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8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你们真的见过信息图吗?

信息图,数据可视化

Co.Design栏目收到过不少自荐信息图,其中90%压根不达标,连信息图都算不上。此类图表很常见:都是可滚动的长图,JPEG格式,充满各类数据、文字与构思巧妙的艺术效果。随着数据可视化技术日趋走向主流,大众期望值在提高,对这种简易图表嗤之以鼻,甚至称之为“虚有图表”(infauxgraphics),似乎成了一种潮流。然而,数据可视化公司Periscopic两位创始人金姆•里斯(Kim Rees)与迪诺•希特拉罗(Dino Citraro)提出了一个更为准确、非贬义、甚至略带褒义的术语:数字海报。且听他们细细说来。

信息图,数据可视化

争辩何为真正的信息图,就如同亘古无解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难题,都是毫无意义的。但希特拉罗与里斯认为,在截然不同的沟通形式之间,找出有意义的区别,有益于我们对这些区别加以利用。“虚有图表”听起来像是糊弄人的江湖骗子,企图以假乱真,却被识穿。但“数字海报”坚持自我:做简单大胆的图标集,虽然有些叫人无法直视。希特拉罗指出,“形式本身没有对错可言,唯一需要作出价值评判的,是这种形式是否有效向大众传递了信息。”

那么,作为设计产物,所谓的数字海报有何用处?就连希特拉罗都难以避免寓贬于褒,他评价道,“假如你要传达的信息与接受对象都不复杂,那么数字海报是不错的沟通方式。”也就是说,如果要向头脑简单的人传达简单的信息,数字海报是最佳选择!但只要你把数字海报视为普通海报,是一种图形传播形式,会有伟大杰作也会有垃圾货色,那么你就能轻易看到数字海报的优势所在。希特拉罗总结道,“数字海报的本质,就是有效传递简单信息,而不对受众造成信息轰炸。”

信息图,数据可视化

他以谷歌提供的“研究真知数据板”(Databoard for Research Insights)部分图表为例子,虽然算不上是信息图,但“我认为它们是很棒的数字海报,因为其中表达的真知短小精悍。多数情况下,它们的受众并不指望、也不需要获得更为广泛的寓意。”换言之,信息密度不是一切。此外,数字海报与信息图也能各取所长、强强联手,用于互动图表尤佳,比如Periscopic的“贫富差距”互动图(inequality.is)。

一言蔽之,希特拉罗判定,“数字海报并不差,虽然表现形式时有偏颇,但这是制作者的问题,而不是形式的问题。”海报是海报,信息图是信息图,与其将两者混为一谈,不如让他们各放光芒。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