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发展可加入知识交流群(10K+用户),最有价值数据分享!
点击即可加入!
关闭

苹果:2Q20财报电话会议实录 股票回购计划再增加500亿美元

2020年5月1日讯 苹果公司(纳斯达克证券代码:AAPL)周五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20年3月28日的(2020财年第二季度)财务报表。财报显示,苹果公司第二季度总营收为583亿美元,同比增长1%;归属苹果公司的净利润为112.5亿美元,同比下降2.68%。

财报发布后,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首席财务官卢卡·梅伊斯特里(Luca Maestri)和高级分析师、企业财务高级经理暨投资者关系经理特哈斯·加拉(Tejas Gala)出席了财报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的提问。

以下为财报电话会议实录:

分析师:可否谈一谈,在四月中下旬你们是否有哪些改善?可否深入聊一聊地理分布方面的变化?你们在不同的地区和市场看到哪些不同的情况?

蒂姆·库克:我从中国开始说好了。如果大家看看中国的情况,我们在一月是表现相当好的。封城是在一月底发生的,在二月我们遭遇了需求的滑铁卢。我们在二月把店都关了。直到二月中下旬,隔离措施逐渐结束,我们又重新开店营业。我们是逐步把门店重新开业的,我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直到三月中旬。从需求的角度来看,我们发现,三月的需求是比二月要高的。如果你们可以看看我们今天的进展,四月又比三月的情况改善了很多。这就是中国市场的情况。

就世界上其他地区而言,我们在一月、或者说是这一季度的前五周,情况都是非常好的。我们相信,我们当时是有达成当时的预期的,而我们也在上一次财报会议上有提到这一点。后面的那五周,我们积极应对,从而供应链又重新满血复活,并从中国市场的颓势中恢复过来了。而三月,世界上其他地区的主要问题是居家隔离令,大家开始在家上班。那两三周的时间里,也就是这一季度末,需求大幅降低。

现在是四月,四月的情况和三月末的情况差不多。但是在四月下半月,我们发现海外市场的需求有一定程度的恢复。这不仅仅局限于某些地理区域、或某类产品。我们就这个现象进行思考,部分原因是我们发布了新产品,部分原因是刺激消费的一些政策在四月出台,还有部分原因是源自消费者行为,他们认为这个状况可能还会持续更长的一段时间,买一些产品就可以更多地呆在家里了。

尤其是,正如卢卡所谈到的那样, Mac和iPad会在每年的这一季度逐年上升。消费者要么就是会参与线上课程,或者远程办公。总体来说,这个问题比较大,也比较复杂。以上是我们的一些看法。

分析师:卢卡,关于运营成本,考虑到目前极具挑战性的宏观情况,你们会采取怎样的策略呢?

卢卡·梅伊斯特里:正如我前面提到的那样,我们是站在长远的角度来管理公司的。我们公司极其业务的核心是创新,是产品和服务的研发,我们会持续对我们的产品线进行投资。我们对我们的门店里的产品感到非常兴奋,因此我们会持续不断地对其继续投资的。

当然,我们也是非常了解现在这个大环境的,我们也会相应地调整销售成本、综合开销及行政管理费用的占比。我们也会对我们最近推出的服务进一步进行投资。大家也都知道,我们最近收购了英特尔的基频处理器业务,我们是想进一步发展这项技术,因为我们认为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核心科技。因此,我们试图找到平衡点。即使是在艰难的时期,我们也会一直进行投资。因为,我们希望我们能够以一种明智的方式管理我们的业务。

分析师:即使是在艰难的时期,苹果好像也没有选择不去继续投资。而且,你们还是如往常一样进行了新产品的发布。那么,考虑到这次前所未有的事件,有很多和产品开发相关的挑战,尤其是像你们这种触角伸至世界各地的公司,现在这种特殊情况导致你们的团队没法面对面沟通,共同开发新产品。那么你们未来几个季度在新产品方面有何规划呢?

蒂姆·库克:我们还是在一如既往地保持正常运营。大家可以看到,尽管有这些情况,我们还是成功地发布并交付了新产品,例如iPhone SE、带神奇键盘的iPad、新版的MacBook Air等。因此,一切如常,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在工作,大家已经适应了在家工作的节奏。公司的一部分人甚至变得效率更高了,而有些可能不如之前效率高,这跟他们的职位有关系,是参差不齐的。但是大家可以从我们这一季度的成果来看,即使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还是在埋头工作,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消费者比平时更需要这些产品。

分析师:我知道你们做了很多努力。苹果信用卡(Apple Card)、iPhone的分期付款计划等。这是为了把你们的产品给到更多消费者的手里。我想知道,你们是否会考虑充分利用你们的资产负债表,改用别的策略,比如采用延期付款等等,还是说除了你们目前所在做的一些,你们会考虑捆绑销售呢?

