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美国正失去科技中心的地位

20141109.1

199IT数据中心微信账户:i199IT

随着社交媒体热潮的日趋狂热,人们也许认为硅谷依然是科技行业就业增长的主要动力。不过仔细分析过去的就业数据就会发现,科技就业岗位逐渐分散,拓展到了硅谷之外和附近知名的旧金山城区。

我们邀请了实践战略集团(Praxis Strategy Group)的研究总监马克·希尔(Mark Schill),对全美52个最大的都市区从2001年到2013年的就业创造趋势进行分析,这段时期正好包括上次科技扩张泡沫破裂到目前的科技繁荣热潮。

他分析了我们通常意义上的科技相关行业的就业增长,比如软件、工程和计算机编程服务领域。他还分析了其他行业担任STEM职位(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相关岗位)的科技就业人数。这包括了许多受聘于商界的科技员工,从表面上来看,他们似乎和科技行业没有任何关系。比如说,在美国的620,000名软件应用开发人员中,只有8%在软件公司工作——绝大多数则分散在制造、金融和商业服务等行业。

在过去12年里,创造科技就业岗位速度最快的四个大都市区都远离旧金山湾区,位于美国南部,这些地方的生活成本较低,通常具备非常有利的商业环境。排名首位的是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圆石城-圣马科斯(Austin-Round Rock — San Marcos),当地科技企业的就业人数从2001年以来增加了41%,同期STEM就业人数增加了17%。从近期来看,在2010-2013年,奥斯汀都市区的科技就业人数增长也在全美名列首位。

奥斯汀获得成功的关键主要在于当地的经济可承受性和高品质的生活,这两点在当地的小城市核心地区和快速扩大的郊区都很突出。奥斯汀以戴尔公司(Dell)的发源地而著称,近年来,多家西海岸科技巨头在此设立了厂区,包括AMD、IBM、思科(Cisco)、惠普(Hewlett-Packard)、英特尔(Intel)和甲骨文(Oracle)。

奥斯汀的东海岸姐妹城、北卡罗来纳州的罗利-卡里(Raleigh-Cary)也有大致相同的环境,这个都市区在我们的排行榜上名列第二。像奥斯汀一样,罗利-卡里是个大学林立的都市区,也是州政府的所在地,这两点都有助于减轻工业低潮期间的经济剧烈波动。像奥斯汀一样,罗利并不是社交媒体热潮的主要中心,但是从2001年以来科技领域就业人数增加了54.7%,STEM就业人数增加了24.6%。大部分就业增长来自全球性公司,比如IBM、葛兰素史克公司(GSK)、先正达公司(Syngenta),RTI国际公司(RTI International)、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和思科公司。

接下来的两个都市区令人感到惊讶,这两个地方并没有显赫的科技优势:得克萨斯州休斯顿-舒格兰-贝敦(Houston-Sugarland-Baytown)和田纳西州纳什维尔-戴维森-莫夫里斯波洛-富兰克林(Nashville-Davidson-Murfreesboro-Franklin)。社交媒体并没有在这里发挥多少作用,但是休斯顿的STEM就业人数从2001年以来增加了24%,这要归功于科技密集型能源产业的的繁荣。休斯顿都市区在工程师占员工的比例方面排名第二,仅次于硅谷。

在纳什维尔,科技就业人数增长了65.8%,主要归功于该地区作为医院管理和医疗保健IT枢纽的崛起,其计算机系统设计服务领域的就业人数增长了160%。

硅谷怪象

科技行业的传奇中心旧金山湾区表现如何?当然,旧金山-奥克兰-弗里蒙特(San Francisco- Oakland-Fremont)的就业人数一直大幅增长,科技企业的工作岗位增加了28%。这个地区是社交媒体热潮独一无二的受益者:Twitter和其他科技宠儿都集中在当地,还有许多公司位于附近的圣马特奥县(San Mateo County)。从2000年到2004年,旧金山的科技就业人数减少了近一半,但是现在回升到了第一次互联网热潮时期的水平。

相比之下,圣何塞-桑尼维尔-圣克拉拉(San Jose-Sunnyvale-Santa Clara)——拥有全美大约40%的风险投资——却在我们的榜单上仅排名第25位。这个拥有谷歌、英特尔、Facebook和苹果等标志性公司的地区怎么可能如此低迷?毕竟,这个地区从2001年以来增加了20,000个互联网出版和网络搜索的就业岗位。然而,这个数字远远低于高科技制造业的损失,该地区已经失去了大约80,000个高科技就业机会。这可能是圣何塞地区的STEM就业人数在过去12年减少12%的一个主要原因,尽管在此期间许多高科技企业获得了成功。在旧金山,STEM就业人数仅小幅增长了5.5%。

这个令人失望的趋势也蔓延到了历史上科技表现强劲的其他地区,其中大部分地区的就业人数近来都有所增长,不过依然在和十年前的就业损失作斗争。这包括排名第26位的波士顿-剑桥-昆西(Boston-Cambridge-Quincy)和排名第28位的圣迭戈-卡尔斯巴德-圣马科斯(San Diego-Carlsbad-San Marcos),这两个地区都是早期的科技重地。波士顿地区科技公司的就业人数从2001年以来增加了16%,但是STEM就业人数减少了1.6%。圣迭戈地区的科技就业人数和STEM就业人数在21世纪初增长强劲,但是从2010年来涨幅甚微。先发优势可能为一个地区赢得荣誉,但是似乎并不能保证就业的持续增长。

但是并非所有的早期科技重地都表现不佳。西雅图-塔科马-贝尔维尤地区(Seattle- Tacoma-Bellevue)依然在高科技就业方面表现良好,这个地区在我们的榜单上排名第七位,科技公司的就业人数增长45.5%,STEM就业人数增长19.5%。其中一个原因可能在于该地区公司的多样性,包括软件巨头微软公司(Microsoft)、电子零售巨头亚马逊(Amazon),以及长期雇佣大量科技员工的波音公司(Boeing)。西雅图的成功类似于休斯顿和纳什维尔的情况,与制造业和贸易领域都有关系,得益于软件服务相关需求的增长;人们通常会忘记,美国的大部分科学家和工程师都在为制造商工作,这些工业企业占商业研发支出的68%,而商业研发支出占总研发支出的70%左右。

科技正在转向市区?

