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Asymco:关于2014年9月苹果发布会的四个预测

银行大盗威利·萨顿(Willie Sutton)被抓后,有人问他为什么抢银行。他的回答并不是流传很广的那句“因为钱在那儿”。不过他确实认同这想法,原话是:“钱在哪儿就去哪儿……要经常去”。

尽管有杜撰成分,但这个点子最后成了萨顿法则,被教授给医学院学生。萨顿法则和奥卡姆剃刀有点像:面对一件事,当一个简单直接的答案与复杂模糊的答案相冲突的时候,选直接的那个。

这些是分析时的首选法则。分析近期会出现的产品和服务的时候,最明显的、需要最少假设的东西应该放在前面。“是什么”相对简单。难的是判断这些东西什么时候出现。

我们知道苹果 9 月 9 日(北京时间 9 月 10 日凌晨)会发布新产品。最难的问题已经被解答,剩下来的是会有什么。

下面是我之前做的几个预测:

iPhone 将扩展为价格区间更广的产品线:

(本图于 8 月 13 日发布在 Twitter 上,当时尚未传出两款机型的具体细节。)

穿戴将是下一个被软件颠覆的行业

如果软件可以注入一个产业继而融入产品,产品将屈从于软件工程师。

这理论延续自 Marc Andreessen 的观察——“软件正在吞噬世界”。

软件,在微处理器、传感器、电池和网络的配合下正成为越来越多问题的解决方案。软件已经“吃掉”了大部分的娱乐(例如皮克斯动画、iTunes 、电子游戏)、电信(iPhone、Android、通信)。软件影响着包括新闻、管理和法律在内的专业领域。软件正在进入交通运输、能源和医疗保健,即将进入到银行、金融和政府。

每当软件进入一个产品,便会带来不对称——颠覆随之而来。一切都向着软件开发者——但他们一般都不是行业当前的领导者。当前的领导者往往做不到在不摧毁自身核心业务的情况下拥抱软件开启的新商业模式,因此,他们会消亡。

这个模式容易观察到,但发生速度和时间却难以预测,因而投资给软件颠覆着也不能确保成功。许多人带着软件进来尝试,但只有极少数获得成功。行业当前的领导者幸存的时间往往比先知们的耐力更长。

然而,软件引发财富转移、有时偶然创造大量额外财富的过程是不可避免的。

但我们能够预测时间以外的东西吗?比方说,我们是不是可以预测这股力量降服的下一个行业?

并不是没有希望,上一次的大颠覆就是可以预见的。观察一下是什么导致了通信产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变化,硬件的发展模式为我们指明了方向。很明显在 1990 年代末,计算机变得小到足以握在手中。第一个尝试是 1990 年代中期的掌上电脑(PDA),当它们被证明有解决工作问题上是有价值的时候,就很容易想象掌上电脑进化成手机。

如果我们顺着“包装”的限制,就不难想到计算机正变得小到可以穿戴。已经有很多原型设计存在,甚至有些小公司已经开始生产。

欠缺的只是一个新的用户界面,接着就会诞生一个新的平台。新平台诞生后,数百万人的创造力将会被释放出来,让可穿戴去解决更多的问题。这个过程会继续循环下去。

所以很明显的是,随着计算机变得可以穿戴,它将影响同样用于穿戴的行业:服饰。

“服饰”指代所有衣服、鞋靴和配饰,规模在每年 12000 亿美元(通信行业略高,约为 13000 亿美元)。这些钱花出去不只是为了保护穿戴者,就像花在通信产业上的钱不只用于传递重要信息一样。大多数服装的价值,兴许 80% 是在解决心理需求。

这便是机会所在。由于价值超过了功用,用新产品替代心理需求要做的不过是利用工程手段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参考一下美国青少年的行为:有意思的是,他们花在服饰上的钱在缩减,因为他们变得越来越依赖设备和服务。这么来看,服饰零售已经因为购买向设备倾斜而陷入危机。

观察支出的时候可以看出功能性与功能/服务一体之间有着明显界限:

2012 年各地用于服饰的人均开支 VS iPhone 签约价(200 美元)

