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4000+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和讨论!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从成人网站到互联网金融

现在想来,境外成人网站真是互联网金融的先驱,十几年前就在践行我大人民币的国际化了。后来洒家才知道,互联网业界的所有最新技术,成人网站都是最先使用并将其发挥到极致的。而且这种网站从来没有亏损之虞,盈利模式靠比钻石还要坚硬的全球需求支撑,是后世一切电子商务网站的祖宗。

洒家唯一的担心,是互联网和金融业在风险管理方面可能存在较大冲突。

洒家唯一的担心,是互联网和金融业在风险管理方面可能存在较大冲突。

洒家第一次上网是1996年的夏天。有一天傍晚走在中关村,听见个小伙子在街边高声叫卖,“快来看了快来看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信息高速公路!拨个电话号码就能上因特网!各种信息,随手可取!方便快捷!价格公道!”见洒家放慢脚步,他赶紧走过来,低声说:“大哥,想上网吗?”洒家问:“啥是上网?”他笑了,放低声音说:“你进来看看。”

洒家于是跟他进了街边的小门面,看他在电脑上鼓捣了几下,听得一阵叽叽歪歪滋滋啦啦的怪声,然后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身材火爆仅着泳装摆出性感撩人姿势的金发女郎,洒家立刻就被吸引住了。

十分钟后,洒家从店里出来了,拎着的袋子里装着一种叫调制解调器的高科技玩意儿,上衣兜儿里则揣了一张瀛海威上网卡 – 卡号至今记得清清楚楚:3357。换言之,当年在帝都用这种上网卡且排名在洒家前面的网友只有三千多个,照此标准在我中华上国洒家大约可算互联网资深用户。

学会上网对洒家的工作有巨大帮助。举个简单例子:当年洒家要做一个核电站项目,该电站装机容量巨大,反应堆用的是俄罗斯技术,控制系统用的是德国的数控技术,技术难点在于彼时地球上尚无一个结合这两国技术且装机容量如此巨大的核电站。换言之,这是所谓“原型技术”,风险极高,贷款行和保险公司都持极其谨慎态度的那种业务。

洒家当时年轻好学,尤其想在老板面前拔个份,于是每天都上网搜索(用的是雅虎,那时候还没谷歌[微博]呢)相关技术资料,并有了全新发现:1、捷克境内有个类似项目,但因为技术接口问题,完工推迟了四年多,里面各种问题不断,网上可以找到很多技术文章,参考作用巨大;2、芬兰境内也有个类似项目,但装机容量要小得多,建设和运营一直正常,也有很多技术文章,参考作用同样巨大。几个星期下来,看了近两千页英文的技术文章。

通过网络,洒家甚至和德国一个核电安全专家取得了联系。他给洒家寄了本有关俄罗斯核反应堆运营安全的书(可惜是德语版的,洒家看不懂,只好捐给公司的图书馆),还和洒家有十几轮电邮往来,答疑解惑,态度认真负责(洒家对德国人至今抱有极大好感,此为根源)。

从网上获取的公开信息、以及“认识”的牛人提供的专门信息对洒家当时做这个项目有极大的帮助,某次和客户开会时洒家和客户方面的技术专家展开了讨论,洒家举了捷克和芬兰项目的例子,让客户大为惊讶 – 因为这些信息连他们都不曾掌握,更让老板刮目相看,啧啧称奇(因为这事儿还给洒家单独涨过一次工资)。

这个经历,基本上给洒家使用互联网的目的定下了基调,即:1、快速且低成本甚至无成本获得自己感兴趣的各类信息;2、准确结识各领域有建树且靠谱的专业人士并与他们互动。

当然,这指的是在工作方面。

非工作方面,早年间洒家上网主要是为了看成人网站 – 还当过几个网站的付费会员。不过那时候的付款非常原始,只能把现金放信封里邮寄过去。现在想来,境外成人网站真是互联网金融的先驱,十几年前就在践行我大人民币的国际化了。

后来洒家才知道,互联网业界的所有最新技术,成人网站都是最先使用并将其发挥到极致的。而且这种网站从来没有亏损之虞,盈利模式靠比钻石还要坚硬的全球需求支撑,是后世一切电子商务网站的祖宗。

这里面的道理和金融业界里的分支 – 赌博一样。除了美国航空航天署,博彩业是全世界雇佣应用数学家、统计学家、精算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最多的行业,牛皮哄哄的对冲基金只能甘拜下风。这个行当也有坚如磐石的全球需求支撑,现如今也早就电商化了。

因此在洒家的心目中,基于互联网基础设施且商务高度电子化的业务领域里有两座高高矗立的丰碑,一是成人网站,一是博彩网站。

互联网到底是怎么运作的,说实话洒家一点儿也不懂,本来也没打算弄懂,知道自己该怎么用才能达到目的就已经就够了。但近来关于“互联网金融”的讨论越来越多,引发了洒家进行进一步思考。

洒家认为,在缺乏被普遍认可定义的情况下,对互联网金融的讨论很多时候是鸡同鸭讲,听的人不知道说的人在说什么,说的人可能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有鉴于此,洒家觉得有必要首先说一下自己认为的定义:“互联网金融,就是金融机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以各类互联网产品为工具,进行主营业务即金融产品与服务的销售、风险控制和客户关系管理。”

