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苹果:1Q21财报会议实录 iPhone销量超预期 产品和定价策略很成功

2021年1月28日,苹果公司(NASDAQ:AAPL)在美股市场周三收盘以后(北京时间周四凌晨)发布了该公司的2021财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苹果公司第一季度净营收为1114.39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918.19亿美元相比增长21%,创下了公司历史上的最新纪录,并超出华尔街分析师此前预期;净利润为287.5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22.36亿美元相比增长29%;每股摊薄收益为1.68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25美元相比增长35%,也超出分析师此前预期。

财报发布后,苹果管理层召开电话会议,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首席财务官卢卡·马斯特里(Luca Maestri)和投资者关系(高级)总监Nancy Paxton参加会议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苹果2021财年一季度营收再创历史纪录,净利润同比增长29%

以下为财报会议实录:

摩根史丹利分析师:本季度的毛利表现高于当初的预期,是否已经完全考虑到了美元贬值带来的影响?鉴于12月季度的汇率对冲,2季度之后面临的有利和不利条件有哪些?

马斯特里:本季度的毛利表现很不错,高于年初预期,主要的原因是销售量表现强劲,产品和服务的组合表现很好,秋季我们上线了新产品,也有了新的成本结构,因此,一定程度上缓和了成本的影响。

去年四季度,的确出现了汇率对冲,但是目前美元对一些国家货币还是汇率比较好的,比如俄罗斯、土耳其和拉美国家。如果美元持续低迷,对我们的确会形成利好因素,影响二季度,按照目前的汇率,大概会有60-70基点的影响。

摩根史丹利分析师:投资者评估苹果公司的一个困难是无法看到公司发展规划的全局,请管理层谈谈未来可能会发掘的领域,以及如何来评估新开拓市场的价值和成功?

库克:我们会首先问这个产品和服务是否是我们想要的,这是一个很高的门槛,我们并没有一个固定的评判标准,而是将所有的因素纳入考虑,硬件、软件和服务,它们结合起来才是有意义的。这也带来了一些很好的机会,我们现在的产品线,在一些比较大的市场的份额还是比较小的,这就意味着很大的机遇,我们这些年不断推进的服务业务也很有潜力,去年我们上线了5个左右的服务产品。

美国银行分析师:虽然上市比以往要迟,但是iPhone销量远超预期,主要的驱动因素有哪些?会怎样影响管理层对于二季度的看法?供应是否依然会紧张?

马斯特里:iPhone是我们的表现高于内部预期的主要因素,我们有非常好的产品系列,消费者对于各个型号的反馈都很好,尤其是Pro和Pro Max。原因包括产品 和定价两方面,我们的确面临着供应方面的压力,尤其是Pro和Pro Max。我们在季度中的时候上市了两款机型,几周后又上市了其他几款。

中国市场的表现非常强劲,部分原因是中国在快速建设5G,人们对5G也有比较大的需求。全球市场的表现都非常好,我们对二季度很有信心,相信在季度中的时候可以实现供需平衡。

美国银行分析师:整个季度的分期购买行为一直在增长,那么换机行为和升级行为(旧型号换新型号)有怎样的变化趋势呢?

库克:过去的一个季度,我们在季度开始两周后上线2款iPhone,7周后上线另外两款,目前来看,换机和升级行为都出现了强劲的年同比增长,升级用户数量创下史上新高。

Cross Research分析师:中国市场的iphone销量出现了强劲的环比增长,考虑到所有的产品种类,主要有怎样的表现?会多大程度恢复正常水平?

库克:中国的iphone表现非常好,跟世界其他地区一样,也出现了创纪录的换代升级行为。前一个季度出现了关于新手机的舆论,因为中国的5G建设推进非常快,中国市场销售的绝大多数机型都是5G机型,所以人们期待苹果发布同样的5G产品。但是并不仅仅是iphone贡献了本季度的良好表现,Mac,ipad,可穿戴设备和配件都超出了预期。在上个季度,中国的疫情基本得到了很好的控制,经济活动复苏,在本季度,一些地方又出现了病例并进行了封锁,但是目前对苹果业务没有影响,这些病例数量远远小于其他国家。

Cross Research分析师:管理层多次提到了苹果的服务产品,如Apple Pay等等,但是由于一些门店的关闭,对这些服务营收也产生了不利影响,请管理层谈谈服务业务的主要驱动因素?

