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为什么游戏角色有没有胡子对科学家很重要?

20140924.3

译 于波 校 李其奇

很多角色扮演游戏都允许玩家定制游戏人物的面部特征,由《光晕》(Halo)这款游戏的创造者开发的新款“共享世界射击游戏”也不例外。

在选择种族(人类、觉醒者或Exo机械族)后,你可以调整包括脸型、发型、眼睛颜色和肤色在内的所有面部特征,创造出独一无二的游戏人物。只不过缺少了一样东西:胡子。

从《命运》的Beta测试阶段开始,玩家们就一直要求添加胡子(甚至还提交了请愿书)。该游戏开发商Bungie其实早就设计了多种胡子原型,但他们并没有作为优先考略,因此在最初发布的游戏版本中没有胡子的设定选项。Bungie产品总监承诺,胡子将会出现在以后的更新中。最近,他在接受Kotaku网站采访时表示:“我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能让你们见到胡子,但我可以相当肯定地说,《命运》最终将提供很多胡子给玩家选择。”

除了对玩家很重要以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促使人们渴望胡须出现在《命运》中:它可以帮助科学家预测现实世界的趋势。

“这会成为非常好的研究项目。”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进化生物学家罗布·布鲁克斯(Rob Brooks)说,“它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在现实世界中塑造男士面貌的那些力量。”

胡子的流行高峰

现在很多好莱坞明星都留着胡子,比如瑞恩·高斯林(Ryan Gosling)和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布鲁克斯猜测,《命运》的某些玩家也受到了这种时尚趋势的影响。“我觉得,在这款游戏中对胡子的呼声这么高,很可能意味着胡子在当下仍然非常流行。”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目前胡子很受欢迎。有些新闻工作者早就厌倦了这种趋势,因此他们才对布鲁克斯与其同事巴纳比·狄克森(Barnaby Dixson)以及他们的学生(世界小姐澳洲赛区决赛选手)辛尼亚·简尼弗(Zinnia Janif)进行的一项研究如此感兴趣。

这支团队发表在《生物学通讯》(Biology Letters)上的胡子偏好研究表明,胡子的流行趋势似乎已经走到最高点,促使媒体提出了这个问题:

胡子的流行趋势是否已经“见顶”?

这项在澳大利亚进行的研究向1,666人(213名男性和1,453名女性)出示了36名男性的照片,他们的胡须浓密程度分为四个等级:完全剃光,轻度胡茬,重度胡茬,大胡子。在前24张照片中,参与研究者分别看到胡子剃光的男性、只留胡子的男性,或者每个蓄须等级都数量相同的男性照片。这使他们产生所给定蓄须频率属于正常情况的感觉(比如24张照片中的男性全都没有胡子)。然后,研究人员让参与者观看了剩余12名男性的照片(每个等级各三名),并要求他们评价这些男性的吸引力。


胡须的四种浓密程度:完全剃光,轻度胡茬(5天不刮),重度胡茬(10天不刮)和大胡子(一个月不刮)

当前24张照片里的男性蓄着较少的胡子时,参与者认为剩余12张照片中的胡须男更有吸引力;而当前24张照片里几乎没有剃了胡子的男性时,参与者则认为没有留胡子的人很有吸引力。

由此看来,当某种胡须特征比较少见时,人们就会觉得这种特征更有吸引力。换句话说,剃了胡子的少数人将从留胡须的多数人中脱颖而出,反之亦然。

进化生物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负向频率依赖选择”,简单来说就是罕见的特征比普通的特征更有优势。
大自然中的一个例子是雄性孔雀鱼的罕见色型。在雌鱼眼中,颜色罕见的雄性看起来更加性感,这使它们在获得交配机会方面更有优势,让产生这种特殊颜色的基因在孔雀鱼基因库里扩散。

但对罕见特征的偏好也有一个问题:一旦某样东西变得常见,就会失去其新奇性。由于越来越多的个体跟随潮流,起初很有吸引力的特征便会失去价值。雄性孔雀鱼的色型会被善变的雌性忽视,而胡子也将不再流行。

根据Facebook个人简介里的照片,布鲁克斯及其同事估计,现在美国40岁以下男性中,大约有60%剃光了胡子,而大胡子的比例为20%左右。那么,美国社会是否已经进入了胡子流行的高峰期?