蒂姆·库克:正如大家所知道的,我们在推出了新的付款策略,人们可以用苹果信用卡(Apple Card)来买iPhone,我们也会把这个付款策略扩张到其他产品上来。因此,我们非常关注消费者的购买能力,以旧换新计划(Apple Trade In)也早就大范围地推广了,这是保护环境的一大措施,也是降低对于苹果新用户来说第一台机器的价格的一个有效手段。关于延期付款,今天没什么能够分享的。但是,至少在美国,能用上苹果信用卡(Apple Card)给了大家更大程度的自由,这并不是在利用我们自己的资产负债表,而是在苹果信用卡(Apple Card)这一块,我们能够在推出哪些策略方面做出决策。

分析师:我想先问一个长远视角的问题。你认为这一健康危机会带来的结构性变化会来自哪里?其是否会带来一些机遇和一些新的营收来源?尤其是,你前面有提到健康医疗、增强现实等。但是,我确定,其他领域也会给公司带来新的灵感和创新。

蒂姆·库克:我认为,在远程办公领域会有一些新的东西。很明显,当一切恢复常态的时候,我认为,很多人会发现,他们是可以远程学习的。所以,我觉得这一趋势会进一步发展。在远程办公这一块也是这样,尤其是某些工作或某些领域。因此,我认为,我们在这方面有很棒的产品和解决方案。

在健康医疗方面,我在前面提到过一些例子。Apple Watch上可以使用心电图(ECG)功能。我们一直都在持续关注这方面,也在探索其他的相关应用。我们认为,在这个领域,我们可以帮助到很多人。也不能说是健康医疗的大门敞得更开了,只是说这一领域的机会已经相当广阔了。

分析师:那我再跟进一个问题。500亿美元股权回购计划非常令人印象深刻,但是其实是比前几年要低的。能否谈一谈,你们是基于怎样的思考,选择500亿这个数字的?跟这个也比较相关的是,你们有世界上最强大的资产负债表。考虑到现在的大环境,是否在并购方面有一些不一样的想法呢?

卢卡·梅伊斯特里: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吧。首先,在回购这一块,总体来说,就像我前面说的那样,我们的资产配置在过去几年一直没有变过,现在也不会变。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大家去看我们每个季度末的结果,大家会发现我们一直是在收购股权的。500亿是在原本就一直有的400亿的基础上增加的部分,所以总的来看,其实是900亿美元。如果大家看一下我们过去若干年的运转率(Run-Rate)的话,大家会发现,这个量其实是很足的。另外,我们在一年后会进一步更新这一块的情况。整体情况其实是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的。

在并购这一块,没什么变化。我们在过去几年间一直很活跃,我们经常收购一些公司。我们主要的目标是加快产品开发的进程,填补产品组合的空缺,不论是软硬件产品,还是服务类。因此,在并购这方面,我们也会一直这么去做,没有任何变化。

分析师:我想了解关于渠道库存的问题。三月底的渠道库存水平如何?看起来好像是低于历史同期水平的。关于你们前面提到到,六月份iPhone的表现。关于六月份的渠道库存,你们作何预期?

蒂姆·库克:关于第二季度iPhone的渠道库存,和去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是更大的。在第二季度下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总体来看,每年上半年我们都会降低渠道库存水平。然后在每年的下半年,我们都会提高渠道库存水平。这是带季节性特征的,我认为,这个现象在今年还是会继续存在。此外,我们最终达到了一个合适渠道库存水平,这是我们想要达到的水平。希望我有回答你的问题。

分析师:谢谢,你的回答非常有帮助。另外,我想跟进一个问题。能否谈谈,你们是怎么看苹果的生产策略的?也许,尤其是考虑到公司在过去十二个月所遭遇的情况,是否会有一些多元化?你们是否觉得目前的供应链、生产策略是比较合适的?

蒂姆·库克:众所周知,苹果的供应链是全球化的,我们的产品其实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我们更专注于此,而不是纠结于某个生产环节。在最终的组装这个环节,我们有一部分产品在美国进行组装,有的在中国,我觉得,可以得出结论,我们在这一季度能够将受到如此大的冲击的供应链快速恢复,其实是在显示出我们供应链的极大的抗压能力。因此,我们对目前的状况非常满意。在这一切都结束之后,我们会回过头来看我们从中学到了什么,我们应该做怎样的改动。

分析师:我的问题是关于服务的。我想问,目前的宏观大环境,会对服务产生怎样的影响?

