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益普索Ipsos:疫情下的男女平权现状分析

2020年,各种与性别相关的议题引发广泛讨论。国内,杨笠引发的争议体现了男女对立的升级。放眼全球,韩国“N号房”事件将性剥削犯罪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企业停工停产,失业率上升也让性别平等议程的推进尤显艰难。联合国妇女署副执行主任Anita Bhatia感叹:“我们在过去25年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可能在一年之内失去。”

疫情下,全球性别平等问题发生了哪些变化?中国又有哪些新的特点?在国际妇女节到来之际,益普索Ipsos再度携手伦敦国王学院(King ‘s College London)全球女性领导力研究所 (Global Institute for Women ‘s Leadership) ,联合调研了全球28个国家和地区的男女平权状况。

性别平等是全球文明发展的永恒话题,疫情下全球性别平等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中国性别平权问题呈现出哪些新特点?益普索Ipsos再次携手伦敦国王学院对全球28个国家及地区的男女平权状况展开调研。

性别收入差距真实存在并非常重要

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底发布的《2020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经济领域的性别差距在扩大,原因是多样的,比如担任管理或领导职位的女性比例长期偏低、工资停滞、劳动力参与度和收入水平低下等。2020年疫情的爆发和持续影响,让女性所处的境况面临更多的挑战。

益普索Ipsos调研结果突出了疫情对女性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人们对是否应该把缩小性别收入差距作为当前头等大事存在分歧,约42%的人认为缩小性别收入差距很重要,但不应该成为重中之重。而36%的人认为这应是国家的重点方向之一。事实上,女性比男性更认为这是当务之急。

提供更灵活的工作(40%)和支持面临暴力和虐待的妇女及儿童(36%)是确保解决女性问题及从新冠疫情中恢复过来的关键。而获得医疗服务、社会援助(如现金、食品支持、失业、保健、护理等)、对创业项目的投资所占的比例分别是33%、30%和29%。

“妇女的工作”是酬不抵劳吗?

益普索Ipsos调研显示,被看作男性职业的报酬呈现两级分化的特点,人们相信政治家,银行家,工程师这些职业收入过高,而建筑工人、警察、快递员则收入微薄;同时,照料行业中的育儿、护理等照顾类的工作及售货员等则被认为主要由女性完成,且报酬较低。

具体来看,82%的人认为提供托儿服务的人,比如托儿所和保姆,主要是女性,55%的人认为她们的工作报酬太低。68%的人认为护理主要由女性组成(相比之下,只有25%的人认为护理行业中男女比例是平等的),59%的人认为他们的报酬太少。

疫情下,男女更平等了吗?

随着各市场逐渐从疫情中恢复过来,约一半的人(52%)认为男女平等将会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关于性别平等会进步还是退步,人们意见不一。

11%的人认为女性将变得与男性一样平等,而同样比例(11%)的人则认为女性将变得较不平等。在这一点上,女性比男性略有悲观,13%的女性表示自己与男性的平等程度会降低,只有9%的男性这样认为。

44%的人表示,与疫情爆发前相比,他们更可能担心失业。在中国,最有可能担心失业的人中,男性占40%,女性占20%。

当亲人或朋友发表了性别歧视的言论,有74.8%的女性表示会进行谴责,不会谴责或看情况谴责的女性里,约六成(63.5%)认为对方也没有什么坏心思(数据来源:《益普索Ipsos x 微博 | 国际妇女节报告》),但当公司高层发表了性别歧视的言论,看情况的女性(26.9%)比例有所升高。

疫情后,人们会花费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

有37%的人表示,与疫情爆发前相比,他们现在更可能在工作上少花一些时间,从而多点时间陪伴家人。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有接近一半的人(45%)表示他们与疫情前变化不大,而在可能发生转变的人中,男性占39%,女性占到24%,这表明疫情让男性更加认识到承担家庭责任的重要性。

推进性别平等或许是一场“最漫长的革命“,但这不仅关乎女性的尊重和权益,也事关男性的自由和福祉,我们要保持希望和行动。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