对于时尚人士和胡须恐惧症患者来说,这大概是个不幸的消息:胡子的流行程度会继续上升,直至触顶后回落。当科学家们说结束时,这个趋势才会结束。布鲁克斯预测,我们将在某个时候达到胡子流行的高峰,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不认为蓄胡子的趋势会在两三年里结束。”

胡子流行的高峰是指蓄胡子的人在人口中的比例达到最高。确认某个趋势是否真正达到高峰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断跟踪该趋势在人口中的流行程度。这就把我们带回到《命运》的话题。

跟踪趋势

研究人员可以研究《命运》里的游戏人物,以此来跟踪胡子在游戏玩家中出现的频率。他们要如何做到这一点?

最理想的方法是,Bungie收集每个游戏人物的面部特征信息,然后把这些匿名信息交给科学家。为了避免道德问题,可能会需要玩家同意参与这项研究。

定期调查是更加简单的方法。游戏人物大多数时候都带着头盔,显然这会遮挡住胡子(所以你可能不会看到研究人员在联机任务或活动中尾随玩家,在战火纷飞之中拿着虚拟记事本四处溜达,礼貌地询问玩家对胡子的选择)。调查也可以通过自我报告的形式进行,让玩家自行发送其游戏人物的截图。另一个可能的方法是招募游戏内调查助手,让他们定期前往《命运》的社交中心The Tower,对不同类型的胡子进行计数。

即使是简单的统计方法也能提供有效的数据。这方面的一个最好例子是经济学家德怀特·鲁滨逊(Dwight Robinson)在1976年进行的一项调查,相关论文发表在《美国社会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上。他翻阅了1842年至1972年的每一期《伦敦新闻画报》(London Illustrated News),将每位男士的照片编入目录,然后计算每种胡子类型的出现频率。

鲁滨逊制作的图表显示,胡子的潮流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出现起落,每个阶段有不同的趋势:“络腮胡高峰”在1853年到来,“大胡子高峰”在1892年前后出现,而“八字胡高峰”则在1918年降临。把这些不同的“胡须类型”结合起来,他发现在1885年前后,超过90%的男士都留着胡子。


按照1842年至1972年《伦敦新闻画报》所载照片计算的胡须男百分比

这位经济学家还算出了每波趋势之间的间隔长度,对胡子的流行趋势作出了惊人的预言。他预测,胡子的流行趋势以120年为一个轮回,如果把这个期限与上一波大胡子高峰出现的时间点1892年相加,结果就是2012年(《纽约时报》声称,目前的这波蓄须流行趋势是由嬉皮士在2005年掀起,当时城市词典将这种现象定义为Riker)。

但后来的流行趋势表明,高峰与高峰之间并没有固定的间隔,这推翻了鲁滨逊的预言。周期也可以很短,每年都出现。例如,八字胡的频率现在会在每年的“蓄胡子活动”(Movember)前后达到高峰。

技术的发展也帮助带动了面部时尚。在20世纪之前,很多男士不得不到理发店里刮胡子。自从1904年吉列公司(Gillette)发明一次性安全剃须刀之后,刮胡子就成了轻而易举的事情。如今,我们还有了电动剃须刀。

刮胡子很快,但蓄胡子则需要时间。在《命运》中,你只需要按控制板上的一个按钮就能让胡子出现或者消失。但在现实生活中,你不得不面对留胡子的一些不良后果。

“这种行为的代价被改变了,因为在电脑游戏中蓄胡子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布鲁克斯说,“你不会感到不适,不会发痒,也不会影响现实生活中人们对你的态度。所以,在游戏中蓄胡子既能体验到流行趋势的各种好处,又不会面临代价和不确定性。”

因此,游戏中的流行趋势起落速度大大超过现实世界,研究这些虚拟趋势有助于我们了解在现实世界中塑造男士面貌的那些力量。

通过外观定制来表达自我

如果你从未玩过《命运》这样的角色扮演游戏,那么你可能会问:“玩家为什么对胡子这么上心?”
有些玩家定制外观是为了让他们的人物看起来很酷,而有些玩家则希望游戏人物能反映自己的真实面貌。很多男士之所以留胡子,是因为他们觉得这适合自己,而有些人这么做则是出于宗教目的。偏好胡子的原因并不互相排斥:茂密的姜须胡无论在哪都令人惊叹。

