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你有可能接受无薪工作么?

20140711.1JPG

译:马拉

查理•赫恩(Charlie Hoehn)是一名市场策略师,他将自己在职业生涯中取得的大部分成就归功于一件事情:他愿意无偿工作。他说:“免费工作能帮你敲开新的大门,而这些机会是你在选择走传统道路的情况下所难以想象的。”

赫恩是电子书《毕业无惧衰退:如何通过无偿劳动找到你心仪的工作》(Recession-Proof Graduate: How To Land the Job You Want by Doing Free Work)的作者。他将无偿工作描述成“一种收获不可思议的经历、提高你的技能以及直接向能人巧匠学习的方式”。

今年28岁的赫恩在他位于德克萨斯州的家中工作,他向那些职业生涯刚起步的人推荐无偿工作这种做法,或者将其作为一种建立新联系的战略手段。他举了一位朋友的例子,这位朋友是一位活动策划人,并曾参与iPhone的上市推介,她时不时会放弃自己高达五万美元的活动策划费,如果她认为免费工作能够给她带来新的工作机会的话。

赫恩和他的朋友绝不是特例。放弃报酬以换取增加“曝光率”的承诺或者虚无缥缈的“人脉”已经成为了某些行业当中的普遍做法,这主要是受新兴数字化商业模式、经济下行以及自由职业者数量增多的影响——这其中既包括以自由职业为唯一职业的人,也包括将自由职业作为职业生涯一部分的人。据英国代表自由职业者的组织Professional Contractors Group委托开展的一项研究估算,在过去两年中,欧盟地区的自由职业者人数增长了45%,从2011年的略低于620万增至了2013年的890万。

无偿工作在创意行业中尤为常见,无偿工作如今之所以成为常态,其部分原因也是受普遍存在的无偿加班现象的影响。与此同时,有一个被称为“为碰运气而工作”(working on spec)的相关做法(例如在没有任何报酬承诺的情况下提交平面设计创意),主要受到了一个事实的推动,即数字技术已使完成某项任务所需的工具变得更加容易获得,也减少了完成任务所需消耗的时间。

但随着这些趋势变得更加根深蒂固,其所激起的反对也变得更加激烈。博客圈中充满了实在受够了的那些人所写的言辞激烈的长篇批评文章,这些文章在推特(Twitter)上引发了大量讨论。一些工作人员将他们的创造才能用在了抨击无偿工作的做法上,例如写作机智诙谐的宣言,或者制作流程图以帮助你决定是否接受没有报酬的工作委托。幽默作家大卫•索恩(David Thorne)一封被广泛分享的邮件就谈到了这场激辩。其他批评者甚至欣然接受了下面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如果你擅长某项事情,绝不要无偿去做”,这句话是电影《黑暗骑士》(The Dark Knight)当中,蝙蝠侠的死敌小丑(The Joker)所说的。

其中一份宣言出自巴尼•霍斯金斯(Barney Hoskyns)之手,他是一名音乐记者,以及线上音乐新闻档案Rock’s Backpages的联合创始人。去年他在网上发表一篇宣言,号召自由作家、设计师和音乐家停止无偿劳动,宣言中写道:“如果你放任自己受到以下神话的引诱,即你付出的无偿劳动将能‘让你的简历更加出彩’,那么试着认清这一点,你不仅损害了比你年长的可替代人选的利益,还损害了你自己的长期前景。”他指出,未来你将无法为你自己的工作收取费用,如果你已经表示其没有价值。

促使他写作宣言的导火索是,亚马逊(Amazon)旗下制作数字化有声图书的子公司Audible向Rock’s Backpages的联合创始人马克•普林格尔(Mark Pringle)提出——普林格尔还替出版社为作家拍照——希望他能免费提供一张照片,以换取前者对他的认可。

通过发表他的宣言,霍斯金斯希望能引起人们深思。他指出,企业“所依靠的正是人们的多疑想法,即他们能够找到其他人来无偿完成这项工作。直接说‘不’你又有什么好损失的?”他表示,作家、设计师、摄影师为企业实现更高利润做了贡献。“不向他们支付报酬完完全全是错误的。”

