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OECD:最富裕国家因新冠病毒面临17万亿美元政府债务

据经合组织(OECD)称,为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后果,富裕国家将额外承担至少17万亿美元的公共债务。因税收收入的大幅下滑将使为抗击疫情而出台的刺激措施大打折扣。在经合组织的富裕国家俱乐部中,预计今年政府平均金融负债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将从109%升至137%以上,这将使许多国家的公共债务负担与意大利目前的水平相当。

在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的13亿人口中,上述规模的新增债务将至少相当于每人1.3万美元。如果经济从大流行中复苏的速度慢于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期,那么债务水平可能会进一步上升。

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讲座教授兰德尔·克罗兹纳(Randall Kroszner)表示,这种情况引发了人们对高水平公共和私人债务长期可持续性的质疑。

他表示:“我们必须面对一个严峻的现实,即经济不会出现V型复苏。”

经合组织表示,在2008-09年的金融危机中,其成员国的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上升了28个百分点,总额达到17万亿美元。“在2020年,冠状病毒大流行造成的经济后果预计将比金融危机更严重。”

经合组织表示,尽管许多国家政府今年出台了额外的财政措施,法国和西班牙的财政赤字占GDP的1%,在美国这一比例为6%,但公共债务的增长可能会减弱财政措施的力度,因为在深度衰退中,税收收入的下降速度往往超过经济活动的下降速度。

10年前,流行的经济思维认为,超过GDP的90%,政府债务水平就变得不可持续。尽管多数经济学家现在并不认为存在如此明确的上限,但许多人仍认为,允许公共债务不断攀升,可能会削弱私人部门支出,最终拖累经济增长。

经合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Angel Gurria)警告称,债务水平不断上升将成为未来的一个问题。

因此,更多的国家将面临与日本自上世纪90年代初金融泡沫破裂以来所经历的经济环境相似的经济环境。自那以来,对政府债务和赤字的担忧一直是日本政治经济的一个重要特征,在现任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领导下,债务占GDP比例稳定在240%左右。

许多政界人士和商界领袖对日本应对疫情的新支出计划感到震惊。

“我们的经济战略正在使用大量资金,老实说,这将是未来的一个重大财政问题,”日立集团董事长、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Keidanren)商业游说团体负责人中西宏明(Hiroaki Nakanishi)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没有什么好计划。在经济完全恢复之前,我认为没有任何合理的答案。”

各国央行购买政府债券,可以确保私营部门不必吸收公共资产来为政府预算赤字融资,并有助于保持低利率成本,从而有助于减轻债务负担。

发达经济体已经受益于极低的借贷利率成本,因为各国央行已启动了大量购买资产的计划,以防止通胀率远低于目标水平,债券收益率最近几周进一步下跌。

本周,英国首次以负收益率发债,加入德国和法国等其它债券收益率也为负的国家行列。

不过,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客座教授威廉•布伊特(Willem Buiter)最近撰文表示,各国政府在由央行提供资金的情况下,在不导致通胀的情况下运行赤字是有限度的。

政府可以通过提高税收或削减公共开支来解决债务问题,但几乎没有人愿意在公共支出紧缩近十年后再走这条路。经济学家警告说,税收增长的负面影响很可能会超过其带来的好处。

同样,我们也可以从日本吸取教训。尽管安倍以推行经济刺激政策著称,但他的任期涉及两次大幅提高消费税,自2014年将消费税从5%升至8%后,又在去年10月提升至10%。在这两种情况下,增税都使经济陷入衰退。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所长亚当•波森(Adam Posen)本周表示,避免此类行动至关重要。他表示:“最重要的是让经济增长快于债务增长。”

面对高水平的公共和私人债务,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没有简单的出路,克罗兹纳表示,最佳政策是债务减免和债务重组的“精妙”艺术。他说,如果处理得当,这也可能有利于那些仍将蒙受损失的债权人,但如果他们抱着债务最终会得到偿还的希望,损失就不会那么大。

自 金融界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