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福布斯:2020年TikTok七位收入最高网红 年收入最高500万美元

有这么一款应用,特朗普总统讨厌它,以下社交媒体达人却在上面发布短视频,每人获得了至少100万美元的收入。TikTok是一款风靡各地的社交媒体应用,所有者为中国企业。上周末,特朗普总统威胁禁用TikTok。不久后,19岁的Addison Rae Easterling便从自己的长处着手,发了一段短视频,想象着没有TikTok的生活:回到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继续求学。去年,她入学该校读大一,学的是新闻广播专业。

在TikTok上发布搞怪舞蹈视频的青少年有好几百万,Easterling虽然是其中之一,但也与他人不同——她已成为收入最高的TikTok网红。去年,Easterling的收入估计达到500万美元——5,410万粉丝功不可没,新推出的Item Beauty化妆品牌以及与American Eagle和Spotify签下的合作协议也做了贡献。Easterling说:“我能有今天,就是靠着TikTok。”

TikTok的最终归属依然无法确定。但是,有一件事情倒是定了:在通过TikTok赚钱方面,几乎没有人能够超过Addison Rae及其他6位年轻网红。今天,福布斯首次推出TikTok网红收入榜。上榜网红创作了热传的视频。在截至6月份的12个月期间,他们的收入至少达到100万美元。现在,他们掘金网红热度的旅程才刚刚开始,主要途径则是销售个人品牌产品,为索尼、Chipotle和Revlon等品牌创作赞助内容。

Maddie Berg和Justin Conklin做了额外报道。

1. Addison Rae Easterling/500万美元

一年前,Easterling刚刚入读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她小时候参加过舞蹈比赛,此刻便在TikTok上发了些舞蹈视频。到秋天,Easterling已经大热。她清楚地记得粉丝数量达到100万的那一天——10月27日。当时,她走在校园里都会被人认出来。Easterling回忆道:“去教室上课时,还会有人喊我的名字,我都惊住了。”学校办橄榄球比赛时,年纪小些的少男少女们还会请她合影。

那年秋天,Easterling发布了首条赞助内容,赞助商是在线女装商店Fashion Nova。12月,Easterling离开校园,去洛杉矶做全职网红,与数位TikTok网红结为好友,协助成立Hype House。后者是一个内容创作者的群体,该群体也为进一步提高Easterling的知名度做了贡献。商业机会接踵而至。起初是很典型的项目。Easterling推出了个人品牌的商品,并且获得了锐步、手表公司Daniel Wellington的赞助,为其品牌创作内容。这两部分收入占她收入估计值的三分之二。

7月,Easterling成为青少年服装公司American Eagle的全球主要代言人,她的身影出现在了数字媒体、传统电视媒体和印刷广告之上。同月,她开始和母亲Sheri Nicole一起在Spotify上主持播客节目,每周推出一集,取名为“妈妈最懂”(暂译名;英文为Mama Knows Best)。(“我们要打破壁垒,聊聊多数孩子不太愿意问父母的问题”)。Easterling与美妆初创企业Madeby合作推出化妆品品牌Item Beauty。该品牌下周就要推出第一批产品,包括古铜粉、眼影、高光,以及14美元的Lash Snack——该产品可谓各品类中的明珠。Easterling解释道:“它是一款睫毛膏,含有蓖麻油,对睫毛很好。”

2. Charli D’Amelio/400万美元

2019年6月,Charli D’Amelio第一次在TikTok发帖。去年夏秋,她的几条舞蹈视频热传。不久后,歌手Bebe Rexha邀请Charli一起为Jonas Brothers在布鲁克林巴克莱中心的演出做开场表演。

这次表演后,Charli D’Amelio开始沿着星路快速前进。她离开了位于康涅狄格州纽瓦克的老家,搬到了洛杉矶。她曾获邀在Jimmy Fallon主持的“今夜秀”节目担任嘉宾,还代表普拉达参加巴黎时装周,并且在TikTok上记录了此次旅程的点点滴滴。她与EOS化妆品公司等企业签下代言协议,并且参演Sabra鹰嘴豆泥的超级碗广告。她和姐姐Dixie(本榜单第3位)经常与Hype House合作制作视频。姐妹俩已经宣布,同意担任Hollister的代言人。5月,Charli度过了16岁生日,并且以年轻网红的典型方式进行了庆祝——她的Charli品牌产品推出了限量款套头衫,价格60美元,上面有她戴着眼镜和生日王冠的图画。

3. Dixie D’Amelio/290万美元

Dixie是Charli D’Amelio的姐姐,两人的名气紧密结合。姐妹俩都离家到洛杉矶居住,并且在彼此的多条TikTok视频中露面。Dixie在TikTok上有3,200万粉丝。过去几个月,姐妹俩已经一起与服装企业Hollister和化妆品企业Morphe签下了合作协议。除此以外,Dixie还在发展自己的音乐事业,6月发布了首支单曲“高兴点”。该单曲的流媒体播放次数达到5,800万次,发布时成为YouTube最流行的视频,跑赢了Kayne West和Travis Scott同日发布的MV。