在许多市场,花在穿戴上的人均支出高于个人科技产品。随着个人科技产品开始和服饰产品竞争,这些开支将会转向后来者。

要想知道谁在做这样的准备,你可以留意一下关于人才招聘的新闻。

移动支付的潜力不在于转移价值

在我看来苹果支持支付当然是好事,苹果曾多次提到“持有信用卡的客户”的价值和他们在 Touch ID 上付出的努力(和快速解锁的价值相比这是过度的强调)。

要注意的是:如果苹果支持移动支付,但需要主要的一点是,处在支付中的一环并不意味着这门生意一定有利可图。当然这和 iOS 设备的价值有关系,但我认为交易本身并没有产生直接的利润。

利润需要和价值成比例。当价值并不大的时候,虽然它还有价值但已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已经不太重要了。

你可能认为支付是门大生意,银行业也很庞大。但这些生意不是为了简单的碎片化支付而存在的,还包括信用和复杂的风险管理。

结算相关公司的利润会非常薄,又不完全是零成本,因此他们接近于不赚钱。决定支持支付的真正影响力在于 iOS 生态系统的光环,光环非常强大。

“支付行业”有隐秘富人的想法很像银行劫匪做着“钱在哪儿”的梦。人们很容易觉得处理大笔钱就能带来财富,不过想想 Brink’s 的价值,每年营收 40 亿美元,净收入只有 5700 万美元、市值是 13 亿。

现实就是,财富来自创造价值而非转移价值。

其它一些预测,来自我接受《福布斯》作者 Eric Jackson 采访的摘录

Q:你觉得新 iPhone 会有蓝宝石玻璃么?这个材料有没有那么重要?

我预期蓝宝石将会被很多产品列为重点特性。我不知道苹果是不是有足够的产能在今年给 iPhone 装上蓝宝石玻璃屏幕。不过对于手表来说这很重要。原因在于:如果屏幕是弧度的,特别是边缘也有弧度,就必须是蓝宝石材质,因为玻璃不可能拉伸到那样的程度。苹果与 GT 合作建厂的规模显示出他们的产能潜力巨大,至少有一款主要的 iPhone 型号将采用蓝宝石屏幕。蓝宝石是很重要的材料,赋予设计在新的方向上更高的灵活度,特别是像珠宝一样可触摸的弯曲屏幕,这是吸引 Jony Ive 很重要的一点。

Q:从 5c 和 5s 来判断,苹果是不是永远不会发布“廉价 iPhone”?

王尔德曾说,愤世嫉俗就是一个人知道一切东西的价格却不知道任何东西的价值。每次看到“廉价”这个词,我都会想这到底是指价格还是价值。即便在谈到价格的时候,iPhone 还是比买齐它所替代的所有东西更便宜,因此我一直觉得 iPhone 是低端颠覆者。(我之前在 Twitter 上看到 Radio Shack 在 1980 年代的广告,上面列的每一款产品都变成了 iPhone 的功能。当时买齐所有这些东西得好几千美元,而且当时的美元可比现在之前多了)。

此外,我觉得苹果在掌控价格。他们划出特定价格区间,完全“占据”了这个区间的份额。据此我认为苹果不会对价格调整太多。他们会扩展产品线,让一些 iPhone 覆盖 300美元(约 1840 人民币)价位,但那些 iPhone 会是旧机型。我预计所有机型的平均售价在未来一年保持平稳。

Q:过去,关于苹果的批评总是来得快去的快。比如 iPad 和 5c 在发布时候都有人认为是失败的产品,但随后就烟消云散。你不太下判断,只报道事实和数据。回头看以前苹果发布的产品,我们能否从产品发布预判用户对 iWatch 的反馈?

iPad 发布前夕,关于 iPad 采用 iOS 还是 OS X 的争论也尘埃落定。很多人设想的是触屏 Mac 而不是大屏 iPod touch。这是个艰难的决定,现在微软都还没想好应该怎样做。对我来说,和 iWatch 相关的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在于,它还支持操作系统么?

如果没采用 iOS,我会相当震惊。我认为让 iWatch 运行 iOS 是苹果让手表业冒冷汗的重要原因。运行 iOS 是因为苹果希望打造一套戴在手腕上的生态系统。这和 2007 年在手机大小的设备上运行触摸界面一样事关重大。iWatch是苹果为下一代计算做出的重要贡献。

这款产品不是回应,没有人要求苹果推出这样的产品,就像没有人要求 iPhone(或者 Mac、iPad)。这是全新的计算机外形,要怎么使用取决于运行在上面的应用。它必须第一版的时候就能工作,而且像魔法一样。iWatch 将和当下我们看到的功能单一的可穿戴外设形成鲜明对比。

自:好奇心日报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