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2014年北美新闻媒体状况报告

20141103.4

199IT数据中心微信账户:i199IT

译者:自由活动儿

在很多方面,2013年和2014年初给新闻业带来了沉寂已久的生机。尽管过去几年的故有挑战在继续,还有新的挑战浮现,但是今年的作为给美国新闻业的未来带来了一丝乐观,或者说是希望。

数字化已在新闻领域爆发,带来新的科技知识,新的资金和吸引眼球的高级人才。曾靠诱骗点击赚取浏览量的BuzzFeed,如今拥有170名新闻员工,其中包括杰出人物普利策奖所得者马克•斯谷弗斯(Mark Schoofs),并被ProPublica新闻室的保罗•斯蒂格(Paul Steiger)谓其理想的工作地,如果能重返年轻的话。Mashable公司现有70名新闻员工,并挖角到《纽约时报》的前任助理执行编辑吉米•罗伯茨(Jim Roberts)任其首席新闻官。今年一月,艾泽拉•克林(Ezra Klein)离开《华盛顿邮报》跳槽到Vox Media,作为发展其“解释性新闻”理念的新天地。很多此类公司本身就是成功的数字品牌,始终以科技为发展核心,并用其他地方的运营资本发展新闻业务。

其他途径的新收入也在流入新闻企业。一些新兴的企业家,如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约翰•亨利(John Henry)和皮埃尔•欧米迪亚(Pierre Omidyar),都在将其资金投入到这个行业,要么创造了全新的实业,要么为传统新闻带来新的生机。在他们卓越的资历中,除了财富,是他们身兼科技行业的圈内人和新闻媒体的圈外人。慈善款项也在增长,多数关注在更小众的寻求填补新闻集团因财政削减而留下新闻报道空白的新闻源。最近的是2014年3月, 杰罗米基金会(Jerome L. Greene Foundation)宣布向纽约公共广播电台捐资一千万美元以帮助其建立数字业务,建立数字业务是所有非盈利新闻机构的心声。

这一年还前所未有地有力证明了新闻参与了社交媒体和移动设备的大爆发,这在某种程度上使新闻前所未有地触及到更多的受众。半数的Facebook用户在页面上可以浏览新闻,尽管这并非他们本意。最可能在Facebook上获得新闻的用户年龄段介于18到29岁。这同样适用于网络视频的增长用户。半数在网上看视频的用户会看新闻视频。所以,年轻人是最主要的受众。

随着这股动力而来的质疑是:人们收到的新闻资讯中有多少是这股动力带来的。在此提供去年的资料来昭示部分观点。我们首次统计发现近500家数字新闻媒体中有近5,000个全职新闻专业职位,多数是在过去五年中设置的。但是绝大数原创新闻报道的机构仍然来自传统报业。然而报业的工作岌岌可危。2012年,全职专业的新闻室工作招聘下降了6.4%,预计2013年将会有更大降幅。仅Gannett公司一家就预计要裁员400名,而Tribune Co.表示要裁减700名员工(部分非新闻室职位)。

来自慈善家,企业资本家和其他个人以及非传媒类公司的新的资金,尽管振奋人心,但总数不过是支撑专业新闻报道所需资金的极小一部分。来自纸媒和电视广播的固有的广告收入依然占据过半的行业总收入用以支撑新闻报道,虽然纸媒的广告收入在急剧减少。尽管看到一些新的收入来源,如数字订阅和数字会议,但是报纸广告的总收入自2003年起到2013年下降了49%(2013年的数据还包括了一些小众和非按日发行的刊物)。电视广告收入虽然目前尚且稳定,但由于网络视频的可及性,其未来也堪忧。更重要的是,多数由这股动力所带来的新的收入并非来自新闻报道本身。

过去一年间发生许多给居民带来多重影响或者影响不明的新闻事件。本地电视台,作为稳居美国成年人们获取新闻资讯的首要来源,在五年里首次见证了观众群的增长。尽管同时,制作原创新闻的电视台相比2012年变得更少了,主要由于对电视台的收购令更少数的公司掌控更多的电视台。值此时刻,全美952家播送新闻的电视台中有整整四分之一不是自制新闻节目。附属的电视台遵守共享协议,意即其内容来自它方制作。这对于受众的影响似乎因市场不一而有所差异,有些市场通过播送新增的新闻增加了潜在的受众——即使那些新闻播报与其他地方台雷同。有些市场上的新闻在缩减,原因是新闻组织为了经济效益而裁减员工和减少内容制作。