马斯特里:在疫情期间主要有两项业务受到了不利影响,一项是Apple Care,另外一项是广告业务,广告业务与整体的经济活动的趋势保持一致。12月这个季度我们看到新用户增加,这也会对Apple Care带来利好的影响,在美国还有西欧国家有很多的门店关店,但是整体来说,我们还是能够为更多的用户提供支持。另外一项就是广告业务,广告业务也出现了环比的增长。表现极佳,主要的驱动因素是数字服务,包括云服务,音乐,这些服务在疫情期间也是表现非常好。

Bernstein分析师:iphone的销售渠道库存方面,现在一季度即将过去,供需平衡慢慢恢复,是否会出现销量的季节性增长?

马斯特里:实际上这一次iPhone的销售周期与以往是不同的,因为我们上线新产品的时间与以往不同,在我们的产品上线之后,需求非常的强劲,同时我们也面临着供应和库存方面的压力,到12月末,iPhone的库存要低于去年的同期。在二季度,供应方面的压力会逐渐得到解决。

我们预计季节性的销量波动与以往保持一致,由于疫情的影响,去年的市场表现不典型,可以参考2018年和2019年。有些品类,比如服务和可穿戴设备对比稍困难些,您可参考iphone的表现作判断。

Bernstein分析师:苹果实现了300亿的营收,主要的增长来源?未来5年之内比较合理的增长率?

库克:我们公布了本季度的增长率。主要的驱动因素包括,我们目前的硬件设备是史上最为强大的,我们也有非常令人激动的新的产品和服务将会上线,用户数量创下了史上新高。目前有非常庞大的换机、升级换代用户群体,而这些都能够与强大的服务业务组合起来,并且将来贡献营收。

可穿戴设备业务从零开始到如今发展壮大,但是它实际上还是处于早期阶段,如果我们看一下苹果其他产品的市场份额,比如iPhone, Mac和iPad,它们在不同的市场中都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尤其是在新兴市场,我们对目前所取得的进展非常满意,但是在这些市场中,我们依旧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比如说在印度,虽然我们的业务规模在上季度相比于去年同期已经翻倍,但是我们的绝对业务规模相比起我们的机遇来说依然是很小的。因此,我们有很多的机会,也有一些在酝酿中的新计划,它们会像我们之前的计划一样都会给公司业绩带来贡献。

Evercore分析师:这个增长率是非常惊人的,主要的驱动力?是否可持续?

马斯特里:我们实现了21%的增长率,是由于我们强大的产品结构,所有的产品品类都出现了销量的强劲增长,这带来了毛利的提高,这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原因,而且我们在所有的品类包括服务品类提供的产品组合都是极佳的,整体的商业环境也是良性的。在之前的一个Q&A中,我们曾经说过汇率对我们的影响,实际上在过去对我们的影响经常是不利的,但是这一次情况有所改变。

Evercore分析师:在过去的三个季度,MAC和iPad增长率一直维持在20%~40%的区间,那么其中的推动因素包括首次购买加入苹果生态、居家工作和学习需求等因素占比是怎样的?怎样的增长率在你看来是可持续的?

