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年轻人已不再阅读?

20140508.1

译者:常和

8岁小男孩潘万(Pavan)最喜欢的活动是在户外踢足球,其次是在屋里踢足球,位居第三的,是在沙发上操练球技。培根(Francis Bacon)所谓“读书使人充实”的阅读,在潘万的活动计划名单中非常靠后,远在上学、跳迪斯科、购物、聊天、看电视以及玩Xbox游戏机之后。

他会出于喜欢而读书吗?“不会,”潘万兴奋地摇摇头说。“自己若是心烦了,就会纠缠妈妈玩她的手机。”说到这里,我感觉如释重负,因为英国教育大臣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不会成为我们在伦敦北部哈里斯登图书馆(Harlesden Library)举办的家庭作业俱乐部的谈话内容了。

英国教育大臣一直担心本国孩子“阅读不足”。出版商以及扫盲慈善机构同样也有此隐忧,它们担心电脑游戏、网络视频以及网络社交等新的干扰物正一步步“鸠占鹊巢”。据慈善团体Booktrus调查研究,如今超过60%的18-30岁年轻人把看电视及DVD置于阅读之前。类似比例的年轻人认为因特网与电脑会在20年后取代纸质书籍。

去年10月,经合组织(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发布的研究报告表明大量年轻人毕业后的阅读能力差强人意,读写能力的争论获得了强有力的新依据。该研究报告涵盖了24个工业化国家,其中英国是唯一排名下滑的国家,其16-24岁年轻人的读写与计算能力逊于成年人。(北爱尔兰的研究结果也大同小异,研究报告并未涉及苏格兰与威尔士两个地区)。

经合组织务实地从经济角度考量技能问题,必然得出快乐阅读重要性的结论,而快乐阅读又与教育成功与否紧密关联。对英国1970年4月出生的6000人群体进行追踪分析,发现孩子们的考试成绩与其说和他们父亲的受教育程度相关,倒不如说与他们的阅读能力紧密关联。“能够按部就班的阅读至关重要,但快乐阅读也不是可有可无,”英国企鹅出版集团(Penguin UK)发言人乔安娜•普赖尔(Joanna Prior)说。“阅读将让孩子受益终生。”

对于出版社来说,读写能力下降对自身商业利益的影响显而易见。在某些方面,它对英国年营业额30亿英镑的图书市场的威胁要大大高于对唱片业的影响:消费者即便不再花钱购买音乐产品,但他们仍一如既往地在欣赏音乐。

扫盲慈善团体想方设法提高国民的阅读能力————包括推出让自信心不足的学生养成阅读习惯的“Six Book Challenge”计划,给成年人分发短小易懂的阅读材料的Quick Reads计划、以及让英超明星陪伴学习有困难学生的Premier League Reading Stars计划。在哈里斯登等地区,这些计划成功地让无数学生及成年人亲近书籍,但星星之火,难成燎原之势。

所以扫盲慈善机构精诚团结,大张其鼓掀起目标单一的“快乐阅读”运动,以期拥有更大影响力,尤其是游说政府采取行动。“我们必须稍稍强化这一信息,”普赖尔说。“英国面临读写能力危机,每个学生毕业后,都应该有正常的阅读能力。”

就采取何种最有效的干预手段,可谓众说纷纭。有些专家专注于书籍走入孩子生活的那个阶段;有些专注于其它兴趣爱好开始后来居上的10-11岁那个阶段;有些则认为情感成型的青少年时期最为关键。但专家的普遍共识是:“若要养成终生阅读习惯,就得在成人之前养成,”阿歇特集团(Hachette)负责消费者洞察能力的主管路易莎•利文斯顿(Louisa Livingston)说。

这意味着要让孩子们乐意阅读,即把教室布置得温馨得体,并提供个性化帮助,指导每个孩子阅读自己喜欢的书籍。普赖尔说,学校图书馆管理员应该视作“图书专家”,而他们的地位因政府经费削减而岌岌可危。总之,几届政府都在为学生的考试成绩忧心忡忡之际,出版商则希望政客们认识到快乐阅读的重要性。他们振振有词地说,如果这个目标能够实现,那么富有想象力的教学必将源源不断地迸发。

社会环境也至关重要。2011年英国国家文教信托(National Literacy Trust)对全国学生的调查研究表明:接受调查者中有三分之一没有个人的图书。其中,19%学生的阅读能力低于其年龄要求的标准,而对拥有个人图书的学生来说,这个比例仅为7.6%。

经合组织的研究中,还涉及了不平等问题。在接受测试的所有国家中,英国与北爱尔兰呈现了“社会经济背景与读写能力之间存在更紧密的关联度”。而且,该研究报告得出以下结论:“与其它国家不一样的是,这种关联度在英国年轻人中比成年人更为突出。”

如今英国议会正在调查成年人的读写能力,这些问题已经表露无遗。“不管用不用‘社会阶层’这个词,归根到底就是家庭环境影响。”上个月第一次议会全会时,成人读写能力专家海伦•凯茜(Helen Casey)这样对全体议员说。“孩子们12%的时间呆在学校,其它时间则都在校外,他们成长的文化氛围至关重要。”另一专家大卫•休斯(David Hughes)说。然而,至少有一位议员似乎对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暗示此举会导致“为教师找开脱借口”。

这并非教育家与政客意见唯一明显的南辕北辙之处。教育大臣戈夫希望孩子们读更多书,并为此修改了英国普通中等教育证书(GCSE)考试大纲。批评他的人则担心此举会让孩子离快乐阅读渐行渐远。“教师几乎没有让孩子放松阅读的时间,” 教育作家苏•考利(Sue Cowley)说。“阅读不是因为个人兴趣使然,而是开始成为考量的工具。”

从教育大臣戈夫希望增加书籍难度的意图中,有些专家还嗅出了一丝势利意味,这着实让人反感————他曾经大大抱怨斯坦贝克(John Steinbeck)的《人鼠之间》(Of Mice and Men)太过简短以及斯蒂芬妮•梅尔(Stephenie Meyer)的《暮光之城》(Twilight)太过浅显。“如果读的是足球杂志,我们难道不该为此感到高兴吗?”英国出版协会(Publishers Association)执行总裁理查德•摩勒(Richard Mollet)说。“孩子阅读书籍,并且沉醉其中,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事。”

尽管上述争论仍没完没了,但新一波科技进步意味着孩子们越来越难预留出阅读时间。科技帮助人类从书籍中获得了快乐————背光式电子阅读器意味着无需再拿着手电趴在被窝中看书——但它也帮助了其它媒介。过去坐火车长时间旅行意味着可以长时间读书或是眺望窗外美景。如今有了iPad,长途旅行意味着玩电脑游戏以及补看前一天晚上的电视节目。

出版商的选择之一就是步音乐产业之后尘,鼓励作家参与更多活动,与社交媒体打更多交道,以便创造粉丝“点击量”;另一种选择则是自己改编图书。交互式电子书籍已经提供多种结局可能(如数字式主题变更:“若选A门,请翻至第78页”),出版商已出资开发了多款应用软件,它们用润色过的视频及音频来努力吸引不太读书的读者。

“目前这完全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杰克•马尼恩(Jake Manion)说,他是动画公司阿德曼(Aardman)创意总监,该公司曾开发了哈珀柯林斯(HarperCollins)出版小说《霍比特人》的应用软件。“智能手机问世的时间还不长,作家如今仍以传统方式创作。”马尼恩说,最大的变化将发生在“5-10年后”,届时作家将“对科技耳熟能详,因此能以不同方式进行创作”。

也许到那时候,连玩足球或许都得靠边站了。

摘自: 金融时报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