4. Loren Gray/260万美元

Loren Gray表示,起初自己遇到的人才经理并不好,对她带来了误导,也搞砸了一些早期的代言机会。于是,她决定自己拿主意。她在一次采访中说:“要说如何打造Loren Gray的品牌,怎么扮演Loren Gray的角色,最了解情况的还得是Loren Gray自己。”这次采访没有经纪人和经理人,也没有PR宣传,可谓她心中独立精神的体现。

目前来看,这种精神为她带来了成功。2018年,Loren Gray开始与维珍唱片合作,自此已经发表了8支单曲。到今年春天,她在TikTok网红中粉丝群最大,因此拿下了Skechers、现代、汉堡王等品牌的合作。目前,她正在专注于刚得到的Revlon合作项目,为该公司的TikTok账户创作内容,在自己的账户发布Revlon赞助的内容。Gray解释道,TikTok视频最长时间为60秒,但是(这种内容)“不仅仅按照人家的要求进行60秒的表演,而是有很多创作的成分在里面。他们很灵活,给了我很多创作的自由。”

5. Josh Richards/150万美元

Josh Richards说,要想将名气利用到极致,“就要成立公司,或者在公司里占股份。网红要学会如何正确地变现。”

当然,Josh Richards以TikTok的传统方式赚了不少钱——他和锐步及HouseParty达成了赞助协议,在YouTube有广告收入,还与华纳唱片达成了歌曲创作协议。同时,他还与人共同成立人才管理公司TalentX,成立饮料品牌Ani Energy。Josh Richards还加入TikTok较小竞争对手、初创企业Triller的高管层,担任首席策略官,并且获得该公司的部分股权。

现在,Josh Richards正在把自己定位为思虑周密的媒体高管。这可与他之前的形象大不一样——原本,他是TikTok的心动偶像,走坏男孩路线。他在加拿大多伦多附近居住,去年进驻TikTok,凭借舞蹈、歌曲和对口型视频快速走红。Richards还表示,自己之所以能火,还靠了“焦躁少年”的人设。他与其他网红在社交媒体上有过节,自己却将其炒热。另外,他与人共同成立了TikTok社群Sway House,该社群以聚会和搞怪出名。(5月,该组织两名成员因为药物相关罪名在德州被捕。此前,二人还违反了加州的防疫封控措施)最近,Richards离开了该群体位于洛杉矶的基地。他说:“(Sway House的)情况一片混乱。在那里,我走上了一条先前没计划走的路。”

6. Michael Le/120万美元

Michael Le可不是个害羞的人。他说:“(译自英文报道,下同)我一直在努力成为TikTok最红的网红。”说这番话时,他正摊在洛杉矶一处住所的床上,衬衣也没穿。房子是他和4个人合租的。和其他几位上榜者一样,Michael Le也成立了一个TikTok社群——Shluv House,总部就设在面积9,000平方英尺的住宅里。“Shluv”是结合”self-love”而创造出的词。20岁的Le说:“我知道怎么把摊子支起来——怎么让每条视频都能逗人乐,内容不是(随便拍些什么)的东西,不会让人看了后就把手机放下(不接着看了)。”

他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两条视频已经跻身TikTok上分享量最多的视频之列,总观看量达到4.78亿次。视频的内容是他在一条正在下降的滚梯上跳舞。5岁的弟弟Jonathan也在其中一条视频中出场(Jonathan还是Shluv的联合创始人)。Le与能量饮料Bang签下了为期数年的合作协议,每周以该品牌的名义发布数个视频。他表示,下一个就是YouTube。儿童视频在YouTube上极火,Jonathan也会和Le一起在该平台探索星路。Le有什么目标?他说:“推5个——5个以上——的系列。要真的做大。”

6. Spencer X/120万美元

Spencer X特别期望听到这样的消息:“科切拉音乐节方面说,Spencer,就选你了,你来做beatboxer,当音乐节的主角;下周,你来上周六夜现场,当主持人。”

在TikTok上获得一点名气,人便可能产生听起来挺疯狂的梦想。28岁的Spencer自然也是如此。童年时期,Spencer迷上了在YouTube上学习beatbox,梦想成为第一流的beatbox歌手。从Purchase学院辍学后,二十几岁的他拼命寻找表演的机会,能去哪儿演,就去哪儿演,曾与乡村蓝草音乐组合、无伴奏合唱五人组还有俄罗斯摇滚乐队等多种风格的乐队合作过。

2019年2月,Spencer入驻TikTok,当年秋天就搬到了洛杉矶,在那里教人冲浪,银行里只有几百美元,同时努力把1,000万粉丝的TikTok账户变成货真价实的事业来做。很快,Uno、Oreo和索尼表示愿意进行代言合作。Spencer的梦想一下子真实了许多。现在,他在好莱坞有一处两层楼的住处,一边住在那里,一边打磨第一批单曲。“我来到这里,就是要向大家证明:我们本以为不可能的事情,其实很多都大有可能。”

制榜方法

我们估算了上述网红的2019年6月30日至2020年6月30日的税前收入。为估算其收入,我们与网红本人、其经纪人、经理人、营销人员和投资者进行了交流。本榜单关注的网红是TikTok原住民,因此并没有涵盖也已在全美走红的Dwayne Johnson、Jason Derulo等明星,也没有涵盖Zach King、David Dobrick等Youtube网红。当然,上述几人在TikTok上也有大量粉丝。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