库克:全球范围内来看,首次购买Mac 和iPad的用户占据首次购买苹果产品的新用户的一半左右,用户群体实际上是在不断扩大的,有更多的消费者加入到苹果的生态系统中,这对于Mac和iPad的情况都是如此,Mac方面我们看到了一个新的增长趋势,虽然我们目前还处于一个两年的过渡期中,但是我们对目前所取得的进展是非常满意的。我们几个iPad产品还包含了iPad Air,这一次的iPad产品整体上是非常强大的,我们不可否认,的确有人购买iPad是作为电脑的替代,iPad的增长非常惊人,达到了41%,有些的确是为了居家工作学习所购置的,但我们也无法忽略iPad和Mac作为产品本身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Mac在全球电脑市场中所占的比例非常小,所以在这个方面还有很多的挑战。

摩根大通分析师:我的问题有关于iPhone的销售,中国和北美在5G基础设施建设进展非常快,在欧洲方面在这方面的进展,进展稍慢一些,那么这对于欧洲地区新的iPhone产品的推广和用户的参与度有什么样的影响吗?

库克:不可否认,欧洲5G建设是远远落后中国的,除此之外,某些地区的5G建设也非常快的,比如说韩国,实际上,全球范围内的5G建设很不平衡,有些国家发展很快,有些国家的某个地区发展快,而其他地区比较落后,而有些地方则还没开始,比如拉丁美洲。这些地方都充满了很多的机遇,在欧洲我们现在也看到有5G的建设。

摩根大通分析师:苹果已经上线了Apple One Bundle,目前表现如何?

库克:目前回答这个问题还太早,因为我们在本季度一开始的时候才上线,我们的目标是要让人们在使用我们的服务时更加简便,目前来看进展非常好,但是的确还处于一个很早期的阶段。

分析师:搜索广告业务方面,增长机遇有哪些?

库克:搜索引擎搜索广告业务增长不错,人们有搜索的意图,而我们也非常严格遵守与隐私相关的政策,非常看重私密性,所以人们也愿意尝试在这个方面的业务,目前增长趋势良好。

分析师:游戏业务方面,在中国的二季度一般会看到游戏下载量猛增,今年会出现同样的情况吗?

马斯特里:在中国二季度,我们表现一般都非常好,对于服务还有APP Store的需求都会上升,去年春节,对于服务需求的相关活动进一步增长,是因为中国整个国家因为疫情的原因,在春节后都处于长达几周的封锁状态,所以整个对游戏的需求周期也比以往要长。但是去年情况特殊,所以不具有代表性。

Raymond James分析师:我的问题有关于iPhone ASP(平均销售价格),今年的新机型定价结构与以往不同,销量的增长有多少事来源于这个因素?是否未来依然能维持这样的定价结构?

马斯特里:iPhone实现了17%的增长,其中一部分来源于销售量,一部分来源于ASP。目前还处于一个早期阶段,因为我们仅仅在几周前才上市了新的iPhone,我们目前所看到的是对于Pro以及Pro Max型号的巨大的需求,我们也会很努力的提高供应量,一季度的时候,我们看到供应方面面临着一些压力,二季度我们会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Raymond James分析师:苹果还有一些非常大力促销的政策,就比如说以旧换新计划,通信公司的补贴,那么这对于销量是否有贡献呢?能够持续多长时间?

库克:补贴永远都是有帮助的,因为这可以减少消费者实际付出的价格,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在美国的竞争不断的加剧,因为各个通信公司都想让人更多的消费者使用上本公司的5G,而在其他的一些地方则不可以使用补贴,机器和服务是分开的。

花旗集团分析师:在一些发达国家,拥有苹果产品是常态,在其他国家,比如印度,苹果的市场份额是比较低的,管理层也做了一些努力,看起来全球的份额并不平衡,管理层有怎样的看法?

库克:在印度市场我们的市场份额的确是比较低的,相比起去年的同一季度,我们的确是实现了业务的翻倍,我们对这个增长表示非常满意,在印度我们也的确做了很多的努力,比如开设了第一个线上商店,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季度了,我们收获到了来自于消费者的非常好的反馈,也实现了既定的目标,我们也即将在印度开设更多的零售店,在经销渠道上也会做出努力,除了印度之外,我们在其他国家的份额实际上也是比较低的,在发达国家,实际也不高,所以我们在全球所有的市场中所占的份额都并不是很大的。

via 腾讯科技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