数字新闻方面,在去年的新闻媒体报告中所昭示的公共关系与新闻的交叠现象变得越发显著。其中一项重要的创收尝试涉及到商业广告赞助的内容,多由网站记者采写,并以某种方式放在新闻报道页面,有时与新闻故事别无二致。在早期的采用者如《大西洋月报》和Marshable的引领下,这种业界所谓的“原生广告”在2013年迅速发展起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最近的《华尔街日报》都在着手或在发布计划安排员工做这种广告,通常都作为新的“内容定制部门”的一部分。eMarketer预测原生广告的花费将在2014年达到20.85亿美元。

许多此类内容发布机构最初就表示要谨慎对待这类广告,《华尔街日报》的首席主编吉拉德•贝克(Gerard Baker)甚至将其形容为“浮士德的交易(笔者注:又称魔鬼交易)”。不过最后还是有很多发布机构得出一个与贝克类似的结论,根据The Journal的引述,贝克曾表示他“相信我们的读者将会意识到什么是赞助的内容,什么是来自我们全球各地员工的文章”。这是一种情况,或许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广告商所赞助的定制内容只要读来有用就不会引起读者的反感。不过几乎没有公开的数据提供受众对于这两种情况的反馈。

尽管可以证明Facebook用户也在看新闻——半数用户表示浏览六种以上的各类新闻资讯,但近期皮尤的研究数据(Pew Research data)发现这些消费者和新闻网站的互动率相对较低。另一个关于社交媒体的发展的疑问是:这种将自主选择的过程与自动得出的新闻订阅相结合,是否使美国人得到的信息范围变得狭隘?

今年一件最重大的事件要数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文件被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出去,这凸显出数字时代的新闻业所面临的另外一个挑战:网络内容易被破解。这威胁到记者们的通讯安全及其说服线人提供消息的能力,最终将可能致使事件无法被报道以及被传达给受众。

一年前,《新闻媒体状况》报告(the State of the News Media)指出一个严峻的事实,证明了主流媒体的持续衰落对内容和读者的满意度带来冲击。如上所述及全文内容,很多此类问题仍然存在,有的在加深,新的问题也在浮现。但是,去年的新迹象还是带来了一种认知:一些重要的甚至可能改变大局的事情正在发生。如果说2013年的发展目前看来仅是沧海一粟,但这“一粟”的分量似乎重过其他。这些发展背后的动力是现实存在的,哪怕它对民众和整个新闻系统的冲击尚不明了。

今年的年度报告,是我们第11次发布,旨在对收入、职位、科技、内容和消费者行为等方面进行检视。此次报告的结构相比以往有所不同,以求阐释新闻行业的扩大、不断增长的科技的影响力,以及分享我们的数据的新方式。本年度报告包括四个原始研究调查报告和两个图表,以及一些重要发现和一个涵盖历年统计数据的提供搜索的数据库。

在这些报告中,出现以下6大趋势:

1) 30家最大的纯数字新闻媒体拥有近3,000名员工,他们的投资领域之一就是全球化报道。Vice Meida拥有35家海外分部;《哈芬顿邮报》希望今年从11个国家扩大到15个;BuzzFeed聘用了一名外籍编辑负责监督其向孟买、墨西哥、柏林和东京等地的扩张。成立了两年的商业博客Quartz在伦敦、曼谷和香港都有记者,其采编团队会19种语言。与此同时,主流媒体的全球触角却在收缩。与80年代末相比,晚间新闻的海外报道在2013年减少了大半。为美国报业工作的国际记者也在2003至2010年间减少了24%。随着新兴的纯数字化新闻机构在不断招兵买马,美国或将在数十年来见证第一次真正的国际化报道的壮大——除去个别新成立的媒体如Global Post。

2)至今,流入新闻业的新投资或许更多的是关于促进报道的新方式和接近受众的新方式,而非发展新的可持续的收入结构。推测自本报告,美国的新闻业获得逾600亿美元的年收入。就目前来看,广告收入占据总收入的近三分之二,其中大多还在沿袭传统的模式。来自受众的收入占四分之一,并在总金额和股份方面继续增长。但这部分收入也可能来自小众的,至少是固定的,一群投资者。新型的收入如线上活动和网上咨询占比约7%,不过来自诸如风险投资和慈善投资只占总收入的1%。关于该等式值得探讨的一部分是对于摆脱了传统媒体结构的数字媒体能在哪里节约资金,毕竟在开发和维护技术上产生新的支出。