卢卡·梅伊斯特里:我们不太会明确地讨论具体的类型。但是,正如我前面提到的那样,针对第二季度,我们可以看到服务这一块的两大趋势。我们的生态系统是非常强大的, 我们用户的参与度非常高, 付费用户数的增长保持在两位数的百分比。我们希望,数字化服务方面,第二季度的增长幅度可以和第一季度差不多,包括App Store、视频业务、音乐业务、云端服务等。因此,我们希望这些业务部门继续大幅增长。在这样的经济大环境之下,我们预期在六月这一季度,两个业务部门的需求会受到影响,苹果付费升级保修套餐(Apple Care)会受到影响,其中最重要是产品零售,另一个是消费者在购买机器的时候和我们签订的一系列合约。很显然,这两块都会受到冲击,这主要是由于店铺的关闭。不光是我们的直营门店,还有我们的零售合作伙伴们。另外,用户流量也会受到影响,这是由于社交隔离。

此外,由于目前的经济颓势以及即使重开店铺也仍然存在的不确定性,还有一个业务部门会受到影响,那就是广告业务。广告业务包括App Store广告、苹果新闻(Apple News)广告以及在广告业务这一块,双方之间的协议等等。前面提到的这两大类会是在服务方面、在第二季度遭遇“逆风”的两块。

分析师:另外,我想问一下关于消费者购买决策的问题。一系列问题,包括失业等等情况,会不会让他们产生消费降级,从而选购较为低档的手机?

蒂姆·库克:目前,我们没有看到这一类的现象。我们有看到,消费者对iPhone SE的反馈其实是非常好的,iPhone SE其实是价格最便宜的版本了。这些消费者主要是想体验最新的技术,或者是那些之前用安卓手机的消费者,这两类是最主要的iPhone SE的购买人群。而并没有出现消费降级,反而去买一个档次更低的手机的现象。另外,我们发布了iPad Pro,消费者的反响也是非常好的。这显然是iPad较为高档的系列。至少,根据我们目前的观察,没有你所说的这种现象。

分析师:关于中国,人们的生活正在逐渐恢复正常。那么,线下和线上的情况恢复情况会是如何的呢?

蒂姆·库克:我主要会就中国大陆来讨论。在第一季度整个季度,我们看到,iPad和可穿戴设备方面,情况是非常乐观的,还有在服务方面也是。在第一季度,一月的表现非常好,然后二月的需求由于隔离令、封城以及关店等原因有所下降,而在三月,由于门店重新开张,情况有所恢复,而四月,进一步恢复。未来如何发展,我们得继续关注。但总体来说,我们看到的情况就是这样。关于你问的针对店铺流量的问题,已经比二月的情况好了,当然不能跟隔离令之前相比。线上的流量确实是更多一些的,正如我前面的发言中提到的那样,其实是非常令人叹为观止的。这一季度,其实零售方面是创下纪录的,尽管门店都关了,部分原因在于,线上零售的情况是极其地好的。当然,这一现象也不仅仅是在中国,也发生在世界上的其他地区的。所以说,绝对是有变化的,尽管不确定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变化。

分析师:我想就前面提到的iPhone SE不错的反响跟进一个问题。是关于价格的问题。我想知道,考虑到iPhone SE的价格水平,你们认为,需求上地理位置分布会有怎样的变化?

蒂姆·库克:我认为,在世界各地情况都会是差不多的。但是,我确实是觉得,在收入水平较低的地区,反响可能会更加好一些。这个得看后续的走向。我也预期,会有大量的用户转而使用iOS系统。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产品。手机主体是相当高质量的,然而价格又非常平易近人,而且比那些最快速的安卓手机速度都要快,因此它所创造出的价值是无与伦比的。

分析师:我想就iPhone SE再跟进一个问题,从而进一步讨论一下iPhone的整套策略。你们决定给iPhone 11定一个较低的价格。这在iPhone定价策略方面,可以告诉我们什么呢?这是否有助于把更多的消费者吸引到苹果的生态系统中来么?这又对毛利带来怎样的影响?

蒂姆·库克:我们始终致力于将最好的产品以最优的价格给到用户。而这是我们一贯的策略,是一直都未变过的。大家也许知道,SE产品是有一段历史的,大家也都对其很喜欢,有必要再来推出这一系列。除了给到用户性价比最高的产品,我认为没有什么想要补充的。

分析师:关于大宗货品的价格,我觉得,你们应该是会预期大宗货品价格的走低的吧?能否谈谈,你们考虑到最近的大环境,你们在这个方面对未来这一年的预期如何?而这对毛利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蒂姆·库克:三月这个季度,我们有看到,NAND价格有小幅度上升,而DRAM和屏幕等价格有所下降。就六月这一季度而言,我们预期NAND和DRAM的价格会出于历史低位。而屏幕和其他大宗货品价格会继续下降。

via 腾讯科技

感谢支持199IT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拦截器并刷新页面。
滚动到顶部