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密歇根大学:研究显示做爱之后女性更想谈“人生”和“理想”

作为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饮食和男女这两件事情都不可避免地要经历“准备—中途—善后”这三部曲,缺一不可。以饮食为例,倘若半夜看日剧,不幸被《深夜食堂》挑起了胃里的馋痨虫,冲到厨房里立刻寻找食材开刀烧水下锅做熟吃掉,然而饭后,你翻出的锅碗瓢盆泛着一层油光等待着你的清洗……

同样是善后,男女之事则比刷锅洗碗要来得更为复杂,扔套擦洗换床单这等俗务暂且不论,事关感情和心理方面的交流沟通至关重要,而且男方要注意的点要来得更多:“事后不要立即抽一根烟,使自己看来像姑爷仔或嫖客”,“事后不应立即穿上裤子离开” ,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而张小娴更是在“所以男人礼貌上不应立即睡觉,该听听女人说话”之前触目惊心地用了“最介意”三字,并放到了《男人的床上礼仪》的事后头条。相比之下,女性的善后工作则简单的多:“事后不要缠着男人说话,应该理解他们是很疲倦的。”从女性的角度看去,一场完美的性生活固然少不了一番敌进我退敌驻我扰,但事后的敌疲我打,却是大大地不可取。

善后工作,男女有别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男方急于呼呼大睡,女方想要侃侃而谈。如何以正确的人生态度处理“善后”这个问题?科学家们给出了他们的意见。1979年,哈尔彭与谢尔曼(Halpern & Sherman)两人提出了一个理论,认为性交后的时间间隔(Post-Coital Time Interval,PCTI,也就是俗称的“事后”那段时间)是处于性关系中的双方成功建立起情感纽带的大好时光。这段时间越短(比如翻个身睡着了),就越有可能损害两人之间的情感联系。

而男女面对事后那段时间,表现出的截然不同的态度,可能与两性的繁殖策略有关。对于策略为广播种的男性而言,拥有多名性伴侣意味着自己在繁殖上的巨大成功。所以男性会在迈入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前,往往会不自觉地逃避承诺。

这种情绪在事后的体现,便是男性不愿意与对方说话调情来巩固感情的联系,索性一睡了事。而对于女性而言,由于自身一生中所能拥有的后代数量有限,因此在挑选终身伴侣时往往会慎之又慎。在事后,女性会更主动地寻找话题和男性聊天,以期枕边人能够伴自己走过一生。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然而理论归理论,即便男女在事后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但在几十年后的今天,仍有人觉得有必要去验证下这个想法,密歇根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丹尼尔•克鲁格(Kruger)教授就总结了现有的两个假设:如果事后那段时间真的对两者间的感情维系起着重要作用的话,那么那些性伴侣早早鼾声大作的人,一定有更多的感情需求。此外,考虑到两性的繁殖策略,克鲁格教授还假设男性在性爱后更容易进入梦乡。

限于研究题材的特殊性,想要获得第一手的观察资料自然不可行。克鲁格以两所大学的本科生为研究对象,采用网络匿名调查问卷的方式,成功收集了456个样本。在去除了163名没有经历过完整性生活的学生以及18名声称自己有同性恋倾向的学生后,克鲁格开始分析起数据来。在筛选过的样本里,克鲁格发现但凡性生活后自己的伴侣(不限男女)睡得比自己早的,都渴望更多情感上的羁绊和交流。

而在关于谁先入睡的调查中,克鲁格设置了5个选项,对应的分数为:1. 基本是我;2. 经常是我;3. 双方差不多 ;4. 经常是对方;5. 基本是对方。在问及性生活后哪方先入睡,男女双方给出的答案出乎意料地一致:男方给出的平均答案为3.03,女性给出的平均答案为3.05,这意味着这次调查中并没有出现普遍意义上的“男性倒头就睡”。

而在没做爱直接睡的调查中,女方依旧给出了3.01这个数字,而男方的答案则让人吃惊——3.31!这意味着如果不及时跟进,女性更容易睡着。

克鲁格是这样解释的:由于男性迫切想传递自己的种子,即便和性伴侣同床共枕也不能使男性获得安全感,生怕自己睡着之后女性就和其他男性发生关系。于是在播种之前,男性先要确认伴侣睡着之后,才能安心入睡。虽然人类的文明已经发展了那么多年,男性骨子里的不安全感以及对应的“监视机制”,却依旧保留至今。

图1. 克鲁格问卷中关于入睡时间的调查结果。男性表示如果不进行亲密接触的话,女性更容易睡着。

克鲁格认为自己的研究暗示性生活并不止于性交过程结束,无论男女,“事后”的行为偏好也透露了自己和对方的择偶态度。关于自己的实验中并没有出现 “男性更容易在事后入睡”这个预期结果,“要么我们的研究方法可信度不够,不足以反映这个事实;要么我们一直以来都误解了男性”,克鲁格在论文的讨论部分中如是说。

考虑到在“办事”的过程中,男性往往会付出更多的体力,而高潮过后的催产素也有助眠的作用,如果诸位女同胞的男友们出现了即将入睡的症状,也请多多包涵——要知道这不仅是一个心理上的现象,更是一个生理上的现象。而诸位男同胞们如果不想扫自己女友的兴,也不妨强打起精神,多聊几句话吧。根据沈宏非对于上海市革命出版组1970年9月第一次印刷出版的《“赤脚医生”手册》的解读,“男同志(在事后)不要只顾自己呼呼大睡,而应该关心女同志。”

自:知性社区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