这里的金融机构,没什么幺蛾子,就是规规矩矩的银行、保险、证券、信托四大支柱;这里的金融服务,无外乎是存款、结算、信贷、保险、股票、基金、信托、投资等,也没有什么幺蛾子。

洒家所讲的幺蛾子,其实就是在某些时代某些地区某些人搞所谓“金融创新”的终极目的,有分教:【把你的钱都变成我的钱,让你丫还特么没地儿哭去】。

洒家认为,在市场机制和监管系统可以确保出幺蛾子的行为人会受到相应惩罚的前提下,谈论互联网金融才算有实际意义,否则都是扯蛋。

根据传统金融教科书的说法,金融的最基本功能是:流通资金、配置资源、管理风险、促进公平。洒家认为,前述定义的互联网金融也不会脱离这些基本功能。而互联网的“开放、平等、协作、共享”核心精神和金融业没有根本性冲突,完全可以做到相得益彰,即支撑金融业运作的基础脱胎换骨,升级到互联网时代,大大减少信息不对称并降低交易综合成本,提高经营效率。

洒家唯一的担心,是互联网和金融业在风险管理方面可能存在较大冲突。

风险管理理论告诉我们,任何一种新技术的出现都会让旧有风险弱化甚至消失……同时带来新的风险。新技术的经济界限(Economic Limit)在于新出现的风险量化后不大于旧有风险,这样新技术才会有市场。

举个简单的例子,大楼要防火,喷淋装置作为一种新技术出现,降低了一旦发生火灾全楼焚毁的风险。但喷淋装置也有可能爆裂,给大楼造成水损。在喷淋装置的制造工艺没有确保造成水损的风险远远小于火灾风险之前,大楼业主宁可在楼内堆放装满水的大缸,也不会安装喷淋。

换言之,所有新技术都需要在效率(Efficiency)和安全(Safety)方面取得最优平衡,才会被大规模采用。

根据洒家浅薄的认识,互联网及其相关产品在提高金融业的经营效率方面已经有了不可否认的贡献(例如前文所述获取高价值信息、结识极靠谱人士),但在提高金融业的经营安全尤其是提高其风险管理效率方面,似尚未有说服力的案例。

某些时候,洒家甚至怀疑互联网对金融业的经营安全破坏作用更大,比如黑客破了银行防线,盗取大宗客户的机密信息。当然,你可以争辩说即使没有互联网,一个坏了良心的客户经理也会把客户资料拷贝成盘在黑市上销售甚至直接侵占客户金融资产用于私利。

此话诚然不假,但在监管日趋严格的情况下,手工盗窃和利用互联网盗窃的几率说不上哪个高哪个低,但在后果方面,很显然后者更加严重。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技术的进步是永远不会停止的。而且,技术本身并无好坏,使用技术的人心有善恶之分。这和开放市场上金融业其实谁都可以做,道理是相通的。区别在于敝业界对信用和人品的重视,只有越来越高。而贵业界嘛……呵呵。

和其他消费品一样,金融产品有同质化和订制化的分别,销售方法上也有集约化和个性化等不同排列组合。根据洒家对互联网金融的浅薄理解,最起码在目前看来,适合网络销售的还是那些低端的、以价格为成交驱动主因素、高度同质化、低风险低收益低保障低售后服务要求的金融和保险产品。客户需求的复杂程度再上一个档次,产品规格立刻就面目全非。客户端要求越个性化,网络销售难度就越大,成交周期就越长。

换言之,洒家认为现阶段互联网金融适销产品是那种所谓的“No-Brainer”,即傻瓜式产品,如此的确可以利用互联网大覆盖全天候的优势,提高金融机构的销售业绩。

此外,互联网可提供大量数据供金融机构做风险管理决策用,中长期看,这是俩业界的最佳结合点。洒家认为,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互联网公司,谁在基于大数据的风险管理方面率先取得突破,谁就有可能摆脱泥潭式竞争,在高大上的道路上绝尘而去。

靠谱的金融机构做任何事都抱着审慎负责的态度,是天然的风险厌恶者。这个特性和互联网的恣意、粗野、冲动有时候甚至蛮不讲理其实格格不入,互联网是天生的风险喜好者即Risk Taker,当然也是Game Changer,即改变游戏规则者。

洒家认为,互联网可以是工具甚至是基础设施,金融业完全可基于此来提高经营效率、降低运营风险,但万万不可本末倒置。关键原因在于互联网并不天然提供风险管理功能,而这恰恰是金融业的看家本领和遮羞的最后一条底裤。

现如今贵业界一帮人激动得脖子上青筋都挣出来了,搞的和红卫兵似的,拿敝业界当臭老九、走资派,蹦着高地要颠覆要革命,让洒家感到异常警觉。这种狂热和亢奋,在贵业界也许是英雄,而在敝业界,早就有了标签:庞氏骗局(Ponzi Scheme)。

关于互联网金融,洒家今天的困惑远多于了解。还要持续观察,持续实践,时刻保持警惕。十几年前的互联网昏过头,搞出个巨大的科技股泡沫;几年前金融界也昏过头,搞出个肆虐全球的金融海啸。这俩业界发起羊角疯来,基本上谁也拦不住。

试想如果这俩联手发了疯,后果会是多严重。

所以,洒家建议先保持冷静。

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解释系主任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