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BI:互联网深刻影响全世界性交易行业

互联网深刻影响全世界最古老的行业

对于那些在德国柏林从事性交易的人来说,新款应用程序Peppr让他们的生活变得轻松了许多。在这款应用程序中输入你的地理位置,它就会弹出一个列表,上面显示着距离你最近的妓女、照片、价格和身体特征等信息。用户能通过各种参数来过滤搜索结果,花上5-10欧元(6.50-13美元)的预订费就能够安排性交易活动。这款应用程序将会拓展到更多的市场。

Peppr应用程序是公开运营的,因为在德国卖淫和卖淫广告均是合法的。但是,即使在卖淫不合法的国家,互联网也在深刻改变着性交易行业。妓女和顾客总是在设法寻找对方,并了解对方的基本情况,然后发生交易。

性交易行业的网络化

一般顾客往往不了解妓女提供的服务和质量。个人推荐虽然有用,但顾客往往羞于启齿。性工作者也并不知道他们在接待客户的过程中面临的潜在危险。

现在,专业的网站和应用程序允许信息在交易双方之间进行流动了,这使得双方更容易达成令人满意的交易。进入性交易行业变得更容易了,从事性交易活动变得更安全了:妓女之间能够相互提醒对方警惕那些具有暴力倾向的客户,甚至在接客之前先做背景和健康调查。个人网页可让他们在互联网上打广告和安排见面。他们的客户在评论网站上的反馈信息可以帮助其他人更放心地从事猎艳活动。

在美国(除了内华达州),卖淫和卖淫场所均是违法的。但即使在这里,性交易活动的宣传和安排也转移到了互联网上。为了绕开法律,网站服务器会被放置到了美国境外;网站所有者和用户往往会使用匿名;并利用法律措辞将其网站的用途描述为“娱乐”。

性交易行业向互联网的转变,揭开了该行业中长期笼罩在阴影中的灰暗角落。街头拉客者总是会吸引决策者和研究者的极大关注,因为他们是在公开场所拉生意。对于别人来说,他们显得更加讨厌;而且由于他们是弱势群体,他们更可能吸引警察、社工或健康工作者的注意。但是,在很多富裕的国家,他们只在全部性工作者中占有极少的比例。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社会学家罗纳德-韦策(Ronald Weitzer)估计,在美国,街头拉客者仅占全部性工作者的10-20%。

性交易行业出现在互联网中的大量数据意味着,人们现在有可能分析这个更大的、却又较少被关注的性交易市场了:隐秘的卖淫活动。它与其他服务行业具有惊人的相似性。妓女的个人特征和她们提供的服务会影响的价格;稀缺的服务会获得较高的报酬;互联网让妓女工作的时间更为灵活,也让她们有可能摒弃中间人。

妓女开建个人网页

像Ronald Weitzer这样的网站允许妓女——包括独立工作的人和在妓院和其他场所工作的人——创建个人页面,从而让消费者联系到她们。她们能够上传自己的详细信息、服务范围和服务价格。客户能通过年龄、胸围、种族、性取向或地理位置来搜索和浏览她们的页面。

此外,也有网站会搜集客户的信息,例如他们会发布他们对其见面的妓女的评论信息,她们服务的质量、支付的价格以及见面的具体情况。在英国网站PunterNet上,客户们会描述他们嫖娼的场所、遭遇、性工作者的情况以及选择是否推荐她。英国一名护送妓女外出活动的陪同人员米歇尔(化名)说,这样的评论信息可以帮助她建立个人品牌,从而吸引更多潜在的客户。

我们已分析了一个国际评论网站上的19万个性工作者的个人页面。每个页面都包含有客户的评论信息,包括性工作者的身体特征、服务的质量以及索要的价格。

通过分析,我们发现了一个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趋势:卖淫活动每个小时的平均服务价格在最近这些年已出现了下滑。其原因之一是2007-2008年之间发生的金融危机的深远影响;其二是就业市场的萧条;其三则是人口流动的影响,来自贫穷地区的性工作者往往会压低价格;其四则是新入行者由于经验不足也往往会实行低价格。

性交易行业的网络化可能会吸引更多当地人加入到这个行业。如果能够在网络上安排交易,一些漂亮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就更可能考虑加入性交易行业。室内的性交易活动要比街头拉客活动要安全得多,被警察抓住的风险也更小。

租赁房屋或酒店客房要比妓院更安全,家人和朋友也不太可能知道她们的收入来源。而且,在网络上使用匿名也减少了她们的羞耻感。

像Tinder这样的应用程序让妓女寻找潜在客户的速度更快;像Ashley Madison和Illicit Encounters这样的网站为通奸者提供了便利。人们对婚前性行为表现出来的更大的宽容度和离婚案的增加,让失意的单身汉和已婚人士倾向于找妓女来寻找安慰。

网络化程度因地而异

妓院和按摩房使用互联网的程度取决于当地的法律。美国的法律禁令意味着,它们必须保持低调,在线上和线下均如此。在英国,妓院是非法的,而卖淫则不是;按摩房会在网上挂出值班表和相应的价格,但对其提供的服务却秘而不宣。相对而言,德国的大妓院Paradise却创办了一个很大的网站,在上面明码标价地宣传其服务内容和价格。