也许没有什么像科技就业岗位从郊区转向城市中心的概念那样,能够吸引媒体和专业城市支持者的关注。尽管有证据表明,一些中央商务区的社交媒体就业人数出现增长,特别是旧金山地区,但是大部分的大城市中心过去十年里在科技方面并没有出色的表现。

在某些方面,这反映了基于互联网的软件和营销公司的极端波动,这些公司不同于高科技硬件或客户支持服务企业,显示出集中在城市中心的显著趋势。在某些地方,尤其是纽约,这些行业的就业增长是以牺牲传统媒体和广告就业为代价,后者近年来的就业人数急剧下降。

全美最大的三个都市区——纽约、洛杉矶和芝加哥——都没有进入我们排行榜的前半部分。只要有两个计算机怪人同处一室,都会得到媒体热情关注的纽约,在榜单上排名仅第36位。有些纽约人宣称这座城市目前在科技领域的地位仅次于硅谷,但是这种说法夸张得离谱。从2001年以来,纽约市的科技行业就业人数仅增长了6%,而STEM相关就业人数则减少了4%。

纽约市成为主要高科技中心的机会有限,不仅是受到高成本和税金的影响,而且明显缺乏工程技术人才。按人均计算,纽约地区在全美85个最大的都市区排名第78位,每1,000名员工中只有6.1名工程师,仅为硅谷工程师比例的七分之一。

这意味着纽约的科技就业增长可能主要局限于新媒体等领域,这些领域将面临巨大压力,以取代传统信息产业损失的就业岗位。2001年以来,报纸出版业在全美范围内失去了近20万个工作岗位,相当于总数的45%,而期刊的就业人数减少了51,000人,相当于总数的30%,大多集中在纽约的图书出版行业已经失去了17,000个就业岗位,相当于总数的20%。

排名第38位的洛杉矶-长滩-圣安娜(Los Angeles-Long Beach-Santa Ana)和排名第42位的芝加哥-若利埃-内珀维尔(Chicago-Joliet-Naperville)看起来也没好到哪儿去。主要归咎于当地航天部门的持续收缩,洛杉矶地区的STEM就业人数从2001年以来减少了6.3%,不过科技行业就业人数温和增长了12%。就其本身而言,芝加哥在过去12年里经历了科技就业人数和STEM就业人数的大幅减少。

从积极的方面来看,洛杉矶地区至少还拥有全美数量最多的工程师。相比之下,芝加哥的人均工程师比例几乎只有洛杉矶地区的一半。这表明洛杉矶可能在发展科技相关就业方面比中西部对手有更好的优势。

放眼内陆

我们应该在哪里寻找未来的高科技就业增长?当然,从长期来看,你不能排除硅谷,这里拥有丰富并且格外资深的工程技术人才资源。西雅图也十拿九稳,一方面是因为当地的能源和住房成本较低,至少相比旧金山和硅谷更便宜。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集中的趋势也许会分散。我们榜单上的前五名都是知名度不高的都市区,包括盐湖城、印第安纳波利斯、巴尔的摩、杰克逊维尔、堪萨斯城和丹佛。这些地区通常相比更时髦的城市生活成本较低,如果目前的泡沫情况逐渐消失,这里能够吸引更多的高科技投资。

未来的高科技最好的代表可能不是备受媒体推崇、面带稚气、二十几岁的社交媒体首席执行官,而是沿盐湖城到普罗沃的15号洲际公路的高科技走廊,这里分布着英特尔、Adobe和电子港湾(eBay)等科技巨头的办公室。近年来,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在促进初创企业方面领先所有的美国大学;这所大学可能不像斯坦福大学那样久负盛名,但是这种趋势令人鼓舞。当地有利的重要因素也许是低廉的生活成本,尤其是对于年过三十的工程师而言——他们从来没有真的指望在旧金山或硅谷买房子——他们会发现当地的房价比西海岸的价格便宜了50%。

进一步展望其他领域,较小的社区通常会成为科技热点地区。进步政策研究所(Progressive Policy Institute)最近的一项报告显示,有些地区出现了快速的高科技增长,比如阿拉巴马州麦迪逊县、弗吉尼亚州劳登县等远郊、以及经济复苏的路易斯安那州奥尔良教区。旧金山湾区委员会(Bay Area Council)的另一项研究发现,美国十大增长最快的科技中心中,有七个都是人口不到15万的地区。

这表明,与传统看法截然相反的是,科技就业可能不会在我们规模最大、成本最高的都市核心区实现最快的增长,而是扩散到更广泛的地区。尽管没有地方可以和硅谷相提并论,这里拥有巨大的资源和强大的增长惯性,但是这些地区将在市场上拥有发表意见的权利。

摘自: 坐井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