去年年底,电子音乐家惠特尼(Whitey)所写的一封电子邮件在网络上广为流传,该信是他对一家电视制作公司的回应。信中,这位曾将自己的作品授权给《绝命毒师》(Breaking Bad)、《黑道家族》(The Sopranos)等电视剧集使用的音乐家,直言不讳地抗议这家公司拒绝为他的音乐支付费用的做法。他写道:“让我感到无法忍受的是你们空洞的把戏,以及必然出现的台词‘不幸的是我们没有音乐预算’,就好像宇宙的某条固定法则给你们下了一个令人遗憾但却无法改变的财务判决,阻止你们把为音乐付费纳入预算。”他指出,自己每周都会收到“蓬勃发展、资金充足的全球媒体行业”寄来的恳求免费信件。

两年前,一群博客作者输掉了他们向《赫芬顿邮报》网站(Huffington Post)发起的司法挑战。前者指出,他们作为博客作者的工作没有收到酬劳,但却为《赫芬顿邮报》网站带来了巨大价值,因此当该网站被美国在线(AOL)斥资3.15亿美元收购时,他们应当有权分享这笔交易带来的部分利润,但这些博客作者的起诉最终被驳回,理由是当他们签约开始撰写博文时,就已经知道自己不会因此获得酬劳。

如今流行的这种无偿工作——不同于慈善工作或者公益服务——在创意和娱乐行业中有着悠久的历史。30多年前,大卫•莱特曼(David Letterman)、杰伊•莱诺(Jay Leno)等喜剧演员曾为他们在西好莱坞市(West Hollywood)喜剧商店俱乐部(The Comedy Store)的表演没有得到报酬而举行抗议。该俱乐部的老板米兹•肖尔(Mitzi Shore)将其看成是某种特定形式的工作场所,喜剧演员可以在这里磨练自己的演技并积累名气。最终,她做了让步,同意了莱特曼等人的要求。

虽然在如今这个人们纷纷利用知名度和社交媒体粉丝数量的数字时代,大家思考的方式或许不同了,但计算机科学家以及图书作者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在他所著的《未来由谁掌控》(Who Owns the Future?)中警告称,今天的创意工作者们可能会成为谚语所说的“矿井中的金丝雀”(注:金丝雀对瓦斯极为敏感,当矿井中瓦斯含量较高时,金丝雀会躁动不安,因而具有预警作用),律师、医生等其他职业将紧随其后受到影响。“因此,今日我们对自己文化的所作所为,将成为不远的将来我们对待整体经济的做法。”

美国企业家和营销商塞思•戈丁(Seth Godin)提出了一个观点:在某些时候,主动提出无偿工作意味着你“对于自己所做的工作并没有足够的信心,以至于你缺乏要求获得报酬的自信。”他补充称,人们不仅仅需要支付房租,他们还需要自己工作的价值得到认可。

罗伯特•莱文(Robert Levine)著有《搭便车:互联网如何毁掉文化产业以及文化产业应如何回击》(Free Ride: How the Internet Is Destroying the Culture Business and How the Culture Business Can Fight Back)一书。他指出,被要求无偿工作可能会激起不理性、情绪化的反应。他说:“免费是另一种形式的价格,但它能以有趣的方式刺激人们的神经,引发不一定符合常理的行为。”你为什么要拒绝在一个活动上讲话的机会,虽然没有任何金钱酬劳,而接受另一项只支付微不足道酬金的邀请?

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经济学教授泰勒•考恩(Tyler Cowen)反对要求为每一项工作都支付报酬的做法。他说,这种方式可能会“腐蚀心智,如果你陷入了一种认为自己工作仅仅是为了钱的心态。”

赫恩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说:“如果你一开始就将金钱作为你完成工作的唯一目的,那么你的标准将会下降,你将会更容易接受差劲的工作。”

《黑暗骑士》中小丑的另一句商业格言是:“这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表达一种意思。”(It’s not about the money, it’s about sending a message.)

延伸阅读:带薪实习

近年来,无薪实习与大学毕业生的工作之间的界限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但向这些处于职场阶梯底层的新人支付报酬能使雇主获益。

美国大学和雇主联合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lleges & Employers)有关实习的研究显示,60%的带薪实习生能获得一份工作机会,而在无薪实习生中,这一比例只有37%,因为向培训生支付报酬的雇主更加重视前者所做的工作,并让他们受到了更多历练,而不是仅让他们去做不能展现个人技能的文员杂务。

本•莱昂斯(Ben Lyons)是英国旨在倡导公平工作安排的运动Intern Aware的成员。他表示,向实习生支付报酬具有商业上的合理性:“这能使雇主从一个更加庞大的潜在新人资源池中挑选人才,而不只是从能够承担得起无偿工作的一小部分人中来选人。”

摘自: 金融时报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