但是,独立的性工作者受到的互联网的影响最大。在截至到2008年的十年中,网络性交易广告的数量已开始激增,独立性工作者的比例也开始增长。

对于妓女来说,互联网实际上拥有工作场所的诸多功能。互联网就是“休息室和招聘大厅”,网络论坛取代了办公室闲聊,女性们会在上面交流每天从事性交易的心得;甚至谈论哪种床单更耐洗。在苏格兰,还有为人母的妓女在上面向其他妓女求教如何兼顾性交易和带孩子。那些考虑进入这个行业的女性也会在上面向有经验的人士求教经验。

有经验的性工作者也乐于在网上分享她们的从业经验,例如独立工作要比在妓院工作更能保持个人隐私。她们甚至还会警告新入行者,这个市场已接近饱和。而且,过这种双面生活的压力也不可小觑。这种钱来得也不容易。

在网络上投放广告和招揽客户可以让妓女灵活地选择在哪里工作。她们能到处“旅游”,并在某些专门网站的个人页面上广而告之:她们将会在什么时候到哪里去。在人口稠密的英国,旅游可以让那些在小地方从事性交易的妓女到大城市寻找客源。在挪威,妓女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因此旅游可以满足小城市长期被压抑的需求。

互联网给性交易行业带来的自由职业者、兼职者和临时工作者,可能有助于满足该行业的旺盛需求。在2008年,共和党和民主党全国会议分别在明尼阿波利斯和丹佛举行,约有5万游客涌入这两个城市。据调查结果表明,当年分类广告位置Craigslist的“色情服务”频道(现已取缔)投放的性交易广告数量,在明尼阿波利斯增长了41%,在丹佛增长了74%。

健康和安全

性交易行业让从业者面临着严重的威胁:被强奸、遭受暴力或性传播疾病。但是,互联网可以有效地帮助这些从业者防范和降低风险。

网络论坛允许妓女分享各自的心得体会,例如如何保持安全和规避法律。一些网站还让她们投票支持她们见过的客户,以帮助其他妓女规避风险。还有人使用像Roomservice 2000这样的网站,在上面客户能付费让性工作者了解其背景。这样一来,由于客户不必向妓女透露他们的信用卡信息或电话号码,双方均可以从中受益。

在严格管制的地区,这些网站必须小心行事,以免触犯法律。在今年6月,FBI关闭了广告和评论网站MyRedBook,因为其中有一个聊天论坛是专门为性工作者开辟的。该网站的所有者面临着洗钱和组织卖淫等罪名指控。美国警察有时候也会利用这些网站来诱捕妓女。正因如此,性工作者开始挑选那些可以帮助她们鉴别客户身份,以防止被警察钓鱼执法的网站。

在英国,Ugly Mugs网络数据库,可以帮助妓女们查看客户的姓名和电话号码。在美国,National Blacklist网站可以让妓女们举报有性虐倾向或赖账的顾客。她们甚至还能够查看潜在客户的姓名、电话号码、电子邮件地址和网名。像Healthvana这样的应用程序,虽然不是专门针对性工作者的,但是它可以交易双方轻易地获得对方的性健康检测结果。

在网络上从事性交易活动意味着妓女们不再需要依靠中间商——妓院;也不再需要皮条客和老鸨来张罗生意或提供场所了。因此,有些妓女决定独立从事性交易活动。西班牙籍美国色情女按摩师安娜称,互联网意味着更多的独立,也意味着需要在推广方面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你需要一个好的网站和几张美艳的照片,你还需要学会搜索引擎优化。有时候,这也是很累人的。”她说。

当然,也有人仍然偏向于使用经纪人或助手来帮助管理预定和社交媒体。“现在,你会有客户通过Twitter、Facebook、你的个人网站和电子邮件来联系你。”杜根女士说。而Eros网站则允许妓女告诉客户她们现在是否有空。但是,这意味着她们每隔一两个小时就必须上一次网,这也是一件很琐碎的事情。而且,在线广告也不便宜。杜根女士经常将其收入的10%投入到纸质广告上,而她在网络广告上的投入则要大得多。由于有很多人投放广告,广告的回报率变得越来越低了。而且,审查客户的真实性也需要时间。

与此同时,一些传统的卖淫活动也在努力挣扎。据调查,在截至2010年的10年中,荷兰持证经营的性俱乐部的数量萎缩了一半以上。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性交易网络广告开始猛增。很多妓女宁愿私下里交易,也不愿在俱乐部或妓院里工作。荷兰一些大城市通常禁止这种私下交易,但是在网络寻找客源使得这类规定难以执行。

性交易行业的网络化使得各国政府难以管控这个行业。乔治华盛顿大学的韦策教授称,在网上达成性交易的双方要比在妓院、俱乐部或酒吧的人来得更隐蔽,流动性更大。

爱尔兰从1994年以来就开始禁止色情服务广告。但是,英国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的社会学家格雷厄姆-艾莉丝(Graham Ellison)说,这种禁令收效甚微。因为很多网站只需要转移到其他管制区域就可以照样经营了。

从长远来说,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总有人希望找妓女,而不仅仅是在酒吧里找个人聊天。随着付费性服务在互联网上变得更易获得,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购买它。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并非所有的性工作者都是被剥削的对象。这种卖淫活动的隐秘性和谨慎性也意味着从业者的耻辱感是仍然存在的。但是,整体而言,性工作者还是获利颇丰的。互联网影响了很多行业,这个古老的行业也概莫能外。

自:BI中文站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