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IT数据社群:超1.6万会员的选择,超3000个数据主题,仅199元/年。
点击加入
关闭

Canalys:2022年Q2印度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3640万部 环比下降5%

多重影响下,印度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已连续三个季度下滑,而中国头部手机厂商在当地的运营也因“查税”等问题受到挑战。近日,调研结构Canalys发布数据显示,2022 年第二季度,印度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 3640 万部,与上一季度相比下降了 5%。

其中,在前五榜单中,中国手机厂商的份额占比达到67%,但相比于去年74%的同期份额有所下降。小米更是从29%滑落至19%,红米在当地的业务受到冲击。

Canalys分析师Sanyam Chaurasia表示:“由于需求下降和政府对中国制造商的审查,第二季度厂商层面的活动仍然低迷。不断上升的通货膨胀率降低了消费者的可支配收入,厂商也正在努力弥补其运营成本。

坚守与撤退

在过去几年,无论是制造端还是消费端,中国手机厂商一直是印度电子市场的重要参与者。

根据印度蜂窝通信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4年,印度制造的手机仅占全球的3%,但在印度总理莫迪力推“印度制造”的第二年,也就是2015年,印度制造的手机在全球占到的比例已经达到11%,并且超过了越南,成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手机制造国。目前,大多数中国品牌已经从SKD(半散件组装)快速转变为CKD(全散件组装)完成本地化。

而Canalys的最新数据显示,在今年二季度,印度智能手机出货量已达到 3640 万部,而中国手机厂商的整体出货量占比达到76%。尽管小米遭遇同比和环比下降,但其出货量仍达到 700 万,超过三星排名第一。Realme、vivo和OPPO则分别以610万、600 万台和 550 万台的出货量跻身前五。

“印度货币贬值、零售价格不断上涨以及中国品牌遭遇合规风险,这些因素阻碍了200美元以下细分市场的增长。”Canalys分析师Sanyam Chaurasia表示,短期内,面对当地经济环境仍需保持谨慎。

在业内看来,中国头部手机品牌在印度当地份额的下滑来自于频繁的“审查”。

匿名知情人士透露,近年至少有500家中资企业在印度遭遇了税务及合规性普查,涉及到手机厂商、设备供应商及基础设施投资商、移动应用程序供应商等。仅在今年,被调查的企业就包括华为、小米、vivo和OPPO。

印度中资手机企业协会秘书长杨述成对记者表示,上述数据不一定准确,但与当地厂商的了解中,这一数据确实达到“上百家”。

“对竞争激烈且利润率较低的行业来说,承受不合理的关税意味着利润被蚕食或丧失价格竞争力。”杨述成表示,此前中国企业在印度频频建厂也有关税的考量。

面对眼下印度市场,大部分中国企业依然采取积极的态度应对。

对于印度执法局(Enforcement Directorate)的突击搜查,vivo对记者表示,作为一家负责任的企业,vivo在印度严格遵守当地的所有法律法规。

面对印度财政部提出的逃避关税问题,OPPO方面对记者表示,OPPO 印度正在审查来自税务情报局( DRI )办公室的通知,OPPO 是一家负责任的企业,秉持审慎的企业治理框架。OPPO 印度将在这方面采取必要的适当措施,包括法律规定的任何补救措施。

但也有中国手机厂商的团队已撤出印度市场。

荣耀CEO赵明此前对记者表示,荣耀几年前就在印度有团队并经营了很长时间,后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荣耀印度团队撤出。“目前荣耀在印度仍有合作伙伴,并开启了相关业务,同时印度市场保持了盈利,未来荣耀会采取非常稳妥的方式在印度市场开展业务。”

削弱中企投资信心

过去几年,印度政府部门对外资企业的税务调查一直没有间断。

据不完全统计,印度税务部门曾对壳牌、诺基亚、IBM、沃尔玛、凯恩能源等多家外资企业都进行了税务调查并开出了高额罚单,而自2020年后,印度将矛头主要对准了中资企业。

根据对中国企业的调查方向来看,印度执法部门将审查重点放在了“特许权使用费”,他们主张相关企业是通过“谎报”特许权使用费来将资金非法转移出境。

印度财政部今年年初发出声明,称在调查中发现小米印度公司在进口价值申报中,没有将其向美国高通公司和北京小米移动软件公司支付的专利许可费和特权使用费计算入内,压低货值,违反了印度的《海关法》。该部门已向小米印度公司发出三份通知,要求补缴2017年4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之间遗漏的税金。

小米表示,此次的税务问题根源是各方对进口商品的价格认定存在分歧,对包括专利许可费在内的特许权使用费是否应该计入进口商品的价格,这在各国都是一个复杂的技术性难题。

“税务分歧这是一个全行业的问题,许多企业正在努力解决。”另一家手机厂商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专利许可费在内的特许权使用费是否应该计入进口商品的价格,这在各国都是一个复杂的技术性难题。

印度手机和电子协会(India Cellular & Electronics Association)曾在今年六月致信印度政府,表示上述行动造成了行业“深度且没有必要的恐慌”。协会的成员既包括印度本地企业,也有在印度投资的外资企业,包括谷歌、苹果、亚马逊、小米等。

但对中国手机厂商而言,与税务相关的击检查并不是当下面临的唯一挑战。

国内一家电子企业向记者提供的材料显示,印度的所得税受国家层面的所得税法管辖,而增值税、消费税受到邦法律的管辖,税制复杂。当下对大家最为困难的是印度政府对外资的监管政策复杂多变,不知道如何系统性的应对这些问题,这也会削弱中企在当地的投资信心。

上述材料显示,外资进入印度不仅要遵守印度的成文法,而且要遵守印度法院判决中所确立的原则,这就造成印度法律中的条条框框极其繁琐,同时又复杂多变。此外,过去外企进入印度投资,第一种是不经过政府批准,直接进入到印度进行投资,第二种在一些特定的行业,外国企业投资前需要事先得到政府的批准。但在去年4月,印度政府要求所有来自与印度接壤国家的外商投资,事先都需先经过政府的批准,不仅如此,除了投资,来自印度陆地邻国的企业如果要想参加公共采购投标,也需要在主管机关事先登记。

而自2016年起提出“印度制造”计划后,印度相关关税多次被提高。以手机行业为例,印度政府从2017年12月开始,将智能手机的基本关税从10%提升到了15%,2018年2月又上升至20%,4月份又对包括电路板、摄像头模块在内的电子元件征收了10%的关税。这样的政策,无疑会促使手机上游电子元件和整机在本地的生产。

“由于国内生产线较为完善,以贸易进口方式对于国产手机厂商进入印度市场也许更为适合。一般快的话,从下单到印度仓库的入库,订单周转周期在8天左右,从中国香港转运非常便捷。但是如果关税一直变动,包括每个邦(国家)的税收不断调整,这也会直接影响手机的利润。”上述电子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说。

此前,印度相关部门调查中国企业的消息已引起中方关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5月3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政府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海外合法合规经营,同时坚定支持中国企业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赵立坚强调,印方应该依法合规行事,为中国企业在印度投资经营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视的营商环境。

杨述成对记者表示,印度的投资环境应该改善,中国企业也要将印度作为长期投资方向,不要做短期行为,印度长远来看仍具有市场投资价值。

自 第一财经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