞大,但如果想实现战略突破——实现战略性新兴产业可持续发展,必须从提升技术标准掌控能力的“硬件”和改变战略新兴产业发展“软件”两方面同时入手。

在现有工业发展“硬件”环境下,发达国家用以控制全球财富创造环节主力军——跨国公司会在发展战略新兴产业方面双管齐下:在产业发展“硬件”方面充分利用知识产权保护,甚至过度保护的方式阻止竞争对手出现,在“软件”方面,充分利用金融资源和各种衍生金融产品。两者相辅相成,巩固国际产业分工优势地位。

跨国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不仅仅是技术先进、管理科学,更重要的是控制产业标准,进而输出标准,利用所掌握的金融资源进行放大,以在国际产业分工中获取最大份额的利润。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全球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领先者苹果平板电脑的利润和成本分解,如下图所示:

191901

从图中不难看出,苹果iPad利润150美元构成中美国公司独占42.1%。其中关键分配因素并不只是苹果公司的高科技,而更多的是苹果公司控制整个国际产业链的高端—即行业标准,通过输出行业标准利用“比较优势”获得最大份额的利润(整个利润的30%)。苹果公司的优势还不仅在制造环节控制行业标准,更是在企业金融环节将“绝对优势”发挥到了极致:以内源融资主导(通过国际产业分工获取的高额利润,仅仅2015年第二财季,苹果公司的净利润就达到135.6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3%)、低负债率和无现金股利分配的公司金融战略,维持公司极低的资本成本。截至2011 财年末,苹果公司17 年来不曾有任何形式的分红,尽管2015年4月28日,苹果公司的股价高达132.47美元的高价。以股权融资和内源融资为主、持有大量现金准备随时收购新技术专利(从而抬高进入门槛)的公司金融战略又进一步强化苹果公司在国际产业价值链上处于高端位置。苹果公司就是采取利用技术比较优势和资本绝对优势的战略称霸全球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

从比较优势到绝对优势

金融危机之后,为了应对世界经济和国际产业分工的变化,我国政府先后提出了“发展战略新兴产业”和“中国制造2025”工业发展战略,为我国工业实现转型升级描绘了完整的发展图景。实现中国制造2025,战略性新兴产业可持续发展是前导。在“中国制造2025”发展战略下,我国战略新兴产业发展核心问题是如何推动我国工业发展从比较优势到绝对优势。

2001年随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的十多年时间里,中国工业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中国工业在国际产业分工中正处于从资本品出口到工业标准输出的阶段。这是中国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创造了充分必要条件。中国工业的转型升级阶段要求在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过程中更加重视生产服务业的发展。只有生产型服务业比重在迅速增大,才能为战略新兴产业从比较优势阶段向绝对优势阶段的跨越打下坚实基础。产业进化的关系如下图所示:

202002

图表:《国资报告》制

如上图所示:从加工贸易到资本品出口,属于比较优势阶段,从资本品出口到工业标准等的输出,属于绝对优势阶段。各个阶段的战略新兴产业在国际分工中演进,需要工业发展的“软件”建设也发生相应的变化,比较优势阶段利润比较少,需要以量取胜,以规模论英雄,因此主要以债务融资为主。而进入绝对优势阶段的战略新兴产业发展,需要以标准论英雄,即要有量(市场份额),也要有利润支撑,因此,要实现由债务融资向权益融资变化的发展路径。如下图所示:

232302

图表:《国资报告》制

经过多年发展,中国的战略新兴产业发展有了世界影响力,甚至在国际贸易规则、国际金融领域有了一定的话语权,但也面临着一些深层次挑战,制约中国产业升级有以下两个短板:

第一是从比较优势环节看,即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的“硬件”来看,中国企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不仅仅是技术、管理问题,更多是不掌握行业的标准控制。最典型的是中国汽车产业,中国汽车产业管理、资金、技术已经有了突飞猛进,但是不掌握行业标准,自主品牌处于产业链下游,整个产业大而不强。

第二是从绝对优势环节看,即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的“软件”来分析,国际贸易规则和金融规则对中国战略新兴产业提升在国际产业分工的地位不利。结果之一是作为参与国际产业竞争主力军的中国大型企业,面临变化多端的国际市场,面临不公平的贸易规则、风险比较大,在资本结构上受制于生产环节没有占据国际产业分工的制高点,利润不足,内源融资有限。这种情况不利于中国企业评估国际市场风险,参与国际市场竞争,增大权益性融资。

解决在国际分工下中国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的瓶颈,中国政府首先从制约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的“软件”入手,针对发达国家提出的“再工业化”、“国际贸易再平衡”战略,实质是新的贸易壁垒,制定新的有利于本国的贸易规则。我国战略新兴产业当前更加需要进行全行业整合,需要主要以企业兼并收购形式进行比较优势行业的产业整合,做大做强主力军,实现从资本输出到工业标准输出、增大利润份额的跨越。

我国工业的发展阶段如果从货物贸易的比较优势阶段演进到服务贸易的绝对优势阶段,社会的信用体系就是中国工业发展的软实力,有了社会征集体系(征信体系),战略新兴产业可以逐步实现风险评估、进行金融创新管理风险,利用资产证券化等手段扩大权益性融资比重,在国际产业分工中攻城略地,取得绝对优势的竞争地位。

摘自:国资报告

微信号:guozibaogao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