最为重要的是,在多人在线游戏中,定制游戏人物的外观有助于让你从众人中脱颖而出。但与孔雀鱼的色型不同,大多数玩家没有添加胡子,所以有胡子的游戏人物比没有胡子的游戏人物看起来更加性感、更有吸引力。

实际上,游戏文化和人类文化中的胡子偏好可能也是由同样的自然力量所推动。

生物学家把胡子称为“第二性征”。这种特征标志着青春期的到来,意味着从男孩向男人的过渡。达尔文认为,胡子的出现是因为女性觉得它们很有吸引力。但以下的研究证明,这种对胡子的看法是错的。
巴纳比·狄克森于2011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观看了男性照片的女性对胡须男吸引力的评价并不高于没有胡子的人。男性和女性都认为,有胡子的人看起来更老、更具攻击性,拥有更高的社会地位。

所以,对胡子偏好不只是由性吸引力所推动。“这种偏好不是‘胡子有吸引力或者胡子没有吸引力’的问题。胡子是微妙的、依赖于背景的信号。”布鲁克斯解释说,“从胡子包含的各种信息中,我们发现了相当复杂的偏好集合。”

狄克森和布鲁克斯在2013年进行了一项研究,展示了这种微妙性,以及与背景的关联。虽然女性认为重度胡茬最有吸引力,但根据胡子的多少来评判男子气概,这种效应会在月经周期的排卵阶段被放大。男性和女性都认为,留着大胡子的男性是更称职的父亲。

由此来看,胡子标志着成熟和男子气概。《命运》不但可以证实这个结论,还可以为现有的社会性行为知识添砖加瓦。

胡子和行为

作为角色扮演游戏和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混合体,《命运》可以被用来研究胡子和行为之间的关系如何受到人口统计学特征的影响。

角色扮演游戏使你可以做你在现实生活中不会做或不能做的事情,比如通过蓄胡子来展示你阳刚的一面。这里面也包括女性。虽然女性在游戏玩家中的整体比例占到47%,但人们普遍认为,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玩家绝大部分都是男性(也有女性玩射击游戏,但数量不得而知)。

从《命运》中得到的数据有助于回答某些非传统的问题。女性玩家是否会给她们的男性游戏人物添加胡子,以便显得更具攻击性?如果你年纪小,长不出胡子来,你是否更有可能给你的游戏人物添加胡子?美国人是否更喜欢好看的八字胡?

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已经利用《第二人生》(Second Life)等虚拟世界来研究个体之间的互动,但对人口总体趋势的研究少之又少。一个原因在于,这类观察无法通过回顾过往数据来完成。

在《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的“堕落之血”事件(也就是一种具有高度传染性的可怕瘟疫在这款游戏的虚拟世界中大肆传播)发生后,流行病学家尼娜·费弗曼(Nina Fefferman)与其他人共同撰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发表在《柳叶刀传染病》(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杂志上,题为《虚拟游戏世界帮助我们了解真实世界流行病的潜力有待开发》(The untapped potential of virtual game worlds to shed light on real world epidemics)。

费弗曼写道:“对于流行病学研究来说,《魔兽世界》里爆发的堕落之血事件代表着一个错失的机会,和一个激动人心的新的未来研究方向。”但她指出,这次事件不能作为疾病模型,因为“准确记录疾病爆发数据所需的设施……没有到位”。

《命运》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因为胡子还没有加入设定选项,因此科学家可以为胡子的加入做好准备,从第一天就开始跟踪胡子的趋势。

那么,《命运》的趋势与现实世界的趋势有多契合?

“不会完全相同,但可以很好地预测现实世界的情况。”布鲁克斯称。他说,游戏拥有消除或简化复杂因素的好处。“这就像是一次实验,你可以控制或者分离某些混杂变量。”

如果你愿意帮助科学家研究胡子的趋势,就请发表评论,好让布鲁克斯教授(和Bungie)知道。只要有了足够的数据,《命运》甚至可以预测胡子的下一个高峰期。

本文作者JV Chamary是生物学家和作家。

福布斯中文

评论已关闭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