3)社交媒体和移动设备的发展所带来的不只是吸引更多的受众,它们还在改变新闻采编的流程。此次披露的新的调查数据发现半数(50%)的社交媒体用户会分享或转载新闻故事、图片或视频当近似的用户(46%)在社交网站上讨论新闻事件或活动时。并且随着手机的普及,公民们在类似波士顿爆炸案和乌克兰起义这些新闻事件中扮演着重要的目击者角色。数据表明,大约十分之一的社交媒体用户发布过自拍的新闻视频。11%的网络新闻受众向新闻网站或博客提交过个人作品(包括视频,照片,文章或评论)。不过同样重要的是新闻在这些平台中功能性的改变。在社交型网站,甚至在很多新的纯数字网站,新闻与所有其他类型的内容相混合——于是当人们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会碰巧看到新闻。这种“碰巧”对于新闻而言意味着触及到那些可能错失它的受众的机会,不过似乎少数来自新闻机构。在Facebook上获得新闻的用户,仅三分之一有关注新闻媒体或记者。相较地,新闻故事多分享自朋友圈。根据另一份皮尤调研(Pew Research)对著名新闻网站的网站流量的研究,有极少数的Facebook用户会直接访问网站。对于新闻网站而言,这表示单一的数字化战略不论在捕捉用户还是在建立实际的收入方面,都力有不逮。

4)讲述故事的新方式带来机会和挑战。在2013年的一个大爆发就是网络新闻视频。由数字化视频带来的总广告收入在2012年到2013年间增长44%,并预计将继续增长(没有专门就新闻视频计算出的数据)。目前,尽管这部分规模尚小,只占美国所有数字化广告收入的10%。仅Youtube一家就占了这部分收入的20%,Facebook现在也开始进军数字化视频广告的市场,并且根据其在图片广告收入上的快速增长,它将很快在这个市场拥有较大份额。从受众吸引力方面来看,三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观看网络新闻视频,但该类用户的增长在大幅放缓。自2007年至2009年增长了27%后,之后的4年仅增长了9%。如前所述,视频分享的巨头如YouTube和Facebook早已占据了网络视频市场的大部分。不过,一些新闻机构正在加大对数字视频的投资。《哈芬顿邮报》的HuffPost Live视频栏目已达一周年。《德克萨斯论坛报》通过举办一场成功的“起跑(Kickstarter)”之战筹得购买设备的资金,以期对2014年德州州长的选举进行全程流媒体视频直播报道。多媒体公司Vice 在2014年初新推出了针对新闻故事的多媒体门户网站。

5)在美国成年人群中普及率达90%的地方电视台,在2013年经历了重大变革,这些大多不为人知。近300家地方电视台在2013年以总价逾80亿美元的价格易主。交易量较2012年增长205%,价值达367%,呈现“强者愈强”的态势。如果所有交易都顺利完成,Sinclair Broadcasting独自将在77个市场里拥有或提供167家电视台,覆盖近40%的美国人口。Sinclair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大卫•史密斯(David Smith)在去年12月的UBC会议上表达了进一步扩张的意愿:“我很乐意拥有这个国家80%的市场如果我有可能做到的话,甚至是90%。”推动并购的主要动力源于地方电视台向有线电视运营商所收取的转播费的增长。Meredith(拥有13家电视台)和Scripps(拥有19家电视台)皆表示其转播收入在过去三年里几乎翻了三倍。从节目内容来看,一个清晰的结果是同一市场有越来越多的电视台在联合运营并共享更多的内容。2014年初,全美有210家地方电视台中近半数签署了联合服务协议,而在2011年是55家。越来越少的电视台在制作独立的节目。这对消费者带来的最终影响尚难评估,但所有者所获得的利益是无需争辩的。

6)美国人口结构的巨大变化无疑将对美国的新闻业带来冲击,而在人口增长最快的拉丁裔人口中,我们已然看到了转变。2002至2012年间,美国的拉丁裔人口增长了50%,达5,300万人。增长多来自出生在美国的人口,而非新移民,这一点与几十年前相反。因此,越来越多的拉丁裔人是本土生长并且越来越多的人能流利地使用英语。在此趋势之下,越来越多的大众媒体公司,如ABC、NBC、福克斯和《哈芬顿邮报》都建立了西班牙语新闻部门。自2010年起,共有6家全国性的拉丁美裔媒体,它们被大众媒体公司全资控股,或者伙伴合作。然而,并非全部都取得了成功。今年初,NBC Latino,一家新闻网站,在仅仅16个月后便关闭;拥有网站和广播的CNN Latino在成立仅一年后关闭。与此同时,ABC和环球影业共同创办的Fusion,最初瞄准拉丁裔“千禧一代”,但随后改以更广泛地将所有的“千禧一代”视为受众——目前美国规模最大、最多元化的一代群体。随着美国人口结构的转变在继续,其对新闻生态系统的影响也将继续。

摘自: Journalism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